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告白在线阅读 - 秘果

秘果

        五六年的时间一晃而过,谁也没想到他们分开以后,各自在不同得岔路口走了这么长一段时间,还会再相遇。

        上午许随和周京泽撇清关系后,被匆匆跑过的护士叫走了。忙完后,午休时间,许随扯下挂衣架的外套,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阖眼休憩。

        午后的风从窗口灌进来凉凉的,许随闭上眼,做了一个漫长的梦,回忆的细节太真实以至于她真的以为自己回到了高中,认真考上了大学,再遇见了他她。

        许随紧攥着的手机闹钟铃声响起,她仍觉得眼皮沉重,感觉旁边有人在推她的手臂,费力地睁开眼,无意识地说:“下课了。”

        旁边传来嬉笑声,今天轮值的护士小何问道:“许医生,是上班了,你睡着啦?”

        一道声音霎时将许随拉回现实,许随从沙发上起来,身上还拥着一件大衣,淡淡地笑:“确实,睡懵了。”

        “马上2点了,下午还要候诊哦。”同她搭班的护士提醒道。

        “好。”

        许随起身去洗手间洗了把冷水脸,对着镜子,把手腕上的皮筋撸下来,扎成了一个干净利落的低马尾。

        办公室窗帘“唰”地被拉开,大片光线涌进来,许随拧开盖子,抓了一把花茶丢进养生壶里,“滴”一声按下电源键。

        伴着茶水煮沸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许随俯身着手整理桌面上的病历以及文件,大脑快速运转,说话条理清晰分明起来:

        “何护士,一会儿看诊按照顺序来,要是遇上排队人多,病人情绪焦灼的话,你适当安抚一下:遇上闹事的,不要强出头,直接叫保安上来处理。”

        “好嘞,许医生。”

        周末预约挂号的人比较多,许随送走一个病人,又迎来一个病人,忙得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

        下午四点,许随接到一位比较特殊的病人,一位妈妈领着一位小女陔进来,小姑娘约十岁,扎了两个冲天羊角辫,皮肤白净,一双眼睛圆溜溜的。

        女孩妈妈抱着她坐下,撩起衣服露出女孩的腹部给她看,说道:“医生,前天我女儿班上有一对男生打架,被打的那位是她同桌,她比较热心,再加上一时冲动就冲上去拉架,结果被其中一个人手里拿着的钝器给撞了一下。”

        “当天我看到她腹部有个瘀伤,豆豆说不疼。我就给她简单地处理了一下,没想到两天后她喊疼,疼得睡不着觉,呼吸还有点困难。”

        许随点了点头,视线从电脑屏幕上病人病史上移开,开口:”抱过来我看一下。”

        许随倾身在小女孩腹部受伤处按了按,柔声问:“疼不疼。”

        小女孩眼睛里有了湿意,嘴巴向下撇:“疼的。”

        许随重新回到办公桌上,打印了两份检查单,在上面签字:“带她去做腹部彩超和ct,排查一下有没有迟发性脏器损伤的问题。”

        一个小时后,那位妈妈领着小女孩回来,许随接过报告单,认真查看,最后说:“万幸,只是软组织损伤,我开一个疗程的药给你,让她好好休养,吃完再回来检查。”

        女孩妈妈松一口气,忙点头:“谢谢医生。”

        小女孩似懂非懂,但隐约感觉是好消息,脸上立刻阴转晴,露出灿烂的笑容。许随走到她面前,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水果糖,视线与她齐平,语气温柔:

        “你很勇敢,这是奖励你的,但要答应我,下次勇敢之前先保护好自己,好不好?”

        小女孩用力地点了点头,盯着她掌心里五颜六色的糖,眼睛骨碌转了一圈,语气烂漫:“姐姐,有没有薄荷口味的,我比较想要那个。”

        听到“薄荷糖”许随幽黑的睫毛颤动,愣了一下。小女孩的妈妈推了推她的胳膊:“给你你还挑,快点收下,跟医生说谢谢。”

        “谢谢姐姐。”小女孩从她掌心里挑了两颗糖出来。

        许随回神,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起身坐回椅子上继续工作。太阳缓缓下沉,最后一抹橘红色的光照进来,落在桌面上。

        许随看了一眼时间,还有五分钟就到六点了,她摁了内线电话,问:“小何,后面还有病人吗?”

