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蛰雷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二章 推敲演绎

第九十二章 推敲演绎

        明天。

        后天。

        大后天。

        保险起见其实可以往后再延续一天。

        那么也就是说组织起码要安排四名同志,前往荣昌运输贸易公司洽谈租车事宜,且为了能预留出安排埋伏的时间,可能明日四名同志就都需要上门,租借不同四天的卡车。

        同一天上门四个人且都租借数量不少的卡车,难保不会让荣昌运输公司的人多想,可不这样做怕时间来不及。

        怎么办?

        才能保证绝对掌握到日军军列的准确信息呢?

        明日虽要赶路,可此时魏定波毫无睡意,与冯娅晴继续商谈。

        “我看不如这样,让组织安排一名同志,连续租四天的车。”魏定波思考之后推翻之前言论说道。

        “如果这样做荣昌公司发现和日军军列时间冲突,大概率会一口回绝我们,到时便不知道究竟因哪一天而拒绝?”冯娅晴提出疑问。

        “运输路途短当天可回到武汉,没有地方停车只能继续停在荣昌运输公司内,且运输早一天晚一天并无大碍,这样荣昌公司可能会在期间要求休息一天,那么他们要求休息的这一天就一定是日军军列到武汉的时间,由此就可以推断出来军列的准确时间。”

        魏定波的办法要满足几个条件?

        首先第一个条件要有充裕的资金租赁运输公司的运输车队。

        其二要有符合近距离且频繁运送的货物。

        其三这些货物并不会要求准时准点,早晚相差一天并不影响。

        你必须要保证这三个条件都满足,才能让荣昌公司放松警惕,他们才会上当。

        毕竟你同一天安排四名同志租车,且都是短距离运输,每个人需求的车辆都不少,这未免太凑巧。

        荣昌运输公司的负责人想来不会傻到这种地步,不然汉口特务部也看不上他,让他掌管运输公司。

        “望月宗介已经回去王家墩机场,说明日军军列随时都有可能到达武汉,我明日一大早和组织汇报消息,组织需要在最短时间内完成你所说的一切,工作量不小。”冯娅晴此时喜忧参半。

        喜的是魏定波找到了调查日军军列的办法,组织可以将日军运输物资的军列阻拦摧毁,拖延日军机场的正常运转为前线争取更多的时间。

        忧的则是日军军列随时会来,明日工作量巨大,如若失败就会白白浪费魏定波所提供的情报。

        “不是说在和军统合作,让他们出面帮忙。”魏定波直言道。

        此时在冯娅晴面前提起军统并不用担心暴露,毕竟这件事情确实是在和军统合作,且最不愿意看到日军机场恢复正常运转的,就是民国政府。

        要完成魏定波刚才所说的三个条件,军统应该能解决。

        作为甲种站,军统在武汉的力量不容小觑,在如此重要的任务上,他们定会全力以赴。

        再者说日后军统知道有关日军军列的消息是魏定波所提供的,那么他当归必是再立一功,唐立自然是要乐开了花。

        “你说得对,军统一定会配合。”冯娅晴同意魏定波的提议。

        “还有一点,如果荣昌运输公司四天都同意租借卡车,也不要着急,因为很有可能下面的人对日军军列并不知情,要给荣昌运输公司留下一个电话,当公司负责人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会打电话联系想要休息一天时间。”

        魏定波是提醒到时不要忘记给荣昌公司留电话,不然对方就算是想要通知,还要想办法再找你可能会浪费时间,他们的时间原本就不多。

        这些细节都需要注意。

        并且一定要真的让荣昌公司运送货物,而不是得到消息之后,就取消货物的运送。虽然这样省时省力,可你突然取消也会让对方起疑心,寻求的机会来之不易必须要把握住。

        和冯娅晴一直在商讨行动过程和细节,他们如果能将所有细节都想明白,明日就可以直接告诉组织同志,组织就可以开始行动,而不是得到消息之后还要去细细规划。

        这一次的任务,已经容不得你三思而后行了。

        魏定波与冯娅晴早知道这个消息一晚上,这一晚上便不能浪费,要充分的利用起来。

        一遍一遍推敲演绎,他与冯娅晴不厌其烦,最后确保没有其他忽视的细节,两人才回房睡觉。

        第二日冯娅晴早早起床做饭,吃过饭魏定波说道:“我来收拾,你先走。”

        她也不客气今日有要事在身自是要赶时间,出门前冯娅晴望着魏定波细心叮嘱说道:“万事小心,一定要安全回来。”

        “不必担心,十天半个月就能回来,禾苗放假记得帮我和她说一声。”

        “好。”

        “回来给你们带礼物。”

        “保重。”

        言罢冯娅晴出门,原本今日分别理应多说几句,可任务耽误不得只能匆匆而别。

        魏定波吃过饭将碗筷都洗漱干净,后整理了换洗衣物和一些需要拿的东西,装在巷子之内。

        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便拎着箱子出门拦了一辆人力车,赶往南湖机场。

        因距离比较远所以此次乘坐的人力车是三轮车,车夫坐在车椅上用脚蹬,而非两轮需要车夫在路上跑。

        三轮人力车车夫自然是省时省力,可价钱比两轮师傅徒步奔跑还贵,只因三轮人力车成本高,投资高自然需要回报高,很多事情都是同等道理。

        车夫很有眼力劲,看到魏定波拎着箱子且要去南湖机场,想来就是要坐飞机去外地。

        这年头能坐飞机去外地的,那都是非富即贵的主,车夫一边双脚蹬车一边和魏定波闲聊,打算一会收车钱的时候能多得上几个。

        很快到了码头,车夫直接将人力车骑上渡轮,因为南湖机场在武昌,必是要先坐渡轮过江。

        这过江的渡轮钱自然是魏定波支付,包括三轮人力车的过江费用。

        其实他也可以在码头下车,然后自己乘坐渡轮过江,之后在武昌再拦一辆人力车,只是为了不麻烦便没有多此一举,且他的身份和经历也不会如此精打细算。

        渡轮之上魏定波四下观察,看能否看到望月稚子,毕竟两人是同一架飞机,很可能在过江渡轮上相遇。

        但环顾一周并未发现,毕竟魏定波出门早,机票都是人家给买的,还能去晚了让人家等你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