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武侠小说 - 世俗小道仙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二章

第二百三十二章

        记得杨舒生所学的厚土决也才三阶功法,这还是立了大功,国主赏赐的。

        这石影一出手就是九阶,就算是整个魔族可能也就这一份吧,看来自己这老爹在魔族的地位很是不低啊!

        但是他现在却并不着急去找他的父亲了,首先魔族可不是自己想去就能去的,再说了,如果他爸真的是那种层次的话,那他就是去了也见不到。

        “九阶就先想了,这种层次的功法可没有你想的这么容易,先看看第一层吧。”看着有些激动的石炎,后者毫不犹豫的泼下了一盆冷水。

        “这还分阶段啊。”石炎刚才光看有多强了,现在仔细阅读了一边才发现,这功法好像是分成四个阶段的,第一阶段也就才四阶层次的样子。

        等等,四阶?好像也不差吧,石炎想了一下好像是这样的。

        “石影,这个龙族血脉的媒介是什么?”石炎仔细的阅读着各项要求,发现一些不太明白的动西。

        前者听完,打开了下一把游戏,然后才开口道:“蕴含着龙族气息的天材地宝,这灵族中拥有龙族血脉巨兽的兽晶都可以,有龙骨是最好了。”

        都可以?什么叫做都可以啊?不管是什么天材地宝,还是兽晶,只要跟龙带上关系的。那价格不是般的贵,而且还基本上有价无市,更别提龙骨了。

        “有其他方法吗?”石炎试探性的发问。

        “没有,你以为这九阶功法这么好练了的。”石影,转过头来看了她一眼,有些鄙视,然后继续又转头玩游戏。

        也对,要都这么好练的话,他也不配成为九阶功法了。

        现在石炎那是体会到了,身怀至宝却无福消受的感觉了。

        可是想要加快训练的进度,修炼功法是一条比较长远稳定的道路,也是必须要做的一件事。

        “我上哪里找这么多拥有龙族气息和血脉的能量物体啊!”从床上苏醒过来的石炎,一脸的哀愁,最主要的自己还没什么钱。

        收拾了一下,出门。

        目的地:百货大楼。

        打了辆车,很快,石炎就到百货大楼内了,这是他第二次来了,上一次来这还是两个月之前呢。

        我去,兔龙草也要一万金币,怎么不去抢啊,那只是人家兔龙睡觉时候垫的草而已诶。

        白尾龙蝎内丹50万金币,灵族跃龙蟒兽晶60万金币……

        “这个...价格貌似不太友善啊!”石炎摸了摸自己我大理的那张卡脸色略显尴尬。

        虽说战斗结束,军方秘密拨款一百万作为奖励,但好像不太经得住花呀!

        买两颗龙蝎内丹就没了,也不够啊!按照石影的说法,这种一阶层次的东西,数量起码二十以上,这谁顶得住啊!

        左转转右转转,这百货大楼有关售卖龙族灵物的地方他都转了不下两三遍,不管他怎么砍价,都无济于事,不搭理他。

        而且这里的商户跟商量过似的,价格都差不过,还都不松口。

        “这是什么?”在石炎烦恼的时候,下意识瞟了一眼告示栏,好像看到了什么东西:

        凌溪山脉外围,招募佣兵20名,等级需达到到血灵士以上,今日内速来,为期一周,佣金十万。

        联系方式:……

        “这倒也是个机会。”石炎再次看了一眼,拿出手机拨打了上面的联系电话。

        一会儿就接通了,预留下姓名和实力之外,就算是报名成功了,太阳下山之前城门口集合就行。

        在这种大商城里,这种公告还是挺多的,不然你以为她们卖的精血和内丹都是哪来的?都是这些雇佣兵从山脉外围捕猎过来卖的。

        石炎倒不是冲着赏金去的,只是想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为自己省点钱?亲手搞两只拥有龙族血脉的灵兽,虽然有点难,但是这玩意不要钱啊!搞好了还有钱可以收呢。

        既然另有打算了,石炎也不想在这里过多的逗留,看着那些昂贵的价格,有些头疼。

        由于时间紧迫,石炎回到自己的房间,随便留下只言片语就出发了。

        路过杨絮的房间的时候,他还特意的去看了一下。但前者好像不在,那就算了。

        唉~,自从战斗术之后石炎也就在庆功宴上见过杨絮一次,感觉她对自己好像没有以前那么冷漠但关系貌似还是跟以前差不多,也不知怎么回事。

        不想这么多了,看了一下手机上的具体地点,石炎就朝着城门口出发了。

        等他到的时候,太阳刚好还剩下一半就落山了,整个队伍大概十来个人,看来人没有招满啊!

        也没办法,临时任务嘛!都是这样的。

        “你就是石炎小兄弟吧,早就听说过你了。”迎面说话的正是这一次雇佣兵的领队老许,之前可能是在报纸上见过之前街道上暴乱的相关的报道吧。

        因为这次石炎的行动是相对保密的,所以不可能有刊登。

        “许大哥客气,我来晚了,真是不好意思。”石炎说着,看了看时间,自己确实是晚了十来分钟。

        晚高峰,路上实在太堵了!

