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武侠小说 - 世俗小道仙在线阅读 - 第178章 大婚之日,婚礼地点

第178章 大婚之日,婚礼地点

        陆过看着眼前跪下的丫头,单手抚摸了一下自己的下巴,貌似是疑虑了一会儿。

        随后开口:“贫道为何要管这些事呢?况且你家小姐也并非需要我的帮助。

        她不是有能耐自己动手吗?”他走了两步取下匕首,冲着不远处的小姐眨了眨眼睛,道“是吧,我们俊俏的大小姐。”

        小姐:……

        这不是开开玩笑嘛,臭道士,怎么如此较真!

        小姐上前取过匕首,道:“明日大婚之上就是那丑八怪的死期!

        你给我等着瞧吧!”

        她说着持有匕首的那手还挥舞了几下,看着挺像个样子。

        所以,……

        第二日清晨,钱财主在武县各个街道都发了告示,说是今天自己要大婚,邀请全县百姓上门吃席。

        有钱人家就是任性,连份子钱都不收了。

        豪横!

        这消息一出,全城都沸腾了,可以白吃谁不高兴,就当是去捧场子的。

        除了“天下绝”酒楼门口的一队人马,面上有些焦急,领头的那位公子哥在门前来回踱步,嘴里还嘟囔着:“这陆仁兄为何迟迟未到?

        怕不是出了什么岔子吧?”

        “公子不能再等了,时间就要来不及了。

        那道士既然不来,应当是被什么事情耽搁了,我们不能为了他而坏了自己的事啊!”

        李护卫手中拿着一份钱财主贴出的告示,心中也是焦急的很,就连说话的语速都比平常快上一倍。

        张源停下了步伐,沉思了片刻,道:“那也只好这样了,在门口处留下一张纸条,若是陆仁兄到了,也可知晓缘由。”

        他取出一张纸,草草的写下了几行字,回过身去交给了酒楼内的一位小二,交代了几句,给了些钱,这才放心的离开。

        至于陆过呢,他现在正看着另外一处好戏。

        某一处小院门口,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光是这迎亲的队伍就有百人之多,一顶红花轿八人台,高头大马上坐着一肥胖财主。

        现在正面带着笑容,看着两位女子从院门中走出,不,应该说是被绑着带出。

        陆过走在护卫当中,换上了同样款式的服装,用真气改变了声音,一般情况下难以认出。

        他看着被五花大绑的刁蛮小姐,又莫名的有些暗爽,真的,那财主做的甚好甚妙。

        至于一会儿拜堂之时,究竟是否要出手相助……自然还是要的,只是不想让那小姐觉得理所应当罢了。

        当然,一切都得看在依云的面子和那一篮子烧饼的份上,不然的话,早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来这武县本来也只是一时兴起,最多也是为了叉开一些时间,以免被某位院童追上,可去留都只是在一念之间。

        “美人今日穿上这喜服,果真是俊俏至极,今日的良宵,绝对是一刻值千金啊!哈哈哈!

        快带上轿快上轿!”

        钱财主迫不及待的催促道,微胖的身形加上五短的身材,摆弄之间倒有些可爱的样子。

        小姐的嘴巴被堵住了,只能用阴冷的眼神看着前者,身体被人强行推进了轿子。

        依云也只好跟随在旁边。

        “好家伙,真是讲究!”

        陆过看着迎亲的流程,手中拿出一张纸和一支笔,记录着其中的细节,比如乐器的种类,马匹的样式等等。

        即便这场婚礼非常仓促,但许多的细节都要比之前在末世之地操办的那场要详细的多。

        都是需要学习的。

        迎亲队伍走过一条接着一条的街道,城中的百姓们纷纷跟随欢呼,队伍规模是越来越大。

        场景也是越来越热。

        喧闹声附和乐器所发出的声音,是那样的和谐,这才是大婚应该有的样子。

        只是在那其中,有道数身影引起了陆过的注意,红轿子旁边的护卫中掺杂了几位道人。

        先前光顾着学习婚礼的流程,没有过于注意,现在看来,有点猫腻。

        通过骨蛛收集回来的灵力强度,其中有一位突破了炼气后期,不过应该是散修。

        真气有些斑驳,可能是修炼时法门更换过多造成的,没有经过正规道院那般正统的修行方式。

        从样貌上看,应该有三四十岁的样子,想来天赋不高,不然也不会当一名散修。

        其余的四五位,也都在练气中期之上,腰间都别有几个百宝袋,行走之间就有真气散出。

        没猜错的话,是那钱财主请来的打手,或者是供奉道人,以一定的价钱长期服务于家伙的。

        “这死胖子还真挺有钱,养着这几个道人可需要花不少钱财呢。”

        陆过暗自将骨蛛散落在那轿子周围,以免发生不测自己无暇出手相助。

        而且这周围的人群越来越多,灵识容易出现一定程度的遮挡,还是小心点的好。

        依云跟在轿子旁边,频频后望去,手指紧张的在衣角处摩擦着。

        突然,她那感觉手心之中有什么东西,眼睛一看,几只细小的幼虫在其上排列出了几个文字‘放心吧!有贫道在呢!’

        “公子……”

        依旧赶紧将手合上,左右环顾了一圈,发现未有人注意这边,才再次张开玉手,可骨蛛早已经离去了。

        得到了骨蛛的提示,丫头终于没有这么紧张,双手摩擦衣角,变成了单手摩擦衣角。

        同时想要试图将这个信息传递给轿子中的小姐,但一直没有找到机会。

        周围的壮汉与她距离的太近,要是贸然出声定会引发注意的,这时也只好保持现状了。

        坏了!

        陆过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在走过某一条街道时,看着“天下绝”的酒楼招牌,这才想起来好像约了的别人,低声自语了一句:“真是不好意思了张兄,他日相见,必然赔礼道歉。”

        说着,他刻意的低下了头,迅速的经过那家酒楼,继续朝前走去。

        听说大婚地点,是在城南的一处大院子,风水很是不错,更重要的是,那里本就是一处风月场所。

        而钱财主的住处就在那里,因此平日里很少出门,且整条街的生意都是他家的。

        整个武县的人都知晓他的名号,也是此处所有男子最羡慕的对象。

        包括此时的陆过,在得知那一消息的时候,是微微有些心动。

        现在更是有些期待,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尖,戏虐的说一句:“这死胖子,还真的是会享受人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