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八之天之娇女在线阅读 - 第15章 羞辱

第15章 羞辱

        第二天一早季衍起床打算做早饭,结果看到厨房里已经在忙碌的姑姑。

        听到脚步声季宁转过头笑容和蔼,“你去阳台上看看你奶奶,她说想出门转转,刚好你醒了,陪她出去走走,半小时后回来吃早饭。”

        见姑姑态度坚决,而且看她的眼神怪怪的,季衍只能听话去找老太太了。

        陪着老太太在小区里转了一圈,结果让老太太遇上另一老太太,两个人一见如故聊得忘我,季衍站在一旁好几次想开口,可看着俩老太太满脸笑容的模样,话梗在喉咙愣是没能出得了口。

        最后还是另一位老太太家的小辈出来,才把两位聊得忘我的老太太分离,但临走时还不忘询问对方住处,看样子打算吃了早饭继续找彼此聊天。

        回到家里,饭菜已经上桌,青椒炒蛋、素炒土豆丝,炝炒白菜,还有个肉末豇豆,再有就是泡菜,一碟子包子一碟子馒头,做的是红薯稀饭。

        老爷子没动其他,端起碗就先埋头大吃一口碗中红薯。

        “外公,别光吃稀饭,这里还有我妈炒的菜。”陈飞动作麻利给老爷子碗中夹了一大筷子炒蛋,又拿起勺子要舀肉末豇豆。

        “不必了,这红薯稀饭就好,在家里吃惯了。”伸手捂住碗老爷子接连又吃了两口,随后干脆速度越发快的吃起来。

        看得陈恒和季宁夫妻俩愣愣的,半晌端起面前的稀饭……

        “爸,今年咱们家这红薯种不错啊,味道比往年的都好。”季宁擦着嘴看着对面坐着意犹未尽的父亲,有些尴尬,这是没估算好煮少了,看样子大家都没吃好。

        “没事儿,专门给你们送来的,家里多着呢,不差这么一顿两顿。”老爷子特别大气。

        可听得季宁有点儿扎心。

        从小吃到大的玩意儿,什么时候她竟然也开始当珍宝了,想着老家红薯肯定多得很,动了心思打算过段时间又回去带些过来,同时嘴里的香甜气息又一次扩散。

        吃过早饭没多久姑父就带着老爷子和陈飞出门了,说是出去逛逛,老太太不去是因为要留在家里等清晨在小区里遇到的朋友上门来。

        三人走了没多久,大门就被敲响,果然是清早散步遇到的老太太找来了。

        季宁高兴有人上门和母亲聊天,热情的端茶倒水切水果,季衍把带来的甘蔗削皮切成小块端出去给两位老人吃,刚放下走出客厅,就被姑姑拉到一侧。

        季宁满脸不赞同的道:“你这孩子,那甘蔗废牙,而且嘴也容易打泡,怎么把那东西送去给老人家吃呢。”

        看姑姑那样子是打算过会儿就去端走,季衍笑了笑,耐着性子解释:“姑姑不必担心,那甘蔗清脆爽口,甜而不腻,本身也具有清热生津,润燥和中的功效,爷奶在家也吃,牙口越发好了,而且嘴从未打过泡,不信您先去厨房吃一根尝尝?”

        看着侄女那满脸自信的笑容,季宁莫名选择相信,不过还是跑去厨房啃了一根,然后就感觉停不下来了,一连吃了三根,感觉腹中饱胀这才依依不舍停下。

        “老姐姐你家这甘蔗味道极好,不知道在哪儿买的?”客厅里,看着切成小块莫名好奇的老太太拿起牙尖吃了一块,入口才知晓是甘蔗,转头笑眯了眼夸赞。

        小老太太一听也觉得大城市里住着的老妹子识货,虽说是老家带来并非大城市里买来的,可那味道真正是好啊,然后开始解释。

        又是一个上午过去,老太太万般不舍,但最后还是拒绝了季宁热情邀请她留饭的事情,拎着一袋老太太送的甘蔗离开。

        “妈,这甘蔗真是咱家那块甘蔗地种出来的?”今早的红薯,今天的甘蔗,季宁怎么就那么不信呢,从小长到大吃到大的东西,这才多少年呢,是她味觉变了还是味道变了?

        不过,这个问题,无人能给她解释,唯有的解释还是摆在她面前真正美味让人欲罢不能的实物。

        晚上的饭桌上,老爷子提出明天一早就要回老家的事情,本来热闹的氛围为之一静。

        一家人自是百般挽留,但二老习惯了乡下生活,加上季衍即将开学,不舍也只能同意,第二天一家人早早起床,由陈恒和陈飞父子俩一起送三人离开。

        回到乡下,呼吸着乡下的新鲜空气,两位老人感觉身心都放松了下来。

        不过二老也总结了收获,看了女儿一家,老太太的晕车也不治而愈,都是好事。

        回家的路上,来往村民看到三人回来纷纷热情打招呼,顺便问两句八卦,都让二老笑着随意两句糊弄了。

        本来以为村民的话多少会印象孙女心情,谁知道直到到家孙女情绪都没有异样,加上两天没在家里住,爱干净的老太太总觉得哪儿都有灰,季衍只能随着一起端了水盆拿了帕子跟着一起打扫卫生。

        “你还知道回来啊,知不知道我快要被你饿死了。”回到家,一股子泡面味儿席卷全屋,季衍都还来不及说点儿什么,就被安茜倒打一耙。

        “哎呀,别这么小气嘛,我这不是刚睡醒还没来得及收拾嘛。”被季衍的目光看得心虚的安茜立马赔笑主动道歉。

        季衍看着她那不太诚意的敷衍笑容,明显是外面学回来的臭毛病,伸手一指,满脸严肃,“收拾干净,我们好好谈谈。”

        突然变严肃的季衍给人一种压迫感,气势十足,安茜哪儿还敢反驳,连忙麻利收拾干净后走到客厅里。

        “坐吧,我们聊聊。”

        “聊什么?”一屁股坐下,刚才的压迫感没了,安茜也放松下来,满脸带着无所谓的咸鱼态度。

        “你以后还打算回去继续干老本行?”这是前几天安茜回来找她时她就在想的事情了,也许她的重归并非是随意安排的,也许,有些人,有些事,只要有心,都能改变命运轨迹。

        本来漫不经心的笑容一收,安茜脸色变得僵硬难看,最后没忍住脾气猛地起身往外走。

        “你站住——”

        “站住做什么,被你羞辱吗?”冷冷回头看向季衍,没有了刚才的笑脸,声音也染上了一股怨气。

        可季衍没有被她这样吓到而不说,“羞辱?你都知道那是羞辱,那你入行的时候就不知道吗?你的前辈没告诉过你,做这行就得知道什么叫没脸没皮没尊严吗?”

        “你——”安茜听得面色铁青握紧拳头一副要冲上来和季衍干一架的态势。

        季衍却神色淡淡继续自己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