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蛰雷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二章 排挤

第八十二章 排挤

        借钱?

        人家都敢借,还有什么不敢要的。

        望月稚子意想不到,她没有料到魏定波会如此痛快答应,看她犹豫魏定波出言将军道:“你不会出尔反尔吧?”

        “说了借,自然会借。”望月稚子转身继续上楼梯,说出去的话总不能当面就收回来,再者说了机票钱对她来说属实不算什么,且让魏定波欠自己的钱,也算掌握主动权。

        跟在望月稚子玲珑有致的身材后面,魏定波对于马上要背负巨额债务之事毫无压力,投靠日本人的汉奸会对这种事情有压力?

        日后进了76号有捞钱的机会,谁会手软?

        至于你说望月稚子当自己是日本人,可能刚正不阿出淤泥而不染,那都是放屁。

        76号怎么来的?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上海76号特工总部早就有消息流传出来,只要杀一个抗日分子,奖励‘喜金’五百。

        一个就五百!

        这钱都是大风刮来的?

        76号贷款、搜刮、敲诈、勒索无所不用其极。

        若是此时魏定波连这点钱都不敢借,那么望月稚子还要怀疑一下他进入76号的目的。

        换言之两人现在关系紧密,不管各自心里愿意与否,都被日本情报机构绑在一起,魏定波反抗不了,望月稚子也没有那个能力想法,所以欠钱也是拉近关系的一种方式,虽然特立独行了一些。

        很快来到望月宗介病房之内,魏定波说了一下自己日后要在76号工作,与望月稚子算是同事。这望月宗介一听两眼放光,口中连连说好,望月稚子生怕望月宗介口中说出什么虎狼之词来,急忙将话题岔开。

        “你若工作上要忙就先回去,我这里有人照顾。”望月宗介担心耽误望月稚子的工作。

        “繁华都市纸醉金迷,让他们远赴武汉未尝都会愿意,此时特工总部内恐怕已经开始暗里涌动,此时回去平白无故惹的一身腥,等他们人选定下再回去不迟。”望月稚子虽然参加工作时间不长,可这种事情了解的倒是不少,此时不回去算是避开漩涡,待到风平浪静之后再动身。

        “武汉也不差。”望月宗介在上海待过,觉得相差没有望月稚子说的如此玄乎。

        “可总归没有总部财大气粗。”望月稚子说的便是‘喜金’之事。

        等76号武汉区成立,你能许诺杀一人五百块吗?

        虽然负责人不是望月稚子,可她心中十分清楚,绝对不会有如此之高的价钱。

        望月宗介虽然心中有些不满,觉得日军情报机构全力支持他们成立,是为了让他们对付抗日分子,而不是假公济私。可他心中同样十分清楚,若是想要驱使他人,没有利益是不现实的。

        无利不起早!

        “你们两人日后可要互相帮衬。”

        “望月队长放心,稚子小姐会照顾我的。”

        “不是她照顾你,而是互相照顾,你的工作经验远远比她丰富,工作能力自然也要强于她。”

        面对望月宗介这番评价,魏定波去看望月稚子,果然她脸色已经有些不悦。

        毕竟谁会愿意听到说自己不如人呢?

        尤其是望月稚子和魏定波还是暗暗较劲的状态,这不是说她已经输了?

        “义父,我在日本接受培训以及先进的训练,怎么就比人差了?”望月稚子不服气的问道。

        “你就是性子太强容易吃亏,不然怎么会被派来武汉区,日后有事多和定波商量,我这也是为了你好。”望月宗介算得上苦口婆心。

        可从这番对话来看,望月稚子来武汉区并非如她之前所说的被选中,而是另有原因。

        当着望月宗介的面魏定波不好开口问,只能装作没有听到。

        “我知道了。”在望月宗介面前,望月稚子还是败下阵来。

        两人回来时间已晚望月宗介已经吃过饭,聊一会便让望月稚子与魏定波一同去吃饭,魏定波借口说自己回去吃不麻烦,可望月宗介很是坚持。

        望月稚子如何不明白自己义父是何居心,急忙答应就和魏定波出了病房,她生怕望月宗介什么时候来一句‘你觉得稚子怎么样,要不要相处看看’之类的话,那样她可能很难保持自己的平常心。

        出了医院就近解决,在酒楼之内点了饭菜,吃饭期间魏定波问道:“你被排挤了?”

        面对这个问题望月稚子好似是不想回答,说道:“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们现在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怎么能和我没有关系。”

        “76号武汉区和76号特工总部相距甚远,你的担心未免有些多余。”

        “你能保证这一次派来负责武汉区的人,不是之前排挤你的人?”魏定波觉得这并不冲突。

        让来武汉区开荒可能很多人不愿意,可若是让来负责武汉区,那就另当别论。

        怎么说?

        山高皇帝远,这就是土皇帝。

        在76号特工总部地位虽高可上面主任副主任皆有,来了武汉区做区长,那是一呼百应,自然会有人想要这份差事。

        那么这个区长可能之前也排挤望月稚子,因为排挤是在很早之前就开始了,与武汉区成立不成立并没有直接关系。

        到时刚好撞在一起都来了武汉区,望月稚子还在对方手下工作,魏定波是担心连累自己。

        被魏定波这么一提醒,望月稚子认为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到时你帮我对付他。”望月稚子美目之中闪过一丝精光,嘴角带着一抹微笑说道。

        “我?”

        “为什么?”

        “你刚才不是说了我们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我们可以装作不熟,分开为日军情报机构提供消息,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你还欠了我机票钱。”

        “飞机我还没坐呢,钱我不借了。”

        “那不行,答应的事情就要做到,不能出尔反尔也是你说的。”望月稚子笑的露出牙齿,倒是展现出了魏定波不曾见过的一面,有些俏皮!

        魏定波想起自己之前说的话,现在可不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望月稚子此时胃口却不错,她忽然意识到自己终于不再是单打独斗。

        形单影只的日子望月稚子已经受够了,此时她看着眼前的魏定波突然觉得顺眼不少,起码有个能说得上话帮得上忙的人。

        “你就是脾气太差,不然怎么会被人排挤。”魏定波无奈的叹了口气也开始吃饭,事已至此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脾气差?”

        “当然了。”

        看到魏定波说的理所当然,望月稚子心里泛起一阵委屈,她如此对待魏定波还不是因为望月宗介,可还不能说明只能自己哑巴吃黄连。

        “知道我脾气差就不要惹我。”望月稚子凶巴巴说道。

        “好的大小姐。”魏定波打算今天多吃几碗饭,反正他不打算掏钱,这面前不是坐着一个有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