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糖心纠缠在线阅读 - 第3章 (p≧w≦q) ...

第3章 (p≧w≦q) ...

        雨刚停不久,空气里好像都是重重的湿气。

        沈书妤见对方态度并没有什么不妥,一时之间也有些词穷。

        她这个人本就不喜欢咄咄逼人,既然对方已经意识到错误,那她也不必太过追究。

        倒是傅灼,竟然破天荒朝对方道:“那什么,不好意思。”

        他注意到,她的裙子被打湿。雪纺质地的料子,一湿就会贴在身上,看起来让人很不舒服。

        从来我行我素,离经叛道的傅灼,道歉是什么?

        若是那帮兄弟在场听了都要瞠目结舌,傅爷今天是吃错药了?

        然而沈书妤的确有够惨的,一个小时前刚被人泼了红色颜料,那会儿不知是谁拍下了照片,将她的囧样四处传播。刚才方珏都发来了一张她被泼颜料的照片,自己看了都有些不忍心。已经有不少人对沈书妤致以“亲切”的问候,她不得不戴上口罩来躲避这些“关怀”。

        这会儿沈书妤是接到了舞蹈老师的电话,她连衣服都还没来得及换,就准备去一趟教导处。

        那位给她泼了颜料的女孩此时就在教导处。

        沈书妤对傅灼摇摇头,说:“谢谢,不用了,我就去前面的那栋教学楼。”

        傅灼顺着看过去,前面是人文艺体学院。

        可眼下,他甚至有那么一股冲动,想把对方的口罩摘下来一探究竟。

        他很想知道这么甜的声音底下是一副怎样的面容。

        于晓峰大老远就看到了傅灼那辆车。

        低调又奢华的轿跑,除了是傅灼的还能有谁的?这学校里自称是富二代的多,但拎出来能和傅灼比的恐怕没有几个。

        操场通往校外这一条笔直的道,刚才傅灼开车时轮胎溅起那一片水花洒在人身上时,于晓峰一行人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啧啧。傅爷你可做个人吧。”

        等走近了,见到傅灼跟一个女孩子站在一起,兴奋的于晓峰忍不住大喊:“傅爷,调戏小妹妹呐?”

        沈书妤和傅灼闻言一起转过头。

        傅灼看于晓峰时并没有太好的脸色,他淡淡开口:“你怎么在这儿?”

        于晓峰摆摆手,说:“别提了,什么庆典啊,难看得一批,还不如去看漂亮小妹妹呢。”

        跟着于晓峰一起的还有好几个男生,见到傅灼,都齐刷刷地打招呼:“傅爷。”

        这阵仗,沈书妤都不免侧头看一眼身边这位“傅爷”。年纪轻轻的,倒是爷爷辈的人了?

        眼前的男生很高,她不得不仰视。

        其实沈书妤也不算矮,165的身高放在南方人里也算是高个子了。但上了大学之后,沈书妤才知道天外有天,据说北方的女孩子身高一米七以上是普遍。就比如她同寝室的朱佳佳就是一米七三。

        除了长得高以外,眼前的男生五官长得也没得挑,十分阳刚之气。刚才对方从车那边走过来的时候,沈书妤甚至有那么一刻感觉到害怕。

        他看起来好凶啊……不知道的还让人以为他才是来算账的。

        但是于晓峰沈书妤倒是有些认识的。

        都是人文艺体学院的学生,于晓峰那帮大三的男生总是浩浩荡荡的一起。这些搞艺术的学生都很另类,换句话说,都跟个小混混似的。沈书妤偶尔碰到他们,不是见他们抽着烟,就是见他们追着女孩子调戏。

        然而传说他们都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家里非富即贵。即便是平日里走在校园里不声不响的,还是引得一些人注意。

        方珏就好几次拽着沈书妤的手说:“晓峰学长长得好帅啊!而且听说他们家都好有钱的。”

        沈书妤却对于晓峰这些人并无好感,比如眼下,于晓峰就用十分吊儿郎当的语气对傅灼说:“真是,给你介绍院花妹妹你不要,我还以为你真的对女人没兴趣呢。”

        听到院花两个字,沈书妤下意识低下头。

        她不知道他们口中的院花是谁,但她知道私底下有人喊她院花。

        沈书妤会成为所谓的院花,是因为十月份军训时的一张照片。

        那会儿一帮人灰头土脸的,谁都没有化妆,汗水湿了头发,黏腻在脸上看起来尤其不堪。摄影师却不知何时捕捉到了沈书妤坐在地上休息时的一张照片,照片里,沈书妤正脸全露,咧着嘴笑得开心,在一群灰头土脸的学生当中尤其显得出众。

