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糖心纠缠在线阅读 - 第19章 (p≧w≦q) ...

第19章 (p≧w≦q) ...

        傅灼见过沈书妤的,不过,只在照片里。

        两张照片,都是在于晓峰的手机里。

        第一张是她在校庆时被泼了一身红色颜料的时候,照片中她用手臂半遮面,狼狈不堪。

        第二张正是那张流传已久的军训照,照片中沈书妤穿着军训服,小脸白皙而有神采,她不知道为什么而笑得开怀,咧着嘴露出整齐洁白的八颗牙齿。

        即便傅灼从头到尾只见过沈书妤的那双眼睛,但是那张正脸的军训照放在他的面前时,他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沈书妤的眼睛生得很好看。

        不对,是她整个五官都没有任何可以让人挑剔的地方。

        用绘画人的眼光来看,沈书妤的三观五庭比例完美无缺。

        但照片毕竟是照片,哪里像是本人那么生动活泼。

        这会儿空气都像是静止了一般,傅灼都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甚至,他的大脑里都空档了几秒钟。

        丝毫没有半分夸张。

        他好像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对自己胃口的人,好像她的出现是天生为了他创造一般。她的一眉一眼,似乎都是按照他的喜好来的。甚至,他觉得自己早就认识了这个人,是如此的熟悉。

        傅灼掩藏在心底里深深的狂喜和激动,都只因为这一眼。

        即便是未来很多时候想起来,傅灼都不能忘记,这日他闲庭信步走进这家餐厅,不想她却将自己撞了个满怀。她身上淡淡的香味以及她脸上淡淡的懊恼,一丝一毫都成了他长久的回味。

        而沈书妤看傅灼的眼神里依然是排斥、抗拒和疏远。

        她脸上有一闪而过的惊讶,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不想身后刚好有个端着餐盘的服务员经过,就在她即将撞到人的时候,傅灼伸手拉了一把她。

        沈书妤低头对他轻声道了一声谢谢后,拂开了他禁锢着自己的手,随即拉着一旁的方珏准备离开。

        傅灼公子哥似的站着,问沈书妤:“不进去?”

        沈书妤摇摇头,“不好意思,还请你帮忙跟于晓峰说一下,今晚我们不能来吃饭了。”

        傅灼眉头微皱,“怎么?”

        几乎是傅灼的话刚一问完,他身后不远处的朱佳佳便高声开口:“怎么了?因为有个小偷现在想溜之大吉了。”

        傅灼闻言侧头看了眼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身后的人。

        沈书妤是一脸戒备地看着朱佳佳。

        方珏则是一头的雾水。

        巧的是,从包厢里出来探人的于晓峰刚好也撞见了这一幕。

        于晓峰是看热闹的不嫌事大,忙说:“怎么了怎么了这是?”

        朱佳佳正想开口,沈书妤便堵了她的嘴:“朱佳佳,事情弄清楚之前你别乱说话,别在这些学长面前弄得太难堪了。”

        傅灼看着沈书妤,算是一眼就看出了这中间的端倪。

        他抿着唇,脸上的神色也不大好。

        “难堪?”朱佳佳一笑,“正好呢,学长们都在这里,好让他们评评理。”

        沈书妤闻言,脚底一股寒意升起。

        从刚才朱佳佳给她打电话到朱佳佳冲门进来,前前后后一分钟的时间都不到。

        显然,朱佳佳是知道她们人进了餐厅的。这会儿来这么一出,就是想让她们在这些学长们面前出糗。

        小偷的罪名对一个学生而言有多大?这种事情一旦传出去,方珏整个大学期间恐怕都要遭人非议。

        无辜的是,眼下方珏却什么都不知道。

        一脸不明所以的方珏,甚至都不知道朱佳佳这会儿矛头正指向她,她还拉拉沈书妤的衣袖小声地说:“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沈书妤小声地低头在方珏的耳边说:“朱佳佳刚给我打电话,说你偷了她的那件大衣。”

        本来沈书妤是想带方珏现在回去跟朱佳佳她们对峙的,谁想她们似乎早就已经在这里等着了。

        方珏一听气不打一处来,忙跟朱佳佳对峙:“朱佳佳,我什么时候偷你的大衣了,你神经病啊血口喷人。”

        朱佳佳满脸的不屑:“方珏,你偷了我的大衣难道还不承认吗?我这里可是有人证的。”

        眼见着你一言我一语的就要在这大厅里被当成笑话,傅灼大喝一声:“都他妈给老子闭嘴。”

