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糖心纠缠在线阅读 - 第9章 (p≧w≦q) ...

第9章 (p≧w≦q) ...

        沈书妤简直要被眼前这个男人的无赖模样深深折服。

        要不是他长得那么凶巴巴的样子,她都忍不住想要骂人了,居然还好意思开口说让请喝奶茶?

        这一整天碰到的这些奇葩事情,沈书妤感觉自己有必要去烧高香了。

        然想了想,沈书妤还是打算屈服,毕竟她现在就是想要回自己的钥匙扣,再迂回反而有些没事找事。

        “好,我请你喝吧。”沈书妤说着指了指对面的小吃街,“对面……”

        企料话未说完,她指着对面奶茶店的手便被男人一把拉住。

        沈书妤冷静地深吸了一口气,想抽回自己的手,奈何力气悬殊,她下意识又是挣扎:“你放开啊。”

        三番两次抓她的手,这人不仅是无赖,还是流氓。

        可傅灼却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低低道了一声:“别动。”

        他那模样还真的让沈书妤有那么片刻不敢动弹。因为他总是让沈书妤有股错觉,对方是不能招惹的土匪,她要是不小心得罪了,一定会被对方乱揍一通。

        傅灼丝毫没有忌讳地拉开沈书妤握紧的手掌心,仔细看了眼她下午擦在地上的伤处。

        不严重,而且看样子她也已经处理过,擦伤的伤口表面十分干净清爽。

        这样一来他倒也放心,于是打算松手。只是这一次他小心翼翼,不再像下午那样毫无预兆,甚至提醒她:“我要放手了。”

        沈书妤却是一脸没好气,“那你放啊。”

        软软又倔强的声音,听在傅灼耳朵里却像是在撒娇。

        性格温润的沈书妤从小到大其实很少发脾气,今天是真的被气到了。甚至,下午的时候她还朝人竖了中指。后来在奶茶店的时候沈书妤回想起来,觉得自己那个举动真的太不礼貌了,无论如何她都不该做出那么粗俗的动作。然而现在!她觉得自己下午做得真是太棒!

        傅灼缓缓放了那只不盈一握的小手,甚至还有些不舍。

        她的手有些微凉,那么小的手,他感觉真是有意思,他以前都没有摸过女人的手。

        “就对面的奶茶店吧。”沈书妤主动开口。

        傅灼摇了摇头,“我要去你打工的奶茶店喝。”

        沈书妤:“……”

        她尝试好好跟眼前的人讲道理:“我打工的奶茶店离这里太远了,现在不方便。”

        “那就明天吧,刚好明天是周六。”他笑着说。

        沈书妤咬了咬唇,朝傅灼伸出手道:“那你能先把钥匙扣还给我吗?”

        “不能。”傅灼把钥匙扣往自己口袋里一塞,一脸的理所当然,“我怕你耍赖。”

        你才是大无赖吧。

        沈书妤认命地收回手,她不想再和眼前这个人浪费太多时间了。而且现在已经快九点了,今天被人泼了红色颜料的舞蹈服因为不好洗,所以她下午换下来的时候特地用洗衣粉泡着,她要早点回去洗衣服。

        不想再纠缠下去,索性转头就往学校大门走去。可沈书妤明白的是,这个人肯定不好摆脱。果不其然,傅灼跟屁虫似的走在她身边。

        她走快一点,他也走快一点,她往旁边走一点,他也跟着往旁边走一点。

        这个点往往校内走的学生多,倒是没有人刻意留意他们的动作。但傅灼这个人到底是显眼,个子长得高不说,这张脸又帅气逼人。

        于是,莫约是刚从外面逛街回来的一帮女孩子路过傅灼身边的时候忍不住小声议论:“后面这个男生长得好帅呀,你们快看一眼。”

        有帅哥不看白不看,几个女孩子纷纷转过头。

        看过傅灼的女生纷纷表示认同,“卧槽,真的好帅的呀。”

        “那你去要微信啊,你敢么?”

        女孩子又往后面看了眼,说:“帅是帅,但是看起来很凶的样子,是体育系的吗?好像有点眼熟。”

        “等等啊,该不是有女朋友吧?你看他身边有个女生呢。”

        “我天,果然帅哥都是有主的。好可惜啊。”

        傅灼冷着个脸,也不是生气什么的,是他的脸天生长这样。不笑的时候冷冷的,好像别人得罪了他似的。

        前面那帮女生那么明目张胆的讨论他当然隐约听到,但是他丝毫没有心情理会,他目前的想法是把身边这个女孩子送回寝室。

        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傅灼听说谈恋爱的时候男生都会送女孩子回寝室。

        他大学这几年没有谈过恋爱,今天是第一次送人。

        新鲜,有意思,甚至希望这条路再长一点。

        终于,沈书妤停下了脚步。

        她实在忍无可忍了。

        “你要跟我到什么时候?”她特地走到人少的拐角,就是不想引起同学的围观。刚才那帮女孩子的讨论她也听到了,她不想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路灯下,傅灼的眉眼里有几分傲气,他淡淡开口:“我送你回寝室。”

        “不用,我不用你送。”说着,沈书妤又突然打了个喷嚏。

        “你感冒了?”

