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武侠小说 - 签到从拳皇开始在线阅读 - 第36章 被坑了

第36章 被坑了

        才知道严叔居然是守夜人,而他过来的目的是为了铁狂。

        铁狂原来也是江陵市周边一个县城的普通守夜人,后来因实力提升被守夜人看中,于是便成了守夜人;在干了数年守夜人之后,又因实力出众而被选中去看守一个守夜人的秘密基地。

        后来不知为何,铁狂突然选择了叛逃,从而被守夜人通缉。

        这便是许雁丘之前所知关于铁狂的全部信息。

        当然,因为发现了基因药剂,所以不难猜测铁狂的叛逃很有可能跟基因药剂有关,不过药剂已经被苟启用了,这事自然也就需要隐瞒。

        云雀和胡小乐领着严言等人去了地下室,铁狂就被放在那里,早已经是个死人。

        在有必要的时候,夜灵下手可从不手软,更何况对方是一个通缉犯。

        ···

        “你还不松开?”

        “他们可还没走,不多装一下?”

        “我没说不装,可你的手能不能干净点?趁机揩油这种事你做得很顺手嘛!”

        四楼医务室,此时就苟启和许雁丘两人,其他人都去了酒吧的地下室,就连杨佑也去了,从这可以看出,这人过来不仅是为了许雁丘的伤,更多的可能还是为了铁狂。

        苟启这时缓缓收回搂在许雁丘腰间的手,稍有不舍。

        然后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玫瑰,一朵朵十分精美,应该是特意挑选的,他开口问:“这花怎么处理?”。

        许雁丘慢慢退到座位上坐下,随口答:“你爱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反正又不是我接的。”

        苟启顺势回道:“那行,这花应该挺贵的,等下我拿去送给小希,别浪费。”

        小希名叫陈希,是一楼其中的一名女服务员,长相甜美可人,尤其是换上制服女仆装,跟动画片里的拉姆和雷姆还真有点相似,再加上她性格很活泼,跟谁都处得来,整个酒吧里苟启最先熟悉的就是她,所以这会儿第一时间想到的自然也是她。

        听闻这话,许雁丘忽然掰过脸,语气一冷:“你乐意送谁送谁?我管不着。”

        苟启则是真没注意到,缓步走到桌台前,将那花安安稳稳地放好,再转回来时面对他的却是一张铁青的脸。

        眨了眨眼,这会儿他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心思一转,顿时恍然大悟,立马道:“我等会儿就下去把它扔了。”

        等这话说完,许雁丘的脸色才似乎好看了些。

        ···

        两人之后也没再说,就在医务室安静地等待着,许雁丘这会儿不知从哪摸出了一本书在看,苟启因为太过无聊,就站在窗台边反反复复地握拳捏拳,感受着新增长的实力。

        要不怎么说科技才是第一生产力呢,单单就一支药剂,就让他感觉浑身充满力量,哪怕这会儿突然来一头牛,他都有信心一拳打趴下。

        却在这时,他的眼光无意间扫过许雁丘的身影,不由神情一滞。

        屋内柔和的灯光下,她侧身坐着,微微低头,双腿并拢,上面放着一本书;一头乌黑笔直的长发从头顶自然垂落,划过微红的脸颊分成几缕打在书页上,轻轻地摩挲着。

        用指尖轻轻挑起书页,她翻页了;动作轻微柔和,没有发出一丝声音,一切都是那么舒适且安详。

        恍然间,苟启仿佛回到了学校的教室,而对面就是一直暗恋的女同学,青涩的年华,欲语还休···

        靠!

        下一瞬间,他猛地回神,用力摇了摇头,提醒自己这不真实,许雁丘分明就是个女王,怎么可能会有这样恬静的一面?这一定是装的。

        女人都是善变的,一定不能被其表像所迷惑。

        嗯,咱心志要坚定!

        然后他果断将脸转向窗外的黑夜,选择不再去看。

        时间就这样在安静中流逝。

        好一会儿后,门外终于传来脚步声,紧接着,云雀和胡小乐一起进来。

        许雁丘这时缓缓将书合上,然后抬起头看向两人,问:“怎么样?办好了吗?”

        “都办好了,他们也都走了。”

        说着,云雀伸手将旁边一张椅子捞到身后,随即一屁股坐下,又继续道:“严言大叔倒还好,就那个死杨佑,逮着我俩一直问药剂的事,我看他也对那基因药剂有想法。”

        “基因药剂本来就很珍贵,很多人都在秘密研究,而且这一次是官方泄露出来的,一旦得到可以作为很好的样本,它的研究价值远超其本身的实用性,惹人觊觎也属正常。”许雁丘回答。

        “那好可惜哦,就这么直接被我哥用了,要不然我们又可以拿它卖一大笔钱。”

        “你就知道钱,也不想想后果,上面会允许这东西流通出去吗?一旦这东西卖出之后落到有心人手里,再进行大规模研究,那我们的罪可就大了;相对来说,被你哥用了可能才是最好的结果。”

        许雁丘说完,将书轻轻在桌上放下,然后慢慢站起身,又道:“行了,小乐你去将一楼以上几层都关闭,这几天就不营业了,给你们放假。”

        这话刚说完,云雀当即从座位上蹦了起来。

        “哦耶!雁姐万岁!”

        “别高兴太早,我那儿一堆报表还没做完呢,就交给你俩了。”

        一听这个,云雀的脸瞬间又垮了,弱弱地求饶道:“雁姐,我们好不容易放两天假,你就发发善心放过我们一次,换个人吧!”

        “那你说换谁?”许雁丘斜着眼问。

        云雀毫不犹豫地扬手一指:“我哥,我哥可以,他上过大学,做这事肯定得心应手。”

        听闻,许雁丘抬眼看了下那边正一脸怒容的苟启,不由笑了,道:“你哥今天帮我做报表,两个小时做了三份,你觉得这效率如何?”

        “这么慢?”云雀惊奇。

        “所以说这事就这么定了,做完报表之后你俩爱去哪儿就去哪儿,我不管。”

        许雁丘说完,不待云雀再拒绝,便已径直消失在门口。

        而这时,察觉不妙的云雀快速回过头,一转眼瞥见愤怒的老哥,吓得立马就拔腿冲向门口。

        “你这死丫头!给我站住!”

        身后传来老哥的大喝,可云雀哪里会停,瞬间提速跑得更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