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武侠小说 - 世俗小道仙在线阅读 - 二百一十一章

二百一十一章

        站在白云之上,那如繁星般的灯火照亮了路上那一座座的山峰,唯独眼前这一座。

        整座灵山上下,仅只有一两盏灯火,且还要细心寻找才能看的到,这就是重灵峰。

        “玉青师叔?我有多少师兄啊?”

        王长生看着眼前寂静的山峰,总觉得有些不太踏实。

        玉青看了他一眼,眼神里充满着喜色:“我重灵峰家大业大,从未允许外人踏足。

        所以从今天起,你就是我门下大弟子了,且那灵兽既已然化形,勉强算是二弟子了。

        还有!以后记得叫师傅!”

        说完还重重的打了王长生屁股一拂尘,让他长长记性!

        ‘合着原来我是来充数的。我说怎么今天想起看望自己呢,应该是又没招到人找人比惨来了。’

        揉了揉自己的屁股,继续朝着那山峰之上飞去。

        没过一会儿,三人稳稳的停留在一片空地之上。

        落地的一瞬间就感觉是周围的灵气非常充沛,的确适合修行,就是好像有些荒凉。

        “师傅?我们不回去休息吗?”

        天色已经晚了,外面已经刮起了凉风,长生有些不太理解,为什么师傅将他们带到这里?

        玉青指了指这方圆十里:“以后这里就是你们的住所了。

        不会连房屋都需为师帮你们搭建吧?”

        这一听,完了,怎么感觉有些似曾相识呢?这师傅竟比他还不靠谱,这算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吧,一脚掉鹰沟里了。

        “不是,师傅这大晚上的,你为什么不让我们在山下住一晚再来呢?”长生实在不了解这师傅的做法,难道怕自己跑了不成吗?

        玉青想了一想,好像也对哦,转身对他俩说了一句,“那应该是为师疏忽了。”说完直接脚踏云彩,朝着自己的住所飞去了。

        ‘我去,这老头能不能靠点谱,这就走了!’

        心中暗骂了一句,转头看向在那一脸呆萌的小白,感觉有些无奈奈。

        扣了一下百宝袋,甩出两块长布,再找几个木头,搭个木架子,再把布盖上,至少这样能遮遮风。

        再生个火取取暖,一旁的小白从口袋里宝贝的拿出两块红薯放进了火堆里,满脸期待的看着。

        ‘你倒是啥也不担心啊!’

        王长生顿时感觉有些无助啊,而且嘴巴也有点馋,早知道就把那只鸡吃完了再来了。

        ……

        第二天的太阳缓缓的划过天空,一阵叫声把王长生给吵醒了。

        “长生!长生啊!你要迟到了知不知道!”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听闻玉青道长的声音越来越近,满脸都有些呆滞:“什么事啊,师傅?”

        “你不知道今天有新人试炼吗?淘汰的人是要被踢出仙门的!”

        “那不是得下午吗?现在才...”

        看着那正头顶的太阳,王长寿眼睛猛的睁大了:

        “师傅,都不早点叫我呀!”

        “为师也是睡过了一些嘛!”一边说一边用白云包裹着王长生和小白直冲天际,朝着云顶峰飞去,那里是试炼集合的地点。

        云顶峰

        一座大殿之前,一位位仙人腾空而起,他们都是各峰的长辈,且他们身后都站着差不多一百多位新入门的弟子,都是来参加这次试炼的。

        总体加起来大约有一千名弟子在大殿前恭候着一位缓缓升起的人影。

        那是一位女子,仙气环绕周身,脸上没有一丝的瑕疵,威严与端庄并重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她是圣伊仙门举足轻重的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副掌门——碧落云

        她俯视着众人,小嘴微张:“我先欢迎大家来到我圣仙门,但是,试炼之后能留下多少人就看你们自己了。

        加油吧!

        接下来就麻烦林长老了。”

        说完看了一眼大殿前的一位长老,之后就直接转身消失在了大家的视线里,就像昙花一现一般,没有过多的话语。

        碧落云走了之后,那被点到名字的林长老缓缓开口:“这次试炼由我带队,各峰长老必须听我指挥,不到万不得已,不可私自出手!

        干预试炼进度者,减少一半修行资源,为期一年!”

        话音落下,各峰的带队长老接连点了点头。

        林长老扫视了一圈,满意的笑了笑,只是待他扫视到重林峰时脸色有些变得难看起来,心想道:‘今年重灵峰又无人选择吗?’

        “来了!来了!老林,没有迟到吧!”正当林长老感觉有些惋惜时,玉青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里。

        “我说呢,怎么着作为重灵峰的仙掌多少也该露个面。

        诶,这位是……”

        “刚收的徒弟,王长生,他参加试炼应该没问题吧?

        放心,已经拜过师了。”

        看着玉青那开心的样子,林长老也只能点点头,毕竟这么多年来重灵峰才有这么一个弟子,能闭一只眼就闭一只眼吧!