        怪不得一直戴着个口罩。

        “没有。”

        “有病要吃药。”

        “你才有病呢。”

        傅灼:“……”

        后来他意识到自己可能是只猪。

        虽然他刚才这句话没有什么毛病,但听起来歧义太大。

        沈书妤不想再理他,继续走自己的路。

        傅灼看着眼前这个显瘦的背影,有那么一刻觉得挫败。

        妈的。

        该怎么做对方才肯正眼看一看他?

        在主动追求和谈恋爱这件事上,傅灼从未有过任何经历。眼下的一切都是他随性所为,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否会另对方感到反感。甚至他从未想过自己会让人反感,毕竟活了二十年,哪个不是围着他转的。

        下午傅灼捡到那个钥匙扣的时候就知道是她的,从不相信什么缘分的他第一次觉得,或许这是上天冥冥中注定。在这样一个时间他遇到了她,他想问一问她叫什么名字?喜欢什么样子的男孩?他甚至想约她一起吃一顿饭。如果吃不成一顿饭,一杯奶茶也好。

        想了想,傅灼主动开口问:“你住人艺那边的宿舍?”

        沈书妤闻言又是一脸戒备地侧头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下午你去人艺的教学楼。”他猜的。

        他还猜测她是学舞蹈的,而且下午的校庆表演她肯定也有参加,虽然他不知道她表演的是什么舞蹈,但如果仔细想想的话,她下午露出的那半截舞蹈服与今天校庆上流出来的照片做一番对比就能了然。

        沈书妤看了一眼他,没有再说话。

        他猜得倒是没有错。

        “大一的?”他又说。

        沈书妤很不想回答,但从小到大母亲教育她做人要礼貌。不要因为对方恶自己也变成恶,要用善来化恶。

        这个男人虽然很无赖,但应该也不是那么无可救药的地步。

        于是沈书妤点点头。

        傅灼看着她长长的头发:“你叫什么名字?”

        沈书妤冷冷开口:“对不起,我不想告诉你。”

        傅灼笑了,他猜她也不愿意告诉他。

        但没关系,他迟早会知道。

        两人又继续走了一截路,都没有再说话。

        一前一后,傅灼高高的影子偶尔会覆盖在沈书妤的影子之上。

        学校环境好,建设地十分优美,即便是晚上也有别样的一番风情。

        然而快到寝室的时候,傅灼又突然开口道:“讨厌我?”

        沈书妤难得有些高兴了,高兴的是他有这个自知之明。

        她用力点头,一点不掩饰地说:“很讨厌。”

        傅灼停下脚步,“那我走了。”

        沈书妤闻言两眼放光,早知道就早点说讨厌他了,何苦还要纠缠那么久。

        见她面露喜色,傅灼也跟着笑,可他却又说:“注意一下微信,等会儿我到你寝室下面让你下来的时候你下来。”

        沈书妤的喜色不过半秒,很快又转为各种复杂:“你要干嘛?”

        “下来就是。”

        “我不要。”

        傅灼邪气地笑:“你试试?”

        沈书妤简直要被这个人气出一口血,这下再不要跟他浪费口舌,加快脚步就往宿舍走。

        几乎是沈书妤一到寝室,方珏就察觉到了不对劲,“怎么了呀?”

        沈书妤倒了一杯水咕噜咕噜喝了下去,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跟方珏说了一遍。企料方珏却拄着脑袋一脸春心荡漾,“我怎么感觉好甜啊……”

        “甜什么甜啊。”她都要被气死了。

        “所以他等会儿让你下去是要干什么?”

        “我不知道。”沈书妤一脸无奈。

        正说着,她放在桌上正在充电的手机响起了消息提示音。

        方珏简直比沈书妤还要激动,第一个冲过去看消息。

        果然,是这个Fire发来的。

        Fire:【下来。】

        “去不去啊?”方珏戳了戳沈书妤的手臂问。

        沈书妤坐在椅子上一脸气呼呼的,“我才不要下去。”

        没一会儿。

        手机又响起消息提示音。

        Fire:【需要我大声喊你的微信名吗?】

        沈书妤:“……”

        认命。

        因为是在四楼,所以她又要重新跑到楼下。

        方珏倒是一脸激动,连忙跑到窗户口去看。

        可惜是在四楼,方珏她这个近视即便是戴了眼镜也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不过看起来真的很帅的样子诶,身材好好啊。

        一到寝室门口沈书妤就看到了傅灼。

        男人风尘仆仆地站在不远处,刺刺短短的发,魁梧的身材,怎么看都不是什么好人。

        傅灼手里提着一个小小的黑色口袋,见沈书妤下来了,便走过来将这个口袋递给她:“呐,拿着。讨厌我没事,但是感冒药记得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