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八之天之娇女在线阅读 - 第45章 遗憾

第45章 遗憾

        因为季衍“露”了一手被墨锦城认同后,接下来几天,不仅要学习,还得去做饭。

        美老太可以做,但却没时间。

        厨房里,将菜切好装盘,耳朵就窜进来急促的争执声,火药味浓烈。

        “黑子先行你不懂?”手握黑子的美老太狠狠瞪着没风度的男人。

        “什么黑子先行,咱们说好了就首盘,接下来各凭本事的好吗?”墨锦城气得不行,恨不得将手里的棋子嚼碎吞了,难怪这婆娘第一局那般执着于黑子,还跟他讲了一大堆“棋文化”。

        这婆娘太可恨了,画个画被吐槽,下个棋还跟他赖皮,他输了她笑得花枝乱颤,赢了能把他怼成自闭,偏偏他还贱得慌,每天作陪左右。

        “叩叩——”

        院门被敲响,两个坐在亭子里根本没打算挪动屁股的人这一刻倒是默契十足:“季衍开门。”

        快速从厨房跑到院门口,打开院门,看着外面的人,“你怎么来了?”

        “送货。”虞玖抬了抬手中的东西,然后从一侧直接先进了院子,顺便快速帮季衍把院门关上。

        最近这段时间在镇上打探神医消息的人挺多,这院子她后来知道是美人师父一位老友帮忙买下的,前期一直有住人,别人也不知道易主了,加上有虞玖在中间转移探查人的注意力,所以短时间应该能瞒得住,但这么敞开门也怕运气好被人给碰上了。

        其实季衍已经准备了好几个菜足够了,但虞玖帮忙送货上门肯定要留饭,看了一眼食材,还有已经处理好了的鸡,干脆计划着弄个凉拌大盘**,下面弄点儿藕条之类的配菜,再这炎热的夏季倒是一道非常合适的开胃菜。

        “你那边养殖业弄得不错,存货量也足够,目前还未外销,能先给我准备一批吗?”一边帮忙烧火的虞玖一边开口问。

        停下动作看向他,“需要多少?”

        “过两天我打算回京一趟,到时候要去军区那边……”

        得,一个军区啊,大手笔,这是打算送给人家一批物资呢,还是纯粹请人家一个大军区吃饭呢。

        想着阿灵那边的存货无论虞玖打算怎么做应该都是足够的,反正还未对外谈除了果蔬外的其他产品,便直接答应了,有国才有家嘛,第一批都是阿灵亲自弄的,灵气肯定是最充裕的,给那些伟大的军人强身健体,是她非常乐意见到的。

        事情谈定,午饭吃过后季衍就跟老爷子请了半天假和虞玖回村里去了山上。

        避免身份暴露虞玖换了一辆黑色商务车,车子直达山里深处。

        “主人你可真大方。”客厅内,阿灵化身的凌先生将季衍叫到阳台外,目光幽怨,配合着他那张中年男人的刚毅脸庞,呃,有点吃不消。

        今天季衍带虞玖来主要是她得当面跟阿灵说一声,量太大,换个人单独来阿灵肯定不买账,另一个,便是师父那里的食材不够了,这些天她的厨艺那般受肯定,不是她的厨艺超越了美老太,而是这片山上种植出来的食材给加了分。

        将季衍送回镇上,虞玖就要离开了,明天他得安排人去村子里拖货,采购的大批果蔬肉蛋这些都是他打算带给京都军区的,他不傻,这些果蔬肉蛋绝不普通,这些日子他每天都吃,身体的改变自己非常清楚,所以,这次他有自己的计划,真正流入普通市场的这类果蔬肉蛋必须要限制,否则时间长了脑子转得快的,怕都得打上季衍这片山,甚至她这个幕后者的主意。

        一切她都能承受,独独不能与季衍有关,她有丝毫损伤他觉得自己会疯。

        这种感觉,随着他们日益渐深的接触越发浓郁。

        有了手机的季衍觉得想做什么都方便了,吃过晚饭后她想起大伯似乎就在京都军区工作,兵种什么的不太清楚,不过根据上辈子的情况必然危险异常,便忍不住想要联系一下大伯问问他在不在,如果在,撑着还没开学,她想过去看看,顺便给他带些东西。

        而大伯的联系方式爷奶那边有存,一通电话打到季家,刚吃完晚饭坐在客厅聊天的季宁接到电话,听了季衍的话后说了句等等,然后径直起身回了房间拿了个本子出来,重新拿起电话,流畅的把号码对着话筒说了。

        临挂电话前,还道了句,“你爸妈在这边,要跟他们聊聊吗?”

        “不用了。”又跟姑姑道了声谢,说了再见,才挂的电话。

        “那孩子怎么回事?”季海林眼珠子都快要落自己二姐身上了,明明刚才一直跟她使眼色来着,咋就没放心上,他都还没接电话就给挂了。

        听到这话季宁直接丢给自家弟弟一个白眼,“想想你这个做父亲的对这个女儿有多失职,现在想要挽回弥补了?”

        “什么挽回弥补,说的我跟虐待了她似的,这些年来我又没缺着她吃穿,更没冷着她。”季海林反驳。

        然后杨慧茹也对姑姐的话持不赞同意见,“就是,前段时间季繁听说要给她妹妹寄衣服,还把自己衣柜给折腾空了呢,好几件都是没撕标签的新衣服呢,那些随便穿一件在乡下也是最时尚的款……”

        “……”气氛瞬间变得古怪凝滞。

        ……

        只是抱着试探的心思拨通了姑姑给的大伯的联系方式,季衍是真的没想到竟然被接通了。

        “你是?”低沉沙哑的男低音,只是从语调里,季衍就敏锐察觉出了这道声音的主人此刻的疲倦,尽管已经努力遮掩。

        “大伯。”称呼轻轻的出口,却是隔了两辈子再度的呼喊,这一刻,季衍的鼻头反酸,眼眶发红,喉咙疼得厉害。

        电话那头的人显然愣了半晌都没反应过来。

        “我是年年。”

        四个字,将电话那头刚出完任务回来打算去洗漱的季海澜给弄得瞬间精神头十足,声音猛地变得洪亮,“啊,年年,怎么想起给大伯打电话了?是不是想买什么学习资料,放心,这些大伯早就给你准备了,还有现在女孩子特别喜欢的BB机,已经寄出去了,过几天应该就能到你手里了……”

        叨叨絮絮一连串话语跟炮仗似的迅速钻进耳朵里,季衍不觉得大伯话多嗓门大,只庆幸这该死的重生让她最遗憾的事情还在可以被挽救的时间段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