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蛰雷在线阅读 - 第八十章 打入再打入

第八十章 打入再打入

        一觉醒来两人再度相见冯娅晴并未表现出异样,她选择装作不知道董烁之事,不管是出于工作还是个人。

        两人吃饭之后一同出门,今日与望月稚子及约好要去宪兵队见是枝弘树与赤夜正男,自然是早早前去医院。

        今日倒没有在门口就分道扬镳,而是同行一段距离,两人并肩而走算是回应风言风语,在路口分开互道小心。

        魏定波心知冯娅晴今日要和组织的人见面送消息,自然是让她小心,冯娅晴也只魏定波今日要与望月稚子见面,也嘱咐其小心。

        此次魏定波是空手前来,毕竟不是专程看望有工作在身,其次是昨日刚带来了补品今日再带显得生分,过犹不及的道理他心中明白。

        进入病房望月宗介与望月稚子早已吃过早饭,魏定波关心的问了几句,就和望月宗介告别。

        与望月稚子一同离开医院各自叫上一辆黄包车便到了汉口宪兵队门前,魏定波将两人坐车费用一同给了拉自己的车夫,让他们二人私下去分,算是将望月稚子的车资一起付了。

        “今日绅士了?”望月稚子一脸笑意问道。

        此言自是说之前之事,魏定波也不觉得丢人,笑着回应道:“今日稚子小姐格外动人。”

        此番大概率是在76号任职,日后与望月稚子是抬头不见低头见,交恶不利于工作展开,且望月稚子的敌意上一次事情之后明显减弱,魏定波借此机会也算是缓和关系,免得过早树敌影响潜伏工作。

        望月稚子并不信魏定波之言,先一步进入宪兵队,魏定波说的极其敷衍自不会认为对方能信,表达出善意以及想要缓和关系的意思便可。

        可今日并不在是枝弘树办公室,而是到了会议室。

        望月稚子带着魏定波坐在会议室内等待,日本人自然不会先一步等候他们。

        见此阵仗他对一旁的望月稚子问道:“今日怎么在会议室见面?”

        “比较正式。”

        “搞得还有点紧张。”

        “你是功臣紧张什么。”

        “也对。”

        两人在会议室内并未等待太长时间,会议室的门被人打开,几人鱼贯而入。

        有熟悉的赤夜正男以及是枝弘树,还有几个宪兵负责会议记录等其他事物,其中却还有一人与是枝弘树和赤夜正男看起来地位相当,魏定波此前却为见过。

        众人进来魏定波与望月稚子早已起身迎接,是枝弘树等人坐下之后,开口说道:“你们也坐下。”

        “是。”

        “我为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第十一军情报课课长岩田时成。”是枝弘树为魏定波介绍说道。

        “岩田时成课长您好。”魏定波起身问好。

        “不必站起来,坐着说话。”岩田时成同样人到中年,但军旅生涯让他得到了不错的锻炼,看起来人很精神只是两鬓间白发丛生。

        “谢课长。”魏定波依言坐下。

        “你的事情我听是枝队长说过,今日一天果然年轻有为。”

        “岩田时成课长过奖,属下不敢当。”

        今日汉口宪兵队队长、汉口特务部情报课课长、第十一军情报课课长同时出席,且上来还给予夸奖让魏定波一时间有些未预料到。

        就算今日会安排他的工作,也不至于如此多人出席,更不用上来便先一步夸奖,这是为何?

        压下心中疑问,魏定波静待答案。

        “军统潜伏计划被我们识破解决,76号武汉区成立要提上日程。”是枝弘树说道。

        “我会回到上海与总部汇报。”望月稚子应道。

        “魏先生,有兴趣加入76号吗?”

        面对是枝弘树这个问题,魏定波自然是没有考虑,直接应道:“属下愿意。”

        “但我希望魏先生明白,身处76号,也是在为我们大日本帝国服务。”

        “属下明白。”

        “我想魏先生可能还不够明白。”

        “请队长明言。”

        “你要效忠天皇,效忠帝国。”

        “属下谨记。”

        为何是枝弘树要强调这一点?

        魏定波此时心中已经隐约能猜到一些。

        76号特工总部成立,可日本人担心这个机构日后尾大不掉,便安排一支日本宪兵分队驻扎在内,负责监视特工总部。76号每采取大的行动,不仅要先告知日本特务机关,还要在日本特务机关派员督导下方可实施。

        这便是76号与日本人的关系。

        日本人既想要培养出76号这样的机构,实现‘以华制华’的方针,又担心养虎为患处处提防。可就算在日本宪兵队以及日本特务机关如此遏制之下,远在上海的76号特工总部俨然已经有了一定的自主权,日本人所担心的问题暴露的比他们预计的时间还要快。

        所以此番76号武汉区的成立,使得武汉地区的日军情报机构,不得不提前做出应对。

        正是因为如此,第十一军情报课、特务部情报课、宪兵队这些机构,才会在今日齐聚一堂。

        日军在上海76号特工总部内驻扎宪兵分队,可在76号武汉区内并不能驻扎宪兵分队,掌控力自不如日军对上海76号特工总部的掌控,所以便想要安排自己人在76号武汉区内以备不时之需。

        此时与魏定波说这些,便是看中他的能力,选中了他。

        且当着望月稚子的面说,可见望月稚子也是被选中的人,毕竟她和日本人差不多,自然得到对方信任。

        可这是好事吗?

        并不见得。

        日军对你信任不假,给你委以重任,可76号并非都是善男信女。

        尤其是此时76号已经开始慢慢展现出了一些自主权。

        魏定波的行径换一句话说就是吃里扒外,若是被76号众人知晓,是枝弘树、赤夜正男、岩田时成不见得能护住他周全。

        倒不是说他们没有这个能力,而是顾全大局不会为了他一个人便和76号武汉区交恶,若真的到了那个时候选择牺牲他一个人保全大家颜面为最佳。

        正是心中明白这一点,魏定波才觉得此时被日军信任并非好事,若没有今日之事只是让他加入76号武汉区,依靠他如今身家清白日后必是骨干分子,能获取更多具有价值的情报提供给组织。

        此番被日军选中,成为他们制衡76号武汉区的砝码,反倒是捉襟见肘。

        可今日武汉内三大日军情报机构负责人齐聚一堂,你认为日本人给了魏定波反驳的机会吗?

        根本就无路可退,此事你已知晓,要么同意大家便是一家人,要么就只能灭口免得节外生枝。

        此时魏定波内心充满苦笑,原本就是打入76号,现如今倒好是打入再打入,还要帮日本人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