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糖心纠缠在线阅读 - 第16章 (p≧w≦q) ...

第16章 (p≧w≦q) ...

        周六夜晚的寝室里照例只有沈书妤和方珏两个人,天气冷,开了暖气洗个热水澡的感觉尤其舒爽。

        沈书妤在睡前都会压一压腿,其实她也是个懒姑娘,想早点躲到温暖的被窝里面去。然而一进被窝看到这条莫名其妙的好友申请,沈书妤的心情瞬间跌入低谷。

        不用想,单单看这三个字“加回来”沈书妤都能够想象出那个无赖的口气。一定是又霸道又嚣张,好像他说什么别人就该做什么的模样。

        沈书妤千算万算,还以为把人拉黑了就没事了,却没想到人家也可以拥有小号。

        不过人家可以用小号来重新加她,她也可以选择不加回来。

        惯例刷了一下朋友圈,沈书妤有些无聊地问方珏:“你在看什么呢?”

        方珏和沈书妤是同一侧的上铺,闻言露出个脑袋回答:“我在看言情小说呢。”

        “好看吗?”沈书妤倒是很少看言情小说,主要还是没有太多空闲的时间。

        方珏闻言那叫一个激动,忙跟沈书妤推荐:“我现在看的这本就很好看,是晋江原创网上连载的小说,我把链接发给你。”

        不一会儿沈书妤就收到了方珏发来的链接,她点开来粗粗看了一会儿,还是觉得有些无聊。她下意识又点开微信,赫然看见通讯录里又有一条未读消息。

        沈书妤点开来,依旧还是那个人:【我直接来找你?】

        这条好友请求的消息提示来自两分钟前。

        沈书妤还真的怕这个无赖会找来,于是回了一条:【我不要加你。】

        很快那边又回了一条。

        FZ:【理由?】

        小小书:【因为你很讨厌啊。】

        FZ:【哪里讨厌?】

        小小书:【哪里都讨厌!】

        FZ:【……】

        沈书妤等了一会儿,没有再等到对方的消息。

        她索性就锁了手机屏幕准备睡觉,可这时候方珏却突然对沈书妤说:“小书,其实于晓峰学长他们不像你看到的那样的,他们不坏的。”

        沈书妤闻言拉下被子也露出个脑袋,问方珏:“你又帮他们说好话,你忘了,一周前他们还当众戏弄一个女孩子呢。”

        “你说的那个我知道啊,可是是人家女孩子心甘情愿的啊。”方珏说,“你知道吗,那个女孩子好像在于晓峰学长的朋友那里要了好几万块钱呢。”

        “她要那么多钱干什么?”沈书妤一脸单纯地问。

        “干什么?当然是拿去挥霍啊。”方珏恨不得起身来摇醒沈书妤,“但真的说起来,于晓峰那个兄弟才是可怜,听说人家挺喜欢那女孩子的,没想到女孩子只贪图他的钱了。”

        沈书妤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抓着被子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天花板。

        寝室里被她们布置得很漂亮也很温馨,就连天花板上都有装饰品。

        方珏还在说:“其实吧,我跟你说一件事情你不要生气哦。”

        “什么事?”

        “你先说好不要生气。”

        “嗯。”

        方珏这才说:“于晓峰学长曾经找我要过你的微信。”

        “什么时候?”

        “大概是一个月以前吧,不过我拒绝了,我说你不喜欢陌生人加微信,他也就没有再跟我说了。”

        “哦。”沈书妤回答地平淡。

        倒是让方珏有点意外她居然没有生气,“人家知道我不愿意出卖你,也没有为难我,可见也没有那么坏。”

        沈书妤长得漂亮,还被冠上了人文艺体学院院花的称号,可见想添加她为好友的男生有多少。可是一学期下来到现在,沈书妤愣是不给任何一个男生有机会。

        方珏也有点看不过去了,问沈书妤:“你难道没想过大学谈个恋爱吗?”

        总不能一竿子全都打死吧,好歹之前有个也追得挺猛的样子,却被沈书妤那冷飕飕的样子给吓跑了。所以整个人文艺体学院的都知道,沈书妤是个高岭之花。可有必要那么高冷吗?谈恋爱又不是什么犯法的事情。

        说起谈恋爱这个事情,沈书妤还真是一点这方面的想法都没有。又或者,这跟她从小成长的环境有关系。她是跟着妈妈在单亲家庭长大的,但很多人不知道沈书妤的妈妈到底为什么跟她爸爸离婚。

        其实父母离婚的原因很简单:家暴。

        沈书妤的妈妈沈桂雯嫁给沈书妤的爸爸张国洪十年,被生生打了十年。

        即便是现在回想起来,沈书妤的脑海里都有爸爸当年残忍拿着凳子朝妈妈砸过去的样子,不仅如此,还有爸爸将妈妈的脑袋按在装满水的浴缸里,将妈妈的衣服撕扯破烂然后那扫把打的情景……而沈桂雯作为一个弱女子,所有的反抗在张国洪这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面前都变得不堪一击。