        见前者答应,玉青笑呵呵的带着王长生走进属于他重灵峰的列队,虽然显得有些凄凉,但他心情还是不错。

        “那重灵峰怎么只有一个人啊!还好我没有选择哪里。”

        “弄的都不好意思淘汰他了。”

        “也不知道实力怎么样,看着样子倒是长的不错!”

        “咳咳!休得胡言乱语!”某一峰跟玉青关系比较好的长老忍不住训斥了一句,人群中的‘交流’才少了一些。

        虽然这些窃窃私语穿进王长生的耳朵里,他并不觉得什么,但还是对着旁边的玉青说了一句:“师傅,这重灵峰你经营的甚好,名声在外诶!”说完还眨了下自己的眼睛。

        转眼迎接他的就是一拂尘,可惜被躲开了,随后紧紧的抓住长柄:“师傅,这人可多,怎么也得顾及一下你门下大弟子的面子嘛。”

        玉青当即就气愤地说道:“你个滑头!他们懂个屁,他们不想来我重灵峰,我还不要呢。”

        “师傅,为人师表,怎能满口喷(黄色固体)呢。”说完立刻就把小白挡在了面前,然后对他摆了个鬼脸。

        这给玉青气的,又拿他没什么办法,只能憋着了。

        林长老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后也瞟了一眼这边的情况暗自笑了笑“这玉青师弟从哪里找来的活宝。”

        随后摇了摇头对着所有人开口道:“试练开始,准备前往林泽之地”

        话音落下,各峰的长老纷纷祭出自己的飞行法宝,载上自己的弟子。

        一时间满天的飞行法宝,一个比一个华丽的停留在半空之中。

        王长生此刻紧紧的盯着自己那不靠谱的师傅,看他能拿出什么东西。

        果然没有另他失望,只见玉青慢条斯理的从袖子里拿出一只看着不怎么新的鞋,往前一扔,开始遇风暴涨。

        师傅往上一跳,稳稳的站在鞋头,朝着后面的长生和小白喊了一句“快上来,师傅带你们起飞,不然可就要让他们领先了。”

        “还不如让咱们多走一会儿。”嘴里轻声嘟囔着,手里牵着小白慢悠悠的走上了这破鞋。

        王长生故意放慢脚步,拖延点时间,让那些其他山峰的人先走,自己这个实在不太适合跟他们一起飞行,有点太引人注目了。

        最不想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由于其他峰的弟子实在太多,即便王长生有心拖拉,还是首当其冲的飞在最前面。

        而且玉清作为众师叔里唯一的一位峰主(仙掌),其他长老也是要给他点面子的,故而都紧跟其后,丝毫没有想要加速的样子。

        王长生也站在鞋头,用小白挡住自己,偷偷的跟师傅说了一句:“师傅?我们这样是不是太过于招摇了。

        要不我们慢点,我不着急的。”

        玉青没有回头,轻笑了一声说道:“不必觉得为师过于高调,这是你应当享受的待遇。”

        ‘这老头怎么听不懂人话呢?我是觉得高调吗?我是怕丢人好不好!’

        王长生的额头瞬间挂上了几条黑线,对于自己这师傅的自信也也是叹为观止。

        偷摸的找了个相对不太引人注目的位置躺会儿,反正一时半会儿也到不了。

        长生从百宝袋里随便拿出了个草帽扣在自己脸上,让小白盘腿坐下帮自己挡着点,就这样开始了神游。

        虽然这飞行法器有些破,但好在位置空旷,不像其他峰那样,上面站了百十来号人,挪个窝都费劲。

        “那位师兄好悠闲啊!看上去跟真的睡着了一样!”

        其实,就是真的睡着了!

        ‘破鞋’身后离得最近的,就是落霞峰的人了,此时那宛如八卦圆盘一般的飞行法器上,一位身穿火红色长裙的少女,身后背着一把与她极为不符的大刀,现在正用着她那清澈的杏眼,注视着此刻的王长生,对他好像颇有兴趣的样子。

        “注定淘汰的人只会哗众取宠,我们流依师姐天赋非凡,怎可羡慕那般人!”一旁的一位少年连忙接过话语,心里充满了不屑。

        同时,对于那位正被流依如云注视着的少年,有一丝嫉妒。

        这位师妹,从进入仙门到现在为止,总共说过的话不超过三句,多少师兄弟因为她的美色,想要引起她的注意都是无果而终,今天第一次见她对其他人感兴趣,而且还是其他峰的人让他有些不舒服。

        不过对于那少年的话,流依如云并没有理会,轻吟了一句:“好像真的睡着了呢。”

        众人继续赶路,王长生怎么也想不到,睡个觉竟然惹得后面落霞峰的众位弟子对自己心生怨恨,女人果然是祸水啊!

        “咚!”

        突然一阵晃动,把已经熟睡了的王长生惊醒了,迷茫之间好像闻到什么味道?

        猛的睁开眼睛:“师傅!鞋着火了!快灭火啊!”

        “我看到了,别嚷嚷!”

