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武侠小说 - 签到从拳皇开始在线阅读 - 第114章 苏烈到来

第114章 苏烈到来

        “嘭!”

        “咚!”

        “轰!”

        驿馆的大门紧闭,门外守着两位柱枪而立的士兵,每一次里面传来巨响,整个驿馆的院墙和大门都会被震得抖动一下,连带着士兵的心也跟着揪一下。

        动静太大了,好几处院墙都已经有了裂痕,他们是真的担心有什么东西突然从里面飞出来砸到他俩。

        就这种威力,只要砸中,一准玩完。

        他俩担心地相互瞄了一眼,然后左边这名士兵微微抬了下头,看了一眼天色。

        一轮弯月高悬,夜空繁星点点,九天银河清晰可见。

        “将军她···进去有一个多时辰了吧?”

        这名士兵小声嘀咕了一句,似无意,也似有心。

        右边士兵听到后,也小声接话:“应该有了。”

        “打了那么久,不累吗?”

        “这可能就是将军家乡特有的见面方式?或许打得越激烈,说明感情越好。”

        “有可能,要不然怎么会直接将我们俩赶出来?估计就是不想让人打扰。”

        “终于明白花将军为何那么厉害了!他的那个夫婿也是,原来他们都是从小就练出来的,有如此尚武之风,想要不厉害都难。”

        “···”

        两位士兵小声议论着,院内的动静仍不停歇,时不时仍会发出一声剧烈撞击,此情此景,犹如在黑夜中敲击闷鼓,若这里不是驿馆的话,怕是早就引人围观了。

        “来人了,快站好!”

        就在这时,站在左边的士兵一眼瞥见右方大道处,赶忙出言提醒,同时将身形站得笔直。

        右边士兵一听,连头都没偏,立马也将身形站直。

        没多久,果真来了一队举着火把的人,一共六个,为首的正是将军苏烈,在其旁边领路的正是驿馆的管事。

        一行人一过来,那管事便指着破咧的院墙对苏烈诉苦道:“将军,您看,这裂痕连外面都看到了,里面还不一定破坏成什么样子,您还是快点进去劝说一下吧,花将军他们要是再打下去,我这里又要重新修建了。”

        苏烈听完,顺着旁边的院墙都看了看,顿时发现裂痕还不止一处,果真是有拆房的架势。

        “嘭!”

        恰巧此时里面又传来一声巨响,这回倒是更干脆,直接被人从里面一拳打出了一个洞,就刚才的一瞬间几乎都能看到手了。

        “哎!”

        苏烈无奈感叹,真要论起来,花木兰还比他高半级,若非平时两人关系不错,此时他还真不愿意前来,毕竟是个人私事,旁人不太好掺合。

        可现在不行了,将人带进驿馆是他下达的命令,若是她俩真把这里拆了,他也是责无旁贷。

        “好了,我来处理。”

        苏烈说完,便领着人径直走向大门旁边的士兵。

        “他们在里面打了多久?”

        苏烈的身形魁梧,长相也粗犷,说出的声音也是极为雄浑,铿锵有力。

        左边站立的士兵回答:“禀苏烈将军,打了有一个多时辰。”

        “一直在打吗?没停过?”

        “是的,将军。”士兵回答。

        苏烈此时也是在心里暗暗感叹一声对方两人精力充沛,然后抬头朝大门一指,命令道:“开门吧!”

        “是。”

        士兵得令之后转身过去将门打开,继而苏烈领着众人迈步进门。

        一进院,便看到花木兰举着大剑用力挥砍,而在她的对面,一位容貌英俊的少年竟光着膀子在巨剑之下左闪右突,浑身上下都沾满了泥土,前胸的位置还有少量的剑伤和血痕。

        旁边院子的空地上,兵器架、桌案、乱石、还有破碎的衣物和兵器散落了一地,左右两边的院墙更是惨不忍睹,到处都是裂纹和凹坑,眼看着马上就要倒塌。

        “住手!”

        苏烈可不能让两人再打下去,当即抬手喝止。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正要举剑挥砍的花木兰终于还是停手了。

        而她的对面,苟启是如获大赦,赶忙退到一旁急喘两口气。

        花木兰的厉害还真是出乎他的意料,这回他可算是真的使出了浑身解术,各种技能都用了,连必杀技也没省,甚至连那白狼都放出来助战了一会儿,才堪堪与花木兰打成四六开。

        为什么此时他光着膀子,还不是被这女人给削得,对方能当上长城守卫军的高层,果然还是有两把刷子。

        战斗暂时中止,苟启在这边喘着粗气,花木兰则在那边杵剑而立。

        这时,刚刚出言喝止的苏烈领着一群人走到两人身前。

        先是看了看苟启狼狈的样子,两转头看向花木兰。

        一个个登时便忍不住笑出声来,只因花木兰此时的模样也没好到哪里去。

        头上发髻掉落了,一头红发就这样自然散开,肩甲上的兽头也没了一个,最主要的是脸上,一个大大的黑眼圈看着极为滑稽。

        在场这些人自然皆知花木兰的武力,苟启能与其战成这样,已是非常难得了,诸人也从心底开始认可他的实力。

        在以眼神阻止身旁诸人的笑声后,苏烈上前问:“你们这是在做什么?若要比试也不必如此激烈,怎弄得如拆家一般。”

        苏烈话音刚落,花木兰便抬手一指苟启:“此人造谣生事,或是敌国奸细!”

        “啊?”

        众士兵们一听,尽皆哗然,当即便严阵以待,只因苏烈并未发令,所以他们此时还未动弹。

        既然涉及公事,苏烈神情一肃。

        随后他望着眼前的花木兰,虽然她说得很大声,但刚刚经过久战,此话或是她怒意而发,也可能是恼羞成怒。

        经过一番慎重考虑过后,他对花木兰询问道:“花将军,你刚才说的话,可有凭证?”

        “没有,只是我个人的怀疑,但是他直接跟我说有人会在互市当天引魔种入城,或许他的目的就是想要破坏互市。”

        听完此话,苏烈倒是理智地说道:“花将军,若是他真想要破坏互市,应是在暗中谋划,为何反而当面警告,岂不多此一举?”

        说着,他顿了顿,随后又补上了一句:“木兰,恐怕你更多的是在恼怒他冒充你的夫婿这件事情吧?我等身为将军,也不可公报私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