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从津门第一开始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霍殿宇(下)

第二十七章 霍殿宇(下)

        “搬迁东北,再造大清。”

        霍殿宇轻轻摇晃茶杯,低头注视着一圈圈泛开的涟漪,语气平静,

        “王爷有潜龙腾渊之志,愿意提携草民,草民自然感激不尽,但草民尚有一事不明:这东北如今是张少帅的天下,复国大计,从何谈起?”

        “东北张家,若是大帅尚在人世,确实麻烦;少帅嘛,黄口小儿,窃位小贼,能为手腕远逊其父,不足为惧。”

        载临哈哈一笑,

        “白山黑水是我朝龙兴之所,三千万苍生黎民,三百万八旗贵胄,无不怀念大清。若是当今陛下将銮驾移回祖地,再得贵人襄助,重登大宝易如反掌。假以时日,便是再来一回大军入关,席卷赤县九州,也不是没可能。实不相瞒,本王走这一遭,就是替陛下探路去的。”

        “贵人襄助……”

        霍殿宇轻声重复了一下这个词,沉吟不语。

        “怎么,不肯答应?”

        载临脸色一沉,“你是不信本王,还是不信我大清龙旗?”

        “草民岂敢。”

        霍殿宇摇头,

        “草民只是在感慨,此等国家大事,王爷居然让我这么一个小小武人参与,此等信任恩遇,令草民惶恐啊。”

        “你是天下顶尖武人,有你相伴,本王这一路会安心不少。”载临笑着回答,“再说了,本王这也是为你好。殿宇,你已经五十岁了,真甘心往后余生都被一个小小的津门拴住?随本王去了东北,本王让你做整个东北的武行头牌!若是武行待厌了,军界、政界随你挑选。曹刿七十岁封上将军,姜子牙八十岁拜大周相,有本王做你的靠山,你将来未必不能做青史留名的大清名臣。”

        “谢王爷如此看重。”

        霍殿宇神色一肃,离开座位,准备大礼参拜。

        “不用,不用。”

        载临扶住霍殿宇的胳膊,笑眯眯说:

        “你肯想通,再好不过。那本王就当你答应了。”

        “王爷恕罪,草民不能答应。”

        谁知,霍殿宇居然摇了摇头。

        载临一愣,拳头往桌子上重重一敲,茶杯里的水花溅到了手背上也毫不在意,怒声喝问:

        “霍殿宇,你在消遣本王不成?亏本王处处替你着想,有什么好事第一个就找上你,你的良心真是让狗啃了!”

        “王爷息怒。”

        霍殿宇淡淡看了一眼载临,扭过头,对身后的大弟子宫晋说:

        “茶凉了,替王爷续上。”

        “是。”

        宫晋拎着茶壶上前,单手负后弯下腰,一条冒着热气的水流从壶嘴注入茶杯。

        霍殿宇突然一眯眼睛,右脚向前滑出数寸,绊向宫晋的双腿,同时那具看似垂垂老矣的躯体骤然爆发出惊人的力量,手肘直戳宫晋胸口,凶狠凌厉如狮子扑杀!

        上身下盘同时遭受攻击,宫晋脸色却没有一点惊慌之色。

        他单脚为轴,身躯向左稍稍一旋,避开了霍殿宇的鞋尖,左手眨眼间从右臂下探出,掌心摊开,一把抵住霍殿宇的手肘!

        砰!

        拳风四溢。

        在这个过程中,壶嘴的水流只是稍微晃了晃,准确落入杯里,一滴都没有洒出。

        “……”

        两人试手的拳风直扑面颊,载临微张着嘴,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你这是何意,向本王示威么?狗奴才,谁给你的胆子?!”

        “王爷误会了。”

        霍殿宇面不改色,

        “王爷眼光毒辣,不如替草民看一看,我这个徒弟成色如何?”

