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糖心纠缠在线阅读 - 第22章 (p≧w≦q)

第22章 (p≧w≦q)

        沈书妤知道和傅灼话不投机,后来也没有再回复他的消息。

        下午的课程相对来说比较轻松,是《**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概论》,学生们简称为《毛概》课。

        这是一堂公共必修课程,所以是在相对比较大的阶梯教室里上,而且是两个班级一起上。

        在公共教室上课,也没有固定的座位,但学生们都十分有默契地选择最后几排座位。

        沈书妤和方珏到的时候已经有同班同学给她们占了座位,也是倒数几排的位置。

        这堂课相对其他课程来说并不会听得那么认真,开小差也是常有的事情。沈书妤一开始还会坐在前面一些的位置,但被老师叫起来回答了几次问题之后,她还是选择了后排。

        每次轮到上这堂课程的时候,沈书妤也总是不算特别自在,因为旁边的班级是动画制作,几乎都是男生。

        动画班的男生见舞蹈班的女生,那一个个都好像是癞蛤蟆见到了天鹅,每次上课的时候都是一双双亮晶晶的眼睛打量着。不是对这个女生指手画脚,就是嫌弃那个女生妆化的太浓。

        被冠为院花的沈书妤,自然没少被打量的。即便是学期早已经过半,仍然还是有些男生一看到她的时候就“躁动”起来。这种躁动大概是这中间有个男生看上了沈书妤,然后被其他男生调笑着去告白。

        这个学期沈书妤收到不少的告白短信,直接给她送情书送花的也有,但学期头两个月过后,或许是知道她是个高岭之花,又或者是见怪不怪了,所以追求者也渐渐少了。毕竟好看的女孩子真的很多,像沈书妤,多数时候都是被称为看第一眼倒是很惊艳但看久了也不过如此的人,时间久了真的有些“寡淡”。

        中午沈书妤忙着写数学作业,所以没有午睡,这会儿坐在窗户边被暖阳晒着,渐渐生起了困意。这个《毛概》老师上课的时候大部分都是对照着PPT在念,念完一大段之后点开下一页又是在念,同学们都戏称这是一堂念经课。

        本就有困意,加上课程无趣,沈书妤感觉老师的声音就像是催眠曲似的。她掐了掐自己的,逼迫自己清醒一些,可眼皮实在是睁不开,最后让一旁的方珏掐自己一把。

        方珏打发困意的方法是吃东西,她直接给沈书妤递来了一块口香糖,说:“嚼一嚼可能就没有那么困了。”

        这倒也勉强是个方法,让沈书妤勉强撑过了这一堂课。

        因为是两节课连着一起上的,所以课程中间休息的那点时间沈书妤就直接趴在桌子上睡觉了。睡前沈书妤还吩咐方珏,说上课了之后叫醒她。

        但上课后,方珏见沈书妤睡得那么香甜,突然有些不忍心叫她。反正都觉得这节课并不是特别重要的,也有很多同学明目张胆地在睡觉,于是方珏就没有喊沈书妤了。

        可这个事情就是这么不凑巧。

        这节课老师也不知道怎么的,课上到一半的,突然拿着话筒下来了。

        方珏那会儿也在开小差,等到看到老师走近准备提醒沈书妤的时候为时已晚。

        老师笑着来到沈书妤身边敲了敲她的桌子,拿着话筒说:“这位同学,我的课程你不想上的话下次就直接不用来了,来了又趴在这里睡觉,我看着都替你爸妈感到难受。”

        被人从睡梦中拉醒,沈书妤整个人都还有些混沌。但她看到老师的那一瞬间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当时整个班级的人都看着沈书妤,沈书妤轻声地对老师说了声对不起。

        怎料这个老师还是不依不饶的,说:“不,你不是对不起我,你是对不起你自己,对不起你的爸妈。你的爸妈辛辛苦苦挣钱送你来上大学,不是让你来这里睡觉的。”

        往日里沈书妤一直都是个乖顺的人,况且又是她自己上课睡觉,被老师这么教训也是应该。她抬着头看着老师的双眼,诚恳地说:“老师,我知道自己错了,下次不会了。”

        这老师见这学生的态度还算可以,不打算再继续为难。可谁料,这个时候隔壁动画班却有个男生大声道:“老师,你上课跟念经似的,谁不想睡觉啊。”

        话说完,原本安静的教室里哄堂大笑。

        老师循着声望过去,就见到一个模样端正的男生。

        大伙儿的注意力很快便被这个男生转移了,连带的老师也往这个男生走去。

        “你说我上课念经?”老师半眯着眼睛看着这个男生,问:“你叫什么名字?”