        傅灼这个人看着又高又壮的,板起脸来尤为瘆人。

        朱佳佳闻言立马住了口。

        她本就有点怵他。

        方珏却还是一脸的不服气,小声地对沈书妤说:“我才没有偷她的大衣呢,谁稀罕啊。”

        沈书妤轻轻地拍了拍方珏的手,安慰她:“我相信你的。”

        这时于晓峰连忙过来打圆场,乐呵呵地说:“误会误会,应该都是误会,都先到包厢里来,把话说开了,误会解开了就好了。”

        进了包厢后,暖和的温度倒是让沈书妤不再觉得那么冷。

        傅灼绕过沈书妤到了对面坐下,他大大咧咧的完全不拘小节,忽而笑着指了指正准备坐下的朱佳佳问于晓峰:“这人谁啊?”

        于晓峰道:“朱佳佳啊,我们系著名的大美女呢,上次还在台球室见过的。”

        傅灼轻哼一声,“想起来了,我还让你帮我带过话给这位的。”

        朱佳佳要坐下的屁股停顿在半空中,这会儿缓缓站了起来。

        刚才看到傅灼的时候她就心想可能要坏了事,可那会儿傅灼正眼都没看她一下,她还以为他忘了。

        这会儿傅灼双脚翘起来架在餐桌上,一脸匪气地问朱佳佳:“你还记得我说的是什么话么?”

        朱佳佳的脸一阵青一阵白,她身边的几个朋友的脸色也是好看不到哪里去,其中孙怡更是直打哆嗦。

        那天朱佳佳和傅灼在地下台球室发生的事情孙怡也是有所耳闻,当时孙怡就很害怕觉得这次肯定逃不掉了。但朱佳佳说不用怕,傅灼不是喜欢凑热闹的人,况且这事说出去了对傅灼也没有什么好处。

        忽而傅灼用脚提了一下桌子,一脸凶悍地对朱佳佳说:“问你话呢,耳聋了是吗?”

        朱佳佳平日里也算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但见傅灼这一脸暴戾的样子,也是有些腿软。

        傅灼这人帅是帅,男子气概十足,但生气的样子也是吓人。

        她千算万算,没有想到傅灼今天居然也会来。本以为今天只有于晓峰他们到场,她的本意就是想让方珏这个勾引于晓峰的小贱人出出糗的,谁成想,反而是自己有把柄抓在别人的手里。

        于晓峰毕竟是怜香惜玉,忙说:“傅爷您这是怎么呢,发那么大火。”

        他这一开口,炮火就转向了他。

        傅灼看着于晓峰,冷冷地问:“上次让你带话的,你带到了吗?”

        于晓峰一脸为难,“带到了,带到了,就是那句话嘛,上得山多终遇虎是吧。”

        他心想,那日朱佳佳不就在旁边么,还要他带什么话啊,这不是多此一举么?

        不过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啊?

        站在旁边的沈书妤和方珏不知道眼下这会儿又是唱的哪一出,她们只是老老实实地站着。

        傅灼跟个土匪山大王似的坐在这正中间,坐姿还很跋扈。

        他看了眼不远处的沈书妤。

        室内温暖高,沈书妤穿得也不少,这会儿小脸蛋变得红扑扑的。

        操,怎么那么乖。

        傅灼看得心里一痒,清了一下嗓子说:“老虎在这儿。”

        因为这句话,沈书妤下意识抬头,却撞到了傅灼的深邃双眸中。她很快闪躲开,看向了别处。心里却忍不住想笑。

        他这把自己比作老虎的形容可真好,真的是太贴切了,也算是有些自知之明。

        只是朱佳佳却说:“学长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

        “听不懂?”傅灼冷着脸笑,“那用看的吧。”

        他说完朝朱佳佳扔出了一个手机,“校庆那天你和身边那个女生去校二食堂用保温瓶兑红色颜料的画面,这里清楚记录。”

        朱佳佳一听,脸一白。

        孙怡更是吓了一跳。

        岂料,傅灼还说:“我这人做事就是喜欢弄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这里不仅有你跟那个泼颜料女孩接头的记录,还有你们在地下台球室里碰面的画面。哦对了,那个女孩是叫张琦是吧,都原原本本交代清楚了你指使她泼人家颜料的事情。”

        傅灼说完,朱佳佳还没腿软,沈书妤就有些站不住了。

        连方珏也听出了里面的蹊跷。

        一旁的孙怡更是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即便是吊儿郎当的于晓峰,也明白了傅灼生气的原因。

        感情,这是给未来媳妇儿报仇呢?

