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武侠小说 - 刚成仙,开局就被夺了内丹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游方算命的道士

第二十三章游方算命的道士

        虎力来到这县城之后,根本一点都怕招摇,大摇大摆的进入了县城。

        这个县城叫做阳城县,这阶段奔波,虎力也有些疲惫了,本想要寻一间客栈住下,可是思虑一二之后,虎力还是觉得寻找牙行,买一处宅子。

        此时的虎力根本不缺少银钱,现在虎力的身上,不但有不少的赤金,还有刚刚那黄骠马卖出的铜钱,就是在这个时代,如黄骠马这种,从皇宫里出来的战马,在这个地方,可是极为值钱。

        就是这一匹黄骠马,就足够虎力置换一个不错的宅子了,不过虎力还算是低调,也就买了一个有东西厢房的小院子,而且也没有去请佣人什么的,只是自己独居。

        虎力在置办了一些日常用品之后,雇了几个临时的佣人,给自己新买的小院收拾收拾之后,随后近去这阳城县,最繁华的街道转一转。

        这阳城县,其实主要的街道很简单,就是两横两纵,形成井字的街道格局,说是最繁华的街道,其实比之虎力之前见过的长安,以及经过的梁州,都是差的太远了。

        不过这阳城小也有小的好处,就是转悠起来,特别的容易记路,虎力就来这阳城县,走了一圈的功夫,就已经把几乎所有的店铺和楼阁记清楚了。

        走过一遍之后,虎力没有马上返回自己买的小宅子,毕竟现在小宅子里正在收拾东西,乌烟瘴气的,虎力回去,也是没有地方落脚,还不如在城中转悠转悠呢。

        “嗯?”

        虎力在第二圈走过的时候,虎力突然看到很多人围在一个算命摊前,虎力朝着那算命摊旁边的手幡看去,只见上书:能知天地理,善晓鬼神情。

        “好大的口气!”

        虎力心中暗暗惊叹,不过虎力也不敢小看这算卦的,因为他在长安的时候,亲眼看到那泾河龙王被那个袁守城这个算卦的戏耍,故此对于算卦的,虎力本能有些戒备。

        不过看到这么多人围在那里,必然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此时的虎力也没有什么事情,故此也朝着人群之中挤了挤。

        “你这算卦的,好不晓事,俺来给我大伯算卦算算此次病情的吉凶,而你却说我有血光之灾,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有血光之灾?”

        虎力刚刚挤开人群,来到前边,就听到了一个魁梧的汉子指着那算命的开口道。

        而那算卦的,却并不跟那魁梧的汉子理论,只是把桌子上的东西整理一下,连头都没有抬,淡淡的开口道。

        “你三日之内必死!”

        “你……”

        那魁梧的汉子,虽然也算是一名壮士,但是面对未知的死亡,还是有些迟疑了,用手指着那算卦摊主,却讷讷没有说出什么来!

        “你若是想要化解,可以拿出二十贯铜钱,我便可以为你破去这血光之灾!不过,时间只能到今日黄昏为止,过了今日,就是你给我二百贯,我也都救不得你!”

        那汉子听着那算卦的游方道士,说的信誓旦旦,那汉子也迟疑起来,不过想到需要二十贯铜钱,他不是拿不出来,但是二十贯,也差不多是他的全部家当了。

        想到这里,那汉子一咬牙,指着那算卦的游方道士,狠狠的道。

        “你个鸟道士,这几日我就在家中等着,我怎么也是武道三品的武者,我倒要看看,这血光灾还能从天而降不成!?”

        “待到三日之后,俺要是没有事儿,那就打死你这信口开河的臭牛鼻子!”

        那魁梧的汉子面带怒气的扭头离去了,而旁观的人群,见到这魁梧的汉子离去,众人见到没有热闹可看了,于是便纷纷散去。

        虎力也不例外,在人们开始动的时候,他就跟这人流,去往别的摊位了,不过就算虎力去了别的摊位,虎力一直在皱着眉头思索,这游方道士为何给那大汉下了追踪的法术!

        虎力其实站在人群之中的时候,就看到了这道士确实是一个练气士,但是他的旗幡上的题字,倒是有些夸张了。

        “能知天地理,善晓鬼神情!”

        或许要是袁守城在这里,还能如此夸口,而那游方道士,只不过是一个如虎力一般,才堪堪到达炼神返虚境界的修士罢了。

        此时的虎力,看似在街旁寻找货物,而是一直再用眼睛的余光在观察那游方道士,就在那大汉离开不到一刻钟,这游方道士便收了摊。

        在收了摊之后,那游方道士扛起那旗幡,晃晃悠悠的走着,不过虎力看了看那游方道士的方向,居然是那大汉所走的方向。

        “反正闲来无事,跟上去看看吧!”

        虎力一路有意无意的吊着那游方道士,在城里转悠好几圈,仿佛是漫无目的一般,但是虎力却感觉到,这道士似乎在以某个点,为中心,在走着。

        看到那道士还在转悠,虎力偷偷的停下脚步,在游方道士来回行走的街道边上,寻一个酒楼,在靠窗额座位座了下去,一边品茶,一边的观察那个道士的动向。

        “咦?是这个宅子没错!”

        虎力现在已经确定这游方道士在做什么,这道士应该是在踩点,而其这道士在这街道之上,扔下不少小旗子,这小旗子都在一个不明显的地方,就是虎力跟着那游方道士行走的时候,还没有发现。

        此时虎力坐在酒楼之中,自上而下的看去,不但看到了那游方道士的动作,就是那被游方道士标记的宅子都看到了。

        就在那游方道士的所有的小旗全部放下了之后,便再次晃悠悠的离去了,虎力可不认为,这游方道士的这小动作是无的放矢的,这些小旗很有可能就是传说之中的阵旗。

        虎力对那被讲述的玄而又玄的阵法向往不已,有这亲眼观察的机会,哪里还能错过,现在虎力所在的酒楼,是那种吃住一起的酒楼,虎力毫不犹豫,直接定了十天的客房。

        而自此之后,虎力便无事就坐在酒楼靠窗的位置,装作是看风景的样子,仔细的分辨这附近的没有个人,甚至一些贩夫走卒,他都要仔细辨认,是不是那个游方道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