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吾妻非人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秋风未动蝉先觉

第十九章 秋风未动蝉先觉

        暗松了一口气,九儿还是那个听话的仇,没有被仇恨彻底蒙蔽双眼。

        伊秀也不允许她变成为了复仇无所不用其极的厉鬼。

        ‘慢慢养成吧!’

        ‘我也该努力了!’

        ‘游戏,开始抽奖……停!’

        跑马灯应声而停。

        【特殊拳意:秋风未动蝉先觉(初级)】

        什么是至诚之道、可以先知?

        那是武者对外界敏锐洞察的最高境界,是踏足超凡的第六感,能在危险来临之前,预料到一切,从而躲避任何危险。

        秋风未动,而蝉先觉!

        一切阴谋暗杀,种种针对那个女人的算计都能提起预警!

        这样的武者太可怕,在国术兴盛没有超凡者的世界里,是最不能预料的那一类人。

        天下众生六十亿,习武者不计其数,其中化劲过百,但像她那样能最终降白虎、斩赤龙,成就道与武的巅峰,千百年来只有她一个!

        天下第一奇女子,唐紫尘!

        “唐紫尘?”

        伊秀脑海里灌输的那个女人形象,穿着干干净净的白色运动服、白跑鞋,脑后扎着一个马尾辫,眉目精致如画,一双眼睛静而幽远。

        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清爽、干净,好似邻家大姐姐般亲和,又好似天上仙子般不可触摸的高冷。

        当然,还有一丝丝的恐惧,这是异性恐惧症的反馈。

        伊秀瞪大了眼睛看着天花板,细细琢磨着新掌握的能力。

        游戏强行灌输的能力,拳术中“秋风未动蝉先觉”的境界,伊秀一时间还不能理解,就像镜花水月一般,雾里看花,似乎抓住了,但摊开手一看,手心里却是空无一物。

        经过国术馆多日的培训,他也不是没有见识之辈,知道武学到了巅峰,身体的敏感可以轻易躲避枪支。

        这在常人眼里,就是不可思议的大能,好像玩魔术一样。

        但在中华国术馆,很多武者都摸索到了这步入超凡的道路。

        只是“第六感”这条路太过玄妙,是唯心的东西。

        虽然在很多老宗师的拳经里面记载了,儒家的四书中也描叙了,佛教、基督等等宗教的事迹,典籍中都隐约有这个境界。让人知道,的确有这一条路,但却没有具体的方法可言。

        即便伊秀因为游戏的灌输,直接踏足“秋风未动蝉先觉”的拳意境界,一时间他也摸不到头脑,不知道该怎么修炼,这不知道怎样的危险才会激发。

        他只确定,自己掌握了。

        翻来覆去地,伊秀怎么也睡不着。

        四个小时的时间,很快过去,他回到了现实。

        十三区,中华国术馆。

        一身白色大褂的伊秀摆了个咏春拳的起手式,对面,薛礼沉步屈膝,背微弓,两臂自然垂落,脖子青筋随着步子一起一伏,好像猿猴行走。

        ‘老薛的身法显然非常好,灵活性强,身上汗毛乍起,也表明得了武道精要。’

        在薛礼几步走上来的瞬间,伊秀仔细观察,已经看出了一点门道。

        ‘身法像猿猴,练的又是通臂拳,那肯定是最为古老的白猿通臂了。’

        瞬间的时间,让伊秀在脑袋中思索了许许多多的东西。

        通背拳最早相传是鬼谷子在云蒙山中,看见通背白猿猴跳跃技击,从而模仿创造出来的一种拳术。

        事实究竟如何,年代久远,早已经不可考证。

        但中华所有的武功,无一不是人观察自然,模仿各种动物来的。

        动物身体强健灵活,人脑子聪明,大自然的造化,一阴一阳,莫不平衡。

        通背拳经过无数代人的努力发展,已经形成了许许多多的流派,有最早的白猿通背、五行通背、劈挂通背等等,这些拳种各有特点和长处,白猿通背的特点就是打斗的时候,身体特别灵活,而且发力之时迅猛如雷。

        ‘通臂拳仿猿猴扑击之术,脚步非常灵活,我之前看老薛的视频,明明刚正面交手,转眼就出现在了敌人背后,简直可以用神出鬼没来形容,拳法如鞭如枪,擅发寸劲,力量贯通,招招脆响……’

        伊秀以自己的理解勾勒着对手,思忖着采用什么打法。

        ‘比灵活、比敏捷,我是自寻死路,可久守必失,稍有不慎就会被打中,一两拳我都未必消受得起。’

        ‘这一战,不好打啊!’

        “伊秀老弟,你知道吗?你有些自大了啊!不是哥哥吹牛逼,你再练个两年,大概能达到我的高度。”薛礼一摆大褂,犹如一只大马猴。

        “薛哥,打打看嘛!你可不要大意了。”

        国术馆练武,也就是比武打架,伊秀选了薛礼这个明显比自己强的对手,就是为了验证新掌握的拳意。

        “开始!”站在场边的吴青做了裁判。

        话音刚落,薛礼没讲谦让,武者比武,虽然不出死手,但拳拳到肉那是必须的,伤筋动骨也是时有发生。只见他跨步进击,右臂一抖,力量贯通,仿佛标枪刺击,带动“枪尖”直直打向了伊秀胸口,脆响之声如有风鸣。

        伊秀摆开桥手,但他手臂刚一动,眼前的薛礼却是陡然消失,仿佛猿猴的蹿跃,一下就到了背后,着实让人防不胜防。

        “结束了!”

        站在场边的吴青摇了摇头。

        薛礼那明显比正常人长的手臂,如同一条呼啸的软鞭,发出“啪”的脆响,划着半圈,从上而下抽向了伊秀手臂!

        若是真打,这一击通臂拳的寸劲发力,如果打实,最少骨裂,要是偏移一点中了脖颈,说不定当场昏迷,高位截瘫。

        但就在这一瞬间,明显慢了一拍的伊秀像是有所预料,朝着左边挪移一步,头也不回,闪射的一瞬间,手掌拇指紧扣掌心,另外四指在出拳的同时弹起,向前爆伸,就好像四根被弯曲的竹子骤然解除了束缚向外猛弹。

        四指关节在弹动的瞬间,发出炸蚕豆的响声,哔剥剥剥,威势惊人。

        这一拳配合指功,伊秀威的整条手臂和拳头又好像增长了很多,一下穿过通臂拳的缝隙,四指并拢如刀尖,直戳薛礼的臂膀。

        一点及退,伊秀一摆大褂,拱手道:

        “承让!”

        “老薛,你竟然败了!”

        吴青看到薛礼那青色大褂上的窟窿,惊讶地大叫起来。

        听到这声高喊,所有正在馆里修炼的少男少女俱都看过来。

        薛礼竟然输了!

        怎么会输了?

        伊秀露出了一抹让女人移不开眼的浅笑。

        ‘原来,这就是秋风未动蝉先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