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糖心纠缠在线阅读 - 第14章 (p≧w≦q) ...

第14章 (p≧w≦q) ...

        所谓无功不受禄,沈书妤自然是不会收的,可她却又真心实意的很喜欢这个挂件。

        《福星阿才》这部漫画沈书妤有多喜欢自然不必多说,刚才傅灼把挂件放在她手里的时候她忍不住捏了捏,还真是和她想象中的那般触感,毛茸茸的别提有多让人爱不释手了。

        还回去之前忍不住还是摸了摸这毛茸茸的福星,然后把它递给傅灼:“我不要,谢谢你的好意。”

        傅灼没有收,他一手抓着扶手,一手放在兜里,一副大少爷很阔绰的模样。

        只是他没有料到的是,她居然会喜欢福星。

        是《福星阿才》的粉丝?

        这样想着,傅灼心里更是油然而生一种满足。

        但沈书妤是真的不打算收,平白无故收他一样东西,往后更要纠缠不清。

        她手伸在半空中好一会儿他都不为所动,于是索性就把这个挂件放回到他的口袋里。

        傅灼也是没有想到她会有这么大胆的举动,下意识就按住了她放进自己口袋里的手。

        沈书妤感觉到危险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傅灼根本不放手。

        “你放手啊。”公交车上人多,沈书妤压着声音说。

        傅灼难得咧开嘴笑,“你自己伸过来的。”

        那哪能那么容易放。

        沈书妤一脸气愤和无奈,“你又耍无赖!”

        “你又血口喷人。”傅灼怒了一下嘴,明白了无赖到底。

        这还真是实打实的羊入虎口。

        他们这样看似“打打闹闹”的样子,车厢里的人已经认定他们是情侣的关系。男的帅一目了然,女的虽然戴着个口罩,但这个身材和模样肯定也是个美女。

        果然俊男美女在一起才是最养眼的。

        然而抓到这只小手后傅灼才发现她的手有多冰冷。

        “你很冷?”他抬眉问她。

        沈书妤憋红了脸还在努力挣脱自己的手,咬着牙说:“不冷,我火大着呢。”

        傅灼看着沈书妤晶莹的双眼,很想拉开她的口罩看一眼她。

        但想想还是作罢,免得她更讨厌自己。

        “感冒怎么样了?”他又问。

        沈书妤已经认命地停止挣扎,因为她从他温暖的口袋里摸到了自己的小熊钥匙扣。

        说到感冒,沈书妤抬头看着他:“昨晚的感冒药多少钱,我还你。”

        傅灼懒懒笑着,“真要还啊?”

        沈书妤手里抓住自己的钥匙扣,认真的点头,“真的。”

        “五二零。”他干脆说。

        “五二零?”沈书妤皱眉,“你靠坑人发家致富吗?”

        傅灼笑得更加开怀,“是你自己要还。”

        “不还了。”

        耍无赖谁不会。

        话说完,沈书妤特地不再看傅灼,把脑袋转向一边。

        她今天穿一件黑色的大衣,长发依旧倾泻而下。脸上虽然戴着口罩,却也不能掩盖她眼底的光芒。而且她的皮肤是真的白,抓在扶手上裸露出来的皮肤以及脖颈上跳动的动脉,都让忍不住想要探究一二。

        傅灼变态地发现,自己很想在她的脖子上咬一口,想尝尝那股滋味,是不是和自己想象中的那样甜。

        他居高临下看着她,看得很认真。

        这经常写生绘画的双眼,看待事物的时候总是会比寻常人更加细心且喜欢将事物放大。他喜欢用自己的双眼记录看到的美好,再凭借记忆去记录这些美好。

        突然,傅灼问沈书妤:“你知道我叫什么吗?”

        沈书妤继续侧着头不看他,根本不打算理会这个无赖,而且她是真的不好奇他叫什么名字。

        可她又不得不注意到,他的手是真的好暖。而且他的手很大,即便是她握着拳头,他的掌心依旧能包裹住她的手。不仅如此,他的手心好像有茧,随着两只手的摩擦,她的手背上都有点微微的刺痛。

        这人工地上搬砖的么?

        见她不理,傅灼捏了捏她的手。

        这下沈书妤就要炸毛了,“你到底放不放啊!”

        “念一遍我的名字我就放。”他说。

        沈书妤还能怎么办?

        当然是选择妥协。

        傅灼见她没有再张牙舞爪的,于是说:“我叫傅灼。”

        怎料沈书妤也跟着念了一遍:“我叫傅灼。”

        傅灼真是要被她逗笑,下一秒她又板着脸说:“请问你可以放手了吗?”

