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武侠小说 - 签到从拳皇开始在线阅读 - 第130章 第三波攻势

第130章 第三波攻势

        自魔种大军第二次退走,一整个白天都没有再见到它们的影子。

        即便如此,守城士兵也丝毫不敢松懈,仍然驻守在城墙之上,严阵以待。

        苟启已经不敢再放出蛇头鹫侦察了,之前放出去一次,立马就被大群飞行魔种围攻,若非城内弓箭手的援助,蛇头鹫差点被撕碎。

        毫无疑问,敌方已经完全将天空封锁,想要通过空中获取信息已是不可能。

        唯有一点很明确,魔种军团并未离开,似乎在酝酿着第三波攻势。

        当然,千窟城也没闲着,乘着白天的时间,赶紧收集物资,修补城墙。

        作战的士兵抓紧时间休息,后勤士兵负责执勤警戒,招募来的民夫负责对魔种尸体进行分割,这些可都是非常有价值的战利品,可以用来制作高级的武器和铠甲,不能浪费。

        ····

        白天很快过去,夜晚来临。

        天一黑,魔种便重新在城外集结,就跟掐着点上班一样。

        士兵们一见,当即纷纷从城楼里出出来,动作迅捷有序;经历前两次进攻的洗礼,如今士兵们面对魔种竟也有了从容与镇定。

        战争果然是最好的催化剂,一切不合格者皆被淘汰,剩下来的即便原本是次品,也变成了优品。

        魔种照常发动进攻。

        只是这一次又有点不太一样,魔种们不知从哪里弄来了许多木板当成了盾牌,然后一批魔种将盾牌立在距离可及之处,开始扔石头;另有一些则举着木盾冲锋。

        城墙上面的士兵见到魔种来攻,仍和往常一样射箭阻击,可是效果已经大大降低,而且远处的魔种们躲在盾牌后面扔石头,两方对射之下,士兵们竟处于下风。

        倒是投石机再一次见攻,一块块数十斤重的圆石从城内飞出,无论魔种有没有盾牌阻挡,效果一样。

        待魔种攻到城墙下,又开始攀爬,士兵们继续扔下滚木和礌石,泼出热油。

        天上依然有空降的巨狼不时落下,只是经过前两次的消耗,飞行魔种的数量已经大大减少,即便执行空降,也很有限。

        苟启在城头之上,越看眉心越皱。

        经过前两次的进攻,他早已经看出来了,魔种肯定是有智慧的,至少高级魔种是有智慧的。

        此时魔种的攻击方式和之前并无太大区别,之前就没攻下来,难道现在就能攻下?

        不可能!

        敌方肯定有底牌。

        然后他开始在城墙之上四处游走,仔细观察,终于让他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他发现,有许多冲锋上来的魔种竟没有攀爬城墙,而是在城墙底部一处地方聚集,而且聚集之后一起用木盾挡在头顶,即便被城上的礌石砸倒一些,另一些也很快补上,拼着巨大伤亡也不退。

        而且在隐约间他还听见了下方敲击城墙的声音。

        难道它们想挖穿城墙?

        这未免也太异想天开了吧?要知道城墙根部是最宽也是最坚固的部位,里面几乎全是用岩石修筑,这样挖得话就算挖到明天天亮也挖不穿,更是白白消耗有生力量。

        “难道对方真的那么蠢?”

        不对不对!

        苟启当即摇头。

        面对任何一次战斗,他从吝惜将对手高看。

        老师唐福禄曾告诫过:如果将胜利寄希望于对手的愚蠢,那自己才是真的愚蠢。

        能想出空降策略的魔种首领会是蠢人吗?

        明显不可能!

        既然如此,那魔种们聚集在这一处必然是有目的。

        至于是何目的····?

        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苟启当即转身回头看向城内。

        就在脚下相对应的位置,立着一个很大的帐篷,有一众民夫正推着数辆运送物资的小车一直在进进出出···

        “嗯?不对!”

        在城墙根能运什么物资?要运也是运到台阶那里,这样才方便运输,怎么会运到帐篷里?

        有蹊跷!

        于是他果断用手一拍墙跺,直接从城墙上一跃而下。

        “站住!”

        苟启很快挡住一辆往外运送物资的小车,小车外面用粗布盖着,但是也没全盖住,从露出来的部位可以看到,里面装的好像是箭矢。

        运东西的民夫突然被苟启拦住,像是有些害怕,眼神一直在闪躲。

        “车里面装的什么?”苟启质问。

        “啊啊啊~~”民夫连连摇头,口中一直发声却又发不出来。

        这时,旁边另一个推车的民夫过来,笑着说:“将军大人好,我兄弟是个哑巴,有什么事情您问我吧?”

        苟启听闻,眉心先是一拧,随即又一笑,说:“你们这车里装的是什么?”

        “回禀将军,里面装的是备用的箭矢,因为怕下雨,所以要先放到帐篷里存储。”那人笑呵呵地答。

        “箭矢?呵!”

        苟启忽然轻蔑一笑,道:“箭矢能将车辄印压得这么深,你当我是傻子吗?”

        话音一落,他便毫不犹豫地一脚将这个人的小车踹倒。

        果然,表面一层是箭矢,下面却是岩石和筑城土。

        见事情败露,原先的哑巴毫不犹豫地从小车下抽出一柄弯刀,直接就朝苟启劈来。

        苟启冷哼一声,随意地一抬手便反握住刀身,接着又一抬脚直接将其踢飞。

        旁边答话的这人顿时也不装了,从那倒塌的小车下也抽出一把弯刀冲过来。

        苟启再次轻松夺过一把弯刀,再将其人踢飞。

        这时,旁边二三十人也纷纷放下小车,一起抽刀过来,似要将苟启乱刀劈死。

        苟启一手持着一柄弯刀,眼看着对面一大群人攻来,缓缓抬起弯刀,用力一震。

        “叮~!”

        只听一道金铁之声。

        弯刀刹时崩裂,化成无数碎片疾速飞向敌群。

        如此近的距离,十几人被命中,当场迸发一道道血光,人群立马倒下近一半。

        然后那些人被这一击果断震住了,没人敢再向前。

        “来呀!继续!”

        苟启冷笑着挑衅,就这群货色,再来几倍也是渣渣。

        听到这话,其中一位伪装的民夫眼珠转了转,当即对旁边的同伙道:“你们拖住他,我去点火。”

        “好!”

        两人快速交流完,其中一人立马转身要回去帐篷。

        “哼!想走!”

        苟启当即一甩手,一道飞轮闪电般划过半空,那人当场毙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