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蛰雷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八章 偶遇

第八十八章 偶遇

        翻过天来冯娅晴照常上班顺道汇报魏定波提供的消息,他则是带着陈禾苗出去玩,此时望月稚子带来的危机感降低不少,便能带着小丫头出去逛街,此次冯娅晴并未阻止。

        一大早便带着陈禾苗出门四处闲逛,小丫头精神头很好,蹦蹦跳跳一脸喜悦。

        只不过陈禾苗却非常懂事,一路上并没有吵闹着要买东西,甚至于魏定波主动询问她都摇头表示不需要。

        “在叔叔这里不用客气。”魏定波牵着陈禾苗的小手担心走散。

        “我是大孩子了,不需要玩具。”

        “不要玩具,买些吃的?”

        “现在不饿。”

        如此懂事的陈禾苗却让魏定波心中越发疼爱,此等年纪的小朋友多是在父母怀中寻求疼爱,遇到心爱之物无理取闹也要争取一场,陈禾苗却处处懂事似是比同龄孩子年长。

        造成这种局面是因她单亲家庭,从小没有见过父亲,冯娅晴独自拉扯长大,自是早早明白事理学会看人眼色。

        从陈禾苗处纵观全局,日军侵略造成死伤无数,大好儿女奔赴前线奋勇杀敌,孤儿寡母甚至于失去双亲的儿童比比皆是。

        “叔叔饿了。”魏定波拉着陈禾苗去买四季美小笼汤包。

        门前不少人排队等候,此处算得上是老字号,开业有十几年之久。取名四季美则是意为一年四季都有美食供应,如春炸春卷,夏卖冷食,秋炒毛蟹,冬打酥饼等。

        等了片刻,要了一笼与陈禾苗坐下一起吃,小丫头刚才还说不饿,现在忍着烫往嘴里送。

        “慢点吃。”魏定波语气宠爱的说道。

        他同样尝了一个,皮薄、汤多、馅嫩、味鲜,难怪顾客盈门。

        就在魏定波看着陈禾苗大快朵颐之时,却发现桌前出现一熟悉面孔。

        望月稚子?

        魏定波起身问道:“稚子小姐,你怎么在这里?”

        此时对话说的是汉语,而非日语,他不想引人注目。

        “好巧。”望月稚子同样用汉语回答,她一样不想被人注视。

        陈禾苗从埋头苦吃中回过神来,扭头看到了站在一旁的望月稚子,非常有礼貌的说道:“姐姐你好。”

        只是这油嘴油手,显得滑稽。

        “你好啊。”望月稚子露出了魏定波从来就没有见过的和煦笑容。

        “姐姐吃。”陈禾苗很大方的将面前的汤包递过来。

        望月稚子嘴角忍不住露出微笑,摸了摸陈禾苗的头说道:“你趁热吃,姐姐不饿。”

        魏定波让陈禾苗慢慢吃,他转而对望月稚子问道:“来吃饭?”

        “是义父想吃。”望月宗介今日还想要尝个鲜。

        “怎么不让下面的人来,亲自跑一趟?”

        “闲来无事。”望月稚子清闲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不想听望月宗介唠叨,趁机出来耳根子清净清净,未曾想到会遇到魏定波。

        “那我去买,你先坐会。”魏定波主动承担起买饭的责任,毕竟排队处人不少,一时半会轮不到。

        魏定波走到柜台点餐告诉店内人员打包带走,后就回来边吃边等。

        他走回桌子看到望月稚子和陈禾苗有说有笑,也不知道两人在聊什么。

        “不先吃点?”魏定波坐下之后问道。

        “不了。”望月稚子见他们就点了一笼,自然是不会和孩子抢吃的。

        “漂亮姐姐说不吃。”陈禾苗表示自己刚才已经非常有礼貌的让过了,可不是她舍不得。

        “漂亮姐姐?”魏定波一时间有些反应不及。

        “不是吗?”望月稚子似笑非笑问道。

        “当然是了。”

        “禾苗真乖。”望月稚子连陈禾苗的名字都知道了。

        将汤包吃完魏定波给陈禾苗擦了擦嘴和手,望月稚子反而是和小丫头聊的开心,脸上挂着的笑容比魏定波加起来见到的都多。

        之后打包好的东西被送来,魏定波说道:“你快回去送饭,我们就继续逛街,凉了就不好吃了。”

        “魏先生,生活好雅兴。”

        “这不是在家带孩子。”

        三人说话间一同出了四季美,陈禾苗揉着小肚子,毕竟一笼汤包魏定波就吃了一个,其余的都进了她的五脏庙。

        “下午准备去哪里玩?”

        “莫非稚子小姐也有兴趣?”

        “只有禾苗一人,我可能会有兴趣。”

        “很不巧,在下也在。”

        “那确实不巧。”

        “稚子小姐对小朋友挺有爱心。”

        “我难道在你眼里应该是冷漠凶残的人吗?”

        “那倒不是这个意思。”魏定波嘴里说不是,其实表情表现出来的无非就是如此。

        “禾苗,再见。”望月稚子懒得和魏定波继续这个话题,微笑着和陈禾苗再见。

        “姐姐再见。”陈禾苗很有礼貌说道。

        望月稚子都未和魏定波打招呼,便拎着打包好的东西离开,魏定波心里暗道,陈禾苗叫我叔叔叫你姐姐,我还大你一辈子呢。

        魏定波带着陈禾苗继续逛街,就当望月稚子的出现是插曲,他没有告诫陈禾苗要远离望月稚子,亦或是对她心存敌意。

        那对陈禾苗来说太危险,那些不是她这个年纪应该承担的东西。

        至于望月稚子回到医院病房之内,就和望月宗介说起自己见到魏定波,望月宗介一下子就来了兴趣,嘴里还念叨是缘分。

        “他都已经开始带孩子了,什么缘分不缘分。”望月稚子觉得这一下总能让望月宗介放过自己。

        谁成想望月宗介说道:“那是他嫂子的孩子。”

        “可是孤男寡女同处一室,流言蜚语都不在乎,能没有一点问题?”

        “出于照顾。”

        “我看可未必。”望月稚子今日看陈禾苗长得乖巧可爱,可想而知冯娅晴不会差到什么地方去。

        魏定波可不知道望月稚子在望月宗介面前抹黑自己,好像也不算是抹黑,毕竟这件事情他与冯娅晴现已坐实。

        这会功夫他已经带着陈禾苗回家,一起买了些吃的回来,晚上冯娅晴便不用做饭。

        等到冯娅晴下班回家,陈禾苗就拉着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看来今天是很开心的。

        “遇到望月稚子了?”冯娅晴从陈禾苗的描述中得知,叫稚子的姐姐肯定是望月稚子。

        “偶遇。”魏定波便是告诉她不用担心,是真的偶尔而非被跟踪调查。

        “禾苗没惹事吧?”

        “不仅没有惹事,还俘获望月稚子的好感,我要是有禾苗这两下子,还怕搞不定她?”

        “那可要学着嘴甜。”

        “叫人漂亮姐姐?”

        “哈……”冯娅晴与魏定波相视一笑,自是知道魏定波是笑话望月稚子被降了辈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