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武侠小说 - 太玄飞仙在线阅读 - 第312章 借题发挥

第312章 借题发挥

        茫茫大海之上,风和日丽,天气美好。突然一道炙热红光自天空之中出现,瞬间拉红了半边天空,好似火烧云一样。

        红光所到之地,还未触及,便能以肉眼看到扭曲的虚空。就连下方的海水也好似受到重击,一层又一层的波浪浮现。但要知道这红光可是还未接触到,便有如此威能,很难想象要是直接撞击在大地之上会是一个什么样子。那还不得给大地做个钻洞手术啊!

        此时龙船之上,张玄也是一脸懵,毕竟他也没有想到这速度那么快,只花了自己十几个呼吸的时间便自混沌之中到了本源天地,好在进入天地之后,或许是天地压制,船底的混沌气息收敛,这才使得龙船速度慢了下来,不然就是张玄自己都有点后怕,要是这龙船以之前的速度撞击在天地之中,那就闯大祸了。

        就以龙船现在的速度来说,加上其坚固材质,一座万丈山头都不一定能招架得住,也就是这天地规则强大了,不然张玄估计要是还在前世的话,这龙船撞击在母星之上,至少能造成一次物种大灭绝。甚至于毁掉一个星辰也是问题不大,虽然已经不在是超光速行驶,但至少一息万里还是能做到的,以这种速度和体型撞上去,搞不好还真能开一个洞口,打一个对穿。

        虽然现在的这龙船对于这番天地伤害不大(微乎其微),但是张玄也不想尝试,难怪只有皇朝才能驾驶龙船,光这出入天地一次,就得死伤不知道多少的生灵。代价太大完全用不起啊!

        念头一动,原本正以极速下降的龙船被拦截了一下,但也仅仅是一下,船身之上的阵法纹路一亮,配合那极速的下坠力量,瞬间就破除了张玄的神念控制,继续往天地之中坠落。张玄见此一幕,心中叹息一声,这龙船能作为在混沌之中游走的宝船,看来没点本事还是有点止不住啊。

        身形一动,人立即消失。

        再出现之时,已然到了船下百里处,显然他的速度比龙船更快。

        感知着龙船下坠时的形成的点点压强在脸上胡乱的拍,张玄眉头一皱,看来这龙船体型太大也不是一件好事,至少这压强之下,也就自己是天仙之身了,不然早就被挤成一团肉泥了。

        将手一伸,点在即将靠近海洋的龙船之上。

        咔嚓一声,一道清脆声音传出好远,感知着手上传来的剧痛,张玄眼角带有点点泪光。

        “疼啊!”

        疯狂甩动右手,连带龙船也被甩了好几圈方才停下,看着陷入龙船船头之上的右手,张玄有点后怕。

        自己可是金钢不坏之躯,都差点给自己干骨折,看来用龙船去撞武圣问题也不是太大,至于撞不撞得上,连光都追不上的船,撞击武圣还是没问题的。不过这招还是不要轻易使用的为好,速度太快,操控不住,一个不小心就能在地上凿出一个千里大坑。

        收了龙船,张玄深吸一口气,朝着罗浮方向就化作玄光消失。这次行动非常完美,虽然结尾惨了一点,又用了一次变身机会,但收获也更加庞大,足以弥补损失了。

        与此同时,岭南城之中,一青年慢慢走入百宝阁之中,看着周围琳琅满屋的宝物,心中略微点了点头,是个好地方。

        一旁伙计走上前来询问道:“客人要点什么东西,我们百宝阁不说天下奇珍皆入阁中,但也是万千宝物一样不少。”

        青年扫视四周一眼,哪怕是有法阵庇护的东西也皆入眼帘,形同虚设。突然在一个角落之中发现了点东西,朝着那虚空一指。

        “那是什么,能否取出来让我一观。”

        伙计看了看青年所指反响,是一份竹简,心道看来还是有缘人到了,于是挥手招来另外一个伙计,说了两句话,又朝青年躬身行礼:“客人请稍等片刻,此物乃是我们阁主私藏,放在此处已然数年有余,一直在等待其有缘之人,如今缘分到来,还请上座,我们阁主会来亲手递上宝物。”

        “那竹简是写了些什么,不知可否提前诉说一下。”青年见一份竹简都能引来阁主,想必其价值可不低。

        “回客人的话,也不是什么稀罕事物,就是一卷兵法,不过好像是仙人所赠,一直被阁主放在此处,从未有人问津,如果不是客人到场,估计再歇息一段时间,就连我们自己都记不清了。客人,请随我来!”

