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从津门第一开始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章 边疆审判

第五十八章 边疆审判

        皮肉磨损殆尽,两只凄惨手掌只剩下了些许经络挂在骨头上,就像缠着草根的枯石。更奇怪的是,伤势明明不算太重,瞧着应该好治,【神话】品质的仙丹却也一时奈何不得。

        中年人垂着双手,盯住了那些刀片,脸色精彩又难看。

        他也没成想,自己只是随手一丢,这柄威能莫测来历也莫测的神秘古刀,便这么……摔了个粉碎。

        “这算什么?寿终正寝?”

        中年人抬了抬颤抖的指尖,挑起几条细小雷蛇咬向散落的刀片。

        “回去好好琢磨一下,总能研究出些东西……”

        嗤~

        没等雷蛇落嘴,刀片化作一束束铁光远去,声如破帛,留下的尾痕扭曲了空气,快得令人乍舌,中年人根本来不及阻止。

        “我帮你翻译一下,它应该是在说:你不配。”

        一个令人生厌的嗓音响在旁侧。

        中年人冷笑着扭头,目光投向了那一团蠕动抽搐的囊泡。

        “命都快没了,还有胆子跟我贫嘴?”

        “命都快没了,当然得多贫几句嘴。”

        囊泡色泽鲜红,包裹着破烂的碎布衣角。

        经过雷霆配合古刀的一轮清洗,庞大头颅深渊巨口几乎一起灰飞烟灭,这已经是红使徒和杂交种最后遗留的组织。

        鹦鹉缩小回了原本的体型,叼着衣服披到了中年人身上。

        “要是我没猜错,你潜伏在星·二十六,就是为了这个所谓的‘主’。”

        中年人一颗一颗系着纽扣,

        “它到底是个什么来头?星·二十六位面与边疆并不接壤,你冒险偷渡,来找一个没脑子的、严重受创的杂交种,又是图什么?”

        “唉,主不主的,那都是糊弄信徒的,谁让它是我三舅呢。”

        中年人:“……”

        红使徒装模作样叹了口气,也难为它那些古怪口器能发出这种声音,“家里长辈脾气倔,当年和高位种族的混小子厮混,生了这么一个孽种,天生就是个痴傻智障的货色。有一回,它越过你们的边疆去偷吃……哦,那年头好像还没设什么边疆,我也不清楚,当时我还没破壳……反正,从此就不知下落。”

        “家里长辈愁啊,哭啊,闹啊,我捱不住,只得过来打探。毕竟是自家亲戚嘛,血浓于水怎么都得讲究……”

        劈啪!

        雷光悍然砸落,炙得囊泡一阵抽搐,也堵住了红使徒喋喋不休的胡扯。

        “净是屁话。”

        中年人阴着一张脸。

        三舅?

        长辈?

        血浓于水?

        又不是在演黄金档苦情剧!

        他是去过边疆的,待的年头也不算短,了解边疆物种的生态圈。那是一套完全悖于常识的另类秩序,比金字塔更加森严,也比丛林更加割裂更加混乱,道德伦理更是全然不同。他甚至相信,要不是红使徒潜伏了多年,获取了大量人类记忆,它甚至都没机会认知到“亲情”这个概念的存在。

        “这头杂交种挺有意思的,按规矩,我该留你俩一命,拘回去交给‘潘多拉’的疯子们解剖。但这个位面的事,最好还是死无对证……所以,你就给你亲爱的三舅陪葬吧。”

        雷声大作。

        火发青面的雷部神将在中年人背后浮显,三头六臂抡开锤钻,重重敲碰,雷电从其中流泄,瀑布般泼打在囊泡上。

        就在这时,出人意料的情况陡然而生。

        红使徒顶着雷击,居然张开了锯齿口器,开始从内部疯狂啃咬起包裹自己的囊泡!一片片鲜红衣角大快朵颐,好似争夺鱼食的鲤鱼群。

        中年人皱了皱眉,一张不甚讨喜的年轻脸庞在脑中闪过,方框镜片反着亮光。

        “根据战争记录和我们的研究,基本可以确定,边疆物种存在着同类相食的习性。这种吞食是向下兼容的。”

