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蛰雷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三章 改为口述

第八十三章 改为口述

        吃饱喝足魏定波坐的稳如泰山,丝毫没有起身结账的意思,望月稚子看他这副模样,只得主动将饭钱结了。

        两人从酒楼出来,望月稚子说道:“出来吃饭让一个姑娘家掏钱,你也不怕人家笑话。”

        “笑话什么?都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

        “我看你就是软饭吃习惯了。”望月稚子话里有话。

        “所以不介意多吃一口两口。”魏定波怎么可能在言语交锋中败下阵来。

        继续说魏定波吃自己软饭,好似自己和他有什么关系一样,望月稚子瞪了他一眼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免费午餐结束,魏定波便告辞,没有再去医院。

        下午闲来无事,他回家休息顺便将自己进入76号武汉区的消息,以及即将要去上海参加入职的情况密写于纸上,傍晚时从家中出来将消息投入信箱之中,给石熠辉送出情报。

        之后魏定波则是去机场见王雄。

        见到魏定波王雄自是急忙询问,想要知道他拜托的事情是否有所眉目,这几日他心中不安。

        “76号武汉区成立,我……”魏定波将事情大致说了一遍,一是表明他已经被看重进入76号武汉区,二则是表明他帮王雄引荐,日后同样是武汉区的成员。

        “谢谢定波,无以为报,日后有用得上哥哥的,你只管开口。”王雄喜出望外。

        谢?

        王雄跟着魏定波,魏定波又和望月稚子纠缠在一起,武汉区日后的负责人不一定待见他们,不知道到时王雄知晓此事,还会不会感谢。

        不过魏定波并不担心王雄三心二意,且他也没有三心二意的资本,打上标签可就难撕掉了。

        “不必谢我,日后在一起共事我们也算是彼此有个照应。”

        “定波说的是。”

        “我过几日要去上海特工总部一趟,你在汉口等我。”

        “你路上小心。”

        “钱你省着点花。”魏定波出言交代,他现在也不算是富裕,之前虽说得了是枝弘树一千元奖金。

        可给了王雄二百让他维持生活,后给了冯娅晴一百说是定制西装的定金,应付流言蜚语又给了冯娅晴三百让她打扮自己,这就已经去了六百。

        且定制西服还是定金尾款还未给呢,好在之前靖洲给的五百还剩一些,足够支付西装尾款。

        加上这些日子吃吃喝喝身上所剩也不过三四百元,这个月可没有人给他发薪水,还要去上海身上怎么能不带点钱。

        穷家富路这道理魏定波自然明白,怎么可能现在还给王雄出钱,只能让他节俭一点。

        “哥哥明白,此一时彼一时,花钱大手大脚的习惯也要改改了。”王雄叹了口气满怀惆怅的说道。

        回忆起往昔日子,吃香的喝辣的,什么时候想过花钱节俭,现在落得这般田地他心中不免抱怨靖洲。

        可再一想靖洲都身首异处一命呜呼,他起码还活着,对靖洲的怨气也消散不少。

        怨气消散归消散,这真金白银没了也是真没了。

        此前靖洲还让他去银行开户,将自己的钱存到银行之中,王雄嫌麻烦其次是他对银行根本就不相信,总觉得钱在自己手里安稳。

        这一次倒好,被日军搜刮走了,王雄心里告诫自己,等到往后有了钱第一时间就要存到银行中去。

        “日后都会好的。”魏定波劝慰一句。

        “说得对都会好起来的。”王雄想起以后还是有些憧憬的,毕竟76号特工总部的消息他也有耳闻,那就是拿钱开道。

        进了这样的机构,还怕穷困潦倒吗?

        与王雄闲聊片刻魏定波便离去,等到踏着夜色到家时,冯娅晴已经回来。

        两人坐下吃饭冯娅晴开口道:“你汇报的内容已经交给组织,组织有回话给你,没有密写由我口述。”

        口述?

        那么魏定波便知道,组织这一次要告诉自己的消息与军统无关,不然没有办法让冯娅晴代为口述。

        至于为什么此次改为口述,全因王家墩机场两次被空袭,日军在汉口大规模的调查搜捕抗日人员。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下,冯娅晴身上带着密写信件,存在未知隐患,不如口述将隐患降至最低。

        魏定波心中思索,看来日后再送消息尽量要避免军统方面的情报,从而也可以让冯娅晴代为口述,不然带着自己书写的密信行走于街上他也担忧。

        其实魏定波并不是知晓,冯娅晴从未随身携带过任何密信,他写的冯娅晴会看完之后记在脑海,组织说的也是她记下来之后回到家中,再由她亲手书写交给魏定波。

        他所担心的隐患,其实并不存在。

        这一次组织之所以让冯娅晴改为口述,便是考虑到大环境的问题,担心魏定波有所察觉,在细节上表现的更加真实。

        为了瞒住魏定波连这种细节都要照顾到,冯娅晴有时候觉得是不是太过敏感,可从昨日魏定波汇报的内容来看,她又觉得毫不多余。

        果然这样的细节让魏定波更加体会到组织的专业,以及对细节的把控,却偏偏没有去想这一切都是为他准备的。

        “组织是有任务给我吗?”魏定波猜测问道。

        毕竟他来到汉口之后,组织这里还没有正式的交给他任何一个任务。

        起初是考虑他身处环境复杂危险,不想给他增加额外负担,让他先稳住阵脚。

        此时虽说阵脚稳住,可现如今连工作岗位都没了,组织想让自己调查什么?

        第一次当面谈论任务之事,冯娅晴很是重视,饭吃到一半便将手里的筷子放下,目视魏定波说道:“日军王家墩机场遭受两次空袭,致使日军空军不能及时支援前线,国军第九战区组织反攻,日军方面要求尽快修复王家墩机场,使其可以正常使用,已解决前线战局吃紧问题。”

        别看冯娅晴现在谈论的是国军,可此番会战事关整个抗日战局,组织自然时刻关注。

        所以魏定波现在对任务更加好奇,什么任务能影响到前线局势?

        而且让他负责,他现在可以说是闲人一个,能找到突破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