        沈书妤甚至还想起,那年爸爸喝醉酒的时候把一根燃着的烟头往妈妈身上掐的画面。而那个时候的她又是那么弱小无力,想上前阻止却反而被爸爸一脚踢开。

        那一脚狠狠地踢在她的胸前,差点让她窒息。

        每每想到类似的画面,沈书妤的心里就会很害怕。

        可说起来,当年沈桂雯和张国洪也是自由恋爱的关系。他们二人从恋爱到结婚,曾经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人人都说他们是俊男美女,天造地设的一对。

        哪怕是现在翻出沈书妤爸爸张国洪的照片,也不得不让人感叹一句:这个男人真是帅气。

        沈书妤的长相其实大部分是像了张国洪的,当年她出生的时候,一度是张国洪的心头肉。

        可谁能想到,婚后的张国洪却时常因为醺酒而毒打沈桂雯。

        几乎是男人有的一切坏毛病张国洪身上都有,他爱抽烟,爱喝酒,不学无术,仗着家里有几个小钱游手好闲,挥霍无度。

        如今沈书妤已经十八岁了,远离了爸爸八年,和妈妈两个人过得相安无事。她甚至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男人这种生物的话反而会更好。

        关于沈书妤心里的这些,作为好友的方珏却是不知道的。

        这些东西在沈书妤的心里像是一块腐烂的臭肉,她自己不喜欢,也不想跟任何人分享。曾经年幼的时候她还会为家里的事情感到自卑,可随着她年岁渐长,她开始明白这一切不是妈妈也不是她的错,都是爸爸的错。不,那个人也不配被称之为爸爸。

        所以当方珏问沈书妤想不想谈恋爱的时候,沈书妤默默地把被子拉上来遮住自己的脸,她轻声回答:“我不想。”

        不想像妈妈那样。

        ===

        接下去的一周过得波澜不惊。

        沈书妤原以为那个无赖会再来纠缠,可整整一周的时间过去了,她过得风平浪静。和她想象中的差不多,这些男生永远有一股新鲜劲,过了那个新鲜劲之后便不会对她有兴趣。

        这些年她见得太多。

        周一下午依旧是一个下午的舞蹈专业课。

        沈书妤基本功扎实,一节课被舞蹈老师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夸了好几回。等到舞蹈课结束沈书妤还在练的时候,孙怡实在忍不住不过来酸了一句:“沈书妤啊,老师都那么夸你了你还跳啊,这样跳下去要让老师一整节课都夸你啊。”

        朱佳佳看了眼逞一时口快的孙怡,无奈摇了摇头。

        距离上次的泼颜料事件过去还不久,学校里已经对张琦通报批评。在这个时候自然是不要再去惹什么事端,以免惹火上身。

        可是这个孙怡也是真的让朱佳佳不省心。

        朱佳佳呛了孙怡一句:“有本事你让老师夸一句啊。”

        孙怡没料到朱佳佳会这么说,气得哼了一声,“有什么了不起的啊。”

        彼时留在舞蹈室的同学已经不多了。沈书妤只是因为有几个动作没有记熟练想再练习一遍,不曾想却听到同学这么说。她当然知道对方不是夸奖自己的,朝对方勾了勾唇角不再说什么。

        方珏立马跑过来对沈书妤说:“别理她,典型的柠檬精。”

        孙怡酸人也不是一回两回。

        沈书妤闻言噗嗤一笑,继续练习自己的,“我才懒得理她诶。”

        方珏已经在收拾东西,一边说:“我晚上要跟学生会的一起聚餐,就不跟你一起吃饭啦。”

        沈书妤闻言哀嚎了一声,“你又要抛下我一个人了啊。”

        “乖嘛,我聚餐完很快就会回寝室的。”

        “那你要再点回来哦。”

        沈书妤是最后一个离开教室的。

        被老师夸奖不是平白无故,而是她真的跳得好。从小练习舞蹈她不是聪明也不是什么天生为舞蹈而生,靠的就是勤奋。

        跳完舞后自然是一身的汗,大冬天的带着一身汗出去是最容易感冒的,所以沈书妤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准备立马回寝室洗个澡。

        沈书妤跳舞时总是会带一件长款的连帽羽绒服,衣服款式就是为保温驱寒而设计,完全没有任何美感可言。可说来也奇怪,穿在她的身上却着实好看。

        然而刚出教室门没有几步,一辆黑色的跑车就开到了她的面前。

        沈书妤吓了一跳,但也很快意识到什么。等到车上的人下来,她连忙戴上帽子又把自己的脸捂住,准备撒腿就跑。

        可傅灼哪里会让她再有机会逃跑。

        他人高马大的,腿也长,一把过来就拉住了沈书妤的手臂。

        沈书妤着急忙慌的,用自己的空出的那只手一把盖住自己的脸。

        还真是巴掌大的小脸,一遮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傅灼轻笑了一声,“要我借个口罩给你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