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武侠小说 - 签到从拳皇开始在线阅读 - 第95章 女老板的秘密(跪求月票推荐票)

第95章 女老板的秘密(跪求月票推荐票)

        第二天。

        清晨,苟启从自己的床上醒来。

        天色还只是微亮,卧室里则是光暗交织,朦朦胧胧。

        别想了,昨晚啥也没干。

        女老板当时都睡着了,他不可能再将人家叫醒。

        也只能将好不容易鼓足的勇气强行熄灭,稍微驻足看了几眼,之后悻悻地原路返回。

        像表白这种事估计也凭借一时冲动,当时如果没有搞定,后面再追问的话总感觉隔了点什么?即便强行问了估计成功率也不高。

        所以说昨晚最后那句话到底女老板有没有听到?很关键。

        稍想了一下,随后苟启翻身起床。

        并没有安排什么特别的行动计划,和往常一样,他随便换了身运动服就去了二楼训练室。

        如今在与拳皇世界的众多高手对战过后,他对于本身的实力算是有了一个比较清晰的认知。

        若说参与拳皇大赛的选手都看作顶级,或者是趋近于顶级,那么他大概就处于高级与顶级之间。

        跟拳皇世界里的大多数人打没有压力,但是跟顶级高手之间总会差上那么一线。

        别看之前跟红丸、坂崎良等那些高手对战时打得有来有回,甚至偶尔还占点便宜,可那是在切磋,人家根本没出全力,真要打格斗赛的话,肯定不是对手。

        目前他面版上的的平均属性是8,再有异能神龙气的加成,估计能达到10,可真要参加拳皇大赛的话,至少得将平均属性升到10,然后再加上神龙气,能达到12.

        这样一来,才或许能与那群人有一战之力。

        不,还差一点,还差个超必杀技,基本上顶级高手都有超必杀,若是他没有,很难赢。

        至于现实世界,因为对战的太少,所以不是很明确,而且目前他在现实世界碰到的高手都是异能者,真不好进行比较。

        对方的异能或许很强大,可本体有可能非常地弱,只要能让他近身,估计一巴掌就能将对方拍倒。

        一边锻练一边思考着,不知不觉间,就已经持续了大概两个多小时。

        稍显遗憾的是,一直都没看见女老板过来。

        平时的话,女老板偶尔还是会过来修炼的,然而今天并没有,也不知是运气不好还是其他原因?

        锻炼完,苟启便回了自己房间。

        在浴室冲洗完,出来后照常往沙发上一坐,喝水。

        稍稍休息了一下,感觉时间差不多了,便要起身准备回卧室换衣服,然后去吃早餐。

        可才刚迈第二步,腿无意间碰了一下茶几,茶几一抖,果盘里的一颗金橘滴溜溜滚了下来,一眨眼就钻沙发底下去了。

        苟启无奈,只能蹲下身将手伸到沙发底下去摸。

        没一会儿,金橘摸到了,顺手还带出来了两个纸盒。

        “这个··是··?”

        一看到纸盒,苟启忽然就有了点印象,这个好像正是搬家那天被他随手给塞在这下面的。

        而它们原本的位置应该是···卧室。

        想到这,他暮然转头看向卧室,再一联想起许雁丘之前几次三番过来卧室里找东西。

        “哈!”

        想到导致女老板焦燥了好几天的原因很可能是自己,苟启登时就有点想笑。

        不过事情已经发生,懊恼没有任何意义,再说他也真的是无心之失,只能是将功补过了,准备立马就将东西给女老板送过去。

        然而刚要拿着盒子起身,脑子里灵光一闪,突然间又想到。

        既然女老板对此物如此上心,那里面必然是有着对她来说非常重要的东西,而一般来说,对个人比较重要的东西都很隐密。

        钱?徽章?

        或者···之前哪个男的给她的情书?

        嗯嗯,很有可能!

        作为女老板现任的准男友,此时他觉得非常有必要打开盒子检验一下,以防女老板被某些不良人员欺骗。

        想来想去,苟启终于找到了一个足够的理由说服自己。

        于是,重新又坐了回去。

        接着,他伸手将盒子打开,理直气壮。

        第一个盒子打开,很意外,里面竟然什么也没有,空的。

        啧!一瞬间,满满的期待感就下降了一大半。

        毫不犹豫,直接又打开了第二个盒子。

        盒子一开,第一眼看到的是摆在最上面的一本旧书。

        不对,确切地说,应该是一本老旧的辞集,连边上的书页都有些泛黄了,看着跟几十年前的老古董一样。

        可不知为何,苟启一看见这书,就觉得很眼熟,总感觉在哪里见过?

        拿起来又瞧了瞧,更熟悉了。

        缓缓翻开第一页。

        果然!

        只见第一页空白处写着一行笔迹极为熟悉的娟娟小字:“谨以此书赠与最可爱的燕子——云雅。”

        云雅,是苟启老妈的名字。

        难怪看着眼熟,这就没跑了,原来这本书是他老妈送出去的。

        只是这个‘燕子’··是许雁丘?

        带着这个疑惑,他继续翻了翻,很容易就翻到了第十二页,因为这中间夹了一张折叠起来的纸,像是书签。

        暂时没管那书签,先看了一下这一页书。

        很普通的一页,上面只有一首金朝元好问的词,倒是词的很大一部分特意被笔标注过。

        《摸鱼儿*雁丘词》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

        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

        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

        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

        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丘处。

        ···

        苟启反反复复看了凡遍,真没看出有特别的地方,倒是隐约能猜测到女老板的名字或许跟这首词有关,要不然不会特意在这一页夹了书签。

        书上的内容没看出什么东西,于是他重新又想起了书签。

        打开来看了之后才发现,原来这并不是书签,而是一张材质比较特别的纸。

        最上面印了四个大字‘四帝计划’。

        然后下面就是一大堆的人名,字体很小,数量极多,几乎把整张纸都占满了。

        仔细看了看,绝大多数不认识,倒是有些比较普遍的名字见过,像什么吴一、李江、宁学等等,像这种重名的哪里都多得是,根本不能算什么。

        暂时没看懂这是个什么东西,于是他又按照纸的原样重新叠好,谨慎地将其放回原位。

        然后又将整本书从头翻到尾,再没发现其他东西。

        随手将书放到一边,开始伸手从盒子里拿出里面第二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