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从津门第一开始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再见面

第二十一章 再见面

        “陈酒,阿什河卫小旗官。”

        “楚汉升,千户所匠作官。”

        “幸会。”

        “幸会。”

        两人相对作揖,陈酒抬起头来,打量着眼前身穿曳撒袍头上罩网巾的年轻官员。

        二十来岁,五官上佳,没有蓄须,白皙肤质,甚至称得上“面若好女”,不像是在北海这个苦寒化外之地待久了的人,反倒像是江南烟雨浇润出的惨绿少年郎,彬彬文墨客。

        可陈酒目光一低,却注意到了对方修长手指上厚厚的茧子,以及袖管下被蒸汽灼伤的暗红伤疤。

        按理说,陈酒是没品没阶的小旗,而楚汉是户部直属的正七品匠作官,小吏见上官,应该当面行大礼才对,只作揖,便显得倨傲且无礼。

        但,楚汉升看样子也完全不在乎这些虚头八脑的礼节,同时也在上下打量陈酒,眼神却显得……不怎么友善。

        “陈兄,宫姑娘呢?”

        李云飞向陈酒身后张望了两下。

        “找亲戚去了。她托我跟你带句话,说日后一定安排你顿好酒,以作酬谢。”

        “嗨,当兵的食百家粮,护百家姓,救助大明同胞本来便是分内之事,俺又不是图她的酬谢。喝酒事小,寻亲事大,不来也合情合理。”

        李云飞挥了挥巴掌,“陈兄请落座。”

        陈酒拉开板凳坐下,桌上只有几盘凉菜,撒了盐粒的炒黄豆,白萝卜和黄瓜小葱,旁边摆了一陶碗的大酱。李云飞扭过头,朝店小二吆喝了一声:

        “没看到人都来了么?上热菜啊!”

        “好嘞,军爷。”

        箍着铁圈冒着热气的砂锅大盆端上了桌面,筷子粗的粉条、切四方块的酸菜和红白纹理相间的带皮肉片堆在汤头上,比盆沿都高。

        “来,俺先干了,不醉不归。”

        李云飞从热水盆里拎出酒瓮,倒了满满一碗,仰头饮干。

        楚汉升皱了皱眉,“我晚上有书要看,可不能滥饮……点到为止?”

        “又看书,又扫兴。”

        李云飞一瞪眼,“行,俺也不是那种逼酒劝酒的混账,那就按咱俩老规矩来,养鱼你随便养,我和陈兄一碗,你一口,成了吧?”

        他嚷嚷得声音很大,饭馆里别的食客们纷纷投来了目光,楚汉升脸有些涨红。

        陈酒瞧着两人,

        便想到了那句名言,“你去跟小孩一桌吧”,翘了翘嘴角。

        酒是店家土法自酿的烧刀子,高粱土酒,顾名思义,浓烈如火烧。几大碗下去,饶是以陈酒如今的强悍体质,呼之间都似乎带着一股辛辣气。

        陈酒不是嗜言的性子,楚汉升性格也内敛,但有个大舌头的李云飞左言右语,又有烈酒相佐,桌子上的气氛热烈得真实。

        聊着聊着,话题回到了白鹿丘。

        “一个人,一柄刀,拆了十几台丹瑞甲胄,这是人么?这是武曲星下凡呐!”

        李云飞大葱蘸了酱往嘴里塞,语声含糊,

        “汉升,你那个兵人,什么机械神经,什么隔空乘骑,什么金属生命……就算真让你鼓捣出来了,怕是也顶不住陈兄几刀吧?”

        “十几台蒸汽甲胄?”

        楚汉升脸庞涨红,“到底十几台?”