        傅灼的一字一句,沈书妤这个亲身经历者是最清楚不过的。那天校庆她临上场前被人泼了一身的红色颜料,火速被人拍了照片传上网造成笑话不说,还让她领舞的校庆开场舞差点不能表演。

        可沈书妤却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件事居然会跟朱佳佳有关系。平时里沈书妤和朱佳佳的往来并不算很多,可是朱佳佳待她一直很热情。

        朱佳佳还未上前去看傅灼的手机摄像记录,沈书妤已经去拿了手机。

        傅灼看到沈书妤上前,继而他把放在桌上的脚放下,一改刚才冷冽的神色,温着声说:“喂,是不是该好好谢谢我?”

        沈书妤依旧是一脸戒备的眼神看了眼傅灼,继而点开手机看起了里面的摄像记录。

        方珏也是一脸的好奇,凑过来看了起来。

        “事情一码归一码。”傅灼看着朱佳佳,“你说的小偷又是怎么回事?”

        方珏闻言把目光从手机上抬起来,问朱佳佳:“朱佳佳,你这人怎么那么坏?我们好歹是同班同学,还是室友。你前面是指使人给小书泼颜料,现在就要栽赃我偷你的衣服是吗?你为什么要做出这种事情?”

        朱佳佳双手握着拳头,事已至此,她再多说无益,“你们到底想要怎么样?”

        沈书妤把手机推到朱佳佳的面前,“种什么因,结什么果。你既然做了这些事情,就应该想得到结果。”

        ===

        这顿晚饭到底是没有吃成,谁也没有了这个心思。

        朱佳佳一行人来的时候还气焰嚣张,走的时候一个个夹着尾巴。

        等朱佳佳她们走了,沈书妤和方珏郑重地跟傅灼还有于晓峰他们道了谢。

        今天这件事本来于佳佳是想将方珏弄得难堪,也让沈书妤下不来台,谁料现在事情却发生了这样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连带的,沈书妤看傅灼的目光都柔和了一些。

        刚才这个无赖明明是一脸暴戾乖张,可她却没有了先前的害怕,甚至在他一字一句说出那些话的时候,她感觉涣然冰释,心里一下子轻松了不少。

        沈书妤和方珏跟傅灼等人道了谢之后便离开了,傅灼也没拦着,一旁的于晓峰一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表情,“这,不吃饭了啊?”

        回去的路上方珏算是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弄得差不多清楚了。

        “所以,那天给你泼颜料的女生根本跟你无冤无仇,都是朱佳佳搞的鬼?所以这个朱佳佳到底是怎么想的啊?”方珏歪着脑袋问沈书妤。

        沈书妤一时也无解。

        忽而她想起上次在教务处是那个给她泼了一身颜料的女孩说的那句话——“我讨厌你。”

        “或许是朱佳佳讨厌我吧。”沈书妤说。

        “讨厌你?”方珏眨巴着大眼,想了想说,“为什么讨厌你啊。”

        沈书妤想到那个女孩说着两个形容词:“虚伪,恶心。”

        方珏简直气不打一处来,“我看朱佳佳才是虚伪恶心吧,还想栽赃我偷她的衣服,真是臭不要脸的。”

        沈书妤侧头看了眼窗外。

        夜幕早已经降临,华灯初上。这里离市中心挺近,所以很是热闹。可是沈书妤的心里却是冷冷又孤寂了,她不懂好端端的朱佳佳为什么要讨厌自己。

        虽然说人不是为了别人而活,可免不了会在意别人的目光和评价。

        她真的有那么让人讨厌吗?

        方珏却是一脸的没心没肺,她笑嘻嘻地问沈书妤:“对了,小书,朱佳佳说是我偷了她衣服的时候,你为什么那么会选择相信我啊?”

        “因为你本来就不是这样的人。”沈书妤自信地说。

        方珏腼腆地笑,被人信任的感觉真好。

        沈书妤还说:“朱佳佳昨天中午特地来寝室睡觉,你哪次见过她把自己贵重的东西放在寝室里的?昨天却故意把那件大衣脱下来挂在衣柜里。挂在哪里就算了,还恨不得全天下都知道的样子。”

        这么一说方珏倒是有点印象,“原来你那个时候就发现了啊。”

        “没有,那会儿只是觉得有点奇怪,并没有想太多。可是今晚她特地给我打那么一个电话,就有点刻意了。她像是很有把握一定会抓到小偷,也不怕打草惊蛇。”

        方珏闻言连连点头,“也是哦,谁抓小偷还要那么高调的,朱佳佳这明显就是一副以为计谋得逞得意忘形的样子。她就是想我在晓峰学长面前出糗,给我安上一个小偷的罪名,让所有人都瞧不起我。”

        但沈书妤有一点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朱佳佳要特地设计你?你又怎么得罪她了?”

