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武侠小说 - 世俗小道仙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二章

第二百二十二章

        身体透明化之后,一下就对这个空间失去了联系,喊出最后一句话,自己就失去意识了。

        等到他再次回复意识的时候,自己已经出现在一片郊外的小树林里了。

        “这还是随机传送啊。”晃了晃自己的脑袋,石炎缓缓的站起来。

        突然感觉一阵心慌,本来的万里晴空,突然乌云密布,一到雷霆直接对着石炎降了下来,吓得他连忙双手抱头。

        在手抱住头的同时,雷霆也击中了他,巨大的压力和电流的冲刷让石炎有些喘不过气来,全身犹如被数万把利刃同时穿过身体一般,疼痛感让他差点昏厥。

        不过好在雷霆击中他的同时,石炎的身体周围出现了一层透明的防御,抵挡了绝大部分的伤害,而直接作用在身上的不到万分之一,依旧让他难以忍受。

        雪山之巅,一座豪华的现代化宫殿了,一位中年男子猛然睁开眼睛,随后脸上激动的笑着,“他来了,我的孩子来找我了,哈哈哈!咳咳咳。”

        “石桦,你还受着伤呢,不要太激动了,再说了,你哪来的孩子?”一旁的以为看上去跟他差不多年纪的男子正边打着电脑游戏边转头跟他说着。

        “吴栋,你还记得我当初去的另一个世界吗?”石桦现在可不顾不上伤不伤的,全身都非常的亢奋。

        要不是吴栋拦着,他都能带伤上前线杀他几个灵族的将士庆祝一下。

        “你是说那个世界啊,对了,哪里真的跟我们这一模一样吗?没有区别?”

        “没想到你也能孩子啊,记得当初在哪里你好像是叫石涵生吧,真老土的名字。”石栋一边打着游戏一边发问,但感觉好像不是很有兴趣。

        “除了没有血灵,其他的基本一致,不过那个世界可比这里可美好的多。”石桦说着,脸上笑得非常灿烂,但前者哦了一声就继续玩游戏了,答案好像并没有他的游戏重要。

        “孩子,这些年过的好吗?”石桦看着窗外,语言里充满了期待。

        ……

        都城郊外的小树林,石炎缓缓的爬了起来,“是因为血灵吗?”

        刚刚踏入这空间,就感受到自己身体内的血灵不停的颤抖起来,有一种被这个世界排挤的感觉,难道是因为他的父母来自不同空间的人吗?

        上次为什么没事?是当时没有融合血灵的缘故吗?

        看来这片空间已经把他当成了一个异类了。

        好在石炎的实力实在太弱了,只引来了一道天雷,但是这样也很看的起他了,要不是有他爸爸留给他的一道禁制,保护了他,早就化为泡影了。

        看了以后要小一点,刚刚的天雷,已经把他身上的禁制消耗的差不多了,要是再来一道,他可能就必死无疑了。

        “好险,先离开这里再说吧。也不知道没了我在身边,妈妈怎么样了。”石炎说着,有些担忧,留下妈妈一个人在另一个世界想必一定很孤单吧。

        看来石炎并不知道妈妈和杨絮跟他在同一个晚上消失了,这样也好,不然一定会更加担心了。

        站起来石炎拍了拍身上的土,梳理着电击带来的新发型,朝着树林外走去。

        虽然是随机传送,但大致方位还是没有变,还是在都城附近。

        四处打听一翻,好在是进城了,但是有一个尴尬的事情,他的钱在这里用不了啊!

        不是平行宇宙吗?为什么其他的都差不多,就钱不一样。

        在觉得他迷茫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件更有趣的事情,一所大楼的电子屏幕上出现了自己的面貌。

        “此人扰乱铃蓝学府大考,越狱出逃,特发通缉,提供线索奖金30000”屏幕里传出了一位中年播音员的声音,还特地的重复三遍。

        不是吧,还带这么玩的?看到这个消息石炎连忙把衣服往上提了提,遮住他那现在可值30000的脸。

        “彭!”就在石炎还在考虑怎么办的时候,那屏幕的正中央突然裂开,一只只巨型蜥蜴从大楼里冲了出来,与此同时。还有一些巨型螳螂,巨型蝙蝠,一下就笼罩了整个街区。

        与此同时,一声刺耳的警报被拉响。

        “灵族入侵!灵族入侵!灵族入侵!”

