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糖心纠缠在线阅读 - 第5章 (p≧w≦q) ...

第5章 (p≧w≦q) ...

        傅灼话刚说完,身后的于晓峰跑了过来。

        于晓峰是认识朱佳佳的,这会儿见傅灼跟朱佳佳在说话好奇地不行。

        还真是稀罕了,今天两次见到傅爷主动跟人女孩子说话,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不近女色的傅爷?

        “傅爷,你们在聊什么呐?”

        朱佳佳见到于晓峰之后立即换上笑,说:“晓峰学长你好呀。”

        于晓峰二傻子似的笑:“好好好,你好我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傅灼闻言一脸看傻逼的模样看了眼于晓峰,道:“认识?”

        “认识呀,咱们院大一舞蹈系的学妹。”于晓峰乐呵呵道。

        朱佳佳立即甜甜地给傅灼打了声招呼:“学长你好。”

        说话间伸手推了推一旁的张琦让她先行离开。

        张琦大眼看了看眼前这几个人,在看到傅灼那双深邃又阴冷的眼眸之后夹着尾巴走了。

        傅灼表情又冷又淡。

        于晓峰算是看出来了,这位爷不高兴呢。

        “这么了这是?”于晓峰干干笑着,知道在傅灼这里估计是问不出什么话的,转而朝朱佳佳打了个眼色。

        朱佳佳一脸的无辜,一副自己什么都不知情的样子。

        怎料,傅灼这时开口朝于晓峰道:“帮我带句话给你认识的这个学妹,上得山多终遇虎。”

        他从来也不是多管闲事的人,况且他也不认识这群小屁孩。俗话说得好,事不过三。只是偏巧了,这事三番被自己遇到。一次两次说是巧合,但巧合多了总好像有某种什么预兆。

        傅灼的心里莫名有些烦躁。

        于晓峰都还没搞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傅灼转个屁股道:“走了。”

        “不再玩会儿啊?难得您回来一趟。”于晓峰留都留不住。

        傅灼在这帮人当中是家底好,成绩好,众星拱月。虽然如今大四在外实习,但威名尚在。早几年傅灼在学校的时候风头无人能及,大抵是他这副好看的模样,加上三番两头换一辆车的嚣张跋扈。

        但于晓峰这帮人愿意喊傅灼一声爷却不是因为他的家庭条件。

        两年前,人文艺体分院被嘲笑好几年不出什么像样的人才了,连一副能拿得出手的画作都没有。于晓峰这帮人都是学画画的,被外人这么说心里自然是各种的不平衡。

        就在这时,尚在大二的傅灼冷不丁的就拿出了一副名为《岁月》的水墨画,一举拿下那年全国大赛一等奖。如此一来,立即成为了焦点人物。

        傅灼为人说低调很低调,说高调很高调。低调的是他不像于晓峰这帮人整天混迹各种**,高调的是但凡有什么重大比赛,傅灼总能拔得头筹。如今傅灼又开了个工作室开始在倒腾自己的3D动画,不让人喊一声爷都不行。

        见人走了,于晓峰笑着问朱佳佳:“小学妹,怎么惹到我们傅爷了?”

        朱佳佳眨了眨自己的大眼,说:“大概是我挡着他的路了吧。”

        说着倒还换上了一副可怜兮兮模样。

        于晓峰了然地点点头,“他就这么一个人,别理他。我看你们那边小姐姐挺多,要不要过来一起玩儿呀?”

        “……嗯,那我去问问她们哦。”

        于晓峰弯着眼睛笑着,心说这小学妹还真可爱。

        ===

        傅灼刚从地下台球室上来,浑身上下一股子的燥意。他身穿一件黑色的套头卫衣,眼下干脆把手臂上的衣服撩起来。随着左手手臂的衣服上滑,手臂内侧隐隐露出纹身。

        车刚滑到校门口的公交站台,傅灼便看到了一个身影。

        女孩子个头不算矮,莫约有一米六五。早前那双裸露在外的修长小腿眼下被靴子严实地包裹了起来,双腿又直又长。再往上看,还是那件黑色的棉服。她长发披肩,戴着口罩,一双漂亮玲珑的大眼无神地注视着前方。

        傅灼就这样鬼使神差在这个女孩子面前停下了车。

        足足停了一分钟,他忍不住按了按喇叭。

        正发着呆的沈书妤被这一声喇叭吓得一个激灵,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明明规规矩矩站在公交站台上,却以为自己给人挡了道。

        傅灼好笑地看着她这一连贯的反应,继而推开门下了车。

        沈书妤几乎是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人。

        这个男生长得太具有攻击性,她一个小时前刚被他那辆车溅起的水撒了一身,自然是忘不掉的。只是没有想到,他居然还在这里。

        沈书妤的心里突然有种不怎么好的感觉。她下意识低下头,祈祷这个人不是来找她的。然而这个男人就这么大咧咧地走到了她的面前站定,她就这么眼睁睁地看他离自己越来越近。

        傅灼微微低头看着她,好气的是只能看到她的头顶。

        一个不开口,另外一个也当做没看到。

        于是一分钟的时间又这么悄然过去,两个人就这么面对面站着。

        最终,傅灼先低头,他沉沉开口喊了一声:“喂,看不见我?”

        从来是耀眼光芒聚焦点的傅灼,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无视。

        沈书妤还未抬头,就看到了他裸露在外手臂上的那处纹身。

        从小到大,纹身给她的感官就不怎么好,尤其是这种男生的身上,总感觉是混社会的样子,不学无术。想到刚才于晓峰那帮男生,沈书妤更觉得眼前这个男生不是什么好人。

        事实上,她真的不想看见他。

        但眼下的情况也很明朗了,想必她不开口说点什么,这个人怕是要纠缠不休。这些年因为这张脸,她还真的不少被人骚扰。

        沈书妤索性抬起头,正面直视他的双眼问:“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语气还有点不好。

        傅灼一怔,对方这种明显排斥和讨厌的神态即便是隔着口罩也是一清二楚的。

        可即便是如此,这个声音还是让他浑身一麻,于是他鬼使神差开口:“去哪儿?送你。”

        沈书妤警惕性地看他一眼摇头,“不用了谢谢,我在等的公交马上就来了。”

        傅灼好气又好笑。

        妈的,被当成死变态了。

        正说着,公交车迎面驶了过来。

        沈书妤正打算掠过傅灼去坐车,不想自己的的手腕却被他一把拉住。沈书妤下意识是挣扎,她一边拍打他的手一边叫:“你放开我呀。”

        傅灼索性就当一回变态了,“我就不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