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武侠小说 - 签到从拳皇开始在线阅读 - 第25章 夜灵任务

第25章 夜灵任务

        “雁姐,这么快就来交任务,看来这次挺顺利。”

        “雁老板好!”

        “哟!雁老板,酒吧进新人啦?带他一起过来喝一杯呗!”

        “哈!看,又来一个南瓜!”

        “···”

        随着两人的脚步迈入大堂中心,周围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打招呼,许雁丘从容应对,同时也能看出她在这里的地位和影响力并不低。

        穿过大堂,许雁丘带着苟启来到一个柜台前,柜台的布置看起来跟银行无异,一共四个窗口,每个窗口安置着一台小型电子仪器,左边两个写着‘任务领取’,右边两个写着‘任务交付’,正上方还有个大屏幕,上面公布的一条条信息,没来得及仔细瞧,但猜想应该就是任务。

        而他俩现在就站在交付窗口。

        到了这,许雁丘似乎并不急着交付任务,站定之后,转身过来。

        “这就是任务区,酒吧虽然是我的,但这一块区域已经被征用了,上面不定时会有些普通任务会在这里发放,酬金也还可以,你看看吧!”

        苟启听完点点头,然后稍稍后退几步,开始仰头仔细观察屏幕上的任务信息。

        第一条:“10月23日下午,西城区跃泰路9号公寓楼发生伤人事件,疑似出现新生夜灵,交付具体信息可得酬金100000。”

        看了下时间,居然就是今天,而且在见到酬金后面的那一串0,他瞬间就将瞳孔放大。

        认真数了数:“个··十··百····十万。”

        十万!这可是整整十万!

        仅一个任务就是十万,这可抵得上之前一整年的工资,还得是不吃不喝之后算的。

        眼馋,极度眼馋!

        “嗯哼!”

        不过立马他回过神来,暗暗整理了一个神态,可不能让人看出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稍后,他抬手指了指屏幕,扭头看向许雁丘犹豫着问:“这个···上面这第一个任务···难吗?”

        许雁丘听闻,什么也没说,直接从怀里摸出一块金色徽章往交付窗口处的仪器上一贴。

        电子仪器的小屏当即亮起。

        “任务交付,审核中····”

        “审核完毕,任务完成度99%,完成度评价:优,开始交付酬金。”

        “酬金交付完毕,请签收!”

        至此,她重新将徽章收回。

        苟启恍然,第一时间仰头再次看向上面的大屏幕,发现那第一条任务信息已经消失。

        “你的?”他偏头问。

        “嗯。”她点头。

        “我记得你是今天晚饭之前走的,就算是刚刚才回来满打满算也不过才四个小时,这就赚了十万块钱?”

        “没有十万,只有九万九千。”

        “我说的是那一千块钱的事吗?我说的是十万块钱的事!”苟启强调。

        许雁丘盘起双手,淡定回答:“这次也是运气好,到了地方随便转了一下就找到了那个小女孩,她非常配合,也没有伤人之心,很顺从地跟着我们去守夜人那里登记,所以就回来得早了些。”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但这种任务并不常有,一旦出现便会有很多人抢,能抢到也是一种本领。”

        “那我能接吗?”苟启悄悄凑近问。

        许雁丘轻瞥了一眼,笑着反问:“你有徽章吗?没徽章连这个门你都进不来,怎么接?”

        “谁说没有的?”

        当然,这话只能想想,肯定不能说出口,否则光一个来历就有些说不清,不过明的不行可以暗着来啊,反正徽章的主人是夜影,就算到时有锅也让对方去背。

        这想法,完美!

        继续抬头看大屏幕,上面还有好些任务,酬金也一个比一个高,有两个甚至上升到了七位数。

        任务:夺取‘无相’组织的四大天王中任意一位的夜灵徽章,送交守夜人总部,可得酬金一百万,并且猎人等级自动升为四级。

        任务:抓捕叛逃者‘铁狂’,送交守夜人总部,无论生死皆可获得酬金三百万,猎人等级自动升为三级。

        眨了眨眼,苟启立马就瞄准了这两个之中的第一个,心想:果然幸运女神今天是来了大姨妈,这简直就是送钱啊!

        不过这钱是要?还是要呢?

        “喂,雁子,我问你,无相有多少人是金徽?”

        “雁子???”

        乍听到这个称呼,许雁丘身形一颤,表情肃然。可才一眨眼,她的脸上又重新显露了笑容。

        本以为自己成了夜灵,尤其是当了老板之后会对这个小时候的称呼比较抗拒,然而事实证明,并没有,反倒还有一丝丝的温情。

        这是某个家庭在她悲惨童年里埋下的一点光芒,而正因为有这一点光芒的支撑,她才能一步步走到今天;否则连她自己都不敢确定,若童年只有黑暗,她是否也会成为了一个夜影?

        这样的例子之前做任务时碰到过很多,所以她非常明白一个人童年的缺憾对其成长后的影响有多大,这甚至可能需要耗费终生来弥补。

        “你怎么了?”见她未回答,这时苟启转过头来问。

        “没什么?”许雁丘悠悠醒转,而后对其微微一笑,答:“在想你的问题。”

        “这个还用想?”

        “当然。对于‘无相’谁都不能说得很清楚,事实上就连官方也是如此,它隐藏得很深,明面上所知的信息只有四大天王,至于无相到底有多少成员?首领又是谁?我们一无所知,所以你的问题我也无法回答。”

        “那么昨天追杀你的那四个人就是四大天王吗?”

        “好像只有两个是。”许雁丘快速回想了一下,答:“一男一女,男的叫寒星,女的叫月芒。”

        “那另外两个呢?”

        “用火的那个女的我不认识,使飞刀的那个男的好像是在哪儿见过,他后面不是追你去了吗?我都还很好奇你是怎么逃走的?”

        苟启勉强笑了笑:“这有什么好奇的,我躲了一下,他找我没找着不就回去了?”

        “是吗?”

        许雁丘带着怀疑的眼神看了看,而面对其目光,苟启大大方方,镇定自若,并且果断选择不再发声,以免继续说下去露馅。

        审视了一小会儿,许雁丘终于放弃,将目光转移开,道:“好了,你才刚来,别那么好高鹜远,先在一楼熟悉一下情况,若是之后有机会我会带你去见识一下的。”

        “嗯,也行!”他答。

        许雁丘放开双手,问:“你还有什么要看的吗?要不要我再带你认识几个人?”

        “还是算了,我有点困,想下去睡觉!”

        “那行,走吧!”

        接着,苟启跟着许雁丘出了大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