        方珏有点害羞地看着沈书妤:“你不知道吗?其实朱佳佳喜欢晓峰学长啊。”

        沈书妤:“……”

        她还真的一点都不知道。

        方珏笑说:“你两耳不闻窗外事,所以也不知道朱佳佳喜欢晓峰学长,正常的。”

        可沈书妤知道的是,方珏是喜欢于晓峰的。

        今晚一事,虽然说起来是给方珏解了围,但主要还是替沈书妤找到了那日校庆真正想要让她出糗的人。

        这会儿沈书妤的心里有些复杂,偏刚刚那个无赖又给她发了一条消息。

        FZ:【喂,还没谢我呢。】

        怎么谢?

        但也是该好好谢谢他的。

        沈书妤不知道该怎么回复这条消息,忽而听方珏说:“今天坐在那里的那个男的是谁你认识吗?”

        沈书妤还没来得及回答方珏的话,又听方珏说:“真的好帅好man啊,小书,他那么帮你,你说,是不是看上你了?”

        沈书妤:“……他就是我跟你说过的那个无赖。”

        方珏两眼一放光,“天了噜!那你赶紧的以身相许啊!”

        沈书妤闻言伸手掐了方珏一把,“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方珏嘿嘿地笑,“开个玩笑嘛。但我怎么感觉,他没有你口中说的那么坏的样子啊。他给你送感冒药,也送你最喜欢的那个福星挂件,还能让晓峰学长跟你道歉。说句你可能不爱听的话,我倒是感觉他人很好诶。”

        沈书妤叹一口气,“那你是没有见到过他耍无赖的时候。”

        “人家耍无赖也是对你一个人耍,这说明了什么你还不懂吗?”方珏一脸天真。

        事实上沈书妤并不是很懂,她脑袋偏向窗外,说:“这样的男生我才不喜欢。”

        两人乘坐公交车到校门口已经是七点多。

        冬天的夜晚来的特别早,这个点校门口倒是有很多小摊小贩的。两个小姑娘出门没有吃到美食不说,还饿得前胸贴后背的回来。沈书妤拉着方珏就钻进了小吃街里。

        校门外的食物对学生来说总是实惠又美味的,若不是觉得寝室离校门口太远的话,天天出来在小吃街觅食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沈书妤和方珏现在所处的是学校的东大门,从东大门直出去一条街都是小吃。不仅有小吃,还有各种摆地摊的小玩意儿,还有一些衣服之类的。

        饿肚子的时候好像见什么东西都想吃,方珏看得眼花缭乱的,“想吃热干面,想吃肠粉,想吃煎饼,想吃麻辣烫,啊,柠檬泡椒凤爪要来一份,还有臭豆腐。”

        她们学跳舞的,其实是对身材的要求是有的。但也不是追求瘦到脱相的那种,总体来说不要太胖,也不要太瘦,重要的是舞姿好。正值学生时期,又是运动量大的时候,其实根本不需要刻意去减肥。加上时常要跳一个下午的舞蹈,不吃饱点没体力更不行。

        但也还是有很多追求骨感美的同学,不喜欢运动,却经常是过午不食。可这样特别容易犯胃病,胃不舒服、胀气、消化不良大概是很多减肥女孩子所付出的代价。

        沈书妤和方珏都不是崇尚节食减肥的人,但也很注意不要高糖分和高油量的摄取。然肚子饿的时候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埋头去寻美味就是。

        可是又一次看到沈书妤吃炸酱面的时候,方珏实在忍不住吐槽:“每次出来你都吃这个,你不腻我看得都腻了。”

        沈书妤往炸酱面里都不知道倒了多少醋,乐呵呵地一边搅拌一边说:“可是就是很想吃诶,我也控制不住我几几。”

        放眼过去好吃的小吃真的很多,但她想了一圈还是想到炸酱面。

        沈书妤这个人有个毛病,真的是喜欢上了一样东西之后可以一直都喜欢。就比如吃的这一方面,人家都说吃多了会厌,但她就不会。记得小时候她最喜欢吃家附近一家包子铺的包子,连着就吃了十几年,一直到包子铺换了老板,包子里面的配料发生了一些微小的改变之后沈书妤才不在这家包子铺吃包子。