        玉青脸色也有些难看,挥了挥手将火扑灭,大概是太长时间没有用了,也没有定期的做维护,可能核心出了点问题,飞着飞着就着火了。

        虽然及时把火扑灭了,但还是让这位仙长掌人脸上有些挂不住。

        叹了口气的王长生,看了一眼自家师傅脸上的表情。

        这老头终于知道丢人了。

        看来以后就算在师傅旁边也不能松懈了,时刻释放着灵识才行,不然早晚死在他手上。

        在他看向玉青的下一秒,后者的目光也投射了过来,嘴巴微动,一句细小的声音通过仙气包裹进入了王长生的耳朵:“徒儿,你有没有可供飞行的法器,救救急!”

        听完之后,长生下意识的用手扶住了额头。

        说人家入门都是,去收获学习的,好的,有的还能赐下几件法宝,灵材什么的。

        自己这倒好,不给自己住处也就算了,怎么还老想着自己往里搭东西呢。

        “没有!”王长生轻微的动了一下嘴皮子,同样的用灵力包裹着声音传导进师傅的耳朵里。

        场面一度有些尴尬,上千人都在这等着他们呢。

        而且要报废的法器,也正由一朵白云苦苦支撑着,感觉随时就会消散了。

        “师兄不嫌弃的话来这里吧?”

        “好啊!”

        突然出现一句曼妙的声音,王长寿连忙答应道,随后看向声音的来源,正是落霞峰上的流依如云发出来的。

        他不再做过多的犹豫,直接拉上小白的手跳上了那八卦盘为形的法宝,随后再转身叫了一声:“师傅快来这儿!这里还有个坐。”说着还开心的笑一下,心里却想着。‘现在知道丢人了吧,好好记住这个感受!’

        “那就有劳落依师妹了。”

        “无妨,尽管上来便是。”

        两人相互拱手行了行李,随后玉青快速收回‘破鞋’,迅速的来到长生身旁,掐了掐他的大腿根部轻声的说道:“小子女人缘不错嘛!”

        早就听说了落霞峰新来了一位冰山美人,高贵冷艳,是落霞峰峰主碧落云历练之时带回来的,没想到对自己的徒儿倒是有些热情。

        ‘啊?怎么会这么理解?’

        原本带着笑容的王长生眉头微皱,实在不太理解自家师傅脑回路;正常情况,不应该是在众人面前恼羞成怒的打自己一顿,然后丢人丢面的吸取这次教训,以后当一个稍微正经一点的师傅吗?

        怎么感觉他对自己的行为还挺满意是怎么回事?

        搞不懂

        看来师傅的道行还是太高了了,有些难以理解。

        ……

        经过了将近一天左右的行程,王长生突然觉得,自己家的‘破鞋’也挺不错的,至少能睡能躺还挺宽敞,这站一天着实有些难受。

        看了眼下面漆黑茂密的丛林,大概这就是师叔们所说林泽之地了吧。

        肉眼可见的毒气和满山遍野的妖兽,让飞行法宝上的众人都有些紧张了起来。

        他们大多都是家里的宠儿,哪里去过这样的地方,即便他们知道有师叔师伯们在身后保护,但是这么多人,总有顾及不到的地方嘛,万一漏了的那个人是自己的呢。

        全场的弟子中,大概也就只有王长生显得最为轻松,用胳膊撞了撞一边的老头:“师傅,你说这试炼中所得的药材和灵石不用上交吧?”

        “诶?你小子倒是看上去不紧张,有老夫当年的风范。

        不过,你又想整什么幺蛾子了?”玉青听到王长生还能如此轻松地跟自己聊天,看得出这货的心理承受压力还不错,只是感觉他话里可能还有其他的意思。

        “等结束你就知道了!”

        “你可不要胡来,安安稳稳的度过试炼就行。

        到时候要被人薅光了,我可饶不了你!”说着,玉青指了指长生胸前的三个刻有仙门标志的胸章。

        “这个是干嘛用的?

        唉!

        等一下!”

        长生刚低头看了看,一边抬头一边发问,但迎接他的并不是答案,而是师傅他老人家猛烈的一脚,直接把他踹了下去,同时向他笑着招了招手。

        王长生原本一脸惊恐的表情,随着降落的速度,慢慢的充满了不解与怨恨,下一意识的开口:

        “老!”

        “畜!”

        “噗!”就在即将落到地面之时,长生的下方出现一朵白云将他拖住,导致他没有把话说完整。

        “算你还有点良心!”

        看着那距离地面一里之外的师傅咬牙切齿的说到,这么高摔下来,要真落在地面上,不死也得扒层皮。

        真怕他年纪大了,把握不好分寸,那这次考核他就可以提前结束,没准这辈子都结束了。

        “徒儿,触底才能反弹啊!加油!我们半月后见!”

        王成生还没缓过劲来呢,再次听到了师父的叫声出现在自己的耳朵。

        抬头看了看他,无语的点了点头,嘴里轻吟了一句“早晚死你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