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吾妻非人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赌鬼

第十二章 赌鬼

        众所周知,南拳楼来了个极其腼腆的帅哥,拳法俊得很,血气十足旺,就是不敢看女人。

        两天来,许许多多的旗袍大长腿故意在伊秀面前晃荡,动不动就调戏他一下,想看他手足无措、结结巴巴的模样。

        在南拳楼里形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这一番折腾,倒是让他的异性恐惧稍有缓解。

        毕竟,看多了,也就那样。

        谁还没有两条大长腿!

        而这两天时间也没浪费,伊秀与那些大褂交流拳法,更是大有收获。将游戏强行灌输的拳法记忆,一一融会贯通,将粗暴填塞进肉体的血气,一一掌握降服。

        现在若是再与那个风叔一战,伊秀感觉自己必然不会再那般狼狈。

        通讯录加了不少好友,可是真爱难遇。

        伊秀等待中的恋爱游戏,倒计时再度读秒。

        ……

        香江,九龙,阴历五月十九,阳历6月25日,距离墨西哥世界杯半决赛第一场还有半天时间。

        为了填饱肚子,他又洗了一个白天的碗。本来,汪记茶楼单身十年、风韵犹存的老板娘是让他做收银的,工钱高不说,还很轻松,可惜,这憨憨第一时间便给拒绝了。

        气得老板娘暗里直跺脚,一天都在生闷气。

        最后,看他干活卖力,还是给加了个鸡腿。

        夜幕降临,用碗当香炉,以米做香灰,在神龛前插上三炷香,伊秀便在逼仄的客厅里打起了拳。

        南派咏春的小架子,发力短小,但很紧凑,短打凌厉,出拳带风。

        伊秀面前空荡荡的,但他出拳相搏,似乎面前就有个木人桩,连续打了有两个小时,他这才停了下来。

        吃饭、洗漱、休息……午夜将近。

        老婆快醒了。

        今天会有什么任务呢?

        我要完成老婆的任务啊!多怕、多恐惧,我都要忍着。

        上香!

        “滴答、滴答……”

        无比准时的,墙上那座破挂钟开始动了起来。

        “仇?”

        “嗯!”

        一阵阴风吹来,神龛前的香火明亮了一下,随之那丝丝缕缕恶烟气没入神龛之内,好像被其吃下去了一般。

        那三根新上的香很快燃烧殆尽。

        伊秀静静地看着神龛,等待着女友现身,突然,他似有所感,后辈汗毛倒立。

        扭头一看,就见到披散着头发的仇已经站在了身后,露出一只血色的眼眸。

        “……”

        相顾无言,伊秀捏着拳头,问道:“那个……今天我们去哪玩?”

        仇微微摇了摇头。

        一时间,伊秀颇有些傻眼,恋爱游戏更是半点动静都没有。

        ‘那我任务怎么办?’

        左思右想,他决定先走出去看看,怎么着也要搞出个任务来,没有任务,他可怎么回归,怎么变强?

        “出去走走怎么样?”

        “嗯!”

        仇的话并不多,一如既往地冷漠。

        “那……我们走吧!”

        伊秀没有什么好去处,决定先压一段时间的马路,看看能不能见鬼。

        幽深的楼道里响起了关门声,脚步声远去,夜色一如既往的迷离,好几家亮着灯,依稀能听到电视的声音。

        不由的,他想起今晚凌晨三点,法国对西德,半决赛第一场,香江电视台直播的。

        看来,今晚必是个不眠之夜。

        香江的夜,孤寂、阴寒。

        这个深夜,倒不是真的一个人都没有,伊秀就遇到了几批人,各个腰间挂着大砍刀,或者磨尖的钢管。

        气势汹汹,生人勿近。

        显然便是那些所谓的古惑仔了。

        活人,伊秀是不参与进去的,他知道,在活人身上必然接不到任务。

        在九龙城走了半圈,半只鬼都没见到。

        终于,他领着女朋友兜兜转转走到了一家热闹的店铺前。

        “去看球吗?”

        伊秀无奈地问道。

        “嗯!”

        赌球的这家店通宵开放。

        前日买球的时候,老板就说了,欢迎过来看球,当然,最好带上厚厚的钞票。

        赌球、赌马,在香江无比的兴旺,有人一夜间倾家荡产,上天台纵身一跃,有人小赚一笔,但若是不能及时抽身而出,最终还是免不了那一跳。

        深夜凌晨之后的赌球店铺,无比的热闹。

        大屁股电视机挂在墙上,声音开到最大,店里挤着二三十个男人,墙角堆着一筐筐的啤酒。

        球赛还未开始,放的是重播,一群人打屁喝酒,好不快活。

        伊秀走进来,交了二十块的酒钱,拿了一瓶生力啤酒坐在了墙角。

        仇就静静的站在他的身后,那只血色眼睛冷漠的看着众生。

        “怎么突然冷了起来?”

        “是啊!冷飕飕的……门关起来吧!”

        “现在几点了?”

        “还有十分钟。”

        “我去撒泡尿……”

        “老子这次赌高卢雄鸡,全部身家啊!赢了会所嫩模……老子要日三天……”

        不多时,那个去撒尿的瘦高男子回到了店里,身后还跟着个更加干瘦的男人。

        “老板,赌球,买巴西!”阴沉沉的声音响起。

        “什么巴西?巴西都被淘汰了,买什么巴西。”

        老板躺在老板椅上,眼睛盯着电视,灌了一口啤酒,嗤笑道。

        “巴西……淘汰了?”此人立刻愣在了原地。

        伊秀小口地嘬着啤酒,眼睛落在了那新来的男人身上。

        青灰色的脸,弱不禁风的身体……

        赌鬼!

