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蛰雷在线阅读 - 第八十九章 迫在眉睫

第八十九章 迫在眉睫

        吃过买回来的东西,玩累的陈禾苗早早上楼休息。

        冯娅晴趁机说起任务之事。

        “汉口荣昌运输贸易公司组织调查之后,发现背后是日军汉口特务部在扶持,主要负责运输日军的军用物资,以及将日军在各地掠夺到的战略物资运回武汉。”冯娅晴说道。

        “这么快就有消息了?”今早她才送消息,没成想晚上就得到了回复,至于汉口荣昌运输贸易公司背后是日本人,魏定波一点都不奇怪。

        若不是背后有日本人,怎么可能负责机场物资运送呢?

        “时间紧任务重,有关日军军列编组一事,组织回复很快。”

        “运输贸易公司这里能找到突破之处吗?”魏定波询问。

        “虽然是他们将军列运送来的物资运到机场,可负责运送的司机是在军列达到铁路车站之后,才收到消息去拉物资,那时军列已经进站我们什么都做不了。”

        运输贸易公司确实和日军军列有关,但时间对不上。

        组织需要提前掌握军列信息,从而在平汉铁路之上对其进行阻拦和破坏,若是等到军列在武汉进站,这消息便一点价值都没有。

        好不容易找到有所关联的蛛丝马迹,此时来看却没有大用,魏定波并未心灰意冷出言说道:“我再想办法。”

        “明日定做的衣服需要你去试一下。”

        “刚好没事,我们明天一起过去。”

        各自回房间之后魏定波并没有马上想到有关任务的解决之道,第二日和冯娅晴一同出门,让陈禾苗在家中好好做作业。

        来到百货大楼上的裁缝铺,试了一件半成品没什么问题,他便与冯娅晴打了招呼从百货大楼离开,至于尾款等到最后来拿衣服的时候给。

        今日没有好去处,机场这里能找到的线索也就只有运输公司,没必要再去浪费时间。昨日遇到了望月稚子,但却没去医院看望望月宗介,今日他打算去医院一趟。

        来至医院接受检查进入病房,对于他的到来望月宗介很欢迎,望月稚子笑着说道:“今天不用带孩子吗?”

        “做作业。”

        “定波来坐。”

        “谢谢队长,昨日带着孩子不便来看望。”

        “我这里没事,你不用挂念。”

        “看队长的气色恢复的不错。”

        “是准备出院了,机场工作要进入正轨,我也不能一直躺在病床上。”望月宗介说道。

        出院?

        机场工作要进入正轨?

        魏定波脑海之中充斥着望月宗介的话,但来不及细想嘴里说道:“队长这胳膊受伤不便,怎么着急出院,应该多出几日。”

        “骨头在什么地方都能长,不能再耽误工作。”

        “队长对待工作的态度值得我们学习。”

        “马屁精。”望月稚子在一旁嘴里默默念叨。

        接下来的聊天魏定波是听的多,说的少。

        只因从望月宗介最开始的两句话中,他判断得出机场马上就要进入正常运转,说明燃料之类的最后物资即将送来武汉,不然不会着急带伤出院。

        可日军运送物资的军列具体编组时间,魏定波还是不得而知,这不是好消息。若组织未能在这最后关头完成阻拦日军军列任务,那么就不再有机会阻止马家墩机场恢复运转。

        “望月队长大概何时出院,我闲着没事来帮忙收拾东西。”魏定波好似是想要巴结一般的询问。

        “打算后天出院。”

        后天?

        望月宗介出院时间一定早于日军运送物资的军列,毕竟机场需要有人管理才能开始运转,望月宗介要提前回去指挥调度。

        他后天出院,军列可能是大后天也可能是大大后天,亦或者再晚一天。

        但大致的推断并无用处,必须要准确无误才行。

        “那我后天便早早过来。”

        “机场有车子来接,你也不必再跑一趟。”

        “是我应该做的。”看到魏定波坚持望月宗介并未再劝,毕竟他觉得人来也好,还能和望月稚子多相处下。

        之后魏定波问道:“稚子小姐有地方住吗?”

        机场之前是有,可现在被炸毁了很多,修复主要是修复机场跑道和停机坪之类的,房屋能住的或许并不多。

        “将义父安顿好之后我们就启程。”望月稚子开口道。

        “好。”

        魏定波询问望月稚子的住处,也是在确定自己何时离开,还能不能有时间完成组织的任务。

        时间并不多,且他可能也看不到任务成功与否,毕竟日军军列来时他已身处上海。

        在两人面前魏定波并未表现出任何异样,又闲聊片刻便起身告辞,说自己后天早早过来。

        从医院离开回去陈禾苗写了会作业,冯娅晴回来三人吃饭,之后魏定波趁着小丫头睡觉将今日得到的消息告知冯娅晴。

        “留给组织的时间不多了。”冯娅晴当即说道。

        “可问题在于我们现在还一筹莫展。”

        “难道这一次任务只能让组织冒险拦截一次?”冯娅晴觉得你不行动肯定不行,单单军统这里就不好交代,今日魏定波提供了一个日军军列大致的时间,只能放手一搏。

        可魏定波认为放手一搏风险太大,望月宗介后天回去机场,那么后天之后的每一天都有可能是日军运送物资的军列,你怎么选?

        选错的话不仅任务失败,还可能会损失惨重。

        城外郊区游击队可能会从此一蹶不振,再无战斗力量。

        “不能冲动。”魏定波摇头。

        “可你马上就要去上海76号特工总部办理入职手续,对这个任务是有心无力。”

        “一定还能找到办法。”魏定波之前觉得任务艰难,可从机场这里得到了运输贸易公司的线索,从与望月宗介闲谈之中得知了日军军列可能会出现的时间。

        从一头雾水到隐隐约约,那么肯定也能看的清清楚楚。

        只是时间太紧给人的压迫感太强!

        若是能给上十天半个月,魏定波有信心掌握到准确情报,只可惜此时他只有最后几天时间便要跟随望月稚子去上海,且日军军列也不可能等上十天半个月才来。

        “我看不如这样,我先将现有的情报汇报给组织,让组织商议如何执行这一次的任务,如果你之后能得到新的线索,再进行汇报。”冯娅晴觉得虽然现在线索模糊,可在这种关键时刻,任何线索可能都是制胜关键,所以需尽快汇报组织。

        “只能如此。”魏定波同意冯娅晴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