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武侠小说 - 世俗小道仙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四章

第二百一十四章

        除了王长生是第一个被踹下来之外,其他的人的降落方式还是比较平稳的,基本上都是将飞行法器缓缓下降至离地面十数丈左右的上空,然后在一批一批的送到地面。

        直到所有人都进入林泽之森之后,这位长老在纷纷收回法宝,集体升空释放灵识暗中观察众人的状况。

        王长生一边揉着被师傅踹疼的屁股,一边开始探索周围的情况,神情倒是不紧张,甚至还有些悠闲。

        “鬼羚草!这倒是不错。”随手摘下一株枝叶酷似羚角的药材十分自然的就把它塞进了百宝袋。

        将原本藏在衣袖内的一块木条挂在腰间,淡淡的清香将他周身的气息都封锁在身体之内。

        ‘这样应该就看不到我了吧?’

        长寿抬头看了看高空之上,若隐若现的人影,心里若有所思。

        一千多号人应该也没有办法每个人都观察的到吧。

        不对,别个长老分心照看百来号人确实可能不太容易,那是自家师傅,好像还是挺闲的,要是自己身上的气息突然全部消失,不得把他急死了。

        随手甩出有六个不到三寸的木偶,只见落地之后迅速猛涨,转眼间都变成了跟长生一般相貌,且身高体型都尽数相同的人影。

        在陆号木偶身上贴了一道储存气息的符箓,以防万一再贴一道,两道...

        足足三道符箓,散发出一股熟悉的气息。

        这才点了点头,轻声嘟囔了一句:“这样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吧?”

        挥了挥手,让另外的五个‘王长生’朝着不同的方向分散开来,此时长生的脑海里正多出了六道视野,让他自己都感觉有些迷糊。

        “境界还是有待提高啊。”

        轻叹了一句,王长生也离开了原地只留下了陆号在哪里不知道干什么。

        ……

        林泽之地,遍地都是沼泽和各种毒虫,妖兽,周围有毒的瘴气时有时无,让人防不胜防。

        据说每年在这里丧命的修行者高达数百人之多,不过好在这里只是外围,那勉强还能应付,而且还有各峰长老的看护,还是比较安全的。

        王长生躺在树枝上,看着一束束冲天的红光,眼里满不在乎,轻声说了一句:“这年头的新人素质未免有些太差了。”

        天空中每一束红光就代表着有一位弟子捏碎了手中的保命信玉,弃权退出试炼。

        这才短短两个时辰的时间,空中出现过的红光已经不下几十束了,跟看烟花似的,还有一道道云彩从天而降,把弃权的人送出去。

        真不知道半个月之后还能剩下多少人。

        ‘真为你们担心啊。’

        再都摇晃了一下头,调整了一下睡觉的姿势,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根肉干,叼在嘴巴里。

        “诶,回来了,看来是要换地方了。”

        长生看见五个‘自己’已经站在树底下,人的怀里都抱着一大堆的灵材,毒草。

        看来这附近比较珍贵的药材和毒草又被他们采光了。

        跳下树干,把这些一一分类收入自己的百宝袋,稍微的看了一下方位,重新找了一条路缓缓的走去,手里记录着自己的方位和即将往的方向。

        出门在外还是要做的仔细一些才好。

        五个‘王长生’迅速向前,在前面探查着各个角落以防出现意外。

        ......

        “怎么了玉师兄,有心事儿?”

        “那道不是,只是我那徒儿为何就在那一片区域活动,竟然还没有人打扰他?”

        玉青盯着他那徒弟,已经盯了两个时辰了,后者什么动作都没有,只是在那边乱逛,看的好是无聊,同时也有些不太理解,为什么没有任何人骚扰他。

        这就不能怪别人了,王长生在离开之前,在那里连续布下了十八道阵法,环环相扣,不是这么容易被人破解的,毒虫猛兽就更加不可能了。

        测旁的落依听闻也把目光转移到了那王长生所在的地方,眉头皱了皱,貌似看出了些猫腻,只是有些不太确定,毕竟她比这位师兄的修为要高出好多,所以还是能看出些区别。

        “是有些奇怪?但也无妨,至少暂时没什么危险,我这边都得淘汰十几个人了,流依现在也只剩下了一胸章,那些小赤佬,真是一点情面都不留!”

        她现在可没有太多的心思观察别人的弟子,自己这边都快乱成一团粥了,队伍被完全冲的七零八落的,还被上一届弟子逐个击破,虽然每一次只能抢夺一个胸章,但还是淘汰了她将近十来个弟子,有两个是被这林间的毒宠猛兽吓的直接弃权了,她亲自去带回来的。

        那些胸章,对于上一届的弟子们,也相当有诱惑,可以在门内换取好多的灵宝灵材,这可是他们赚钱的时候能不疯狂嘛,十年才轮到这么一次。

        玉青看向落依,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想了想,还是说了一句:“师妹不必担心,不是还有时间嘛,半个月之后再难受也不迟。”

        “师兄!”