        “……”

        载临神色稍稍缓和,瞄了眼一语不发的宫晋,轻哼一声:

        “尚佳吧。”

        “是啊,上佳。”霍殿宇点点头,“草民这个徒弟,根骨极好,又勤奋刻苦,年纪轻轻便已经得了草民十二分火候,青出于蓝,前途似海。草民愿意将他送到王爷身边,代替草民这把老骨头,服侍王爷再造大清。”

        “他?替你?”载临眉头紧锁。

        “草民五十多岁了,建功立业这种事,纵使有心,但也无力。”霍殿宇叹了口气,“我这个徒弟远胜于我,草民怎么能因为一己之私,让大清国错过一块璞玉呢?”

        “当然,”

        不等载临开口,霍殿宇立即就补上一句,

        “东北路远且遥,我这徒弟本事是够了,可江湖经验终究差上一筹。草民会同去,直到陪王爷平平安安到了奉天,再回津门。”

        载临脸色阴晴了好一阵,最终还是点点头:“那便这样定了。”

        “谢王爷。”

        霍殿宇向堂外望了望,对徒弟说,

        “天色不早了,宫晋,送王爷回府。路上陪王爷好好聊聊,王爷就是你以后的主子,你得守好奴才的本分啊。”

        “是,师父。”

        宫晋陪着载临离开后堂,霍殿宇望着他们渐行渐远的背影,茶杯往桌子上重重一磕,脸色阴沉得像是要滴出水来,耷拉的眼皮下爆出一抹狞厉之色。

        “狗鞑子,空口白牙几句话,就想逼我放弃津门的十年基业,好,很好。”

        “十年前,你身无分文来到津门……你向本王借枪,伏杀左凤图,本王也毫不犹豫借给了你……这些,你都没忘吧?”

        载临这几句话,是叙旧?

        分明是赤裸裸的威胁!

        霍殿宇摩挲着黄花梨的椅子,冷笑连连。载临满嘴“大清”、“功业”,似乎清朝复兴已成定局,霍殿宇却不以为然。

        且先不提三十万东北军,就算这些遗老遗少真的在日本人的扶持下,在东三省重建了满清王朝,可又能从狼一样的日本人嘴里抠下来几根肉丝?恐怕连他们自己都喂不饱,居然还谈什么“封相拜将”,“名留青史”的胡话,滑天下之大稽。

        幸好,

        推出一个没什么用的徒弟,保下整个中州馆,再搭上一段不甚远的脚程,了结这段香火。以后,没有了载临在背后指手画脚,他这个武行头牌在津门的日子,将会更舒坦。

        海阔天空。

        门口闪过一片阴影,却是宫晋已经将载临送出了中州馆,兴冲冲返回后堂。

        “你刚刚演得不错。”霍殿宇淡淡说。

        “全凭师父提携,大恩没齿难忘。”宫晋满眼藏不住的喜色。

        “以后在王爷身边好好干,发达了,可别忘了我这个师父。”

        霍殿宇拍了拍大徒弟的肩膀,语气欣慰,

        “你和老二,一个跟王爷,一个跟督军,都有远大前程,师父这辈子就算没白活。”

        好一幅(师)父慈(弟)子孝图。

        “师父,还有一件麻烦事。”

        宫晋欣喜之余,不忘提醒,

        “王爷说这几天就动身,算一算时间,那个陈酒估计也会在几天之内踢完九家。那个时候您不在,我也不在,中州馆如何应对?”

        “要不要像左凤图一样……”宫晋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他背后是谁?”

        “秦得利,薛征。”

        “是啊,”霍殿宇点头,“薛征有几条枪,咱们能借来几条枪?你是想中州馆死啊。”

        “……”宫晋不敢再说话。

        “陈酒……”

        霍殿宇沉吟了片刻,

        “好说,拿纸笔。”

        “是。”

        宣纸铺开,毛笔蘸墨,霍殿宇挥笔在纸上留下一行行字,宫晋站在身侧瞧着上面的内容,眼神逐渐变得震惊了起来,嘴巴微微张开。

        “好了,封上,适时启用。”

        霍殿宇放下毛笔,冷笑一声,

        “这道帖子,我看他到时候接还是不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