        话音落下,伙计走在前面,青年也跟随了上去,他倒要看看这兵法有何神奇之处,连阁主都要前来。不过也是时候该见见自己这位上一世的师父了。

        到了三楼位置,入座之后,伙计就下去了,只留下青年靠在窗边,手捧香茶看着外面的街道。

        正看得出神之时,突然两道身影映入眼帘。

        原是一老一小两个人,老人身上散发常人肉眼难以看见的微弱神光,嬴晓自然是知道的,当年他入门之时,还是见到过了赐封一千二百社神,也不足为奇,不过另外一个就值得关注了。

        好重的阳气,眼中闪过一丝灵光,肉眼已然无法看清,只能用神眼了。

        视线之中,只见那小孩子身边缠绕着浓郁太阳气息,简直是天生的太阳之子,难怪会引起自己的注意,心中就有了点念头。自袖中取出一副画卷,正是自己这次回罗浮的目的之一。

        先前的种种让嬴晓意识到自己的不足,想要成就大事还得再来虚心学习个几年,沉淀一下自己心性,不然心不稳,何以成大事。加上按理来说,自己现在应该还是罗浮的外门弟子,毕竟又没有人说将自己逐出师门,能认就认了,这对自己可是有不少好处的。

        打开画卷,见画卷之上图像好似活了一样,一双空洞双眼紧紧的盯着窗外,嬴晓就知道,那孩子应该非比寻常,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有金乌血脉,也就是大周王族才对。这样浓郁的金乌气息,已经好久没见到过了,三万年还是四万年,记不清了。曌皇再威风,还不是时间到了就飞升了人界,虽然后面又在人间出现过,但实力可没有担任人皇时的强大。

        正走在大街之上的元郎,突然觉得有一种自己非常讨厌的目光在盯着自己,扭头一看,发现了坐在三楼的嬴晓,更准确的说是一副空洞的画像,突然好像有一把飞刀砍在了自己头上,整个人立即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哭声惊动赵大,心道不好,这孩子必定是遇到什么麻烦事了,当即捏碎腰间玉佩,一道神光自玉佩之中传出,往烂桃山而去。

        城中人来人往,也便未觉得惊奇,毕竟这种情形很正常嘛!小孩子,想吃糖葫芦,大人不给买,坐在地上哭闹一番有什么好奇怪的。还有人看了一幕,嘴角坏笑道:“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对啊,这种情况打一顿就好了。”完全是将此事当成了笑料。

        而元郎听到这话,始终还是孩子,哭声越发严重了。

        三楼之上,嬴晓见此一幕,暗道好强的灵性。对于自身吉凶祸福竟然有了感知。不过这一幕同样也点醒了嬴晓,看着桌上跃跃欲试的画像,心中暗道看来还是高估自己,现在都有点迟疑,要不要将这副画送给自己九哥了。

        先前灵画生灵诞智,嬴晓还觉得很开心,但现在可就不那么想了。

        要知道之前的银角大王,就透露了不少不属于此方天地的消息,要是这传说中的西昆仑散仙陆压真的现世,自己还真不一定能压制得住。更别说这副画本就是消耗了一只梼杌兽的全部精华,只要能发挥出一半威力,嬴晓就觉得自己可能要闯祸了。

        先前银角大王一句唐僧肉,就让整个晋朝差点被翻了个底朝天,还真就出现了不少怀疑对象,什么十世修行的好人,金蝉之类的还真就有。可谓是平添了不少冤魂,没办法,长生之诱惑太强,只要能长生,人与妖又能有多大区别。

        一旦这陆压真的出现,只怕自己的秘密也就藏不住了。

        这天下大能如此之多,尤其是那帮天仙,虽然不是那什么太乙大罗金仙,甚至可能天仙名号在陆压所在天地之中连一个高点的档次都算不上去,但真要打起来,这帮天仙不敢说是教主级别,但来个赵公明级别还是没有问题的。

