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八之天之娇女在线阅读 - 第24章 渣父母的说词

第24章 渣父母的说词

        最后虞玖没有带她去县里吃饭,而是开车送她回了家,这次他就远远默默跟在不远处最后目送季衍入了老宅这才放心悄然离去。

        没回头去看,她知道,虞玖是在考虑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

        回到老宅和老爷子三人一起下了面条吃,收拾了灶屋又给二老烧好热水后回的家。

        到了家里,回想今天跟虞玖说的话,自问没有特别严厉的地方,但却能清晰让他认识到这段时间他的做法的问题。

        不愿多想,干脆去了温室看了一下,然后闭眼入了神农空间。

        她学习暮云针法已经有段时间了,也许这辈子有灵泉辅助,加上她拥有多一世的记忆脑瓜子很灵活,学东西很快,反正这段时间她在空间里利用阿灵给的假人做一套暮云针灸很是轻松随意了,但她也知道学无止境,能够被称之为生死人肉白骨的神针必定不可能被她这么轻易学会。

        但如今她算是空有宝藏却无处使用,坐拥金山银山却搬不动的苦恼,只有自己品尝。

        “恭喜主人暮云针法达到高阶,可获取一本初阶功法以作护身。”

        就在她苦恼不已的时候,空间里突然想起阿灵的声音。

        然后,一本古朴陈旧的木盒悬浮到季衍面前,下意识伸手接过打开,从里面拿出一本古气十足的书籍,翻阅开,书页内的字便全部画作金光一股脑钻入她的脑袋。

        花了一晚上的时间季衍才确认了她真的暮云针法大成了,这么牛逼哄哄的阵法她这短暂两个月就大成实在令她匪夷所思,但阿灵也给了解释,因为她是拥有神农空间的,也就是这部暮云针法如今的主人,本身初阶技能书她又有灵泉水加持,自然学得快。

        好吧,反正季衍还是很接受这个答案的。

        那么,接下来又给她一本初阶功法护身,就是说她只要认真对待同样两个月可大成了。

        美好幻想回神后,看着时间干脆全身心投入神农空间内练习起了这本刚入手的护身功法。

        “主人——主人——”

        季衍被阿灵吵得实在不耐烦睁开眼,还没开口问,阿灵的声音又继续响起:“再不上学你就迟到了。”

        “……”

        慌忙出门免不了被老太太唠叨,毕竟今天是连老太太的砸门声都没听到的,老人最见不得喜欢睡懒觉的年轻人,特别还是季衍一个学生都这么喜欢赖床,实在说不过去。

        一路上小跑不到二十分钟到达镇口,停下脚步,看着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的都是背着书包的学生装扮,逐渐忆起些东西。

        一个晚上就初见成效了?

        昨晚练得太投入忘了睡觉,还是空间里阿灵的声音把她叫醒的,而她急匆匆一路从村子里跑到镇上,平时要花费半小时以上时间今天却只用了二十分钟不到。

        越想越觉得是昨晚上勤奋苦练的结果。

        “季衍——”

        刚到教室门口,就被郑怡喊住,教室自然是不能立马进去了,随着郑怡一起走进了她的办公室。

        早自习时间,高三狗已经陷入了如火如荼的“征战”中,因为现在每天上课老师们提,小黑板的左上角还每天都减少着数字警醒着全班同学。

        坐在椅子上,看着郑怡拿了饮料和零食摆到她面前的桌上,又去给自己倒了杯水才坐到对面的椅子上,季衍满脑子的问号,不明白她要干嘛。

        但疑惑没多久,郑怡的话就解开了她的迷雾。

        竟是渣父母给郑怡打了电话。

        当然,说的都是他们不容易的一面,什么生意本身忙,又要照顾女儿还要照顾肚子里那个,根本无暇顾及即将中考的她,怕这特殊时期给她转校反而耽误了她。

        生意人果然都是脑奸嘴滑之辈,漂亮话一串一串的。

        当然,郑怡也没有帮渣父母说好话,站在她的立场,纵然父母有诸多不易但给子女许下了承诺,让满心期待的孩子四处炫耀大家都认为板上定钉的事情变成一场空,论谁都不可能轻易接受,更何况,这次季衍回校后的性子大变,她不相信两者之间没任何联系。

        所以,她只是侧面的提了提渣父母给她打电话说的那些内容,又以自己的立场跟季衍好好彻谈一番,希望她别因为一时之气而跟自己的中考过不去,毕竟未来是自己的而非渣父母的。

        这话十分在理,季衍听完乖巧的点头,向郑怡致谢,并表示一定会认真对待这次考试,争取考个好成绩为学校争光。

        以前的季衍沉默寡言,内向自卑,如今的改变,听着这些话,郑怡高兴不已,最后笑眯眯拍拍季衍的肩膀,见她没吃她拿出的零食迅速拿了一些塞到季衍的书包里,这才推了她两步让她赶紧回教室上自习。

        “你怎么坐这里了?”回到教室看到自己的同桌变人了忍不住奇怪问道。

        四周一双双或好奇或看好戏的目光落在季衍身上,今天一早来大家就发现座位变了,询问原季衍同桌却跟个闷葫芦根本问不出他们想要的答案,而现同桌无人有胆子去问,这不,季衍的话问出了全部好奇者的心声。

        本来趴着睡觉的人猛地抬头,一张精致跟洋娃娃一样的脸蛋上露出一抹酷酷的笑,“怎么,我坐那儿还需要向你打报告?”

        周围人听这口气,看那架势,均是共同感慨:不愧是蓝姐。

        这段时间关于罗刚转班的事情隐隐有传言流出,大家对此只保持三分真七分假的心态听一听,但现在可是林蔚蓝啊,个个唯恐天下不乱想用林蔚蓝来证实一番这段时间的流言,个个眼睛冒光,唯恐天下不乱盯着两人。

        一屁股坐下,将书包自然放入桌洞内,同时手熟练的从里面掏出个东西,BIU的一下头也不回往最后一排扔去。

        “尼玛的季衍——”最后一排发出一道粗粗的男音惊呼声,然后一个男生从座位上起身迅速移到另一侧,瞪圆了眼睛怒气冲冲看向扔那玩意儿的罪魁祸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