        小何犹豫了一下,说:“还有一位,他在这等挺久了。”

        许随拿起桌面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水,拧紧盖子,嗓子总算舒服了点:“让他进来吧。”

        没多久,门外敲起“笃笃——”有节奏的敲门声,许随低头正在病例本上写字,额前有不听话的碎发掉下来,映在纸上成了阴影。

        “医生,我来看病。”

        一道接近于金属质地的喉音响起,低沉又磁性,熟悉且陌生。许随正凝神写着字,“嗞拉”一声,笔尖霎地往下划了长长的一道,病例本破了。

        病例纸撕掉,扔进垃圾桶。

        许随的食指和拇指按在蓝色文件上,视线看到的是,黑色裤子,手垂在裤缝边上,腕骨突起清晰,虎口处有一条血红的痕迹,刚结痂。

        中指戴着那枚银戒。

        缓慢地抬眼。

        一件联名款的黑色薄夹克,里面搭着黑白条纹衬衫,领口将他脸部线条削得立体分明,扣子松开两个,露出一截喉骨,还是那双漆黑深长的眼睛,看一眼便教人移不开。

        比原先的痞气松散,多了一点儿禁欲和男人味。

        好像哪里变了,又好像没变。

        确实是周京泽。

        一天碰见了两次。

        墙上的挂钟正好走到六点整,许随只看了两秒,视线极淡地收回,把笔帽塞回比笔里:“已经下班了,看病的话出门左转急诊科。”

        周京泽愣了一秒,刚让人进来就赶人,这不就明摆着只是不想看见他。

        他瞭起眼皮,看着许随说道:“许随,我真是来看病的。”

        许随低头记着东西的动作一顿,周京泽正经又坦然的语气倒像她对他念念不忘,在刻意避着了。

        这时,门被推开,何护士抱着一堆文件进来,周京泽直接抽了张凳子坐下来,语气挺镇定:“护士,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什么呀?”小何见帅哥朝自己搭话,声音都放软了。

        周京泽手里把玩着一把银质的打火机,问道:“如果你路见不平,救了一个人,还因为那个人受伤了,对方不想负责怎么办?”

        “这不忘恩负义吗!你必须得让那个人负责。”护士激动道。

        “有道理。”周京泽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

        许随不理他们的对话,整理桌面上的文件,余光瞥见男人八风不动气定神闲地坐在那,一道视线始终不紧不慢地落在她头顶。

        他一直不开口,许随被他灼热的视线烤得脖颈皮那一块都是麻的,她终于说话,语气还有点儿冲:

        “你怎么还不走?”

        在旁边整理文件的何护士脸色惊讶,许医生一直温温柔柔的,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她说话这么冲。周京泽把打火机放在桌上,语气闲散,嗓音低沉又好听:

        “这不等你负责呢么。”

        ????!!!!!护士脸上出现一大排惊叹号,难怪许医生单身,条件再好的也看不上,难怪哦,面前有这么一个优质的大帅逼求负责,搁她谁也瞧不上。

        “我已经下班了,需要看病的话可以挂急诊科。”许随重复道。

        何护士算听明白了,出去之前于心不忍替帅哥说了一句话:“许医生,要不您还是帮他看了吧,之前本来是能轮到这位先生的,前面有个老人家比较急,他就让给她了。”

        原来是这样。

        许随垂下眼,松口:“哪里不舒服。”

        “后背。”周京泽话语简短。

        许随指了指里面的隔间:“去里面让我检查一下。”

        周京泽也不扭捏,走进去坐在床边,估计是嫌麻烦,两只手抻住衣摆,直接把上衣脱了,露出块块分明紧实的的肌肉,眼前一晃而过延至腹下的人鱼线。

        许随下意识地别过脸去。等周京泽脱好衣服后,自动背对着她,许随上前两步检查。此刻太阳已经完全下沉,室内的光线有些暗。

        修长的脖后颈一排棘突明显,后背宽阔劲瘦,正中间有两道暗红的伤痕,透着紫色的淤青,伤口有一点溃烂。

        应该是那天晚上挨的。

        他也没做任何处理。

        伤口复发了才来。

        许随俯身在他后背伤口附近的骨头处按了按,垂下眼睫神色专注:“哪里疼跟我说。”

        一双柔痍在后背上按来按去,碰到伤口周京泽淡着一张脸一声不吭。倏忽,他发出“嘶”地一道吸气声,像是在极度忍耐什么。

        许随动作顿住,问道:“这里疼?”

        “没,你头发弄到老子了,”周京泽嗓音清淡低沉,缓缓地撂出一个字,“痒。”

        许随心口一缩,才发现她额前的一缕头发贴在他后背上,后退一步,伸手把掉出来的头发勾到耳后:“抱歉。”

        “没什么大问题,”许随重新坐回办公桌前,语气淡淡,“我给你开个药单,去一楼窗口拿就行。注意伤口感染,忌烟酒,少吃辣。”

        “行。”