        “闲杂人等快速离开!!”

        “闲杂人等快速离开!!”

        “……”

        突然间整个街道就变得混乱了起来,原来街道上的一些保卫人员已经变成一匹匹巨狼保护着居民们离开。

        虽然这些巨狼比之前石炎看到的要更大上一些,但是数量明显没有对方的多,有些寡不敌众啊?

        自身都有些难保,还怎样保护群众,所以很快就出现了伤亡。

        那些灵族的巨兽,在周围大肆的破坏,参与抵抗的保卫人员也一只又一只的相继倒下。

        石炎看到这种场景,也无能无力,只能尽可能的躲藏。

        “小妹妹过来!”一把拉过一个,差点被碎石砸中的女孩,躲进一家便利店里。

        “你们小队再坚持十分钟,增员马上到。”

        “好...撕...”

        说着,撕裂的声音传入了电话里。

        “喂喂...喂,可恶!”

        挂断电话,身为都城守备军统领的脸上有些难看。“快,以最快的速度赶往现场,请求铃蓝学府的支援,快快快!”

        杨舒生对着面前各小队的队长下下达了一系列的指令。

        “好的,我们马上赶往!”陈凌放下电话,马上带着警卫队出了学府,由于离事发地比较近,所以他们的支援变得至关重要。

        石炎所处的街道现在已经变得破旧不堪,原本的警卫人员一个个纷纷倒下,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在自己眼前流逝,这是石炎,这辈子都没有见过的场面。

        “为什么会这样?”石炎在这里躲了两分钟,已经有几十条生命消逝在他的面前了。

        害怕,恐惧,无助一下子就充斥着他整个身体。

        “妈妈!”就在石炎因为面前的场面而惊慌时,一旁的小女孩,直接冲着一位中年女人跑了出去。

        “不要过去!”石炎刚反应过来,就看见一只巨型的螳螂正朝着的小女孩和她妈妈的方向袭来,路上的居民就如同他们的食物一般,供他们享受。

        “你们不能这样!他们只是居民啊!我不认可这样的世界!”石炎看着周围死去的人,他有点接受不了人命如此的廉价,在他的世界,人的生命可是很宝贵的。

        即使这里不是他熟悉的世界,但是那倒下的可是活生生的一条一条生命啊,这违背了他从小接受的教育,让他对于这样巨兽一下就产生了敌视。

        与此同时石炎的心脏也开始了剧烈的跳动,原本的恐惧中不由开始出现了愤怒的情绪,他都身上也开始出现了一些缓缓的变化。

        四肢开始得粗大,白色的毛发开始布满的每一寸皮肤...

        “妈妈!”

        “不要过来!”看见女儿朝着自己跑来,妈妈连忙喊道,因为那只巨型螳螂已经举起那镰刀般的手臂,朝着她挥舞下来了。

        但是女孩没有注意到这些,还是一把抱住了她的妈妈,后者也只能下意识的将她抱住,企图为她抵挡些伤害。

        螳螂的手下降的很快,马上就要穿过她们母女俩身体。

        “嗷!”攻击距离她们母女不到一尺的时候,便利店里穿出一声虎啸,让那螳螂恍惚了一瞬,也在此时一道巨大的白色身影直接把它扑倒在了地上。

        一双巨大的虎爪直接把那只螳螂撕成了两半,随后又是一声愤怒的咆哮,把周围的一些巨兽吼的都愣了一瞬。

        “你们先走,接下来交给我!”石炎冲着他身后的母女说道,那位母亲感激的点了点头,抱着女孩赶紧往后撤离。

        手里紧紧的握着那装有血灵的锦盒,并没有打开它,即便是这样,石炎都有些抑制不住自己对它的渴望。

        静静地站在客厅里,他实在不知道现在该做些什么,这一天的信息量让他有些崩溃,有些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

