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武侠小说 - 签到从拳皇开始在线阅读 - 第165章 出监狱

第165章 出监狱

        监狱外。

        严言带领着手下的守夜人站在大门处,眉目间满是担忧。

        身旁的左正报告着监狱各处的人员频频传来捷报,无一不昭示着此次事件即将解决。

        可也正因为事情进行这般顺利,让他的心里隐隐感到不安。

        他总觉得事情不会如此简单,那些人难道真的就是为了解救监狱里关押的几个人?

        “严局,监狱下层出来两个人想要见您!”

        就在这时,一个守夜人从监狱内快步跑来。

        严言抬头看了眼,问:“人在哪里?”

        “被我们围住了,在里面。”那人答。

        严言稍作考虑,而后点头:“好,我去看看!”

        说完,便准备迈步前行。

        “等等!”

        这时左正忽然开口,接着又说:“严局,小心有诈!”

        左正的担忧其实不无缘由,作为江陵守夜人的领导者之一,严言其实只是一个普通人,若里面的罪犯突然发难,即便在众人的保护下,也很有可能受伤,甚至严重一些还有可能被挟持。

        如今监狱的情况在众多守夜人的努力下已经趋于稳定,实在没必要冒这个险。

        严言回头朝左正看了一眼,微笑道:“不用担心,我心里有数。”

        对于左正的担忧,其实严言也知道这种可能性并不是没有,但在稍加考虑之后他还是决定冒险过去看看。

        监狱这里的事如果有可能的话最好尽快解决,他总觉得心里那种危机感并不是空穴来风。

        接着严言转过身,迈步跨入监狱大门,左正一见,赶紧跟上。

        不一会儿,在数位守夜人的护卫下,严言见到了那两个人,冷月和马望。

        对于这两人,严言是认识的,也知道他俩的来路,不过其他守夜人并不认识,其中甚至包括左正。

        事实上,整个江陵市知道墙外情况的人极少,就连守夜人的大多数都处于保密范围内,只有少数几个直接参与的部门才会了解一些信息,可也极为有限。

        墙外与墙内不能产生交集,这是上面制定的铁律。

        而严言了解墙外情况的原因,不全是由于身份和职位,还有他当初也去过墙外,并且在那里待过整整十二年。

        要是真的论起来,严言其实也可以算作一个墙外人。

        看了看被团团围住的一男一女,严言的视线很快停留在了女孩身上,忽然一声叹息道:“冷月,好久不见!”

        “哼!”

        面对严言的问候,冷月当即偏过脸,以一声轻哼回应。

        对于冷月的反应,严言其实并不意外。

        与马望不同,冷月本人就是出自江陵市范围的一个小镇,三年前就是从严言手里送走的。

        被人从繁华的墙内突然送到极度危险的墙外,恐怕无论是谁,心里多少都会有些怨恨。

        所以冷月第一眼见到严言没给好脸色,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被甩了脸子,严言也并未在意,继续微笑出言道:“听说你们要见我?有什么事吗?”

        听闻此言,冷月也没有废话,直接撸起左手衣袖,亮出手腕上的雷霆标记,问:“这东西作数吗?”

        严言看了一眼,微笑点头:“当然!恭喜,从现在开始你又是自由身了。”

        冷月听闻,眼神不由闪了闪。

        对于许雁丘的身份,她之前只是停留在猜测上,然而现在看到严言的反应,几乎连犹豫都不带犹豫的,这也让她不由地有些确定了。

        “莫非真的是她?”冷月口中喃喃。

        而此时旁边的马望见到冷月脱罪如此轻松,立马也急了,赶紧也冲着严言开口说:“还有我!我也是!”

        “喔?你也一样?”严言不由皱着眉瞧了瞧马望,似有些不信。

        对于马望的底细,严言自然也知晓,许雁丘能看中冷月他并不意外,毕竟冷月确实有这个潜力和实力。

        可马望呢?

        无论哪一方面都没有值得看中的地方,严言当然不会怀疑许雁丘的眼光,所以只能怀疑马望的人品了,而且对方连标记都没亮,怀疑更是理所当然。。

        马望一见,立马急了,赶紧道:“我当然是,这可是女帝………啊呸!嗯咳,那个…我想说的是…冷月当时也在,可以给我作证。”

        马望说完,感觉到心一连噗通直跳。

        刚才可真是险,差一点就说漏嘴,他都已经看到对面的严言脸一下变得铁青,幸好及时止住了,否则这唯一的翻身机会恐怕都抓不住。

        严言这时也看向冷月,相比于马望,冷月无疑更值得信任。

        只见冷月扭头瞥了一眼马望,虽有些不情愿的样子,可最终还是微微点了点头,承认了其说的话。

        既然冷月作证,严言也就不再怀疑,说道:“那好吧!你们的事稍后自会处理,先跟我说一下小雁的情况?”

        马望赶紧抢答:“他们俩去了下层准备对付那两个了。”

        听到有两个人,严言并不意外,之前监狱主控制室就已经和他联系过了,并且说明了一系列的情况,其中就包括苟启去追寻许雁丘的事。

        如今看来想必是他们俩早已会合。

        点了点头,严言继续问:“下面两层情况如何?一共还有多少人?”

        严言继续看向马望,只是马望很快摇头:“我不知道。”

        说完还将脸转向旁边的冷月。

        冷月当即皱眉,不高兴地说:“看我作什么?你不知道我不是也一样?”

        马望道:“那你至少被安排在地下一层,我从被解救出来开始,就直接被踢到了三楼的主控室,下面的情况根本一点都不了解,也完全不知道那些人想要做什么?”

        “我不也一样!根据解救时候的口头协议,我负责守住地下一层不让别人下去,至于那些人在下面做些什么?我也不知道。只是看到许多原本做实验的人和监狱里的一些工作人员被他们集中拉下去了,好像有什么大动作?”冷月答。

        严言一听这话,神情又凝重起来,那最下层可还放置着一些很重要的东西,比如历年来的实验数据、一些重要武器的制作图纸、还有药剂的实验报告等机密文件。

        “难道那些人所图的就是这些?”

        无论对方想做什么,一定不能让其得逞。

        于是严言当即扭头,吩咐:“通知所有人员,暂时先不管上面的情况了,准备集合夺回地下的控制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