        落依跺了跺脚轻吟了一声,随后继续看向自己的队伍,不理他了。

        我有说错话了吗?

        但确实是难过的太早了呀!

        玉青脸上又尴尬又疑惑,啧啧,唉,以后那还是得少说为好。

        顺着他们的视线再次看向林泽之地,各峰的弟子都显得特别的慌乱,被师兄们冲刷的非常零散,现在已经不是个各峰抱团了,只要是新人,那就是亲人。

        他们的实力完全不是这些师兄的对手,这基本上四处逃窜的一个局势,同时还要躲避沿途的毒蛇猛兽和沼泽陷阱。

        除了一个人。

        他现在正叼着一口肉干,悠闲的漫步在丛林里面,偶尔还摘一摘花花草草,完全就是在度假一般。

        “诶,遇上熟人了。”

        通过其他视角传播过来的画面,王长生看见了一道火红的身影,挥舞着大刀抵御着一头毒兽的攻击,周围的新人弟子也在帮她做一些牵制。

        不过,可能是因为有些深入林泽之地了,所以这里的毒手等级稍微偏高了一些,让她有些棘手。

        大刀与巨兽接触所产生的火光几乎就没有停歇过,而更加的激烈。

        “要不要帮忙呢?”

        毕竟人家之前还让自己搭过顺风船,如果就这样袖手旁观,是不是不太好啊。

        但是如果出手自己的行踪肯定就会被败露了,这是他不想看到的。

        他只想安安静静,平平常常的度过试炼。

        经历过了上一世,他可体验了什么叫枪打出头鸟的滋味。

        这一次可必须安安稳稳,平平凡凡的修行,普普通通的成仙,尽量不抢任何人的风头。

        所以这次只能劳烦您自己解决了,这可不算有恩不报吧,

        在林泽之地的某处,一只满身伤痕的毒兽,身上正冒着紫气,眼神凶恶的盯着眼前的一位少女,以及其身边的同伴。

        “这牲畜好生厉害!”红衣女子,双手紧紧的握着已经插入地面的大刀,身上衣物多处破损,隐隐约约的可以露出了一些原本遮挡住的视线。

        只不过现在没人关心这些。

        侧旁的一位师弟,气息有些急促的开口:“流依师姐...要不你先撤我带人拦住它!”

        “没有这个必要!”话音落下一道红光挥舞着大刀,再次冲了出去,一道道的火光,再次呈现。

        先前的哪位师弟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位冰霜美人还真是名不虚传,想要引起她的注意,还是有些困难的。

        脚下稍微用力,连同着身边几位一起加入了战斗。

        与此同时,距离这里两三里左右的地方,王长生不断地进行着演算着,精准而又细致地布置着一个个阵法。

        万一一会儿出现个什么突发状况,或者自己忍不住出手相助,都能为自己建立一些保障。

        手指缓缓的停了下来,看着其他视角传过来的画面,叹了口气:“这女孩儿挺彪啊!

        竟然敢跟毒溶兽打这么久,真是勇敢!”

        话音刚刚落下,那只毒兽瞬间体积增大了两倍左右,全身布满了浓郁的毒气,直接一张嘴就把那红衣女孩吞进去。

        这毒兽全身多处由毒液组成,战斗时会无声无息的储存能量,突然之间的爆发能让人措手不及。

        对付它的方法,要不就是在前期就扼杀了它,或者,跑。

        王长生摇了摇头,毕竟人家也是同门师兄妹,刚想出手,就见那体积变大后的毒兽,突然被一道雷霆给劈焦了。

        “雷灵珠?还有些底气嘛。”

        能够造成这种威力的雷霆,想必也只有雷灵珠了,这玩意儿的气息长生还是能够认得出来的。

        可惜这是一次性用品,八成是用来保命的吧。

        一道火光闪过那毒兽的巨口,被切出了一个大洞,流依如云缓缓的从里面走了出来,身形除了有些看似憔悴之外,倒没什么大的变化,只是头发有些膨胀。

        看着那阵如焦炭一般的毒兽,少女眼神眺望了一眼天空,神情中有一丝焦虑。

        其实前者想的没错这雷灵珠的确是落依师叔给她在最后关头保命用的,可是这才第一天就用了,在这之后可怎么办才好,更何况身上也只剩一枚胸章了。

        轻叹了一声:“这半月之期,不知......”