        方珏买了一份肠粉过来跟沈书妤一起吃,虽然想吃的东西很多,但毕竟只有一个胃。

        小姑娘了两个人有说有笑的,街边小摊的美食也不比高档酒店的差到哪里去。

        沈书妤通常都吃不完一碗面条,肚子撑撑的,她正放下筷子,就见自己桌子对面坐下来了一个人。

        方珏也是第一时间感觉到那人的气场,忙乐呵呵地打招呼:“学长好。”

        傅灼侧头对方珏假面一笑算作礼貌,继而问沈书妤:“你吃的什么?”

        沈书妤碗里都还有三分之一的炸酱面,不用说都能知道她吃的是什么。

        傅灼转头对小摊老板说:“照这女生的给我来一份。”

        “好的。”老板利落开始煮面。

        街边小摊傅灼也不是不吃,只是吃得少。他这个人有点洁癖,总是觉得这些地方不干净。但他也不是专横的人,偶尔跟兄弟们吃吃路边烧烤喝喝啤酒什么的也都是有。

        这个点在外觅食的学生不算很多了,沈书妤和方珏这两个美女显眼自是不用多说,她们是学舞蹈的,身板就好像跟一般女孩子不太一样,又是天鹅颈,又是挺直的脊背。

        但眼下,傅灼这个男人的气势更加显眼。他往那里一坐,好像《西游记》里写的那种山大王似的。

        沈书妤莫名其妙的想到了青毛狮子怪。

        方珏看看沈书妤又看看这个学长,非常识相地放下筷子准备脚底抹油开溜,“我吃完了,先回去啦。”

        沈书妤刚起身,就被傅灼拦着,“你别走。”

        方珏贼兮兮的,“小书,你都还没好好学长帮的那么大忙,我就先走啦。”

        看着方珏溜得欢快,沈书妤想起上次那辆当着自己面开走的公交车。

        似乎在别人眼里,这个无赖的一举一动都是正常的。

        可沈书妤也明白,她是该好好谢谢人家的。刚才在御府里她虽然简单地道了谢,但很显然,对方觉得不够。

        老板迟迟不上面条,傅灼干脆一把将沈书妤那晚不吃的面条端了过来给自己吃。

        沈书妤也是一惊,忙说:“这是我吃过的。”

        “吃过的又怎么了?”傅灼就直接拿着沈书妤吃过的那双筷子开吃。

        沈书妤皱着眉头看着,心里那叫一个别扭,嘀咕着:“别人吃过的东西也不嫌脏吗?”

        “你的我不嫌弃。”傅灼两三口就将沈书妤剩下的那点面条吃了个精光,转而道:“太酸了。”

        沈书妤没有说话。

        又没让他吃。

        傅灼扯了长纸巾擦了擦自己的嘴,“喜欢重口味的?”

        的确,沈书妤她喜欢吃酸的辣的甜的,总之重口味一点的她都喜欢。

        刚好老板把刚做完的那碗端到他的面前,让他继续大快朵颐。谁料,一直不怎么喜欢吃酸的傅灼,也倒了很多的醋。

        沈书妤古怪地看着他,也不好说什么。

        在吃东西面前沈书妤一向也是不拘小节的,但看到傅灼这个吃法还是觉得神奇,未免也太豪爽了吧,看得她刚吃完面条的人都好奇他的那碗是不是更加好吃。

        “还想吃?”傅灼刚好看到沈书妤咽口水的脖颈,笑着把自己的这碗面推到她的面前,“那给你吃。”

        沈书妤又把面推回来给他,“我不要。”

        傅灼笑,“这是嫌弃我了。”

        沈书妤心说那是当然的,但这话也不敢跟他说。

        可她不说,傅灼心里却是明白的。她那么排斥他,现在能这么安安静静坐在他对面看着他吃饭,也是难得。

        其实沈书妤会留下来,除了要感谢他以外,心里也有一堆的疑问。

        见傅灼终于吃得差不多了,沈书妤才开口:“你怎么知道是朱佳佳让张琦给我泼颜料的?”