        “十……额,十……”李云飞一时噎住,扭头看向陈酒。

        “记不住了。”陈酒夹了颗炒黄豆,抖了抖盐粒子,嚼得嘎嘣嘎嘣作响,“我也记不住自己喝了几碗酒啊。”

        “陈酒,我说句实在话。”

        楚汉升看样子已经有点儿醉了,

        “云飞说,攻破烽燧堡你居首功,我信;说你杀了两个洋夷校尉,我信;说你身怀报国大志,是响当当的好汉,我也信。但他说,你以肉体凡胎搏杀了十几台丹瑞甲胄……这句话,呵呵,我可是被他按着脑袋咬着牙往文书上写的。”

        “我今年二十三,”楚汉升抹了把脸,“二十三岁,二梁银腰带,正七品。但我没靠那位当工部侍郎的叔父,也没靠家里老爷子的御赐牌位,这个正七品的丹瑞匠作,是我自己用锤子一点点儿敲打、用蒸汽一寸寸蒸出来的。千户所两个百户的关宁骑,六十多具丹瑞甲胄,千户大人那台【烛龙】,矿钻、起重机和蒸汽犁……都由我主管,每天都得保养,每天都得整修,我视他们如亲子亲儿。整个千户所,没人比我更懂丹瑞。”

        “丹瑞是昊天赐下的福瑞,旷古未有,我们只能借用,不能掌控,因为凡人……不配。你说你一个人一柄刀,毁掉了十几台蒸汽甲胄。肉体凡胎,如何杀得了天兵天将?”

        楚汉升重重把酒碗往桌子上一拍,

        “仙法妙术这么厉害,大明哪里还需要丹瑞甲胄关宁铁骑,哪里还需要我们这些匠作,哪里还需要云飞这样的好兵,哪里还需要掘井的矿工……矿工大多都活不过四十岁……把全国的道士和尚搜罗一遍,喊着佛号捏着法印往北海一放,西洋八国诸夷早就被杀绝了,大明百姓何至于流那么多血,何至于在异乡留那么多墓碑?”

        桌上一时默然,气氛僵凝。

        楚汉升红着脸瞪向陈酒,陈酒神色如常,挑了一筷子粉条放进碗里。

        “那个……军爷呀,”

        小二凑上前,指了指楚汉升手里的陶碗,“碰碎了可得赔……”

        “去去去,有你什么事儿。”

        李云飞吹胡子瞪眼,“滚后厨催菜去,我那炖鱼还没上呢。”

        “楚兄,咱们不聊这个。”

        陈酒端起一碗酒,

        “聊聊别的。你那个兵人,我听着新奇,跟咱讲讲?”

        “陈兄也懂蒸汽匠作?”楚汉升翻着眼皮。

        “不算懂,”

        陈酒摇摇头,“但拆了不少。”

        “我的兵人,说可说不明白。”

        一提到自己的蒸汽匠作,楚汉升眼中便覆上了一层得意又自豪的光彩,

        “陈兄既然身怀妙法,到时大可以去我家,试试你拆不拆得了它。”

        “真弄坏了,不用赔钱吧?”陈酒笑着。

        “不用!”

        楚汉升一摆胳膊,袖袍飘摇,“你若真有本事斗得我的兵人,我就自己出工出钱,帮陈兄你打造一套丹瑞甲胄,款式随你挑!”

        “一言为定?”陈酒笑得更灿烂了,“这可是酒桌上的话。”

        “一言为定,哪怕这是酒桌上的话!有云飞给我们作证。”

        楚汉升端起酒碗,

        “来,干了!”

        “来。”

        陈酒将碗中烈酒一饮而尽。

        氛围越发热烈,楚汉升吟诵的小诗,李云飞嘴里黄腔走板的黄调子,陈酒兴致上来也唱了几句《精忠报国》,闹哄哄混杂在一起,仿佛能把棚顶都掀开。

        月上屋头。

        李云飞这才扛着酩酊大醉的楚汉升,跟陈酒告别。

        陈酒目送着两人的背影消失在街头,醉醺醺的眼神随即恢复了清明。

        “机械神经,隔空乘骑,金属生命……这是要搞机器人了?科学先驱啊。”

        陈酒拎着酒壶,扭头离开饭馆。

        风很冷,但一口又一口烧刀子下肚,身体也跟着暖和了起来。陈酒一边拿烈酒当汽水似的大口喝,一边低头沉思着这个位面的奇特,突然一探手按住腰带里的红宝石,脚步顿住。

        抬头四顾。

        风没了。

        雪停了。

        豪华大堂一眼望不到尽头,牛角女真弓和威尔士紫衫弓交叉摆设,下方,一袭触目惊心的绯红大袍迎面而立。

        兜帽下响起嘶哑干涩的声音,似笑非笑。

        “我说过,咱们很快会再见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