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从津门第一开始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 变更事件

第六十章 变更事件

        红水银湖泊静静流淌,如同一块封着炽烈熔岩的琥珀。

        说完“锁开了”三个字,瓦西里萨便也不肯再讲半句话,闭上双目,嘴唇嗡动,用那种陈酒听不懂的语言低声祈祷着什么。

        陈酒一只手摩挲着刀柄,眼皮低垂,久久不语。

        半晌,

        他露出一抹略带自嘲的苦涩笑容,

        “说实话,我开始讨厌这个位面了。”

        话音刚落,

        陈酒反手抽回凤图刀,五尺寒芒向下一抡,祈祷声戛然而止。

        旁边几步外,伢子抱着都快跟本人一样高的速射火铳,皱了皱眉:

        “什么神国,什么天使,什么审判降临?听着就跟白莲教的神棍们一个语气,反正我是一个字都不懂也不信。”

        “疯话罢了,你不用听。”

        “你不是听得很有滋味儿么?”

        陈酒充耳不闻,故意装作没听到,扛着长刀迈开了脚步,

        “咱们上去。”

        “这就走了?”

        伢子愣了一下,目光扫过四面八方的岩洞。

        一个个或大或小黝黑洞窟如蜂窝般罗列,有的深邃黝黑不知所往,有的泛着星星点点的微光,有的冒出逼人的温度……而这片储量惊人的红水银湖泊,也只是未知世界的冰山一角。

        “你可以继续往下,说不定还能再遇上一个没穿衣服的漂亮小娘子。”

        陈酒头都不回,

        “我憋得慌,要上去透透气。”

        背对着伢子,也背对着火亮的红水银,他的脸庞笼罩在阴影里,阴沉欲滴。

        倒不是急着送情报,事情发展到这一步,陈酒已经有了强烈的预感,自己就算立即脱离红水银的隔离范围,把信息递交上去,也是迟了。他要的是尽快与苦舟重新联络上,掌握这个位面的最近情况。

        锁开了,审判就会降临……

        什么样的审判?白红黑绿的天启骑士?席卷全球的大洪水?以板块为食的末日怪兽?总不可能真的是生化危机吧?

        一边想着,陈酒一边加快了步伐,沿来时的岩洞返回。

        终于,熟悉的一声机械音。

        “叮!”

        “你已脱离高浓度红水银的隔离范围。”

        “情报上传中……”

        “由于传输不及时,情报已失效,无法获得相应的奖励点。”

        “所有摆渡人请注意!请注意!星·二十六位面正在发生重大异变!”

        “由于边疆物种技能【开门】的影响,本位面原东欧莫斯科地区(北纬56°、东经37.5°)发生虫洞效应,一个通往边疆的空间漏洞已经产生。请诸位立刻进入战备状态,做好应对边疆生物大规模入侵的准备。击杀使用此技能的边疆种【红使徒】,可使虫洞闭合。”

        “所有摆渡人请注意!请注意!星·二十六位面正在发生重大异变!”

        “由于边疆物种技能【关门】的影响,本位面的苦舟通道已经强制性关闭。滞留本位面的摆渡人将暂时无法回归,其余摆渡人也暂时无法降临。击杀使用此技能的边疆种【红使徒】,可使所有摆渡人获得回归权利。”

        “所有摆渡人请注意,事件内容更改!”

        “星·二十六位面内的所有摆渡人,以击杀边疆种【红使徒】为最优先。”

        本次苦舟事件的唯一要求如下:

        【击杀红使徒】

        “参与击杀并成功的摆渡人,将获得一件【神话】品质的实物道具,或者价值相等的加持/技能作为奖励条件。”

        “你的原有主线苦舟事件【北海升日月】、【风雷驱夷狄】依然保留,变更为可自行选择的支线事件而存在。”

        陈酒抿着嘴,默默盯住眼前的虚幻面板栏,盯了好一会儿。

        “向君年发起私人会话。”

        “会话拨打中……”

        “已接通!”

        几秒钟的忙音,对面旋即响起了君年的东北腔。

        “陈酒?巧了,我正好要找你说道呢。你所在的那个位面出大新闻了,红使徒搞的事,听说理事会正在开会讨论处理方案……”

        “我接到通知了。”

        陈酒语气沉静,“你了解详细状况么?”

        “了解一些。”

        君年那边伴着一阵节奏急促的脚步声,似乎正在匆匆赶路,

        “星·    二十六位面,埋了一头具有【门之匙】血统的杂交种。这头杂交种重伤分割,年代极久远,照星罗馆那边给的说法,很可能在苦舟成立之前就在了,那头红使徒是冲着它来的。唔,你问杂交种是什么?我简单讲一下……”

        君年稍作解释,然后继续说:

        “红使徒以假情报作饵,钓了星罗馆的小王爷上钩,借五品文补子的力量重创那头杂交种,趁机将其吞噬,掠夺了血统和技能,然后又主动兵解……”

        “兵解?”

        陈酒一拧眉,“红使徒到底死没死?”

        “没有。”

        君年回答得很肯定,

        “【开门】和【关门】效果持续的前提,是钥匙还具有活性。但红使徒的确是兵解了,结界尽碎,这也是众目睽睽的。”

        “至于具体原因,潘多拉的人给了一个可能性很高的猜测——红使徒应该是分割了自己的知识……对于边疆物种而言,知识约等于魂魄……它将部分知识附着于少许器官,提前藏到了某具躯壳内,便可以伺机金蝉脱壳。”

        “听上去像是开挂。”

        “牺牲也很大。”君年说,“红使徒的根基便是井口结界,而结界的根基是知识。分割知识,虽然能规避杂交血统的副作用,但也会让结界内的底蕴竹篮打水,对红使徒本身造成无法弥补的严重伤害,至少跌上两个品阶。”

        “星罗馆这回是被坑惨了,王天贵亲自带人堵在虫洞那里,对抗那些闻腥味儿过来的大批边疆种,听说双方厮杀得很是惨烈,才彼此暂时牵制住,守住了门……嗨,扯远了。”

        “总之,击杀红使徒的奖励极其丰厚,你又近水楼台,大可试着搏一搏富贵……”

        陈酒突然开口,却是低声念出了对方的名字。

        “君年。”

        “……”

        对面沉默了两秒钟,

        “我在。”

        “我八品,你五品,我是半个新人,你是有背景有靠山有门路的老资历。”陈酒顿了顿,“但我真当你是朋友的。”

        “我也是啊。”君年语气如常。

        “那你说句实话。”

        陈酒一字一顿,

        “你替我’治病’那一遭,真实目的到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