        “换句话说,高等血统捕食低等血统,可以巩固本源,补充能量,且没有任何副作用;血统相近的物种之间相互吞噬,大概率引发畸变反应,甚至可能就此崩溃;至于低等血统反食高等血统……这种情况太过稀罕,没什么资料,我判断,大概会因为消化不了,短时间内迅速滑落成畸变种吧。”

        “你问吞食前后,边疆种的能力会不会有变化?前两种情况应该不会,毕竟要么完全消化,要么扑街死翘。最后一种我也不好说,毕竟实在是缺少样本分析。如果星罗馆有这方面的收获,希望能交给我们,潘多拉会支付相应的报酬……但贵馆家大业大,估计也瞧不上我们这帮臭老九的钱包。有时候其实真挺羡慕边疆种的,没有货币,没有阶层,没有那些庸俗的伦理,老子管教不了儿子,儿子也不用装出一副孝顺模样,摸光老子的口袋……小王爷,你说是吧?诶,你脸色怎么不太好看啊?”

        中年人晃了晃脑袋,晃碎了那副招人烦的眼镜,注意力回到了垂死挣扎的红使徒头上。

        “饮鸩止渴罢了。”

        实力的天堑清晰横在中间,他也没把对方放在眼里,随手从袖管里扯出一张青纸朱砂符,任其无风自燃。

        雷弧托着纸灰洒落于囊泡,红使徒吞食杂交种残躯的速度一下子慢了许多,变得磕磕绊绊,就像是卡带的胶片。

        同时,雨点般的狂雷愈演愈烈。

        大部分碎布与整个囊泡一同化作焦糊的灰土,最终也没能完成吞噬,只靠十几片衣角勉强凝聚出了一袭飘摇不定的残袍,长着几颗黄豆尺寸的小肿泡,咧着半张合都合不拢的口器,比烟都轻薄,似乎下一秒就会自行分崩离析。

        中年人闪身滑步,动若雷霆利箭!

        套在骨指上的戒指叮当作响,裹挟着万钧劲头,凿向了对方那一双红宝石般的眸子。

        而红使徒避也不避,挡也不挡,就这么愣愣杵着,眼底的疯狂汹涌吞没了理智,即将滑向杂交种的深渊。双目彻底失去光彩前,它挣扎着吐出一个古怪又晦涩的发音。

        中年人压根没听过这种语言,却不知为何听懂了这个词。

        “开门。”

        开门?开什么门?

        念头刚刚升起,凶猛的拳劲落在一面光滑镜子上,打出微微的涟漪。

        “……”

        中年人吞了口唾沫,满眼不可置信。

        这哪里是什么镜子,分明是一只巨大到难以想象的眼瞳!

        湿润的瞳膜眨了一下,映出中年人惨白的脸庞,也映出层叠的星云,倒挂的银河,没有尽头的亘古星空。

        中年人呻吟了一声,细如蚊呐,

        “边疆……”

        嗤啦!

        没等他搞明白状况,眼瞳突然被一抹陨石环般的剑光劈开,山丘一样庞大的边疆巨兽从头颅到尾巴眨眼间裂成了模糊的两片。一个略显佝偻的影子落在巨兽头顶的犄角状器官上,好似粒渺小的灰尘落在了山巅。

        黑红唐装,绢皂鞋履,深重的法令纹刻开了棱角枯瘦的面容,使嘴角自然而然地向下耷拉,显得格外威严冷酷。

        左眼生重瞳,右眼覆白翳。

        一亮一盲。

        “父亲?”

        中年人绝望似冰的眼神终于融化了些许。

        王天贵看都不看自己的儿子,左手盘着两颗包浆鲜亮的核桃,阴沉的目光望向了中年人背后那数米高的虫洞。

        虫洞那一头,沟壑纵横,风雪苍白。

        “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