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蛰雷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六章 同门

第九十六章 同门

        望月稚子对于魏定波的提议不置可否。

        他想要留下,可望月稚子却想要逃离!

        “你在楼外等我,我将东西送去登记科。”

        “好。”

        此时魏定波已经不便继续站在主楼之内,只得先行离开出了主楼,然后跨过警卫队大铁门,站在铁门之外。

        这里不是他可以随意造次的地方,警卫队各个荷枪实弹,若有人在此处有异动,怕是要先斩后奏。

        “魏定波?”

        就在他等待望月稚子从登记科出来时,听到背后有人呼喊自己的名字,声音还十分耳熟。

        魏定波扭过头去看,只见一年级和他相差不大之人立于不远处,待他转身之后看清面容才向前迈步而来。

        “真的是你!”来人语气带着一丝吃惊。

        “陆征鸿,陆师兄。”魏定波语气同样浮现一抹惊奇还有一丝喜悦。

        同样脚下急走两步与陆征鸿双手握在一起,魏定波一脸热情说道:“陆师兄,你怎么在这里?”

        听闻这个问题,陆征鸿叹了口气道:“说来话长。”

        “你呢?”陆征鸿转而问道。

        “一言难尽。”魏定波同样如此表现。

        “多年未见,未曾想到还有再见之时,你现居何处晚上我们好好叙叙旧。”陆征鸿一脸笑意说道。

        “在前面招待所住着。”

        “那你晚上可要等我。”

        “师弟我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自然是要等师兄带我好好领教一番夜上海的繁华奢靡。”

        “你小子是来打秋风的,夜上海的繁华奢靡我可带你体验不了。”

        “师兄莫要小气。”

        两人说笑间望月稚子送完东西从楼内出来,朝着两人走来。

        “你们一起的?”陆征鸿见状问道。

        “是。”

        “我先去忙,晚上再说。”

        “师兄慢走。”

        陆征鸿并未和望月稚子打招呼,反而是见到她过来直接离开。

        “认识?”望月稚子走近问道。

        “我师兄。”

        “师兄?”有关魏定波的资料望月稚子并没有深入调查。

        “陆征鸿,唐立得意门生比我要早上几年,在复兴社共事过一些日子,后他加入中央组织部党务调查科也就是中统前身,被唐立没少骂白眼狼,没成想在这里遇到了。”

        “没什么好奇怪的,特务总部内抓出十个人,五个是之前军统中统的人,你不认识才奇怪。”

        “但他为什么见到你就走了?”魏定波好奇的看着望月稚子。

        “这你应该问他。”

        “接下来做什么?”

        “送你出去。”

        “不办理通行证吗?”

        “你不在总部就职,总部不会给你颁发通行证,日后直接拿武汉区的证件。”

        听闻望月稚子解释,魏定波只能说特工总部是处处小心,哪怕是自己人,不该给的通行证也不会给。

        也就是说他今日离开特工总部之后,这几日便进不来了。

        跟随望月稚子一同从边门离开,魏定波问道:“我们什么时候走?”

        “有关武汉区还有些工作没有处理完,你安心等着便是。”

        “这不是闲得无聊。”

        “我隐约听到你师兄说晚上约你,应该不至于无聊吧?”

        “怎么你也有兴趣?”

        “你们男人的聚会,想来也就是那些乌烟瘴气的东西,我能有什么兴趣。”

        “你这可是污蔑。”

        “刚得了钱不就是跑去潇洒吗?”望月稚子笑容中带着鄙视。

        “我们只是单纯叙旧。”

        “我信了。”

        “我管你信不信做什么。”

        “那你在这里解释什么?”

        “我就多余和你解释。”

        “你知道就好。”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并肩路过一处有日军站岗放哨之地,就在76号斜对面,昨日魏定波想问却没问。

        今日事情都已经顺利结束,他便低声问道:“这是干嘛的?”

        此时他说的是中文,担心被日军士兵听到,招惹麻烦。

        望月稚子看都没看便答道:“梅机关设立的一处分机关。”

        她同样用中文回答。

        “内驻扎着宪兵队分队,外设立梅机关分机关,有意思。”

        “你有意见?”

        “丁主任都没有,我能有什么意见。”魏定波怎么可能有意见,只是他现在能明白为什么丁默邨和李士群想要不断壮大势力,毕竟就这环境下谁能有安全感?

        日军四大特务机关,分别是上海影佐祯昭的梅机关、武汉柴山兼四郎的竹机关、天津和知鹰二的兰机关、杭州山田募的菊机关。

        梅兰竹菊四君子,日本人倒是好雅兴。

        虽说以四君子之名自居,可干的却都是鸡鸣狗盗丧尽天良之事,品格高尚志向远大更是无稽之谈。

        “你回招待所休息,这是你的临时通行证,可出入招待所。”望月稚子去登记科送宣誓书时,随便给魏定波办理了只用于招待所的临时通行证,如果这几日他想要离开招待所出去逛逛起码可以自己回来。

        招待所的人自然认识魏定波,毕竟是登记在册,但前面的明哨暗哨可不一定认你,还是有个通行证比较方便。

        其次就是出去玩,没有通行证在身,谁知道会遇到什么情况。

        “多谢。”魏定波将通行证接过来,上面有他的名字还有照片。

        照片并非他提供,而是之前在汉口日军有意让他加入76号,那么特工总部这边自然是要调查核实身份,汉口方面提供照片这边核实调查。

        “我回去上班,你有事可以找我,不过想来应该没什么事情。”望月稚子送魏定波回来之后就打算折返回76号,毕竟她此时是工作时间,不可能一直相伴左右。

        “那就不耽误你上班,我自己进去就行。”

        魏定波言罢便自己走进招待所,望月稚子扭头朝着76号走去继续自己的工作,中午他就在招待所内随便吃了口。

        下午在房间内休息,等到晚上特工总部下班,魏定波便听闻招待所热闹起来。

        他还没有来得及打开房门查看,就听到了拍门声。

        “定波师弟。”

        “师兄快请进。”魏定波一听便识得是陆征鸿的声音,急忙开门想要请他进来。

        可这门一打开他还愣了一愣,因为外面可不仅仅只有陆征鸿,背后还跟着六七个人。

        “这么多人就不进去了,找个地方师兄给你好好介绍介绍。”陆征鸿拉着魏定波就从房间内出来。

        “全听师兄安排。”

        “那就走,到了地方坐下再介绍,不在此处浪费时间。”

        众人皆是附和,跟着陆征鸿一同离开,魏定波看这模样知道自己今日要大出血。

        今日必然是他请客,难道指望陆征鸿掏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