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八之天之娇女在线阅读 - 第10章 上门

第10章 上门

        虞玖一声不吭就这么诡异的盯着面前的一笼蒸红薯,盛棠觉得古怪但也没说话,林逸飞就更不会在此刻没眼色了。

        包厢内气氛静得可怕,气氛似乎陷入了僵滞状态。

        那股陌生又熟悉的香气,仿佛来自灵魂深处的烙印,看着面前的东西,其实虞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一直盯着这东西看不移开,这一切都是他下意识的行为,如果让他解释,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但莫名的熟悉感,让他舍不得放开。

        “诶,玖哥你做什么?”饭还没吃呢,还有疑问也没得到答案呢,盛棠现在饿得不行,可见虞玖饭都不吃抱着那蒸笼往外走忍不住担心,这几年,玖哥疯狂寻找与那个梦一切相关的东西,刚才那么反常,肯定有问题,哪儿还吃得下,连忙跟了上去。

        林逸飞也担心,匆忙交代了一句急匆匆跟了出去,刚走出大门,就听到汽车轮胎与地面重重的摩擦声。

        车窗摇下,副驾驶盛棠一双桃花眼盛着严肃,“上车。”

        车子一路往前开,没有想象中的急速,司机情绪也平稳得很,林逸飞松了口气,然后就听到一道声音突然响起,“那东西哪儿来的?”

        “是——”

        刚开口说出一个字,就听到驾驶位上的那位冷不丁开口,“带我过去。”

        ……

        灯光昏暗的小院里,两天来的成果,便是将小院一角原本用来养花的处理成了她种植红薯的地方,踩在松软的泥土里,迅速检查了一番,确认没问题后这才缓缓走向一旁的小水池,蹲身洗了个手,起身回了屋。

        房子的设置不错,三个卧室一个客厅还有一个厨房一个杂物间,外加一个厕所,配置齐全装修合意,这也是为何季衍会向老爷子提出要这套房子,在当下这个年代,这样一套乡村里的民房可以弄成这样,已经非常不错了,同时,单独生活,她能更好的利用空间完成脑子里的计划,而杂物间,她已经改造了出来试种其他果蔬。

        半夜下起雨来,淅淅沥沥敲打在屋顶的瓦片上、房檐上,清脆入耳。

        翻来覆去睡不着,季衍睁开眼猛地坐起来,开始愣愣发呆。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睡不着,就是心里似乎压着什么,又或者是感觉到了什么,开始压抑她的心情,久久无法平复,也难以陷入睡梦。

        坐在床上发呆,最后季衍也不知道如何睡过去的,第二天还是被老太太的敲门声给吵醒的。

        老人家觉少,乡下人起得早,早饭时间更早,不过早上七点半,很多人家基本都已经吃过了早饭。

        “今天村子里来了几个奇怪的人,已经被村长接了过去,也不知道是来干什么的。”老太太一边走一边和孙女唠嗑今早发生的事情。

        揉了揉惺忪睡颜,重回九八年,她重新拾回来的便是懒觉,这个点起床吃早饭需要毅力,不停打着呵欠。

        早饭是红薯稀饭加泡菜,老太太专门给她炒了盘大头菜炒肉,肉不多,但有个意思,而且挺香,季衍直接吃了两碗,把老太太乐得眼睛笑眯成了一条缝。

        “一会儿我跟你奶奶去地里忙活,你乖乖呆在家里别出门,快开学了,多复习,看看书。”老爷子临出门前嘱咐道

        想着昨晚下了雨今天得回去看看她种的东西,直接点头,就算老爷子不说,她也乖乖宅家里哪都不去。

        “玖哥,我们这样上门,是不是冒昧了点?”从村长家出来,林逸飞看了一眼旁边装死不吭声的盛棠,唯有自己硬着头皮开口。

        可虞玖就仿佛没听到般往前继续行走,最后几个人停在了两扇老式木门前。

        刚收拾好打算回去看看种的东西就听到敲门声,村子里,因为她性子的缘故跟同龄人关系一般般,所以很少有伙伴会主动上门找她,果然,打开门,看到外面的人,跟预料的差不多。

        “这么快就卖完了?”林逸飞找上门,这是季衍唯一能想到的缘由。

        随后不等林逸飞回答,侧身站了些,“先进屋说吧,免得外人看到说闲话。”村子里碎嘴的婆娘多得很,过年那事儿就已经让她成为了村里的话题中心,再看几个陌生男人上门,怕是得被那些八婆给八卦到底。

        踩在坑洼不平的地面,一路进入堂屋,老式的方桌长条凳,变换了好几个姿势都觉得屁股硌得慌的三人面上不显,但屁股时不时抬一抬换个地方落座的模样,还是落入了端茶进来的季衍眼中,但她就像是没看到般,自然将三个搪瓷杯放到三人面前。

        “杯子洗的挺干净,茶叶是我姑姑拿回来的的,味道不错,几位有兴趣可以尝尝。”落座,抬手,眼神自然,话语流畅招呼,一点儿没有这个年龄村里丫头的模样在。

        盛棠没有马上开口,手触到搪瓷杯的盖子,却偏头悄悄瞅了一眼自家玖哥,却见他从刚才到现在就一直没抬过头,不说话也没回答人姑娘话的意思,只能把眼神落在林逸飞身上。

        最后,还是林逸飞开了口,其实吧,他买下的那些红薯都未对外卖,数量那么少,他识货,知道是好东西,在目前数量稀少的情况下,自然先满足自己人了,但此刻都上门了,那么提一提,也是正常的。

        季衍对自己的东西有自信,她是率先尝过味道的那个人,所以也没怀疑林逸飞的话有问题,“我这里的存货也不多,之前不是跟你说了嘛,限量销售,饥饿营销,否则,你就是个无底洞,我可养不起。”

        被季衍比喻成“无底洞”的林逸飞很委屈,他拿钱买的,而且,他作为买家,多买些那作为卖家也多赚啊,头一次遇上这么拽的卖家,赔笑脸说好话还不一定卖货给他。

        旁边盛棠听着两人的对话好奇极了,找到时机立马插了句嘴,“姑娘,我们一大早赶过来还未吃早饭……”

        意思不言而喻,季衍也不是小气人,那东西就是个无本买卖,林逸飞人不错,而另外两个男人她没细看,特别有一个从进门起就没看到正脸,不过从衣着打扮和气势猜测二人也非普通人,多个朋友多条路,多认识两个有身份的,对她后续计划只好没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