        “理解理解,既然人齐了,那大家就上车吧。”老许说完之后率先上了一辆加长版的装甲车大概能做20来个人。

        石炎礼貌性的笑了笑,然后上了车,坐在最边上靠近车门的一个角落。

        车子缓缓的开动,这里距离凌溪山脉说远也不远,说近也不近,有个一两百公里左右吧,坐车大概两个小时的样子。

        “兄弟,看你有些面生啊,第一次嘛?”坐在石炎一旁的兄弟主动跟他搭话。

        可石炎只是笑着点了点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不太习惯跟这类人社交吧,而且对于那所谓的凌溪山脉,还有一些小紧张,不是很想说话。

        坐在车上,看着窗外的风景,有一种时光倒退的感觉,从原本的柏油马路到石子路,再到现在的土路,周围的一切都变得越来越原始。

        因为灵族的出现,所以除了城镇以外,其他地方根本就没有办法进行建造,只能越来越落后了。

        “大家下车先在这里休息一晚。”老徐开口说道。

        车子开到一个小青镇的地方,这里是离凌溪山脉最近的一个人族部落,一般进山之前,他们都会在这里整顿一下。

        大家下了车之后就开始自由活动了,反正有联系方式,等到明天早上的时候再集合就行。

        “原来不包吃包住啊!”石炎打听了一圈,发现吃喝都得靠自己,太坑了!

        就近找了家酒楼,随便点了点菜,先填饱点肚子再说。

        “客观慢用。”没过一会儿菜就上齐了。

        看着这里的菜系,石炎还是挺有胃口的,有点农家乐的感觉。

        “诶呦呦,这不是灵儿那小丫头片子吗?怎么了这是?”石炎刚吃了一口菜,门口就传来了一身比较粗犷的声音。

        探头一看,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正对着门口,一个看似小乞丐般的女孩说着,那女孩旁边好像写着什么卖身为奴的牌子,石炎刚刚走的急,没仔细看,这才看看清。

        “林爷,只要您出钱,让我干什么都可以?”女孩弱弱的发出了声音。

        “你能干什么,除了脸蛋漂亮一点,其他地方,啧啧啧,你就是一个怪物,你不知道吗?”

        “你告诉我,我买了你能干嘛?当看门狗吗?哈哈哈!”你一边说着还一边放肆的笑了出来,她身后带的那帮人也附和着他一起笑。

        “我...可以,做牛做马的服侍您?”女孩再次发出声音,语气里充满着奢求。

        “服侍我?你也配?认清楚自己的身份。”林爷说伸出它的手掌在女孩的脸上拍了拍。

        石炎看了一会儿,有些坐不下去了,缓缓的走了出来,开口说道:“人家好歹是女孩,那不太好吧?”

        这太欺负人了,这怎么还有种地痞流氓啊,要换以前,早被石炎送进局子了。

        “她就是一个怪物,欺负她怎么了?”林爷说着还高高的举起了自己的手掌,看样子,是想要上狠手了。

        就在巴掌快要落到女孩脸上的时候,石炎一个箭步冲上前,抓住了林爷的手,“跟她比起来,你可能连怪物都不是!”一脚就踹在了后者的肚子上把人直接差进了垃圾桶里。

        石炎看着那垃圾桶说道:“那里才适合你嘛!”

        林爷从垃圾桶里缓缓的爬了出来,“你找死。”

        话音刚落,他的身体就开始石化了,转眼间就变成了一个石头人,那灵力强度直接冲到了十三级。

        别看他体型感觉挺笨重,移动起来还真不慢,那沙袋一般大的拳头迅速就砸了过来。

        “魂印,雷达”一道道超声波从石炎的身体往外散出,清晰能感受到那拳头打来的方向。

        左拐右拐的,基本上躲过了林爷所有的进攻。

        林爷打了半天没什么效果,冲着旁边的手下说道:“奶奶的,一起上!”

        周围的一众手下迅速化成了一头头巨狼,看灵力强度大概也就才刚刚过了血灵士的样子。

        “这不太好吧。”

        “吼!”石炎前一句话刚落,直接就,变身成为了嗜血白虎,把首当其冲的一只巨狼狠狠地在地上。

        “虎纹,超音!”

        “虎纹,凤切!”

        接连发出三声虎啸,其中带有奇特的波动,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有些头疼,发晕。

        抓准时机,一击凤切狠狠的落在林爷身上,但这次并没有以往这么顺利,最后也只是上留下了一道爪痕迹。

        “这么硬!”石炎也没有想到,这防御力太强了。

        刚想后撤,发现自己已经被一双石手抓住,林爷脸上闪过一丝笑容,“该我了。”完全石化了拳头,直接就只打在嗜血白虎身上,使得后者的身体都缓缓的离开了地面,转手又是一招过肩摔,把石炎狠狠的甩了出去,一个泰山压顶砸了上去,之后一脚给他踹开。

        “用着原始灵力,也敢跟我这逞能!”林爷晃了晃手子腕说道。

        白虎缓缓缓缓的从地上爬起,浑身的最痛让他有点不太能接受这个事实。

        练了功法跟没练功法的区别就这么大吗?