        傅灼却答非所问:“这炸酱面味道还不错。”

        沈书妤得等久了,索性单手拄着脸,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傅灼。

        路边小摊也没有什么遮蔽的,冷风一吹就把沈书妤小脸吹得红红的。

        也是有趣,热的时候脸也红,冷的时候脸也红。白里透着红。

        傅灼吃完这碗炸酱面,才把那日校庆发生的事情跟沈书妤说了一遍。

        现在说起来,一切感觉都是那么巧合。从那日他发现朱佳佳和孙怡在厕所里兑颜料到看到于晓峰手机里的照片,再到后来在地下台球室里碰到朱佳佳和张琦的对话。

        像是天意安排。

        连带的沈书妤都是一脸不敢置信地眼神看着傅灼。

        “别用这种眼神看一个男人。”傅灼说着起身。

        沈书妤跟着起来,脸上不知道是因为寒风吹的红还是热的,她低下头来,也不敢看傅灼了。

        傅灼低头看了眼她,笑道:“走,买瓶水去。”

        他这个人平日里除了喝矿泉水就是绿茶,奶茶什么的是碰都不碰的,嫌弃太甜了。于是就买了两瓶矿泉水,拧开了一瓶递给沈书妤。沈书妤伸出小手接过,道了声谢谢。

        “那天的事情说起来我的确是不放在心上的。”傅灼边走边说,指的是那次撞见朱佳佳和孙怡做的那些事情。

        沈书妤点点头,能理解。

        傅灼侧头看沈书妤,“你点什么头?知道我什么意思?”

        沈书妤看了他一眼,说:“因为那不关你的事。”

        事实上,傅灼的确算不上是一个什么顶好的人。所以那天几番三次撞见朱佳佳做的蠢事,他也懒得搭理。但不知为何傅灼就觉得这件事很有趣,碰到一次就算了,他还碰到了三次。

        “那你知道我现在为什么又要管这件事么?”

        傅灼说着停下脚步,一并拉住了准备往前走的沈书妤。

        沈书妤刚被拉住,她的面前就是一辆电动车开过去。

        “看着点。”傅灼道,等车过去,他才说:“走吧,过马路。”

        沈书妤是被那辆从自己面前滑过去的电动车吓了一跳,眼下小鸡仔似的跟在傅灼身后。

        他人高马大的,眼下穿着一件皮夹克,双肩很宽。沈书妤看了眼他的背影,是一个非常壮实的男人。

        不仅强壮,还很高,头发又很短,看着就是一副很凶暴的样子。

        他们一起过了斑马线之后,不远处就是校门,两个人就是很自然的进了校门。

        傅灼在学校里虽然说上了三年的学,但平时还真的挺少待在这里。况且现在又大四在外开了工作室,来这里的时间屈指可数。

        但最近他却是频频回学校。

        沈书妤以为傅灼和于晓峰他们一样应该也是大三的,这会儿应该也是要回宿舍,所以就没什么说的。

        傅灼却转过头来等沈书妤:“你老在我身后干什么,小跟班,到我身边来。”

        沈书妤犹豫了一下,跟他并排走。

        两个人并排走着,一个大高个,旁边那个就愈发显得矮小瘦。

        傅灼说:“这事我替你都打点了,后面我直接找教导处,朱佳佳也不会再有机会为难那个叫张琦的。”

        沈书妤闻言连连道谢。

        傅灼停下脚步,一脸笑意看着沈书妤:“我怎么感觉这道谢一点诚意都没有呢?”

        沈书妤早就知道他没那么好说话。

        傅灼他兜了那么大一个圈子,也不是要一个谢谢那么简单。

        “那,你想干什么?”沈书妤又是一脸的戒备。

        傅灼笑着俯身弯腰与沈书妤面对面,他把自己的侧脸面向她,伸手点了点自己的脸颊:“来,在这里亲一个。”

        沈书妤二话不说一把推开了傅灼,掠过他直接往前走。

        傅灼吊儿郎当地跟在她的身后,哈哈笑着。

        沈书妤气呼呼的,见他还那么得意,忍不住说他:“神经病。”

        拿在手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沈书妤看了眼。

        是玉玉不是玉玉:【!!!!!!!!!!!!!!!!!!!】

        小小书:【?】

        小小书:【怎么了?】

        是玉玉不是玉玉:【你还跟学长在一起吗?】

        沈书妤知道那个无赖就在自己的身后。

        小小书:【我马上就回来了。】

        是玉玉不是玉玉:【你知道那个学长是谁吗?】

        是玉玉不是玉玉:【傅灼!是大名鼎鼎的傅灼学长啊我天!】

        沈书妤脚步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