        就这么一张照片,沈书妤在校园网上突然火了一阵子。有人称她是微笑天使,接着更有人称她是新晋人文艺体学院的院花。

        有时候走在路上别人不知道沈书妤的名字,都会直接喊她一声院花。

        可她是真的不喜欢这个称呼。

        人文艺体学院是出了名的美女如云,这里有表演系的学生,舞蹈系的学生,播音主持系的……每一个女孩子拎出来都有其自己的特点和美丽。把院花这个名号颁到沈书妤的头上,其实也是间接让她遭受更多的非议。

        比如今天,很多人看到她被泼了颜料的照片后都笑话道:【这就是所谓的院花啊?人文艺体是不是没有人了啊?什么野花都能称为花了?】

        【院花这个封号该不是她自己给的吧?】

        人心都是肉做的,沈书妤即便是告诉自己不要在意,但心里还是会实打实的难过一下。后来她又安慰自己,其实自己长得真的比一般人漂亮也是事实,就让她们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吧,哼。

        虽然雨过,但天空依旧是灰蒙蒙的。

        傅灼似乎能够感觉到沈书妤的不自在。

        他抬脚轻轻踹了于晓峰:“妈的,老子今天怎么发现你跟个娘们似得。”

        身高差的关系,傅灼看到女孩垂着脑袋,脖颈处露出一小节白皙的皮肤,上面有些些绒绒,她耳边则缠着几缕细碎的头发,软软的贴在那里。

        乖死了。

        一旁的男生闻言哈哈大笑,沈书妤却悄默声地抬脚往前走了,事实上,是趁他们不备偷溜。

        她真的,真的很不喜欢这样的男孩子。太没有正经人的样子了,根本不像是学生。跟他们如果扯上一点关系,估计这一个学期都要纠缠不清。

        在沈书妤的认知里,学生就应该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可她却又明白,像于晓峰这些男生,大概是不需要学习的。

        当然沈书妤也知道,他们完全是不同世界的两种人,若不是意外,彼此生活根本不可能会有半点交集。

        这会儿眼睁睁看着人溜走,傅灼也不能上前抓着不让,心里徒然升起些许的不快。

        于晓峰眼尖,知道傅灼对对方有意思,连忙几步走过去拦住了沈书妤的去路:“小妹妹别走啊,摘下口罩咱们认识认识呗。”

        沈书妤闻言下意识地伸手护着自己的口罩,眼底都是拒绝。

        于晓峰看着沈书妤眯了下眼,道:“我感觉你有点眼熟的样子诶。”

        说着,就想动手去摘人的口罩。

        只是于晓峰刚准备动手,“啪”地一声,傅灼一巴掌拍掉了他的手。

        沈书妤下意识就往后退了一步。

        傅灼看了沈书妤一眼,对于晓峰道:“行了啊。”

        于晓峰讪讪收了手,干干笑着:“傅爷,这人谁啊你那么护着?”

        旁边几个男生却见状闹哄起来。

        傅灼冷冷的,对着于晓峰道:“护你妈,没看到人不乐意啊?闹腾起来看着烦。”

        旁边原本闹腾的男生见状立即闭了嘴。

        都知道傅灼这人从来对女人这种生物不感兴趣,他脑子里大概除了动画就是动画,哪里见过他这副护小鸡仔的样子。

        再一看那个在傅灼身后的小姑娘,低着头,小小的个子,好像风一吹都能倒。

        傅灼这才侧头对身后的沈书妤说:“还不走?”

        口罩底下的沈书妤脸上早已经是绯红一片,她真的好讨厌这些男生啊。

        瞪于晓峰一眼是她最后的倔强,随即她绕开人群快步朝对面走去。

        然而却是沈书妤这一眼,看得于晓峰心里一酥。

        靠,眼睛太好看了吧!

        等等,不对,怎么看着那么眼熟呢?

        女孩子走后,傅灼也抬起脚步打算离开。

        于晓峰不怕死地又拦住了傅灼,八卦道:“傅爷,这就是你不够意思了,那姑娘谁啊?也不介绍介绍。”

        “不认识介绍个屁。”傅灼语气不善道。

        “要我帮你打听打听嘛?看你好像有点意思哦。”于晓峰说着挑了挑眉,一副我懂的样子。

        傅灼闻言朝于晓峰冷冷地勾了一下唇角,随即伸手挥开了这个碍眼的人。

        眼前女孩子的背影已经越来越远。

        傅灼的心又回到平静,忍不住也瞪了一眼于晓峰。

        真他妈是个脑残。

        这样想着,傅灼干脆又踹了于晓峰一脚,力道不重,也就这帮人平日里玩玩闹闹时的样子。

        于晓峰被傅灼这么一踹心里那叫一个委屈啊。不是,他也是想撮合这段美好的姻缘啊喂!

        哼,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

        那个身影越来越远,一直到消失在拐角。

        傅灼淡淡收回目光,双手放进运动裤的裤兜里。

        这边刚给人一脚,那边傅灼却又突然对于晓峰开口:“帮老子打听打听,那女孩叫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