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武侠小说 - 开局签到金箍棒在线阅读 - 第27章 一家三口团聚【求订阅】

第27章 一家三口团聚【求订阅】

        “哎呦!”

        “您就是沈公子的娘亲啊!”

        “奇人也!”

        “让让让!”

        “那必然给您让路!”

        “夫人让我握握手先!”

        马晓舒愣在原地,先是手被面前的男人激动地握住,用力地甩了甩,随后便看到身前的人海居然自动朝着两边岔开,像是按动了某种开关一样。

        几乎是瞬间,一道直通里面的窄道出现在马晓舒面前。

        她吞咽着口水,眼眸眨了眨,原地停驻片刻后便朝着里面走去。

        越往里走,马晓舒的步子就越慢,心中也越忐忑。

        空气很灼热,入眼清晰可见一条随风飘散的火红色披风,尾端带着火焰,阵阵隆隆声徘徊在耳畔。

        马晓舒蹙起眉头,忍不住向后微微仰着脑袋,这热浪让她有些受不了。

        来到那空白的区域,身后这时传来动静,马晓舒回头,诧异地发现那为自己岔开的一条小道没了,很快被人海淹没。

        身后是死胡同,马晓舒隐隐有些后悔。

        她是第一次见到孙悟空,尽管现在依旧是背影。

        “隆隆——”

        火红色的披风从头顶飘过,马晓舒惊呼一声,吓得蹲在了地面上,头顶一阵热浪。

        待那披风飘过后马晓舒才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试图用手掌扇去周围的热气。

        原来孙悟空这么吓人。

        可一想到那可能是自己儿子变得,马晓舒心中就多了些底气。

        人群外的马瑾洛和众丫鬟踮着脚尖,可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景象。

        羞涩如马瑾洛,她万不可能跟这些人说自己是沈寻的表妹,能不能让我进去这句话。

        马晓舒吞咽着口水,朝着那石狮子上坐着的人靠近。

        凭她对沈寻的了解,看这背影确实和自己儿子差别不大,一瞬间多了些亲切感。

        似乎是提起了些勇气,马晓舒轻声道:

        “允诺?”

        停顿片刻。

        孙悟空睁开双眼,他微微侧头,勾起嘴角:

        “娘,是我。”

        音色沙哑,冷漠,还有一份调侃的情绪。

        马晓舒蹙起眉头。

        这怎么可能是自己儿子的声音,语气也不对,冷冷的,有着自诩凌驾于一切之上的冷漠。

        这完全不是儿子应该对娘应该有的语气。

        但孙悟空又怎么可能会平白无故地喊自己娘呢?联系到儿子前几天求雨成功,尽管内心惊诧不已,马晓舒也开始渐渐相信。

        一切的想不通,不合理,马晓舒来不及思考。

        她清了清嗓子,朝着孙悟空走去,在即将来到旁边时,马晓舒挪动脚步,小心翼翼地绕到了孙悟空的正前方。

        周围满是携带侵略性的热量,这让身为普通人的马晓舒完全无法承受,她又朝后倒退了几步。

        然后观察起了传说中的孙悟空。

        也可能是自己的儿子。

        暗金色的猴毛,猩红泛紫的双唇,尖利的犬牙,马晓舒眼角露出怯色,这是自家儿子的念头又开始动摇了。

        “你真的是允诺?咱家都有谁,知道吗?”

        孙悟空抬头,嘴角露出充满邪性的笑容。

        “我娘,叫马晓舒。”

        “我舅舅,叫马志河。”

        “我表妹,叫马瑾洛。”

        “我爹,叫沈知行!”

        孙悟空说完,带着笑意的眸子抬了起来,有意无意地望向东边阁楼。

        马晓舒突然睁大了眼睛,胸脯快速起伏,她不顾眼前的热浪,眼眶通红地朝着孙悟空走去。

        “啪!”

        一巴掌扇重重在了孙悟空的脸上。

        孙悟空的脑袋纹丝不动,马晓舒吃痛地捂着自己的手心,眼中意外地噙满泪水。

        她连忙质问道:“你什么时候知道他名字的?”

        “怎么知道的!”

