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武侠小说 - 签到从拳皇开始在线阅读 - 第18章 幽夜玫瑰

第18章 幽夜玫瑰

        惊呼声接二连三地响起,只因为苟启手中原本的那杯无色的基尾酒在摇晃中竟慢慢泛出血红的颜色。

        众人惊呼的原因当然不止于此,出现颜色仅是开始,随着酒水在杯中旋转,那抹血红竟开始在酒水中凝结,渐渐变幻成一朵栩栩如生的红玫瑰。

        玫瑰成形,摇晃戛然而止。

        随后,苟启轻举着郁金香杯缓缓走向吧台旁的许雁丘。

        “请!”

        酒杯被轻轻递出,声音落下之时杯中玫瑰竟开始绽放,花瓣片片舒展,就好似在对伊人表露心菲。

        一瞬间,数位旁观的少女心仿佛被猛然击中,看向苟启的眼神犹为炽热。

        许雁丘眼神闪烁了数下,随后面露微笑,伸手接过酒杯,看了看面前的苟启,再看看被递过来的这杯如艺术品般的基尾酒,竟也有些不舍得喝下。

        “它叫什么?”她问。

        “DARKROSE,幽夜玫瑰。”苟启缓缓开口,答。

        “幽夜玫瑰?好名字!”

        …

        就在许雁丘对着酒杯暗中称赞之时,从后方竟突然伸来一支手,一把夺过了基尾酒。

        许雁丘慌忙转身,却只见到基尾酒已被来人一口吞下,点滴不剩。、

        见其如牛嚼牡丹一般,刹时间,一股无名之火竟不知为何涌上心头,她大声斥怒道:“小乐你···”

        “雁姐,怎么啦?”

        来人扭过头,一脸茫然,这貌似是个女孩,短发,高个,衣着中性,若不认真看还真难辨雌雄。

        “你怎么能随便抢我的酒?”许雁丘气愤道。

        小乐拿起酒杯看了看,问:“这酒怎么啦?不过还别说,蛮好喝的,是谁调的?”

        许雁丘内心愤懑不已,然而作为老板,当前还有下属在场,她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双手往胸前一盘,阴沉着脸来表示自己的不开心。

        而就在她俩交谈的时候,一旁的苟启恍然间回过神来,举起自己的双手看了看,有些懵。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做了什么?”

        不得不说,技能好是好,但还是有副作用的,虽然脑子里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可全是肌肉记忆,大脑只能看却不能指挥,就像是无形中有个人在把自己当成牵线木偶,一举一动都身不由已,这种感觉真的有些不舒服。

        “这酒是你调的?”

        声音传来,苟启迅速抬头,却见小乐单手提着酒杯已到了身前。

        “嗯,是。”他点头。

        “你是谁?是新来的调酒师吗?”小乐双眼盯着苟启,继续问。

        “算是。”

        “那再来一杯,刚刚没过瘾。”

        说着,她递上了手中的郁金香杯。

        然而苟启仅是看了看,并未接。

        “我累了,不想调。”

        “哎哟!有性格,我喜欢!”小乐嘴角微微翘起,然后突然一收,冷声说:“你被开除了。”

        说完一转身,径直走到许雁丘跟前,板着脸道:“雁姐,他太帅了,而且比我还高,我不喜欢。”

        许雁丘听了,原本阴沉的脸竟舒展开来,嘴角也带上了微微笑意,随后颇具意味地对小乐说了一句:“他是云雀的亲哥哥,你确定?”

        话音未落,小乐的身形瞬间一颤,再转回身看向苟启时,脸上已带着僵硬且尴尬的笑容。

        “哥~我的亲哥,刚刚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千万别当真哈!”

        “???什么情况?”

        苟启眨了眨眼,完全没想到这人变脸居然会这么快,不过隐约间他还是猜出应该跟老妹有点关系。

        见苟启闭口不言,小乐明显有所误会,赶忙从旁边果盘上拿了个橘子,一脸讨好地上前来将橘子一把塞到其手中:“哥,哥!千万别生气哈,你大人有大量,来,吃个橘子消消气。”

        苟启茫然地看了看手里的橘子,然后一转脸望向许雁丘,问:“这什么意思?”

        许雁丘盘着手,眼中含笑,颇具意味地回了一句:“她正在追求你妹云雀。”

        “卧靠!”

        苟启当场惊得手一颠,差点连橘子都掉了,连忙往后避了避,对着这位小乐少女说道:“我虽不是老古董,但恕我直言,这种事情我真接受不了。”

        “可我跟云雀是真心相爱的,希望你能成全···”

        小乐双手合什,弱弱地哀求,然而她的话才说一半,便被一旁的许雁丘打断。

        “喂喂喂!小乐你别乱说话,人家云雀可还没答应呢,你现在说这话还太早了点。”

        小乐当即扭过头,怒怼:“我俩两情相悦,这只是早晚的事,我现在说出来也是让哥好有个心理准备。”

        “哟,这一口一声哥叫得真亲热,只是人家答不答应还不一定呢?”

        “金诚所至金石为开,我相信只要我的心够诚,哥一定会成全我们的。”

        说完,小乐回过头,对着苟启露了一个自认完美的笑容,恬着脸问道:“是吧?哥!”

        “停!”

        苟启当即一抬手打住,随后表情严肃地对其说:“你要怎样我管不着,但你现在去把云雀找来,我要跟她单独聊聊。”

        此时苟启觉得他有必要行使一下长兄的权利,同时必须给老妹科普一下社会主义基本价值观,以及马克思主义理论思想,务必要将其从错误和堕落的资本主义思想道路上掰正过来,以免她之后越陷越深。

        旁边几位女服务员这会儿也是越听越来劲,一个个眼神炽热,似乎也在期待着后续。

        心思敏锐的许雁丘发现了这一幕,当即朝她们挥挥手:“去去去!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干活去!”

        见老板都发话,这些人只能恋恋不舍地走开了。

        随后许雁丘对着两人说:“行了,有什么我们上楼说,在这平白让人当猴看。”

        苟启听到后,迈步越过女孩小乐,径直走向楼梯,边走还边拿出手机拨打着老妹的电话。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楼梯拐角,小乐才抿着嘴走向许雁丘,求助道:“雁姐,你不是说过跟他从小就是同学吗?待会儿你可得帮帮我,我感觉我一个人可能搞不定。”

        许雁丘挑眼看了看她:“这会儿知道急了?刚刚抢我酒那股劲呢?”

        不过说完她语气一转,又继续说道:“其实你俩这事提前捅出来未必不是好事,只要云雀有意事情还可以变通,若是之后被他哥主动发现,恐怕连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小乐听了眼一睁:“雁姐你有办法?”

        “没有,只能随机应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