        “我要怎么办?”一边是母亲,一边是父亲,即便石炎对那个人没有什么感情,但这可能是唯一一次可能能见到他的机会了。

        石炎握着锦盒能感觉到自己对那个世界有着那么些联系,那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这种联系好像在慢慢的减弱,这可能也是为什么妈妈说一定要在今天晚上做出决定的原因吧。

        可能过了今天,自己再也不可能前往那个世界了。

        如果换作昨天他巴不得这样,但今天听到了些事情,让他有些难以抉择了。

        “还有一天时间吗?”石炎在客厅静静的站了一个多小时,貌似是下定了决心。

        擦拭了一下脸上的眼泪,打理了一下头发,直接就出门了。

        石炎离开的那一刻,妈妈才走了出来,“石涵生,儿子...会跟你一样离开...我吗?”谢静音非常不舍的看着那紧闭的房门。

        她知道,如果石炎一旦去了那个世界可能就再也回不来了,但她更清楚,当初他爸爸临走之前可不仅剥离了的他的血灵,还在他的身上下了禁制。

        但石炎依旧被拉到了那个世界。

        所以妈妈可以确定,石涵生一定出了什么状况,导致禁制不稳定,而且一定非常想念他的孩子,才会让石炎的血脉强行感应那个世界。

        也是因为想清楚了这些,她才不能自私的把石炎留在身边,同时她也想让石炎也见见他那从小一直想见却见不到的父亲。

        石炎出了门之后没做什么考虑?直接来了学校,出现在教室里的时候,大家已经在上课了。

        “石炎!你还知道回来!你这种行为学校可以开除的知道吗!”看到石炎,正在上课的,正好是他的班主任,直接就劈头盖脸的一顿骂。

        “我知道错了,我一会儿我会亲自去校长办公室,提交退学手续的。”石炎,微笑着说,语气充满了礼貌,但眼神里充斥着不舍。

        在这里生活这么多年,周围的一切都有着他的气息,真没想到自己竟然要提前离开了。

        “那样最好。”

        “什么!你要退学!你知不知道还有一年就毕业了?这个时候退学,你脑子被驴踢了!”石炎的语气让他班主任刚缓了口气,突然好像意识到了有些不太对,立刻呵斥道。

        “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见到石炎并没有回答,班主任再次发问道,在他眼里,前者在学校还是比较安分的,突然提出退学实在有些奇怪。

        “是啊小炎哥,干嘛退学啊。”

        “小炎哥出什么事有我们呢!”

        “是啊,我们这么多年同学,多少可以帮一点。”

        “......”

        石炎突然要退学,刚刚还开开心心上课的同学们,这一下子都变得多愁善感了起来,一个个的都冲到了他的面前。

        “没事儿,我能有什么事儿?好啦,好好上课吧!”

        “快回去!别让我看不起你们!”石炎说着说着嘴巴不禁的有些抽搐,看着一张张熟悉的脸,那可都是他过去的时光啊。

        “老...师,打扰您...上课了。”说着朝着他的班主任深深地鞠了一躬。

        “同学们,再...见!”说完石炎立刻转身,因为眼眶里的眼泪已经止不住了,他不想让他同学们看到他的这一面。

        比起石炎的难受,教室里的人更多的是处于一种震惊,昨天还在一起上课呢,今天突然就离开了,知道一定是出什么事了,但是石炎不说,他们也不好再问了。

        出了教室之后,直奔校长办公室,走了一遍退学流程,把自己该签的字都签了,剩下的就留给他妈妈来处理了。

        做完这些,眼看着最后一节课就要下课了,石炎来到了舞蹈楼521教室,就在门口坐着等着某一个人下课。

        十分钟吧,教室里面缓缓的出来了人。

        “石炎?你昨天去哪里了,我打你这么多电话都不接!你还拿我当你女朋友吗?”杨絮是舞蹈系的系花,咱俩在一起早就众所周知了,所以在学校里也不需要掩掩藏藏的。

        “我送你回家吧!”石炎看着杨旭的脸,看了好久,才说出这句话。

        看着现在的石炎,杨旭有一些感到不安,原来挺足的火气,一下就泻了,缓缓的点了点头。

        一辆城市的公交车上,石炎跟杨絮两个人并排的坐在一起。

        “小絮,我可能...不能陪你走下去了。”这一路上石炎想了很久,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你说什么呢?不要开玩笑好不好!”杨絮听完一下就意识到了,石炎这是要跟自己分手啊。