        男生坐在位置上也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吊儿郎当样子,说:“陈家豪。”

        沈书妤在陈家豪自报家门的时候侧头看了他一眼。不想这个陈家豪也正往沈书妤这边看,还朝她扬了一下眉毛。

        沈书妤连忙低下头去,不想招惹任何人。

        陈家豪出头的结果就是被老师记下了名字,恐怕这节课到期末他稍微考得不好就要重新补考了。

        上课结束之后陈家豪果然在半路上拦了沈书妤。

        彼时方珏还在一个劲地跟沈书妤道歉说上课没有喊醒她一事,沈书妤倒是不怎么在意的。

        两个人正说着,陈家豪就站到了沈书妤的面前。

        陈家豪在人文艺体学院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人物,两个班级一起上了那么久的《毛概》课,方珏都在沈书妤耳边提了好几次这个人。

        就连刚才在课堂上,方珏也拉了拉沈书妤,说:“陈家豪在帮你说话诶,他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啊?”

        一旁的方珏看看沈书妤又看看眼前的陈家豪,知道这又是一笔桃花债。只是方珏也见怪不怪的样子。

        陈家豪单手拿着手机,一只手则插在裤兜里,拦了沈书妤的去路便说:“能加个好友吗?”

        沈书妤摇摇头。

        “你还真的那么高冷啊。”陈家豪笑,“做个朋友呗。”

        沈书妤脸上有淡淡的不耐烦,也不知为什么,这个时候她突然想到了傅灼这个无赖。

        见沈书妤无动于衷,陈家豪又说:“真高冷还是装高冷啊,加个朋友又不对你做什么,有必要这样么?况且我刚才还帮了你,因为你被老师计分。”

        于是沈书妤发现,比起傅灼,这个人好像更加让人讨厌。

        这人跟笑面虎似的,脸上总是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但这个笑容却让人觉得很不真诚。最起码,沈书妤觉得傅灼笑起来就挺让人觉得阳光的。

        一而再再而三想到傅灼,沈书妤自己心里也有些惊讶。她深吸一口气赶走自己脑海里的人,顺便对陈家豪说:“你管我是真高冷还是装高冷,反正我不想加你为朋友。”

        话说完,沈书妤拉着方珏的手走了。

        人一走,陈家豪身边的男生就笑说:“哎呦,我们家豪哥哥也吃瘪了呢。”

        陈家豪冷笑一声:“这种女生最能装了,表面上一副圣洁的样子,谁知道夜里又是什么浪荡样。”

        一旁的人也跟着笑,“你都知道了,那人家夜里是怎么浪荡的?”

        “不然咱们打个赌呗,看我追到她以后她是不是放荡的样子。”

        “哇,我们家豪哥哥真要去追院花啦,期待期待!那就等你的好消息咯!”

        ……

        沈书妤和方珏走老远了还能听到身后的笑声。

        方珏忍不住对沈书妤说:“这个陈家豪长得是帅,但是怎么让人感觉很不舒服啊。”

        说着太特别添加了一句:“还是傅爷看起来比较好。”

        沈书妤无奈看了一眼方珏,“都是半斤八两。”

        而半斤八两的这个人,这个时候又给沈书妤发来了消息。

        沈书妤都懒得看了,直接都没有看手机。等到下午第四节课上完回到寝室的时候沈书妤拿出手机,才看到上有一张来自傅灼的图片消息。

        她点开,是一张蓝色的天空照,照片中还有一团白白的云朵。

        FZ:【给你看看深圳的天空。】

        沈书妤下意识抬头看了眼寝室外沣州市的天空。

        今天的沣州市天气也很好,晴空万里。

        一向阴雨的沣州市,晴天总是让人喜欢的。

        沈书妤心想,深圳和沣州的天气也没有差多少嘛。

        后来不久后傅灼又发来了一条消息。

        FZ:【29℃.】

        沈书妤难得有些好奇,回了个问号。

        FZ:【今天深圳的温度,你说变态不变态。】

        FZ:【老子内裤热都湿了。】

        十二月中旬的深圳居然还有29℃,沈书妤也觉得挺神奇的,要知道沣州市这会才七八度。她没有去过深圳,所以对那边的天气不了解。那么高的温度应该也是很难得的现象吧?

        沈书妤本来还想给他回复一个消息的,但看到他下面这句话的时候就忍不住嫌弃。

        果然是没有一个正经的样子。

        她不回复,不代表他不会继续发消息。

        没一会儿傅灼又发来。

        FZ:【今天过得怎么样?】

        沈书妤心想就那样啊,但脑海里又想到刚才陈家豪那行人,她想说遇到一个比他还让人讨厌的人了。

        但她忍着还是没有跟他说。

        傅灼又发来。

        FZ:【有没有想我?】

        沈书妤给傅灼回了一个大便。

        那头傅灼乐呵呵地捧着手机看着她发来的这个表情。

        怎么那么犯贱呢,看她发一坨屎也能乐开了花。

        FZ:【老子挺想你的。】

        FZ:【你是不是很怕冷?】

        沈书妤看了眼自己怀里的热水袋。

        FZ:【想带你来深圳感受一下这里的温暖,沣州那个鬼地方不是人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