        而且就算没有灵宝,也能将人按在地上摩擦,猛得一匹,到时候只怕自己招架不住啊(原著封神之中玉虚十二仙首战力表现真心不强,比如黄龙真人,被一个三代弟子挂在城墙之上,好歹也是真人啊!哪有那么弱的。不过三代弟子也是肉身封圣的存在,也很牛皮便是。考虑到成书年代,也纯属正常,毕竟那时的人对仙人认知也就差不多到这个地步。故而只是参考一下,绝对没有带入洪荒之意。)

        更别说要是被其他大能知道自己来历,估计人家能打破屏障,直接窜到自己前世天地,那可就不是好玩的了。要是仙神还好,妖魔的话绝对要出大乱子,尤其是那群魔头,有很多便是标准的克苏鲁魔神,一个二个恐怖至极,只怕分分钟能将整个星球变成他们的信仰收割地。

        事情发展到现在的这个地步,嬴晓都有点害怕了。

        看着画卷之中的人物呼之欲出,赶忙将画卷合上,不然这里面之人真窜出来,自己可就不好办了。

        那么好的资质,还与社神有关联,加上刚才所放神光,嬴晓已经感知到数十里外正急忙架风而来的大橘猫,这货是张玄的宠物,也就是说楼下的孩子有极大可能性是张玄看中的,要是被画像弄死了,自己绝对得被拔一层皮。

        不过嬴晓还是有点小看了自己的画技,加上这画可是用梼杌为墨画成,凶性极强,在画卷即将合并之时,突兀的飞出一道白光朝着下面飞去。

        这一道白光就连嬴晓自己也是震惊了,想要出手拯救却已经来自不急,白光已然绕到了孩童脖颈处,眼看就要绞下。突然一道玉锁出现,挡住了白光。

        玉锁通体洁白似云,镶嵌金边,上有长视久生四字,发出三条白玉锁链,挡住了致命一击。

        不过虽然挡住了白光,但白光还是稍微施了点法力,在元郎肩部削掉了一点皮肉,取了两滴精血。

        远在十数万里之外,张玄突然有心血来潮之景,刚一掐指便发现了事情缘由,暗道嬴晓啊嬴晓,你画什么不好,偏要用梼杌去画一天仙级别人物,真是不知忌讳,哪怕只是一个画像,也不是一般文圣能掌握的。更何况你一个亚圣,画画东风他不香嘛?

        看来还是一天天的太闲,你等着,看我过去怎么收拾你,不封印法力让你去体验几年凡人生活,自己就跟你姓。

        随手破开乾坤缝隙,张玄钻入其中。

        再出现之时已经到了白光即将返回之时,一手拽住白光,逼出两滴精血,然后看向地上的元郎,将血液往下一祭,瞬间融入其身躯之中。可能是精血离体缘故,赵元郎整个人变得有点面黄肌瘦,不过还是有点好处,那便是金乌火焰不再燃烧了,这之后他人可能就更难察觉其身份。

        随手一道玄关闪过,将二人送到大橘的风上,才解开了时间暂停。

        在场之人这下好奇了,毕竟人突然就不见了,自然比起孩子哭更加引人注意。

        三楼之上,看着拽住白光的张玄,嬴晓有点尴尬笑着:“我说我这真不是故意的,你信吗?”

        “信,我自然是信的,不过这画卷你还是交给我吧!以后少画这些人物,万一哪天你画到了那些凶恶魔神,有你苦果子吃。”

        见张玄虽然面色严肃,但却没有不信之意,嬴晓长松一口气,不知为何,现在的他竟然有点害怕张玄,总觉得像极了自己以前的教导主任,正在没收自己的违禁品。赶忙将画卷递出。

        哪知张玄见此,大声疑问到:“你怎么是用右手,不行,我生气了。”

        话音还未落下,一道玄光自张玄手中发出,嬴晓连反应时间都没有就被击中。然后就觉得自己的规则之力好像被封印了,发出了一声疑问。

        “你不是说信的吗?”

        “是啊,我信啊!但是你用右手,我感觉你是在不尊重我,先封你三年时间再说,既然回来了,你还记不记得当时的惩罚,好像三年的活计你还没干完就跑了。”说着张玄接过画卷,用镯子往上一敲,当即将里面的梼杌之魂打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