        “我是认真的。”石炎再次开口,眼神不再犹豫了。

        “为什么?我哪里做的不好吗?那我以后再也不耍那些小脾气了,再也不对你发火了,收回刚刚的话,好不好,那有点伤到我了。”女人的直觉是很灵敏的,从他见到石炎的那一刻就开始感觉到有些不安,现在又看到他那严肃的表情,知道这是真话,但她不敢相信。

        “对不起!开往我们未来的列车,我要提前下车了。”话音落下的那一刻,公交车也正好停站开了门,石炎顺势就下了车。

        杨絮整个人有些呆滞,原本他们都规划好了,大学结束之后就登记结婚,对着未来,早就规划好了一切,没想到石炎在今天突然跟自己提出了分手,让她有些接受不了。

        下了车的石炎,看着消失在眼前的公交车,不管旁边的人,直接放声痛哭了起来。他又何尝不是对着他们俩的未来抱有憧憬呢,这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有些事情还是要面对的。

        接下来的时间,石炎对自己身边熟知的一切,一一告别,每完成一次告别石炎就感觉自己心里失去了什么,等这一切都做完,早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回到家之后,石炎整个人身心疲惫,这比他通宵上专业课感觉还要累。

        捋了一下思绪,敲响了母亲房间的门。

        而房门后的妈妈,心莫名的咯噔了一下,即便早在学校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就知道了石炎的选择,但是这一刻真正到来的时候,她退缩了。

        “妈,我进来了。”等了一会儿没有任何回应,石炎缓缓的滑动门把手。

        打开门看见妈妈端端正正的坐在床边,石炎的眼泪再一次抑制不住的往外流,今天流的泪,比他之前加起来的可能都要多。

        “决定了。”可能石炎的样子,妈妈终于开口了。

        石炎点了点头,“虽然我对那个男人没有任何的感情,但是他毕竟是我父亲。”

        “自从看到我的血灵之后,身体内血液深深地能感受到他现在非常需要我,这种感觉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我非常努力的在克制住它,但是没有任何效果。”

        “我在那个世界的联系已经越来越稀薄了,我能感觉到大约还有半个小时,就会消失,但那种感觉却随着时间的流失,变得越来越明显,我不喜欢这种愧疚的感觉,所以我打算去。”

        “那...”妈妈张了张嘴,但却不知说什么。

        “妈妈放心,不会像爸爸那样一去不复返,我一定会回来的,我也会带着他一起回来。”

        “如果他不想跟我回来,我会变得比他还要更加强大,绑着...我也给他绑...回来。”越说到最后石炎都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巴了。

        “儿子,让妈妈再好好看看你。”谢静音抚摸着石炎的脸庞,在她的注视下,后者缓缓地消失了。

        “妈,我一定会回来的。”最后只有一道声音,不知道从哪里传了出来。

        早在进门之前,石炎就把他的血凌容入了自己体内,就怕看到妈妈的样子而反悔,现在看来自己做法是对的,然后看到妈妈的第一眼,他就已经反悔了,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阿姨!小炎呢?”就在石炎完全消失的下一秒,杨絮出现在了妈妈的面前,亲眼的目睹了这一切,也不敢相信自的眼睛。

        “他去了一个很遥远的地方。”妈妈好像是用尽了自己最后的力气开口说到,脱力的倒在了背后的椅子上。

        杨絮来到石炎消失的位置,“你为什么要丢下我?”现在她终于知道为什么石炎会这么果断的跟自己分手,那水汪汪的大眼睛也开始不断的往外流眼泪,和地上之前石炎流出的眼泪都混在了一起。

        “不是说好了,要面对一切的吗?你有本事带着我一起走啊!”杨絮对着天花板,近乎疯狂地叫喊道,同样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瘫坐在了地上。

        “咦”杨絮沮丧的低下了头,惊讶的发现已经也在透明化,原本地面上那混合的泪水也开始快速挥发,缓缓的包裹住房间内的她和谢静音。

        就这样,两人在相互惊讶的注视着也消失在了房间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