        马晓舒哭喊着。

        ……

        沈知行微微垂下脑袋,身后众人看向他的目光在此刻产生了变化。

        “知行……”

        衡文帝与陈太白面色疑惑。

        “沈叔叔……”

        陈思满脸惊愕。

        沈知行没有回应,他垂着脑袋,自顾自地开口:

        “他不是沈寻……”

        “沈寻根本不知道他的父亲叫什么……”

        陈思拭去脸上的惊愕,变成开心的笑容。

        “真的吗沈叔叔,他不是沈寻?”

        沈知行看向陈思,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眼眶却已通红。

        他认真地点点头:“真的,沈寻从来不知道他的父亲叫什么,这点我很清楚。”

        首席听后,面色严肃。

        “传我命令。”

        “护送皇上与公主回宫,另外……”

        “全体戒备,随时迎敌。”

        “回去就不必了,先看看情况再说。”

        衡文帝抬手制止道。

        他怎么也想不到今天的情况竟如此复杂。

        白高兴了一场,本以为沈寻就是孙悟空……

        他待沈寻并不薄,以后或许会多些仰仗些。

        ……

        “因为我就是沈寻啊,娘,自己父亲的姓名为什么不能知道?”

        “你瞒我瞒得好苦啊。”

        孙悟空笑着开口。

        “是谁告诉你的?”

        马晓舒咬着牙。

        孙悟空这时从石狮子上跳了下来,覆盖着火甲的双脚将青石地面砸出裂纹。

        他朝着马晓舒走来,带着令人难以忍受的炙热。

        马晓舒皱着眉头,向后倒退,朝前飘去的发丝因为高温而变得卷曲。

        可孙悟空还在步步逼近,眼中显露着猩红的颜色。

        他十指交叉,脖子左右摇晃,发出“咔咔”的声响。

        这是沈寻喜欢做的动作,在战斗来临前。

        马晓舒面露惧色,向后退着退着身体一软,坐倒在了地面上。

        “他在干什么?”

        “他要杀他娘?”

        “这还是沈寻吗?这还是孙悟空吗?”

        马晓舒听着周围的议论,心如死灰,眼泪不停流淌。

        东边阁楼剑光一闪,沈知行没有任何反应时间,直接手撑窗沿一跃而下,他压低眉头,朝着马晓舒那边冲去。

        “晓舒!”

        沈知行大喊。

        陈太白竖起剑指,修长白剑出现在掌心,陈思见状连忙要一同下去,陈太白立即阻止,面色严肃。

        “好好待在这!”

        他说完同样跳了下去,紧跟在沈知行身后。

        马晓舒回头,她看到一个身影冲进了人堆里。

        那个身影是那么的熟悉,让她一瞬间看愣了。

        可身旁炙热传来,孙悟空抓着马晓舒的衣领,将她整个人提了起来。

        沈知行双眼通红,发了疯似的挥舞着剑刃,可孙悟空一跺脚,一道气劲便直接将沈知行震飞。

        陈太白在后方单手接过沈知行,同时右手挥出,雪白的佩剑带着锋利的气息朝着孙悟空飞去。

        佩剑一瞬间来到眼前,孙悟空及时抬手,剑尖相抵掌心,寸寸碎裂。

        陈太白愣了。

        “娘,爹来救你了,开心吗?”孙悟空开口道。

        马晓舒仍旧处在失神中,尽管死亡即将来临。

        陈思已经顾不得父亲的叮嘱了,她不顾首席的阻挠,径直跳了下去。

        可就在她准备朝着那边冲去时。

        一颗火球从天边斜着落了下来,速度极快,整片天空都在徘徊着隆隆的声响。

        所有人一齐仰着脑袋。

        “你敢伤我娘!”

        沈寻落地,灼热火甲将青石砖地面撞出两个深坑。

        他咆哮一声,身躯扭转,化为流火冲到了六耳猕猴的身后,一拳捶在了六耳猕猴的太阳穴上。

        “轰!”

        人群远远散开后,这一拳直接将六耳猕猴捶到了几十米开外。

        沈寻接过落下来的马晓舒,脸上猴毛褪去,露出一副关切的面容。

        “娘!娘!你没事吧!”

        沈寻急切地问道。

        马晓舒躺在沈寻覆盖着火甲的臂弯里,没有令人难以忍受的炙热,只觉得温暖舒服。

        她伸手抚摸着沈寻的脸颊,笑着流泪。

        “允诺,娘好像在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