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从津门第一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三章 故乡人

第三章 故乡人

        关宁?

        关宁铁骑?

        陈酒微微一挑眉头,心中泛起些许不解。

        在他所了解的那个时空里,关宁铁骑是明末赫赫有名的骑兵精锐,以归汉的辽人为主体,专门用来应对建州女真。

        可按照这个位面的历史发展趋向,努尔哈赤尚未出生,建州女真尚未凝聚成型,明国便已经依靠蒸汽力量将建奴驱逐出了黑水流域,这支军队根本没机会登上历史舞台才对。

        退一步说,就算真的存在,也不该直接打出关宁的大纛……关宁之名取自于“山海关——宁远”一带军防重镇,哪儿有军队会用自家的出身地名来当正式旗号的呢……

        铁骑倏然而至,放缓蹄声。

        骑兵散开阵型,搜索打扫。

        “有活下来的弟兄。”

        几个骑兵发现了车上的陈酒,而陈酒也看清了他们的装备。

        雄健高壮的关宁战马和陈酒印象中的夏尔巨型马差不多相似的个头,浑身流淌着淡红汗滴,仿佛笼罩在一团火焰里。

        它们面铠上刻着睚眦、狮子之类的浮雕,颈铠左右悬有射网器、火榴弹与短粗的三管霹雳炮,马鞍两侧则紧贴蒸汽驱动的锯齿链锯,仿佛鹰隼收束起来的翅膀羽翼。

        左面链锯上方五六寸,固定了一杆鹅蛋粗细的精钢重矛,鞍里的骑士被齿轮和甲片层层裹住,精确控制着所有武器的朝向。

        野蛮民族的原始兵种?

        不,是蒸汽与血肉相结合的小型移动炮台!

        “弟兄,你命大。”

        一个骑兵解下腰间的水囊和袋子,抛给陈酒,

        “信使一来求救,千户所就派我们出兵了,可终究迟了一步,狗日的红胡子……我姓叶,松山人。弟兄你怎么称呼啊?”

        “阿什河卫,步军小旗陈酒。”

        陈酒灌了口水,水居然还是温热的,应该在红水银蒸汽里头泡久了时间。

        “步军……”

        骑士下意识挺了挺腰杆。

        倒不是他在拿捏什么造作姿态,只是在蒸汽时代的大背景下,精锐关宁铁骑面对普通步军兵种,优越感是难免的。

        说起来,陈酒的官职好歹也是小旗,可叶姓骑士完全不觉得自己矮了一头。

        “陈小旗莫慌,跟我们回去喝顿酒,裹棉被烧火炕好好睡一觉,今天的惨事就都能忘掉了。艹,那帮狗日的红毛番夷,贼盗野种。”

        骑士又忍不住骂了一遍,侧头打量,

        “诶,你还俘了一个鬼佬……”

        目光一下子凝固。

        小红毛单薄的衣衫上,金线刺绣映着微芒。

        郁金香纹。

        北海明军都认得出,这是荷兰红胡子的蒸汽甲胄专属徽记,而那小红毛的肩上、颈上、背上都有新鲜的细小伤口,是驳接针伤痕无疑,证明对方刚离开蒸汽甲胄没几分钟。

        “这是……红胡子的丹瑞虎贲?!快,去禀告百户大人!”

        ……

        “禀告百户大人,荷兰夷本次突袭,共出动蒸汽甲胄十八台,战兵百余人,全部乘坐丹瑞机车,总战力是我方队伍的三倍。由于迁徙百姓所需,我方随行步军轻车简从,未曾装备丹瑞重火器,只带了几台霹雳雷几台虎蹲轻炮,故而始料未及之下,两百余军民顷刻间覆亡。”

        “红毛鬼……”

        听着汇告,领兵百户冷住一张脸,大帽飞碟盔下的凶狠虎目阴沉欲滴,

        “咱们的行军兵力、路程和时辰,让他们摸了个底儿掉啊。二百多条人命……锦衣卫那帮子人,白吃皇粮!”

        战马打了个响鼻,喷出淡红的气柱。

        这时,一个骑兵策马赶来,在马背上一抱拳,开口说:

        “大人,那边找到一个活下来的小旗,他还俘虏了一个红胡子的丹瑞虎贲。”

        “哦?带来俺见见。”

        过了没一会儿,陈酒便用脚踹着荷兰小红毛的屁股,来到关宁铁骑百户面前。

        “报上姓名。”

        陈酒左手抓着牛肉干,右手端着水囊,用一大口温水把满嘴的牛肉送下去,抹了抹嘴,方才回答:

        “阿什河卫小旗陈酒,奉命护送百姓迁往北海第三千户所屯田。”

        “陈酒……”

        听到这个名字,百户脸色变了变。

        但他很快就调整好了表情,威严着一张脸,继续发问:

        “为何你毫发无伤啊?”

        “卑职运气不太好,刚一交战便被炸晕了,醒来后只来得及逮住鬼佬一条落单的尾巴。”陈酒面不改色编着瞎话。

        “晕了?”

        百户冷哼一声,“怕不是给自己找了个畏战避战的由头吧?”

        陈酒垂下眼皮,不卑不亢,

        “大人偏要如此认为,卑职也没办法。”

        百户浓眉一横,本想发作,

        但一想到千户大人临行之前的叮嘱,愣是强压住了心头火气。

        “这个鬼佬,你俘的?”

        “正是。”

        “你是丹瑞虎贲?”

