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武侠小说 - 签到从拳皇开始在线阅读 - 第86章 镇元斋(求月票推荐票)

第86章 镇元斋(求月票推荐票)

        “小启,你不是也有超能力吗?弄出来给他们看看!”

        “嗯?”

        听闻师兄明天兄这么说,苟启不由抬头看了看面前的推拳崇和小麻宫,望着他们期待的眼神,不由点了点头:“好!”

        说着,他右手随意一晃,指尖便捏着一张卡牌,随即手一抖,一只小松鼠便从中掉了出来。

        小松鼠掉下来之后,第一时间跳到苟启脚上,然后直接顺着腿往上爬,最终停留在了左边肩膀的位置,转动着两只小眼睛对着面前的几人来回瞧。

        这只松鼠就是前几天湖边抓的那只,反正现在又没东西放,就把它留着了。

        而且这小家伙被封印在卡片里之后,竟跟他产生了某种联系,叫它做什么就做什么,很听话。

        “哇,好可爱的小家伙!”

        女生果然都对这种毛茸茸的小动物免疫力比较低,小麻宫看见小松鼠后,本能地发出一声惊叹。

        不过也仅止于此了,她只是拿眼睛看,人仍停留在原地,显得彬彬有礼。

        旁边的推拳崇倒是很快抓住了重点,他的目光没去看松鼠,而是对着苟启手里的那张卡牌。

        随后问:“你这个超能力很新奇,是将物品装在卡片里面吗?”

        “嗯!”苟启点头。

        “那大一点的呢?”

        “没试过。”

        “人呢?”

        “那就更没试过了,这可不能乱试,万一出了什么好歹?那我不岂不是成了杀人凶手了?”苟启赶忙答。

        推拳崇听完,点了点头,似乎对这种超能力有所了解了。

        就在几人交谈时,前厅忽然缓缓走出两位老人,一位是唐福禄,另一位···

        头发胡子全都白了,很长很乱,都挡了大半张脸,身上的衣物比较普通,就是简单的中式灰色布衫加黑色长裤。

        倒是手里一直握着个酒葫芦,精神也比较萎靡,像个酒鬼。

        可别看人家总是昏昏欲睡的样子,实际上可清醒得很,而且这位老人也是一位武学宗师,名叫镇元斋,在南镇可是与唐福禄齐名的存在。

        “老师!”

        “师傅!”

        “··”

        两位老人一出来,众人便齐声打招呼。

        两位老人点点头,随后看了看院里的众人,最终将目光一起停留在苟启身上。

        “这就是你新收的徒弟吧?”镇元斋的声音有点沙哑,并且软绵绵的,像是中气不足一样。

        “嗯。”

        唐福禄应了一声,点点头,随即冲着苟启招了招手:“小启,你过来!让老酒鬼看看。”

        苟启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慢慢走到两位老人面前。

        之所以犹豫,是因为他身上还有伤,怕被发现。

        果然,像是看出了什么,镇元斋缓缓伸出手捏了捏他的胳膊。

        “啊嘶~”

        这一捏恰好触动了他的伤口,生疼!

        不过为了避免被发现,他强忍着没有出声,只是憋得脸上肌肉微微抽搐。

        “嗯~筋骨挺不错,肌肉也有力,是个好苗子。”

        称赞一句之后,镇元斋就将手收了回去,然后忽然又说了一句:“年轻人学武之后在外打点架不算什么,但是有伤不要瞒着,容易成隐疾。”

        这话一出,苟启立马抬头看向老师唐福禄。

        原以为老师会生气,结果并没有,只是平淡地问了句:“你这伤在哪弄的?”

        “地下··格斗场!”苟启低头,老实回答。

        “为什么要去那里?是不是以为自己很厉害了,觉得没有几个人是你的对手?”

        “不是的。”他赶紧摇头,答:“之前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必须要去那里,没想到会出现意外,不过现在已经办完了,之后不会再去了。”

        听闻是正事,老师唐福禄倒也没再继续问下去,只是稍沉默了一下,随即朝后方招看了一眼:“小瞬,你带小启回屋去!”

        “好的,爷爷!”

        说着,瞬影上前来,搀扶着苟启走向了内院。

        待两人走后,唐福禄也背负着双手转身缓缓走回了前厅。

        见此,镇元斋笑了一下,也拿起酒葫芦,一边喝着,一边也跟着进了屋。

        进到屋内,两位老人一前一后缓缓坐了下来。

        “老唐,你好像知道他去那里的目的?”镇元斋忽然笑着道。

        唐福禄听完,摇了摇头道:“年轻人出去打架,无非就那两个理由,一是为情,一是为义;他才来南镇没多久,在拳场那里能有什么朋友?不为朋友那就只能是为了女人了。”

        “哦!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那地下拳场还真有一个华夏女子,听人家说不但人长得漂亮,而且身手了得。”

        “哦?品行怎么样?”

        “这我就不知道了,你得问你徒弟。”

        ·····

        此时后院的房间内。

        苟启躺在床上,旁边瞬影在配药,还是那种黑乎乎的一坨。

        因为知道药效,所以苟启这次很顺从,甚至还自己动手解绷带。

        “小师弟,你怎么会去打黑拳的?那地方很危险,爷爷可从来都不让我们去。”瞬影一边调着药一边问。

        “瞬影师兄,如果我说我是想去练习实战,你信吗?”苟启尝试着问。

        “不信!”瞬影毫不犹豫地摇头。

        “为什么?”

        “你要实战的话根本不用去地下拳场,可以去坂琦道场,也可以去找红丸他们,那些人哪个不是高手?不比你去打黑拳管用?”

        苟启听完点了点头,觉得有道理,然后又问:“那你觉得我去那里的理由是什么?”

        “你真要我说?”瞬影回头看着他,确认道。

        “嗯。”他点头。

        “那还有什么?无非是女人和钱?听说那地方酬金挺高的,你刚来的时候不是说什么都没有吗?后来突然又拿出了那么多钱,肯定都是打黑拳挣的。”

        “钱确实是一部分原因,但我其实最主要的不是为了钱,具体原因我真的不好说。”

        “这有什么不好说的,男人嘛,不是为了钱就是为了女人。你看你这胸口的绷带,看手法就知道是女孩子系的,要是男人肯定不会这么细致。”

        “你这也能看出来?”苟启是真惊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