        放,当然放。这次放手才有下次牵手的机会。

        只是在放手前傅灼有些不舍地再握紧了一次,这是他第二次摸她的手,弥足珍贵。

        手心里的这个小拳头似乎已经被他焐热。就是不知道她的心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被他焐热。

        几乎是傅灼一松手,沈书妤就把自己的手给挣脱了。

        这会儿公交车门刚好打开已经有一会儿,沈书妤算着时间,等着要关门的那一刹那一下子跑了下去。

        傅灼起身追时车门已经关闭,并且公交车也已经启动,他眼睁睁看着这个小家伙手里拿着那个小熊钥匙扣朝自己一番炫耀,继而撒腿就跑了。

        车厢里,她的香甜味道却久久不散。

        并且好一会儿,那双星光熠熠地双眼都在傅灼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他很想知道,口罩底下的她是否笑得开怀。他自信地想,他总有机会看到她笑。

        ===

        沈书妤是真的高兴,乐到要爆.炸那种。

        刚才被抓住手时有多憋屈,现在跟对方炫耀的时候就有多开心。尤其看到他再次歪着脑袋一脸无可奈何,她就觉得自己已经胜利。

        不过沈书妤也不敢多留,转个身就往箱子里跑了。是真的怕他会追过来。这人连拦公交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都能做得出来,谁知道他还会做出什么。

        这里离市中心还有一站的路程,沈书妤完全可以步行走过去,当是锻炼身体了。

        不过眼下倒是不着急去奶茶店,因为她现在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把那个无赖的微信给删除,并且拉进黑名单。

        Fire是吧,让你永不见天日吧。

        对了,刚才他说他叫什么来着?

        沈书妤还真没有记住。

        然而点开微信,在看到那个福星的头像时,沈书妤又想到他刚才拿的那个福星挂件。

        好想知道他是从哪里买来的诶,都还没有上市的东西,他怎么有的?

        沈书妤脑子里甚至有个大胆的猜测,这家伙该不会是《福星阿才》的内部人员吧?毕竟这种周边都还没有上市发行,不然他是怎么得到的?

        不过想想沈书妤觉得像他这种纨绔子弟,既然头像都是福星了,可见十分喜爱福星,动用一点关系拿到这个未上市的挂件好像也不是不可能。

        于是这个时候又不得不感叹,有钱真好啊。

        什么时候她才能身家过亿,开上限量版跑车。大概是在梦里吧。

        干脆利落将人拉到黑名单后,沈书妤踩着欢快的步伐去打工了。

        今天的工作时间为七个小时,这七个小时她所得到的报酬也不菲。作为舞蹈系的学生,沈书妤不能够像学习乐器的学生那样拿着个吉他就能往街口摆摊。虽然她的确想过卖点小玩意儿做点小生意,但最后还是决定做点轻松的兼职。

        然而奶茶店的工作看似轻松,这一站七个小时也让人身心俱惫。等到她晚上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学校的时候,又想起自己和方珏之间还有话没有说开。

        巧合的是,沈书妤在校门口遇到了也准备回寝室的方珏。

        方珏见到沈书妤的时候明显很开心,刚想开口打一声招呼,但又想到中午的那番不愉快。

        倒是沈书妤,走过来轻轻拍了一下方珏的脑袋:“你还在闹别扭啊?”

        给了一个台阶下,方珏二话不说一把拉住沈书妤的手臂,“啊啊啊,你知道我今天下午有多煎熬吗!”

        “不知道。”沈书妤看了眼方珏一眼,没好气地说,“你不是去滑冰了吗?”

        方珏摇摇头,“没去了呢。”

        “怎么不去啊?”沈书妤说着软下声,“其实后来我想了想,感觉自己或许对于晓峰学长他们有点偏见,我跟他什么接触都没有,就那么武断地做结论不太好。”

        方珏闻言脑袋摇地跟拨浪鼓似的,说:“小书,其实中午晓峰学长的话真的是过分了。是个男人就不应该说出这样羞辱女孩子的话。我决定以后不喜欢他了!”

        方珏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样东西递给沈书妤,“我今天出门的时候给你买的,赔罪的礼物呦。”

        沈书妤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很感动。

        她笑中带着一点泪接过方珏递过来的礼物,说:“喂,你自己中午说不要喝奶茶的。”

        “不喝不喝,要减肥啦!”

        沈书妤小心翼翼地打开这个四四方方的礼盒,在看到里面的东西时笑容僵在了脸上。

        方珏察觉到沈书妤的脸色不有点不大对劲,看了眼礼盒里毛茸茸的福星,下意识咽了咽口水问:“怎么了呀?不喜欢吗?”

        沈书妤转头看着方珏,“这个,你是从哪里买来的?”

        “就,就市中心的饰品店啊,《福星阿才》太火了,这些挂件也出来了……”

        沈书妤摇摇头,对方珏说:“你说老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