        “不是。”

        “不是……那你怎么俘来的?”

        “战而胜之,便俘了。”陈酒语气坦然。

        百户眼角抽了抽,

        朝某名亲兵一指。

        “这小旗官被炸昏了头,满口胡言乱语。你不是懂红胡子的话么?替俺审问一番。”

        “是。”

        亲兵上前揪住小红毛的衣领,二话不说先啪啪甩了两巴掌,嘴里紧接着吐出一串叽里咕噜。二人交流一番,亲兵的神情越来越古怪,语调也越来越高,到最后一脸匪夷所斯。

        “大人,这个鬼佬是荷兰夷的丹瑞虎贲,奉他们校尉的命令留下扫尾。他还说……说……”亲兵支支吾吾。

        “快讲!”百户神色不耐。

        亲兵只得硬着头皮继续说了下去,“陈兄弟神勇非凡,只靠肉体凡胎,用一柄刀便轻易砍翻了他们两台蒸汽甲胄。”

        “放他妈狗屁!用刀砍……这还是人么?有这神仙本领,怎么不去劈华山?!”

        百户脱口而出。

        一个丹瑞虎贲有多宝贵?

        大明北海卫所军卒上万人,也不过只有几百台蒸汽甲胄、近千关宁铁骑而已,这也是大明最强悍的两个陆上兵种。

        只有丹瑞才能对抗丹瑞,面对寻常军卒,丹瑞兵种破阵如撕纸裂帛!

        蒸汽甲胄被刀砍翻?!

        相比于这套离谱的说辞,百户更愿意相信是这个小红毛憋不住出来撒尿,被陈酒敲了闷棍。但就算陈酒有心冒功,鬼佬也没必要帮腔……

        想到这里,百户忍不住看了眼陈酒。

        两人目光正好对上,陈酒咧了咧嘴,拉扯出一个微笑。

        “……”

        百户又想起了那番话。

        ……

        “千户大人,卑职这便出发了。”

        “去吧……唔,等一下。”

        “大人还有吩咐?”

        “那支队伍里,有个姓陈名酒的小旗官,与我有些渊源。死了便算了,就当我根本没提过这个人;没死,你帮我多注意一下即可。”

        “是大人的亲戚故旧么?”

        “算不上,勉强算个……老乡吧。”

        “卑职明白。”

        “对了,还有一点——那个陈酒有些奇奇怪怪的本事,可能会略显……惊人,只要影响不坏不大,你也不必深究。

        “卑职……明白。”

        ……

        “奇奇怪怪的本事……”

        百户吐出一口白汽,“记,阿什河卫小旗陈酒,俘敌一名,杀敌一名,俱为荷兰夷丹瑞虎贲,记功待赏。”

        “谢大人。”陈酒抱拳回应。

        “你该得的。”

        百户微微前倾身子,

        “会骑马么?”

        陈酒点点点头:“能骑。”

        【神铭】全面增幅了身体素质,也大大提高了协调性。抛开那些摄人心神的武器,关宁铁骑们操控丹瑞战马,其实也不是用太复杂的装备,缰绳马镫而已,陈酒又有“亲和百兽”的特性,骑一骑应该不在话下。

        “那你就暂时编入我麾下吧。来,给他一匹备用马。全军听令,时辰紧迫,准备开拔!”

        百户吩咐完,声音低下去嘟囔着,

        “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本事。”

        叶姓骑士给陈酒拉来一匹战马,陈酒探手摸了摸马脖子,踩着马镫翻身而上。

        满身红汗的高头大马晃了晃头颅,眼球依然被密集血丝裹满,充斥着暴躁与疯狂,但脾气似乎温驯了些许。

        【汗血山丹驹】

        明国特殊兵种,大明马政司从祁连山冷龙岭北麓的山丹马场中挑选最上等的良种驹,持续注入稀释过的丹瑞,刺激器官,压榨潜能,野蛮其体型。进行丹瑞改造之后,汗血山丹驹的交配欲望会大大提升,但将完全丧失生育能力,寿命最高不超过三年。

        技能:

        【汗血】:汗血山丹驹善于负重奔袭,日行千里,耐力极高,不畏寒热。其疾如狂风,其倾如山崩。

        【蛮凶】:汗血山丹驹凶如蛮兽,悍不畏死,面对火炮冲锋,将会进一步激发它的凶狂。

        【踏山】:汗血山丹驹的马蹄铁内藏蒸汽机械装置,平原丘陵如履平地。

        另一边,副百户对着百户建议说:“大人,死者为大,要不要留几个人,给军民们挖个坟立个碑?”

        “血味儿混进风里了,罗刹妖就要过来了。人留少了,白白折损;留多了,耽搁时辰。”

        百户摇摇头,

        “就这样吧。”

        “但……入土为安……”

        “你觉得,这些军民泉下有知,他们是希望咱们把时辰白白浪费在挖坟上,还是希望咱们留着力气替大家报仇讨债?死者为大,哪个是大?”百户攥着缰绳,声音冷冽。

        “报仇……”

        副百户终于听出了百户话里的意思,顿时一惊,“大人切不可搏一时之血勇,贸然追击,恐有伏兵啊。”

        “我不追击。红胡子敢挑衅,敢作孽,就敢在前头给咱们下套子,等着咱们往里钻。但他们残害了大明的百姓,使诈伏杀了咱们的袍泽,这口血万万不能往嘴里吞。咱们——”

        百户一扯缰绳,

        “以牙还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