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八之天之娇女在线阅读 - 第33章 碰瓷

第33章 碰瓷

        可能刚才的小插曲让房东老板心情好,谈价格也非常爽快,你来我往,虽然让价比预期还多点,但也没变脸,甚至看虞玖的时候眼神特别亮,分开前,还对着季衍夸了句“你男朋友可真帅”。

        季衍:“……”

        虞玖:老板娘慧眼识珠。

        房子买好了,大事儿办成了一半。

        是的,一半,因为计划的资金没用完,季衍算了一下,大概还能买下一套两套的。

        接下来虞玖带季衍去看的是一套位于城郊盘山公路上的别墅区,半山半水风景优美,位于盘山公路最高处就有一栋别墅出售。

        车子停在别墅大门口,抬头四周看了一眼,也许真的是绿植覆盖率达百分之八十以上,这处山顶别墅竟似乎处于云雾缭绕的仙境中一般,瞬间抓人眼球。

        清新来自大自然的高空气质量,以及随着进入别墅内部,看到呈现在眼前的这栋外表美轮美奂的别墅,此刻季衍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买买买,倾家荡产都要买。

        纯白色弧形欧式风格大气雅致的别墅,庭院是大片绿植和青草地,与之色彩搭配形成强烈视觉效果,大门两根纯白色罗马柱,窗户上欧式格子雕花窗,凸出的平层阳台……

        捂着心口:不行,沦陷了。

        欧式风格,纯白色还设计感十足,大气又不乏温馨,就目前这个时代而言,这样的别墅造型、装潢,简直是出类拔萃。

        却没看到旁边某人看到她这表情嘴角露出的满意弧度。

        见季衍那表情房东就知道房子她肯定很满意了,特别主动的开始谈价格:“小姐如果觉得价格有问题咱们可以谈。”他奉命前来,也听说过前两套房子这位小姐砍价特别狠,连带着还让老板都做了两把狠辣刽子手,把前两个房东的低价一砍再砍,所以来之前就打好腹稿,一定得表现好。

        结果,季衍眼都不眨眼,“不,价格没问题,这地方我很满意。”

        回到姑姑家后,季衍笑容怎么看都是牵强的,别墅的价格贵了点,那价格显然还能再谈,但千金难买心头好,一激动她嘴就秃噜了出去,如果谈谈,指不定分分钟能省个百把万啊,又一套房子就出来了。

        “怎么一个人回来了,小虞呢?”季宁从厨房冒出头,看着苦着一张脸做沙发发呆的侄女,下意识以为两人吵架了。

        茫然抬头,对上姑姑那双眼睛,猛的回神,“他约了朋友。”说完又觉得不对,补充道:“我只是坐他顺风车,怎么吃完饭还叫他呢。”

        换来季宁不赞同的眼神,饭都不做了,坐沙发上开始教训起季衍来,最后季衍被训得耸拉着脑袋示弱才被放过。

        第二天再见到虞玖,对着他就是一通牢骚。

        来金城说和林蔚蓝和鲁昕约好的自然不能放人鸽子,所以今天几个人约了去游乐场玩,在游乐场大门口集合。

        对各项具备游乐性的设施设备,季衍提不起任何性质,可另外两个兴致高昂,就算陪跑,那也得陪着跑,所以,被拉着参与了很多项目。

        当遨游太空下来,鲁昕吐得一塌糊涂,林蔚蓝没说话可面色惨白,明显故作镇定,这一刻季衍也忍不住乐了,原来传说中的“蓝姐”也并非古惑仔里那般天不怕地不怕啊。

        “午饭哪儿吃?”吐得差不多了,鲁昕回来开始问午饭着落。

        林蔚蓝对吃的没这么执着,倒是对虞玖挺执着,“你哥哥呢,叫他出来跟咱们一起午饭吧。”

        虽说林蔚蓝跟个男孩子似的,这次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动心,季衍也不愿意开玩笑或者逗她之类,认真看着她直接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他不想做我哥。”

        “什么?”林蔚蓝蹙眉满眼困惑。

        “他想做我男朋友,甚至未来丈夫,千真万确。”

        “……”

        周遭仿佛瞬间没了声音,林蔚蓝有种被世界抛弃的无助感,眼巴巴瞅着季衍试图听她嘴里说一句刚才说的都是玩笑,但最终,眸光暗淡下来,终究是她贪念了。

        午饭没办法一起吃了,而连带着后续几天林蔚蓝都没主动联系季衍,倒是鲁昕傻乎乎还没意识到,主动联系季衍好几次出去逛街游玩之类的,季衍也很配合的赴约。

        在没约的情况下,季衍也没带在姑姑家,而是逛起了这座二十年后迅速进军成国内第五大的超一线城市,经济,就未来眼光而言自然说落后的,但就目前人们的见识眼光而言却是发展得很不错的。

        “哎哟,你这姑娘,撞了人怎么还不管啦。”

        耳边突然传入的声音让季衍顿住脚步,回头一看,就见一个老人倒在地上,一双眸子忿忿看着自己。

        缓缓抬起手指了指自己,见对方气鼓鼓瞪了她一眼然后点头,季衍满眼懵逼。

        什么时候到事?

        她竟然撞倒了人?

        作为当事人怎么不知道?

        可周围迅速围拢到人,对她指指点点,眼神指责,甚至有人骂出了声,季衍又不傻,只是刚才不在状态,迅速意识到,这事儿不能善了了。

        被这么多人看着,季衍只能走到摔倒的老人身边蹲下。

        老人往后瑟缩似乎挺怕她靠近,“你干嘛,恼羞成怒想打人啊。”

        这话就像是一滴水浸入油锅中。

        指责声四起。

        “一,你身体健康无病呻吟,作为受害者我才该是委屈的那个。”

        “二,你无故碰瓷我觉得可以请警方出面调查。”

        “三,要证据可以去那家新开的店里问他们要一份监控,看到了吗,那家店门口那个圆圆金属材质的就是摄像头,它记录了咱们刚才具体发生了什么。”

        面色平静,语调很稳的把事实陈述了一遍。

        本来吵闹的氛围为之一静。

        一些人眼里闪过疑惑,偏头往刚才指责小姑娘最凶的几个人看去。

        然后,他们又听到女音平静道:“还有你们,控场搞氛围一把好手,看来是惯犯。”

        “……”

        围观的群众有聪明的,迅速从季衍的话里嗅出了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