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蛰雷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五章 风平浪静

第九十五章 风平浪静

        特工总部成立至今礼堂没用过几次,上次启用是在这里召开伪国民党‘六全大会’,魏定波显然还不足以让礼堂为他开启。

        望月稚子带着他经过警卫队大铁门,打算进入东边主楼,可她却再一次拿出通行证,且与之前在中式牌楼时出示的通行证并不相同。

        审查结束跟着望月稚子通过警卫队大铁门,魏定波忍不住开口询问:“怎么还有两本通行证?”

        “之前的通行证上印有名字和照片,但是活动范围仅限于你所看到的平房,想要进入主楼需核对另一本册子,上面贴有照片和密码。”望月稚子的话表明,哪怕你是76号特工总部的成员,但不代表你就有资格进入东西两侧的主楼。

        “未曾想如此严格。”

        “想要进入主任所居住的楼层,这些通行证都没用,需要主任亲笔批条。”

        “层层把关。”魏定波口中表示惊叹,其实心中不屑,这做了汉奸确实怕死。

        “昨日没有拿到批条今日你可进不来。”

        “以小见大,由此可见特工总部工作效率极高。”魏定波这句话并不是违心的阿谀奉承。

        在特工总部没有形成气候之前,军统局针对叛逃人员的暗杀行动进展的很顺利,但此时早已被特工总部遏制。换言之如果没有特工总部的存在,伪政府真不见得能成立,可以说76号是伪政府成立的一大重要因素,缺之不可。

        进入主楼来往之人对魏定波投来观察目光,还有几人眼神之中带着好奇,驻足观察却并未向前。

        别说他们看魏定波好奇,魏定波看他们也觉得眼熟,好似是在军统局内见过。但或许就是擦肩而过,此时你说让叫出名字,还真叫不上来。

        对于看到这些熟悉的面孔无需吃惊,这76号特工总部全称可是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特务委员会特工总部,自称国民党看到几个昔日同僚还至于吃惊?

        “先别忙着叙旧,跟我来。”望月稚子显然对这一幕早有预料。

        魏定波对几人露出和善的笑容微微点头示意,后跟随望月稚子前行,来至会客室开门进去此时房间之中还没有人。

        进来之后望月稚子拿出纸笔让他填写宣誓书,魏定波大致看了一眼老一套没什么新鲜感,很快便填写完毕。

        望月稚子检查完之后说道:“没想到你的字还不错。”

        “怎么会想不到,字如其人没听说过吗?”

        “那你的字和你的人相差还是挺大的。”

        “字不如人的意思吗?”

        “你说呢?”望月稚子没想到魏定波现在还有心情贫嘴,看来军统出身心理素质是不错。

        “接下来做什么?”

        “等主任过来监誓。”

        催你是不敢催的,只能等。

        这种事情魏定波摸爬滚打沉浮多年早就司空见惯,坐在会客室内也不心急,默默等待。

        望月稚子中途出门一趟,好似是去通报顺便看看是哪一位主任得空,好提前给魏定波知会一声。

        片刻之后魏定波听到门外有两个人的脚步声,便从沙发上站起来,果然开门之后望月稚子与一位年近四十岁的男人一同走进。

        “这位是丁主任。”望月稚子开口介绍。

        “丁主任您好,我是魏定波,前来报到。”魏定波站直身子说道,他没成想是丁默邨亲至,虽说76号大全握在李士群这个副主任手中,可丁默邨毕竟挂着正主任的名头,且在日军侵略之前还是李士群的顶头上司,在特工总部谁敢小瞧?

        丁默邨看起来倒没有外界传言的凶神恶煞,反正气质不错长相英俊,年轻时候怕也是油头粉面。

        丁默邨微微点头进来坐下后示意魏定波和望月稚子一同落座。

        “武汉的事情我听说了,你做的很不错,帮76号武汉区的成立清除掉了一个大麻烦。”丁默邨声音低沉虽是夸奖脸上却没有多少喜色。

        “是稚子小姐与汉口宪兵队队长配合的好,我只是起到了些微不足道的作用。”

        “不骄不躁前途可谓。”

        “多谢主任夸奖。”

        “对于让你加入76号武汉区,你有什么看法?”

        “能为特工总部开疆扩土披荆斩棘,属下义不容辞。”

        其实这些对话大同小异,基本上丁默邨来负责监誓场面话都要说一说,不算是对魏定波的特别对待。

        又聊了几句丁默邨就示意望月稚子可以开始进行宣誓仪式,魏定波急忙起身站在会客室中间,将填写好的宣誓书递给丁默邨。

        望月稚子作为司仪引导魏定波宣誓,其实过程很简单,很快便结束没有繁琐的东西。

        “很好,一会将宣誓书存入登记科。”丁默邨满意点头。

        “是主任。”望月稚子回答。

        之后丁默邨便从会客室离开魏定波将其送到门外,听到了几句勉励的话,入职手续就全部告一段落。

        从踏入上海到完成入职仪式一切都非常顺利,远没有他心中猜想的刀光剑影或是暗流涌动,轻轻松松便已经完成一切。

        不过这样也好,省时省力省心。

        “给你的。”送走丁默邨之后望月稚子拿出一摞钱递给魏定波,没有装在信封之内就是明目张胆的一摞钱,毫无遮掩。

        “给我?”魏定波问道。

        “宣誓仪式结束正式加入76号,都会给钞票。”

        “这是多少?”

        “两千。”

        身份不同地位不同,给的钞票自然也会有所不同,魏定波算不上重要人物,可也足足给了两千,那么拉拢军统中统中的高层,可想而知会给多少钱。

        难怪如此之多的人叛逃。

        “弄的我都想要留在特工总部了。”魏定波将钱接过来在手里拍了拍说道,他自己还提前准备了一千,现在看来是用不到了。

        “就这便乐不思蜀?”望月稚子好笑的问道。

        “招待所环境好,76号内也是住洋房还有这么多钱拿,换成谁不想留下。”

        “那你可以去找主任提一提。”

        “我可不敢。”魏定波将钱收起说道。

        76号特工总部其实也算是潜伏的好地方,能获得更多的日军情报和伪政府情报,可魏定波心知肚明一口吃不成一个胖子,若是丁默邨有想要他留下来的意思,刚才就已经提起。

        既然对方没有提,你现在主动提也是吃闭门羹,且武汉地区的情报机构可是将魏定波拉拢成自己人,若是知道他现在想要留在上海不回去,到时候被特工总部的人赶回去,那便里外不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