        电脑镜面反射出男人正昂着下巴,慢条斯理地穿衣服,系扣子,姿态闲散。许随收回视线,等他走过来把药单递给他。

        两人全程再无任何眼神交流。

        人走后,办公室内一片寂静,墙上的挂钟发出嘀嗒嘀嗒的声音。许随整个人仰在办公椅上,如释重负。

        许随在办公室内特地坐了十五分钟才拎着包离开。

        地下车库内,许随从包里拿出钥匙摁了一下解车锁,走上前,拉开车门,把包放在一边,换挡,倒车出库。

        出来后,许随手搭在方向盘上,顺手开了音乐,舒缓的音乐响起,她神经放松了很多。不知道为什么,她最近总觉得疲惫。

        也许真的应该把年假休了,好好出去散散心。

        许随这样想着,完全没注意到正前方忽然横出一辆黑色的大G,斜斜地漂移过来,然后四驱放稳,就跟在前面等着她似的。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减速刹车已经来不及了,整个人“砰”地一声撞了上去。

        许随受到惯力冲击脑袋磕在方向盘上,抬眸看过去,对方的后车盖凹陷进去一大块,惨不忍赌。

        还跟玩碰碰车一样,撞完之后还冒着烟。

        即将步入28,她今年是不是有流年不利。

        对方打开车门,侧着车子朝她走来。等许随真正看清来人时,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她整个人趴在方向盘上侧过脸去,心如死灰。

        周京泽嘴里叼着一根烟,长腿迈开走了过去,他屈起手指,指节在车窗上扣响,许随不得不摁下按钮,降下车窗。

        风涌进来,他的脸清晰可见。

        “下车。”他说。

        许随只好下车,周京泽咬着烟,手掌往上抬示意她走过去。许随只好走过去,人刚站定。没想到,周京泽拇指和食指捏着手机,对准她“喀嚓”照了一张相。

        “你拍我干什么?”许随皱眉。

        周京泽把嘴里的烟拿下来,伸手掸了掸烟灰,看着她:

        “留个证据,怕你赖账。”

        许随:“。”

        “说吧,私了还是走程序。”周京泽问她。

        许随瞥了一眼他那辆G系列65开头的车,以及被她撞得缺了一角的连号车牌,这么一看,拿上全部身家她也赔不起。

        可是,心底的那股自尊心和不想再和他有牵扯的决心促使她不得不故作云淡风轻地咬牙开口:

        “走程序。”

        周京泽点点头,手握着手机转了一圈,拇指按在屏幕上:“电话。”

        许随抿了抿嘴唇,下意识地防备:“你直接来普仁找我,工作日我都在。”

        “许随,”周京泽缓缓地叫出这个名字,他的声音有点低,语气正儿八经的,“我最近比较忙。”

        言外之意,他没想骚扰她。

        许随只好报了一串数字,报完之后转身就要走。三秒钟后,身后响起一道清晰的音量非常大的女声: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sorry……”

        周京泽开的免提,许随尴尬得脸红到脚趾头,周京泽吐出一口灰白的烟雾,眉骨抬了抬:

        “解释一下,嗯?”

        许随重新报了一个号码后,逃也似地回到车内发动车子离开。

        周京泽重新回到车内,盯着眼前那辆白色的车离开,眼底情绪浓烈。忽地,屏幕显示盛南洲来电。

        周京泽捞起airpod塞进耳朵里,食指敲了一下开关,电话接通,盛南洲立刻说话,劈里啪啦一大堆:

        “我靠,小爷我给你打了好几通电话,怎么现在才接!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吗!我问你,去中航校培训基地的事考虑得咋样了,我跟你说,虽然以你的资历委屈了点,但好歹也是个总教官啊,薪酬待遇也不错,而且你最近不是缺钱吗……”

        “哥们,我把我车撞了。”周京泽忽然冒出一句话。

        “?”

        “卧槽,哥们那可是你最的爱车啊,平时我用两回你特么都舍不得让我碰,这怎么说撞就给撞了?”盛南洲逼叨一大堆,最后反应过来,“不是,我怎么觉着你有点儿开心?”

        “是有点儿。”周京泽应。

        说完,他低下脖颈,拇指滑向相册,许随穿着一条针织裙子,长发披肩,站在车旁,秀鼻朱唇,眉眼自然弯弯,脸上上的表情茫然。

        领口的锁骨纤长又突出,盈盈纤腰一掌握起来绰绰有余。

        有多久了?

        好像也没有很久。

        许随看起上去还是原来那个安静的漂亮的模样,但细节末节里是很多变化的。她不再是一记经人逗弄,眼神就露出胆怯的小姑娘。

        许随面对他时,从容的眼神透着防备,让周京泽喉咙发涩,心底被一根软刺扎着,密密麻麻地生疼。

        比陌生人多一层关系,叫什么?

        许随的态度和反应,在提醒着他。

        经年已过。

        周京泽蹙紧眉头,眼睛沉沉,眼底翻涌的情绪到底压抑不住:

        “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