        “早就听说来了一位美人师妹,竟被我俩碰上了,”

        话还未说完,不知从哪里穿出来声音,一下让红衣少女紧张了起来,连忙四处打量,寻找声音的来源。

        即刻抬头直接冲着四周叫喊道:“师兄明知我已无力抵抗,为何还是躲躲藏藏。

        我流依如云不需要任何人的怜悯!”

        这话说完,周围的几个小伙伴皆是面露苦色。

        人家没露面,就已经说明了不想对他们出手,大概也是因为这少女是碧落云亲自挑选的,有些顾忌。

        只是没想到后者竟然这么有骨气,不过也对,毕竟是被碧落云看上的人嘛。

        几息间,两道身影就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一胖一瘦,身上都穿着道袍,好像是在显示他们的身份一样。

        “师妹对不住了。”瘦瘦高高的一位师兄,露面之后笑嘻嘻的朝着流依如云迅速移动过来,手指弯曲,朝着她胸前的胸章抓起。

        少女没有犹豫,刀起刀落,将极速靠近自己的师兄整个劈成了两半。

        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横血直流,只是出现了一个光滑的切面。

        流依如云看着脚下那被自己砍成两半的师兄,缓缓的变成了两段木头,沉吟道:“没想到师兄们也玩这种小把戏。”

        “师妹下手好生果断啊。”

        又一道身影出现在她的身后,一把木剑轻轻的靠在她的肩膀上。

        刚刚也那一刀说实话把他也吓到了,要不是自己提前用了一道幻术作为试探,此刻八成已经人机分离了。

        转头看向另外一边,胖胖呢那位师兄,他已经把剩余的其他人尽数搞定收取了他们身上的勋章,静静坐在那里,百无聊赖的看着他呢。

        “师妹,我可下手了。”

        说完,手掌一挥弹开她手中的大刀,再次将手伸向流依如云的胸口处。

        感受着那木剑的清凉,流依如云有些惊讶,实在没想到自己跟师兄的差距竟然有这么大,这难道就是业余跟专业的差距吗?

        ‘我给师傅丢人了…’

        “往后靠,落下之时朝侧面翻身!”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流依如云为之一振,大脑运转了一下,感觉可行,即刻做出了反应。

        猛的朝着身后靠,两人皆是朝着斜后方跌落,由于那位师兄正要去收取胸章,再加上前者大刀已经被他扔到了一边,所以正处于一种松懈状态,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让手中的木剑直接就脱离了少女的颈部,并且距离在不断的增大。

        抓准时机,流依如云一个侧翻身,挣脱了前者的控制,并且朝着自己的大刀一个翻滚,握住了刀柄。

        瘦师兄晃了晃脑袋,在地上看着天空笑了笑:“师妹啊!你这又是何苦呢?”

        在他眼里,前者做的这一切都像是在无用功。

        手掌拍向地面,瞬间起身,周身一个个火球,瞬间燃起,跟随着他的身形朝着红衣女子快速的掠去。

        “坎位移动一丈,攻击他身前最上方的火球,记住!力道要上挑!”

        “你是谁?”

        “不想淘汰听我的,不要废话!”

        听到再次传入耳中的声音,少女不禁的想要表达一些疑惑,只是没想到后者的声誓竟然比自己还要强硬。

        以最快速度的移动,转身连忙挥舞起大刀,准确无误的砍在了最上方的那那一枚火球,顺势上调。

        原本来势汹汹的火焰,瞬间消散全无。

        “未成仙之前所用的术法大多只是借用天地灵气所成。

        坎位助水,攻其破绽自然得以破解。

        以你现在的位置,往坤位行十丈,之后离位行十寸,那里有一处陷阱,利用的好,可助你脱身。

        脱身之后往天位行三里,保你周全,来不来随你。”

        这是在流依如云的耳边出现的最后一句声音,之后无论她怎样发问都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术法被破,看着迎面而来的大刀,连忙暴退,脸上多了一丝凝重:“小师妹,有点慧根嘛!”

        “需要帮忙吗?老弟!”

        “不需要!给我看好了!”

        一旁的那位胖师兄都有些不耐烦了,作为上一届的弟子竟然被一位小师妹给纠缠住了,这倒是找准机会,好他嘲笑一番了。

        难怪能得到碧落云的赏识,竟然还有这般能力,短短数息之内便破了自己的术法,只要这样却让他有些难堪。

        这一次他没有了半分的犹豫,右手持木剑,左手剑指位于胸前,嘴里里不断的念着咒语。

        身行不断的在加快,手中的木剑也开始隐隐的发黑:“师妹这次要我可要认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