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糖心纠缠在线阅读 - 第20章 (p≧w≦q)

第20章 (p≧w≦q)

        傅灼是谁?

        沈书妤的脑袋里空白了两秒,继而想起。

        傅灼一直是传说中的风云学长,但因为这个学期已经大四在外实习了,所以几乎不会来学校。

        关于傅灼的事迹很多。

        这个风云学长虽然说是个学霸,但是经常逃课。一个学期除了专业课程,其余的课程很难看到他的身影,但每年的奖学金他却总能得个一等奖。傅灼是绘画专业,传说他得奖的作品曾经有买家出过一千万的高价。不仅如此,傅灼长得帅,还会弹钢琴,某年学院的元旦文艺汇演,他还是表演嘉宾。他字写得好,还代表出国交流……

        可以说,整个人文艺体学院几乎都是关于这个傅灼的传闻,但大一的新生们倒是很少有见过这个风云学长的。

        沈书妤当然也是知道傅灼的,没见过,但听得也多。一来二往的,这个名字她也是熟悉。

        可沈书妤是真的不敢相信,她身后的这个人就是傅灼?

        怎么可能。

        方珏又给沈书妤发了一条消息。

        是玉玉不是玉玉:【能帮我跟学长要个签名吗?我一直很崇拜他的啊啊啊啊】

        沈书妤锁了手机放在掌心,忽然有点无法面对这个事实。

        后面的傅灼见她停住了脚,笑问:“怎么不走了?”

        沈书妤张了张嘴,开口喊了他一声:“傅灼?”

        她喊得很轻很轻,带着点试探的意味。但这两个字经由她的嘴里吐出来,好像裹了一层糖霜一般。即便是傅灼这个不怎么爱吃甜食的人,也觉得由衷喜欢。

        他也轻轻应了一声,“嗯?怎么了?”

        沈书妤转过身,真的是一脸不敢置信,“你真的是傅灼?”

        “不然我是谁?”他扬着眉,从头到尾散发着一种潇洒和自信的气息。

        沈书妤曾想过这个风云学长傅灼的模样,照理说他是绘画专业的学生,应该皮肤白皙,很有书生气息。可眼前这个人根本就像是一个土匪嘛,他这身上哪里有半点艺术生的感觉?说他是保镖队队长可信度还高一些。

        可事实上,他真就是那个傅灼。

        若他不是傅灼,于晓峰那帮人为何称他为傅爷?

        于晓峰这些人在学院里也是嚣张跋扈的,可到了傅灼的面前那就跟换了个人似的,变得规规矩矩畏畏缩缩起来。

        沈书妤看着傅灼,实在难以想象他那双粗糙的手会拿画笔。不该是在工地上搬砖头更加合适一些吗?

        沈书妤是感觉自己的世界观都要颠覆了。

        她曾经也很好奇这个傅灼学长是个什么样的人,他那么有才华,学习成绩又好,是个人中龙凤。这样的人一定是稳重的,沉着的,可眼前的他却是一个敢当众拦下公交车的人。

        傅灼这辈子第一次被人看得有些紧张起来。

        小姑娘看他的眼神里全是探究,可即便是如此,她的眼神也不会让人觉得有半点冒犯或者是不礼貌。她反而像是一只受惊的小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似的。

        到底是傅灼开口,他微微歪着脑袋,脸上有痞气,也有些认真:“你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早前傅灼就告诉过沈书妤他自己的名字,所以也没有料到这人是现在才知道他是谁。他是从没有觉得自己是什么风云人物的,但也从别人口中得知,学校里议论自己的人多。至于议论的是好是坏,他也没心思去深究。

        傅灼更加以为,沈书妤也是或多或少去了解过自己的。他这人按理说并没有什么不良的前科,罪名大的大概也就是爱逃课这一样。可除此以外,也能算得上是个好学生了。/廿一%

        但沈书妤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之后告诉自己,即便眼前这个人是那个风云学长傅灼,也改变不了他是个无赖的事实。而且他刚才还那么无理,还说让她亲他一口。他到底是有多厚脸皮才能说出这种话的?

        想到这里,沈书妤就对这个人的印象分大打折扣。

        “你能不能别跟着我了,我现在要回寝室。”沈书妤找了个借口说。

        傅灼干脆将无赖进行到底:“不能。”

        沈书妤索性也不理他了,转个头继续走自己的路。他要跟就让他继续跟着,反正她到了寝室之后他也不能进去。

        傅灼一脸吊儿郎当地继续走在沈书妤的身旁,他看着她这一副气鼓鼓的样子,终于忍不住先道歉:“喂,小笨熊,刚才开玩笑的。”

        沈书妤白了傅灼一眼,“可是我并不觉得好笑。”

        说她保守也好,说她死板也好,但是因为感谢而去亲吻一个自己不怎么熟悉的男人,这种事情她感觉到很排斥。

        “还有,你别叫我小笨熊。”

        傅灼抓了抓自己的寸短的发,第一次感觉这家伙是一点油盐也不进。

        可他还是厚着脸皮说:“作为答谢,你有空的时候单独给我跳一支独舞成么?”

