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武侠小说 - 刚成仙,开局就被夺了内丹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一章丹鼎门人!

第六十一章丹鼎门人!

        虎力对着许仙的标准道揖有些不在意,可是那羊力看到许仙那标准的道揖,那可是只有玄门正宗底蕴的弟子才能做的出来的。

        “何罪之有?有许道友前来拜访,我和我大哥深感荣幸,许道友船舱简陋,快快请坐!”

        “嗯?”

        看到羊力对那许仙的态度有这么多的变化,虎力就是一愣,对羊力投去了询问的眼神,或许是现在许仙就在这里,羊力并没有给虎力传音,而只是面色郑重的点了点头。

        虎力和羊力相处时间已经不短了,对于羊力此时留露出的郑重之色虽然好奇,但是现在却不是询问的时候,于是捕捉痕迹的点点头,客气的让许仙坐在船舱之中。

        现在虎力等人乘坐的大船虽然是大船,其中也不乏有奢华的船舱,但是虎力等人半路加入,而且也没有什么背景,即使出了钱,也就分配一个简陋的船舱。

        这船舱之中出了一张破木桌,以及四个长条凳子,再无他物,此时虎力、羊力以及许仙,围着破木桌坐了。

        那许仙似乎有些自来熟,在坐下之后,略微打量一下虎力以及羊力,笑吟吟的开口道。

        “虎力道友,羊力道友,属许仙冒昧,敢问二位是要前往长安么?”

        听了许仙的话,虎力还能克制自己的表情变化,但是那羊力对着许仙有些猜测之下,而此时被许仙突然叫破目的地,面色就是一变。

        要不是忌惮这许仙的身份,怕是早就持剑在手了,即使如此,羊力的身子也骤然绷直,手不由的按在了腰间的储物袋之上。

        而在许仙在问出这个问题的同时,眼神就一直在虎力和羊力的身上逡巡,羊力的动作,许仙如何能够没看出呢?

        许仙笑着朝着羊力摆了摆手,然后开口道。

        “羊力道友,莫要紧张,许仙并没有什么恶意!我也对二位没有什么图谋,不过是有同一个目的地罢了!这释门准备在长安召开水陆大会,我辈修道之人,怎能不去好好见识一下呢?”

        在许仙说话的时候,那最后一句话刻意加重了语气,听这个语气,这许仙去长安的目的也差不多明了了。

        “许仙道友,阁下道行深厚,不过释门既然在长安召开水陆大会,那必然是得到天子应允,而且到时候释门大能可能都会前去,道友……”

        听了许仙的话,虎力心中暗暗吃惊,这许仙的修为虽然高,但是要是跟那上古大能观世音等强者可是差不知道多少,虽然虎力和这许仙的关系并不密切,但是虎力认为,都有共同的敌人,故此虎力还是开口劝说。

        可是虎力还没等说完,只见那许仙就摆了摆手,打断了虎力的话,略微皱着眉头开口道。

        “你们二位不是因为那释门的水陆大会,才去长安的?”

        虎力和羊力对视一眼,他们二人要说到底,还是真因为这水陆大会才要前往长安的,不过虎力和羊力是要借着释门的注意力都在水陆大会之上,而自长安而出,去麻姑山。

        那长安的水陆大会,虎力可是知道,会有观音菩萨那种强者去的,那种强者,就是一根手指头,就能够碾死自己,虎力可没有自找没趣的自投死路。

        不过对于许仙的问题,虎力虽然不能和盘托出,但是还是要回答的,于是虎力沉声开口道。

        “许仙道友,我们兄弟二人确实是要去长安城,不过并不是寻释门的晦气,毕竟我们二人的修为实在是不够看,释门实力深不可测,许仙道友还是小心为上!”

        “嗯?释门实力深不可测?”

        “哼~,不过是旁门左道罢了,怎能够敌的过我们的玄门正宗法门?”

        对于虎力的话,那许仙露出轻蔑的一笑,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这许仙对那释门很是不屑,虎力听到许仙有些嚣张的语气,虎力心中暗暗叹息,这许仙是不知道那释门的实力,别说那观世音了,就是他身边的惠安尊者,就不是简单的人物。

        不过虎力也知道自己不能再说了,要是再继续的劝说,就会得罪对方了,故此只是笑了笑,并不在言语。

        “不知道道友是玉清一脉,还是太清一脉?”

        就在虎力和许仙陷入沉默的时候,羊力突然朝着许仙作揖,随后开口询问。

        就在羊力询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陷入沉默的许仙眼睛骤然一亮,于是笑着开口道。

        “果然没错,本来看到你们二人,一人身具正宗的上清道法的气息,另外一个也是正宗的玉清仙法的气息,在你们上船的时候,我就怀疑你们是玄门正宗的弟子,看来应当是没错的!”

        说到这里,许仙居然重新自座位上站起,再次恭恭敬敬的对羊力和虎力做了一个道揖,是随后开口道。

        “太清丹鼎一脉弟子许仙,见过二位师弟!”

        “太清丹鼎一脉?”

        听到这许仙的话,虎力和羊力的瞳孔骤然一缩,太清一脉在东方传播很广,也有很多支脉,而丹鼎一脉就是传承太清一脉的炼丹之术,也是极为重要的一脉。

        无论是虎力,还是羊力,虽然修炼的是玄门正宗大法,但是他们两个人,没有一个人是从正规途径得到的玄门正宗的法门。

        羊力在终南山得到的玉清仙法还算好说,虽然玉清一门不喜异类成道,但是却会做出那直接上门斩杀羊力之事,但是若有机会暗地里除掉,那就另当别算了。

        可是虎力得到上清仙法的事情要如何解释?麻姑山的不过是一个平凡至极的小山,根本没有任何截教仙人的踪迹,要是真的查起来,虎力是最难解释的。

        此时这真正的玄门正宗的丹鼎一脉的弟子在面前,无论是虎力还是羊力都不敢自称是玄门正宗弟子,冒充玄门正宗的弟子,那可不是小罪过,那可是要命的。

        “许道友,可不敢道友之称呼,我和我这兄弟,不过是得到了只鳞片爪的玄门修行之法,加之我们也算有些慧根,故此才有今日的成就!”

        虎力此时也不敢在大马金刀的坐在凳子上,也直接起身,给许仙回了一礼,不过无论是虎力,还是羊力做道揖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真正的玄门正宗的弟子,加上虎力说的话,许仙刚才皱起的眉头舒展一些。

        “哦?原来是这样,是许某看走眼了,不过二位真的是好福源,得到只鳞片爪的修行之法,就能够修行到如此的地步,真是厉害!”

        “不敢!”

        虎力和羊力连连对谦虚的回答,不过此时,在许仙知道虎力和羊力不是玄门正宗的弟子之后,自称的许仙,也改成了许某,其中疏远之意,已经不再多加掩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