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武侠小说 - 签到从拳皇开始在线阅读 - 第22章 变身

第22章 变身

        与阿伟通完电话后,苟启起身走向大门。

        刚到门口却又停下脚步,想了想后复又折返,来到了休息室客厅窗口处的小阳台。

        对着阳台往下望了望,有点高,而且下面正好是酒吧大门,人员来往络绎不绝,不太合适。

        于是,他又转身去了卧室,记得那里好像也有个小阳台,而且是对着另一个方向。

        进了卧室后直上阳台,探头往下一瞧。

        嗯,这里不错,下面是个小巷,黑咕隆咚地没人,正好合适。

        合适是合适,可根本没落脚的地方,怎么下去呢?

        爬?还是跳?

        左右权衡了好一会儿,终于,他一咬牙一跺脚,直接从阳台一跃而下。

        眨眼之间,人落到地面,双腿微颤,一个趔趄差点摔倒,然而神奇地是,居然一点事也没有。

        稳住身形后回头望了望上面跳下来的阳台,貌似还真有点高,这要放在以前根本想都不敢想。

        “哼哼!原来咱现在也算一高手了!”

        接着,他面含微笑,迈着轻快的步伐离开了巷子。

        ·····

        约半小时后,苟启进了一家衣品店,再出来时,帽子、墨镜、口罩、手套、风衣加长靴,基本上全身都已换了装容。

        打的来到第一家大富豪酒店,花了大半个小时询问加摸底,确认了那四人不在此,于是果断转去了第二家。

        这次或许是幸运女神的大姨妈来了,运气竟然破开荒地降临到了苟启头上。

        他刚下车便在辉煌酒店门口遇见了正急匆匆走出酒店的刀疤男,而且这家伙竟是独自一人。

        如此良机苟启怎能放过?

        装作不经意地擦肩而过,然后乘其不注意立马回头悄悄跟上,为了避免其发现只是远远吊着,并不近前。

        一路随着刀疤男穿街过巷,刀疤男似乎还挺谨慎,时不时还回头望几眼,若不是苟启小心,还真有可能被其发现。

        最后,刀疤男来到一条比较昏暗的街道,随后鬼鬼祟祟地摸进了一家店。

        等刀疤男进店之后,苟启从暗处走了出来,抬头看了看那家店名,当即有点哭笑不得。

        这丫挺的,竟然跑到传说中的野鸡店来,格调未免也太低了些,好歹也是跟了夜灵的人,怎么混成这鸟样?

        摇了摇头,这种地方苟启真不太愿意进去,所以打算就在原地等刀疤男出来,然而紧接着心思一转,他隐约感觉到了不对劲。

        按照常理来说,替某个大势力出来办事的人本身就代表着那个势力的形象,即便是一个不起眼的下属人员行为举止也要十分慎重,怎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方来?

        事出反常必有妖,今天这事很可能有隐情。

        一想到这,他不再犹豫,果断走进了店。

        店里此时有三个女的正坐在沙发上聊天,脸上都是浓妆艳抹,衣物却非常单薄,一条条大腿仅有丝袜包裹,乍一眼看过去倒还真有几分诱惑力,不过屋里灯光昏暗,实在是看不清脸,自然也分不出年纪。

        见有人进店,其中一位赶忙起身过来要招呼。

        苟启不想浪费时间,抢先从身上摸出一小叠大钞,直接开口:“我不是来玩的,而是来找人,只要告诉我刚刚那个刀疤在哪?这钱便是你的。”

        女人听了,表情先是一愣,随即又立马展颜欢笑,一边自然地把钱拿到手里,一边开口道:“那人叫了两个姑娘,在204还没出来。”

        这个地方可没有什么职业道德,有钱就是大爷。

        说完之后,女人还赠送了一句:“这位朋友,要不要我带你上去?”

        “不用了。”

        苟启拒绝,然后走入里间找到楼梯径直上楼。

        楼上很窄,全是隔开的一个个小房间,浓重的廉价香水味中夹杂着一股作呕的异味,即使只在过道里,都闻着非着刺鼻,真不知这些个人怎么会受得了。

        苟启半捂着鼻子找到了204的门,轻推了推,门纹丝不动,里面应该是锁着。

        正打算抬腿硬踹的时候,门居然自动打开了,接着从里面走出一浓妆艳抹的小姐,一边走还一边整理杂乱的头发。

        见苟启站在门前,小姐疑惑地抬头看了一眼,却也没多问,一转身就径直往楼下去了,紧接着又出来一位,亦是如此。

        等这两位小姐下楼,苟启提脚进门。

        里面是个小房间,空间非常小,就一张床加两个小柜子,灯光粉色昏暗,基本上什么也看不清,而且这里面味道更浓,要不是为正事,他真是一秒也不想多待。

        “谁?”

        刀疤男这时正光着上半身躺在床上抽烟,不过警惕性倒还挺高,一见有人进来,立马仰起身厉声发问。

        苟启没答,随手将门带上。

        此时他墨镜,口罩,加上衣兜帽将整个面部遮得严严实实,在昏暗的灯光下,看起来还颇具神秘感。

        “你到底是哪位?”或许也意识到了不对劲,刀疤男快速下床站了起来。

        “问你几个问题,如果照实回答我立马就走。”

        苟启拉了拉帽沿,刻意压低了嗓音发声,听起来还真有种异样的冷冽。

        刀疤男也是个狠人,一听到这话,当即毫不犹豫快步上前,一拳直朝苟启面门呼了过来。

        苟启迅速抬手,刀疤男的拳头正好落入掌心,瞬间凌空定格。

        接着,刀疤男意识到不对,想要抽离,却发现拳头已被死死钳住,无论如何使劲都不曾动弹分毫。

        而这会儿苟启其实也有点疑惑。

        “这人看起来如此威猛,怎么力量这么小?”

        这样的动作僵持了数秒钟,苟启终于还是松开了手,刀疤男由于用力过猛,一连向后退了数步方才稳住身形。

        “你还要再试试吗?”

        “你到是谁?要问什么?”刀疤男盯着苟启,一边用力揉着手一边回答,眼中明显已有了惧意。

        苟启一声轻笑,开始发问:“你们说的江离要来临江的事情是假的吧?”

        刀疤男悚然一惊,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

        紧接着顿感失言,立即闭嘴。

        苟启再次出言道:“你管我怎么知道的?我现在只想知道,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是受谁指使的?”

        “我不知道,我什么也没说过。”刀疤男将头偏到一边,似要拒绝回答。

        然而仅下一秒。

        “嘭!”

        一声巨响,门边的墙壁直接被一拳击穿。

        “现在,知道了吗?”

        缓缓收回拳头,苟启再次发问。

        刀疤男瞪大了双眼,脸上的肌肉瞬间僵硬。

        “你···你··是夜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