        即便石炎能感觉出林爷的灵气等级并不强,但这是却能够稳稳的压制住自己。

        “大意...了啊!”石炎看了看周围的形式,对自己有些不太妙啊!

        “林...爷,打扰了。”说完话,白虎又一次发虎啸,然后把那女孩扔在背上,已经转身就逃。

        “给我追!”从虎啸中清醒过来的林爷即刻大声说到。

        十几头狼,顷刻之间就朝着石炎逃跑的方向追去,林爷则是抱成一团跟一个球似的,直接就这么滚着追了出去,速度还挺快。

        “还没给钱呢!”看见人都走了,那服务员才反应过来,石炎还没给钱呢?

        小青镇上,一头白虎不断的穿梭在大街小巷,飞檐走壁的,一会儿在屋顶一会儿在地面的,后面还追着十几屁巨狼和一个球。

        “给我滚开!”石炎一边跑,一边挣脱着扑上来的敌人。

        由于身上背着个人,所以行动速度难免会有些影响,偶尔会被一两只狼追上啃咬。

        但这个时候石炎又没法反击,狼这种生物本来就极为难缠,一旦被咬住就很难挣脱了。

        “快到了!快到了!”跑了十来分钟,石炎终看到城门了。

        “给我关门!”前者还没有高兴多久,后面穿来了林爷的声音。

        看着城门缓缓关闭,石炎有一种关门打狗的感觉,眉头一下就皱了起来。

        这个人,坏的很啊!好讨厌!

        林爷脸上露出了狡猾的笑容,对着白虎的背影说道:“在我的地盘还想跑!”

        感觉着后面的追兵越来越近,石炎思考了一下,咬了咬牙,捏碎了两瓶精血,补充了一下身体的消耗。

        “蝠翼,出!”

        “虎纹,凌空跃!”

        话音落下,巨大的白虎背后一对小型的翅膀,大小跟身体明显有些不太搭。

        拼命的摆动着翅膀,脚下的速度也开始增加,感觉身体不断的变轻了,突然间猛地蹬地。

        石炎直接就扑到了城墙上,贴着就往上走。

        “这是老虎?”底下的林爷感觉有些超乎了他的认知。

        很快,五六秒就爬上城墙了,“我还会回来的,小林爷!”说完直接就扑腾的翅膀跟滑翔似的滑行而去。

        那刚刚追逐的过程中,那一只只巨狼发出的攻击明显是想要置他于死地啊!再加上他体内狂躁之气盛行,这让石炎起了些杀心!

        在自己的地盘还能让别人跑了,林爷也有点不太开心,在这小青镇可还没人敢跟他这位镇霸作对!

        “再敢来,看我不弄死你!”看着石炎逃跑的方向,林爷恶狠狠的说道。

        进了丛林大概也就安全了,毕竟林爷他们的人数还没有多到可以搜山的程度。

        石炎放下背上的女孩,退出兽化,这才发现女孩的衣服在刚刚的追逐中好像被撕坏了,露出了大块的白肉,还有一个奇怪的鳞片,确实让人感觉有些不太舒服。

        “这是?”石炎看了两眼,不自觉的皱着皱眉头。

        “对不住,吓到你了。”说着,女孩你忙转身拉了拉衣服,把那些有鳞片的地方遮住。

        石炎意识到刚刚自己的表情可能不太好,连忙微笑着说道。“没有,挺好看的,很特别!”

        还从戒指里拿出一套绿色军大衣,盖在了女孩的身上。

        女孩缓缓转过头,轻声的说道:“真的吗?不...恶心?”

        “恶心?那是他们眼神不好,这么漂亮的小妮子都看不出来,也不知道去配副眼镜。”这次石炎学乖了,先管理好表情再说话。

        但是也不可否认,除了那让人看了不太舒服的鳞片外,这女孩的脸蛋还是非常好看,精致的脸庞,立体的五官,那是跟杨絮截然不同的一种美。

        后者是邻家御姐风,而眼前这姑娘有点冰雪女王的感觉,就是石炎现在感受不到这张脸应该有的霸气,反而有些觉得可怜。

        听了石炎的话,女孩忍不住笑了一声,紧接着两滴泪水划过了她的脸庞。

        石炎最受不了女孩哭了,连忙说道:“我有说错什么了吗?我......”

        “不是的。”

        “除了妈妈,我...我第一次...听到还有人说我好看,我...好开心!”说着女孩用那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石炎。

        这一看直接把石炎的心动看化了,让他真的感觉好心疼。

        同时那个还留着泪痕的脸庞真的好美,就想是冰雪女王受了什么委屈,正可怜巴巴的看着你似的。

        这杀伤力实在太大了,让石炎的心脏有些狂跳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