        男人似有所感,扭头看向坐在角落里的伊秀,立刻,此鬼大惊失色,惊恐万分,双腿一软就摊到在椅子上。

        他怕的,自然不是伊秀,而是伊秀身后的那个女人。

        那血色的眸子落在他的身上,全部的精气神都被锁死。

        伊秀先看了看这个赌鬼,再扭头看了看身后,捏了捏下巴思索片刻,伸手朝着男人勾了勾手指。

        仇收回了目光,眼睛落在了伊秀身上,今晚上,她也就是看赌鬼转移了片刻目光。

        赌鬼小心走过来,点头哈腰。

        “有钱吗?”

        “有……有……”很是孝敬地递上一张钞票。

        伊秀接过来,顿时便皱起了眉头,凝视着手里的冥币。

        既然穿越到灰雾世界,他自然查阅了许多信息,十三区对于灰雾的总结还是很深入的,在旧时代的那些狐鬼志怪、乡野怪谭、摩纳诘典籍中,都有过鬼钱的解释……

        阴间的货币,并不是钱。

        阴间真正流通的货币,是阴德。

        《淮南子》有言:有阴德者必有阳报,有阴行者必有昭名。

        阴德对于鬼来说就是钱,修行、摆渡、过奈何桥、到轮回台、贿赂难缠小鬼,都需要用钱去打点。

        而阴德钱在阳间又被称作冥币,不是活人烧给阴间的那种几百万、一个亿面额的冥币,那种东西并无用处,不然阴曹地府早就通货膨胀了。

        阴德钱,是人生前行善积德攒下来的。

        伊秀手里的这张冥币,不是阴德钱,而是障眼法的冥币。

        将冥币扔给赌鬼,伊秀挥挥手正要将他赶走,想了想,低声说道:“我认为西德会赢!”

        “西德?”

        画面一晃,周围兴奋的大叫声响起,那赌鬼已经站在了柜台前,说道:“西德,一万!”

        一叠钱砸在了桌面上。

        “好嘞!收您一万,赔率0.8……这是收据,收好了。啤酒就送你了,今晚畅饮。”

        老板立刻振奋了起来,在电脑上点了点,打印出了一张票据,然后将钱收进了保险柜。

        半决赛第一场,开始了。

        伊秀将一切都看在眼里,至于赌球老板那里收了冥币,与他何干!

        赌球的场子,比鬼还黑,比鬼还阴。

        而今晚注定是得不到任务了,老婆对那小鬼一点反应都没有,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哎!看球吧!”

        叫骂声、喝彩声、啤酒瓶砸碎的声音、痛哭声、嚎叫声……终于,球赛落下帷幕。

        法国0:2西德。

        一如历史的记载。

        那个赌鬼无比兴奋地去兑奖,当然,他还有些急迫。

        天,快要亮了。

        待他拿走了一万八,伊秀带着无比诡异的笑容看着两个花胳膊尾随他而去。

        “老板,六十块,翻了……十一倍!”

        伊秀拿出了票据,今日,他不想去洗碗了,而且,想给老婆买点好吃的贡品。

        “Fuck,你小子吃了狗屎运,竟然赌对了……呵忒……”

        吐了一口痰,老板骂骂咧咧的打开了保险柜,六百多块而已,哪里至于黑吃黑,付得无比干脆。

        “咦!”

        老板揉了揉泛着血丝的眼睛,立刻,他无比惊恐的站了起来。

        “这……这……这……”

        “昆哥,怎么了?”立刻,两个花胳膊拎着空啤酒瓶快步走了过来。

        “钱……钱有问题……”

        几个花胳膊朝着保险柜里一看,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血……钱上有血……”

        染血的钱。

        有老人说,这是沾了死人血的钱。是含冤钱,意指含冤蒙血。

        也有说法是当一个人死后,心有一口无法吞咽的执念。

        那老板战战兢兢将染血钱取出来,那哪里是钱,那是冥币啊!

        伊秀嘴角一扬。

        “老板,六百块而已,用得着这样吗?”

        “你……你先等等,我……我报警……大虾仔,快去报警……”

        “喂喂,我可不想去警局喝茶,我这只有三百块,我拿了钱就走……而且,你这明显是见鬼了,烧香送灵吧!我可不想惹到不干净的东西……”

        “是啊!我这里不多,也就三千二……”

        “一千三!”

        “老天爷啊!倾家荡产,倾家荡产啊!”

        见引起众怒,老板也知道其中诡异,整夜他都没离开,而且,刚刚还取了一万八……

        “嗯?”

        老板头皮发麻,目光看向店外的黑暗,“咕噜”一声,咽下了一口口水。

        伊秀拿着到手的六百六十块,迅速的钻进黑夜里。

        “留……留步!”

        突然,一道阴沉的声音响起。

        是那个赌鬼。

        “有事?”

        “今晚……谢谢!”

        说完,这赌鬼也不敢接近,只是一叠钞票随着阴风落在了伊秀的脚边。

        钱不多,三千块,不染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