        回想起来一切都是阴错阳差,校庆那天于晓峰说要带他一起去看开场舞表演,可那会儿他却半点兴致都没有。然而从知道沈书妤就是这个小笨熊后,他就想着她能跳一支舞给他看,单独跳给他看。

        他想知道她跳舞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

        不料沈书妤倒是干脆利落地说:“好。”

        傅灼没有料到她这会儿那么好说话了,难得谨慎地问:“不骗人吧。”

        他这样小心翼翼的询问,像是一只巨兽低头细嗅蔷薇,倒是有几分反萌差。

        沈书妤声音柔了点,说:“我为什么要骗人。”

        反正左右都是要感谢他的,沈书妤最不喜欢留个人情在这里。既然他想看她跳舞,她跳就是了。本来她就是学跳舞的,跳给谁看不是看。

        ===

        几乎是沈书妤一回到寝室,方珏就激动地跑过来拉着她:“我都看到了,是傅灼学长送你回来的,你们现在进展如何了?”

        听到傅灼二字,在寝室里一向不怎么说话的林君怡抬起头。

        沈书妤没有注意到林君怡的视线,只是对方珏说:“我才不要他送,可他总是要跟着,真的很烦人。”

        “我天,你快知足吧。”方珏一脸的恨铁不成钢,“傅灼学长那是多少女孩子排着队追求的,人现在反过来当你的舔狗,你居然不领情了。”

        沈书妤流行词语匮乏,好奇地问:“舔狗是什么?”

        方珏直接打开了百度,给沈书妤照着念了起来:“舔狗呢,大多是指,在感情上一味付出却有得不到对方同等对待的,真心错付的可怜之人。”

        沈书妤闻言噗嗤一声笑了,“我才可怜呢好不好。”

        被这么一个流氓纠缠,管他是不是什么风云学长,都让人觉得喘不过气来。

        突然这是,坐在桌前写作业的林君怡开口沈书妤,问:“傅灼在追你?”

        沈书妤有些不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一旁的方珏便说:“可不是呢,都追了好一阵子了,不过我们的院花真是太难追了。”

        沈书妤闻言追着方珏就是打闹,“说什么呢,别乱说。”

        林君怡倒是难得笑了,她放下笔靠在桌子上对沈书妤说:“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傅灼也动了凡心啊。”

        似乎说到傅灼,林君怡的话匣子就打开了。

        林君怡和沈书妤还有方珏都不是一个班级的学生,她今年已经大三了,只是和她们分到了同一个寝室。大三的林君怡自然是知道傅灼这个风云学长的,不仅知道,她还有点熟悉。

        林君怡说:“傅灼在学校里的时候主动倒追的学妹和学姐倒是不少,我班级里就有个不自量力地去追傅灼不说,还上演了一出可笑的**记。说是不知从哪里弄来了傅灼家里的钥匙,还溜到了傅灼的家中把自己脱了个精光躺到他的床上的。”

        闻到八卦的味道,方珏第一个搬着板凳过来听。

        林君怡说:“后来你们猜怎么?傅灼这家伙也是人才,直接给110打了个电话,说是有卖.淫的。”

        说完,林君怡哈哈大笑起来,弯腰笑得肚子都疼了的模样。

        同个寝室那么久,沈书妤还是第一次见林君怡笑得那么开心的。

        “我那时候就很好奇,傅灼是不是个gay?如果不是个gay的话,什么女人能入得了他的眼。”林君怡说着看了看沈书妤,“是你倒也觉得没有什么特别意外的。”

        方珏闻言好奇地问:“为什么不意外啊?”

        林君怡耸了耸肩,“总觉得想傅灼这种男人,要配个纯情小妹妹才是。”

        难得聊天了,林君怡也就多说了些,“平时不喜欢跟你们说话,是觉得你们太纯了。但那个朱佳佳就不一样了,那个人小心思多。”

        说到朱佳佳,方珏和沈书妤对视了一眼。

        晚上临睡前,沈书妤点开手机翻了翻相册,忽然翻到了自己在校庆那天拍的一张照片。

        这张照片是上拍摄的是一副名为《岁月》的水墨画,作者恰好就是傅灼。

        那日在橱窗前拍下这张照片的情景似乎还历历在目,沈书妤看着这张水墨画,脑海里想到了那个无赖的身影。

        原来这幅画就是他画的。

        手机微微震动,是微信消息,沈书妤点开。

        FZ:【睡了?】

        沈书妤犹豫了一下回复。

        小小书:【没。】

        FZ:【这周我还要往深圳跑一趟。】

        小小书:【哦。】

        跟她说这个干吗。

        FZ:【你欠我的独舞可别忘了。】

        小小书:【……没忘。】

        FZ:【那你等我回来。】

        小小书:【嗯。】

        消息回复完毕,沈书妤突然觉得最后这两段对话太过暧昧,于是她立即点击了消息撤回。

        但为时已晚。

        傅灼回复。

        FZ:【我截图了。】

        FZ:【另外,记得要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