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八之天之娇女在线阅读 - 第68章 两辈子的首次见面

第68章 两辈子的首次见面

        经过了解,季衍也知道了老太太受伤的原因和经过。

        她的弟弟出生了。

        上辈子这个弟弟出生的时候她还在乡下,刚好在假期里,老爷子和老太太得到消息后兴高采烈,带足了土鸡土鸡蛋红糖这些去金城,当然了,也带上了她。

        不过,到了金城她的家后,却不太愉快。

        但这辈子却大不相同。

        弟弟竟然提前出生了。

        不过,这次弟弟出生的时机,却是在奶奶摔骨折住院的情况下到来的,怕是老爷子老太太心里头对这个孙子也不会像上辈子那般在意了吧。

        还有杨慧茹这个儿媳妇,老太太摔倒住院她虽然生了孩子坐月子,可家里又不是没请佣人,她记得上辈子去那个家里的时候,就有佣人伺候一大家子,气派十足。

        所以,这辈子应该也是一样的。

        如果她有心,那么此刻这个病房内就肯定会有专人照顾,可她刚才扫了一圈,还有老太太老爷子所表现出来的,爷爷刚拿着水瓶要去打水被虞玖抢过去干了,那她就更肯定了心里的猜测。

        “怎么不让人告诉我。”坐在病床前,看着老太太的状况,这明显就已经恢复了很多,她都猜测如果不是她即将开学了,老人都不会让虞玖告诉她。

        听着孙女话语里的不高兴,二老心里却慰藉得很,果然,自己带大的才是好的,贴心。

        要说外孙子陈飞倒也不错,但始终是男孩儿没那么贴心。

        “这些天,谁照顾你们呢?”想着季海林,虽说为夫可能不慈,但作为儿子她相信季海林是孝顺的。

        果然,老太太笑着道:“病房医生都是小玖安排的,不过你爸也经常过来,你妈坐月子家里要有人照顾,加上你姐姐快开学要提前过去……”后面的话,季衍都有点儿听不下去了。

        什么地方的学校需要提前那么久过去。

        还有,坐月子而已,这年代好多女人坐月子第二天就下床了,又不是开刀剖腹产,不过想想还是打算再确定一下,“孩子是顺产的?”

        “不,剖腹产的,因为送过来医院的时候耽误了一会儿,医院怕憋着孩子出什么问题,建议剖腹产的。”

        “……”季衍无言以对,上辈子顺产那是因为足月,而且二老也不在季家住着。

        然后又想起刚老太太口中季繁开学的事情,“季繁考上大学了?”

        老太太听到孙女这不可置信的口吻也有点儿尴尬,大孙女学习是真不太好她知道的,但大学确实也是考上了。

        “谁给她开了小灶,还是我爸给她找了后门?”这年代考大学还是挺难的,不过如果家底足,很多家族都还是会想方设法的让自己的孩子上个大学,毕竟以后出去介绍的时候也有面儿,你女儿某某哪儿上大学呢,大学快毕业了吧,大学生啊出来打算到公司帮忙?

        诸如此类的话,肯定很多,听听,有“大学生”三个字都觉得有面。

        老爷子一旁听着忍不住嘴角抽了抽,老伴不清楚各种门道,他确实知道的,儿子跟他说过这事儿,虽然走了后门买了分,但那也是因为相差不多的情况,否则,再多按照如今儿子的家底也不能够,但孙女这次言语犀利,也让他挺诧异,自从过年的事情后,孙女变化极大,对小儿子小儿媳再也没有了孺慕,每次提起夫妻俩,她都淡定得像个局外人,旁观者,聊天都像是聊个陌生人。

        “年年啊,你——”

        “使的劲儿多吗?”季衍一句话,噎得老爷子没了后话。

        倒是刚打水回来的虞玖听到了最后一句话,发起疑惑,“什么使劲儿?”

        “没什么——”

        “哦,我姐,据说大学塞钱才进的。”语调特别自然,就像是在聊中午吃什么一样。

        老爷子:“……”

        “那个,我觉得吧,这事儿咱们自己知道就成,别往外传啊。”老爷子挺尴尬的,这事儿本来就是自家的事情,要说儿子塞钱了这事儿他其实也觉得不对,但想着孙女的未来,读个大学出来以后嫁人也能上一层,不过,让虞玖知道了还是不太自在。

        虞玖哈哈一笑,“正常,我家里有孩子大学分不够也塞钱了……”

        自黑。

        特自然。

        整个病房内静了一瞬,很快就爆发出了愉快的笑声。

        嗯,这年头,就是你好我好大家好才能更好。

        季衍在旁边都听得好笑不已。

        具体是否真实就不追究了,毕竟气氛回暖,老爷子心情好了,结果很重要。

        “这段时间累坏了吧?”老太太心疼的看着孙女的眼睛,虽然精神还不错,但眼睛里的细微红血丝还是让她看在眼底。

        勾了勾唇角,“也不算,每天吃得好喝的好,师父特别尽责,学到的都在我脑子里,谁也抢不走,好多人想要这样的机会还没有呢。”

        “说得好,这想法就很好,记得,一定要跟着你师父好好学医,你看看你师父那保养之道,还是留过洋的人,那年代能出国留洋的除了有家底还得有脑子,这些你师父都占,所以,好好学,争取以后做个对社会、国家有贡献的能干人。”老爷子对后辈都怀有较高的期待,而季衍这个孙女又是他们夫妻一手带大的,意义更是不同。

        一旁虞玖低头给老太太削苹果,不发一言。

        老太太则笑眯眯的听着爷孙俩聊天,时不时点点头插一句话,整个精神状态跟季衍刚到病房时候天壤之别。

        病房内响起敲门声,很快病房门被人推开,也打破了病房内的温馨气氛。

        距离父女俩上次见面,已经大半年,这是这辈子的季衍。

        而实际上灵魂已经换成了二十年后的季衍,父女俩的见面,却是已经跨域了了两辈子。

        季海林也没想到今天过来看父母会遇到小女儿,想着家里刚出生的儿子,眸光闪了闪,这大半年父母跟他说过小女儿的变化,还有二姐对他的态度,时不时就用这个小女儿刺他两句,他不傻,否则生意哪可能逐步做大,只是,儿子女儿他选择了前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