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糖心纠缠在线阅读 - 第33章 (〃▽〃)

第33章 (〃▽〃)

        动车平稳前进,沈书妤坐在车上的前半个小时闭着眼睛其实根本睡不着。

        她的脑子里乱七八糟的。

        后来也渐渐地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一路上,傅灼什么事情都没做,光顾着看沈书妤。

        这么近距离看她,好像也是第一次。她没有闪躲,没有反抗,静静地闭着眼睛在睡觉。

        睡着的沈书妤是真的很乖,一副岁月静好的恬淡模样。

        傅灼甚至有一股冲动,他想吻一吻她的额,不带任何情.欲色彩的那种。

        坐着睡觉不舒服,于是傅灼便轻轻地让沈书妤靠在自己的肩上。

        他的肩膀又厚实又宽广,她靠着倒也十分舒服。

        于是沈书妤身上那股淡淡的香味一点点地窜到傅灼的鼻端,再进入他的心肺血液。

        慢慢的,青天白日的,傅灼居然又有了龌龊的想法。

        他甩了甩自己的脑袋,迫使自己不去想那些有的的没的。

        活了二十年,傅灼从未碰过任何一个女人,沈书妤是他第一个感兴趣的人。所以他要主动去追,并且强势追求。他有信心,她早晚会成为自己的女朋友,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前两个小时的车程,傅灼几乎一动不动。他深怕自己轻轻一动就会将沈书妤吵醒,他不想吵醒她。他就想她这样乖乖的,一直这样乖乖的。有那么一刻他甚至也幻想,想着有一天她会主动地在他怀里。他的怀抱足够容纳下一个小小的她,定能给她挡风遮雨。

        沈书妤这一觉睡得舒服,离下车还有一个小时的时候她才醒。

        醒来后也不觉得脖子酸疼或者身上不舒服,因为不知何时,她已经是半靠在傅灼的怀中。

        清醒过来,沈书妤连忙从傅灼的怀里挣脱了。

        傅灼没有阻拦,笑问:“睡饱了没?”

        沈书妤点了点头。

        傅灼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右侧肩膀处,对沈书妤道:“帮我揉揉,都让你靠麻了。”

        沈书妤脸上一烧,说:“不好意思啊,你该叫醒我的。”

        “巴不得你在我怀里躺一辈子。”

        傅灼话一说完,沈书妤就没好气地看他一眼。

        就前一秒钟他还想着给他揉一揉肩膀,这会儿索性就作罢。

        然傅灼的手臂是真的麻了,他丝毫不介意地伸手揉了揉,一边对沈书妤说:“还有一个小时到,你可以再睡一会儿。”

        一觉睡醒,沈书妤便不会再想睡了。倒是傅灼,见沈书妤不打算睡觉的样子,自己把脑袋往她身上一靠,说:“你不睡那就换我睡。”

        他靠过来的那一瞬间沈书妤是排斥的。可是又拿霸道的他没有任何一点办法。

        于是接下来这段时间,换沈书妤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

        想到最近几期的《福星阿才》还没有追,沈书妤便打开手机从自己上次看过的地方继续追。

        刚打开漫画连载没有一会儿,就听靠在自己肩膀上的傅灼说:“你追得倒是挺快的。”

        沈书妤见他还不睡觉,便伸手推他,“别靠在我肩上。”

        “有良心没良心啊,你都靠我肩膀上两个小时了。”

        傅灼说着又用自己的脑袋在沈书妤的身上蹭了蹭,“让我也靠一会儿。”

        沈书妤简直怀疑他是真的要睡觉还是装的。

        后来傅灼倒是没有再说什么话。他可能也是真的困了,闭上眼没有多久还真的睡着了。

        这也是沈书妤第一次见睡着的傅灼。老实说,闭上眼睛的他少了很多的攻击性和侵略感,倒是给人一种很和蔼可亲的感觉。

        让沈书妤十分意外的是,他睡觉也不打呼噜,安安静静的双手抱着胸。

        说起睡觉打呼噜,沈书妤不禁想起自己那个胖乎乎的外婆。她外婆睡觉的呼噜声音跟打雷似的,大晚上隔了上下一层楼还是能够清清楚楚听到。

        看着还有十分钟到站,沈书妤便轻轻地喊了一声:“傅灼,快到了。”

        傅灼这两个字还挺拗口的。

        沈书妤实在是叫不习惯。这几乎是她第一次喊他的名字,除去那一次他在公交车上逼着她喊以外。

        几乎是沈书妤一唤,傅灼便醒了过来。

        刚醒来的他还有些睡眼惺忪的,但看到沈书妤他就抿着唇笑了起来。

        这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他睡得真的是太舒服了。

        一睡醒傅灼就不正经,转过身看着沈书妤说:“再喊一声我的名字听听。”

        虽然刚才是睡中被叫醒,可是傅灼脑海里还回荡着她刚才喊的那两个字。她的声音轻轻的,柔柔的,好像是一颗软软的棉花糖。傅灼想起,他第一次见她的时候也是因为听到她的声音才会感兴趣,她的声音辨识度很高,很好听。尤其是在喊他名字的时候。

        沈书妤自然是不肯再叫他的名字。本来名字作为称呼喊一声也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可一旦是他要求的,她下意识就想反抗。

        动车很快到站,傅灼也没有强求着不放。他起身拿了放在行李架上的行李,等着等会儿下车。

        坐了这么几个小时,沈书妤其实早就想上厕所了的。可她就是对傅灼说不出口。出了站以后她便四处找寻卫生间,好在离得也近。

        可到了卫生间后沈书妤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她来大姨妈了。

        平日里沈书妤的经期就一直不准,迟到或者早到都是常有的事情,这一次大姨妈比上一次整整早报到了一个星期。

        内裤上染了不少,但运气好的是没有染在裤子上。她知道自己的情况,怕是再不垫一张卫生巾怕是很快就要血流成河了。

        现在沈书妤手边上就只有一张卫生纸和一部手机。她一时之间有点无措。想了想,她决定用这张卫生纸先垫一下,再到旁边的小商店买一包卫生巾。

        傅灼这个牛皮糖还在卫生间外面等着,见沈书妤出来了,自然而然地认为她已经解完手。

        眼下沈书妤是打算去买一包卫生巾,实在觉得傅灼这个大男人跟在自己身边不妥当。她赶他:“你不是说要走的嘛,别再跟着我了。”

        傅灼纠正沈书妤,“我说的是把你安全地送到家门口。”

        沈书妤一个着急,便大声说:“我说了多少次了不要你送,难道你耳朵聋吗?你能送我多久,一次两次还是一辈子?有这点时间你去找别的女人好不好,别再耗费在我身上了。”

        若说之前见沈书妤生气傅灼只觉得有趣好玩,但这一次的性质就有些不同了。

        傅灼也一改之前的吊儿郎当,说:“你愿意的话,我可以送你一辈子。”

        沈书妤简直感觉跟他话不投机,索性闷头去找小商店。

        出了站之后外面倒是刚好有一家小店,沈书妤起先是顾忌着傅灼在不好意思,后来干脆也不再多想了。她买了一包日用的卫生巾之后便又去找卫生间去了。

        一直跟在沈书妤身后的傅灼倒是很快理解了刚才沈书妤发火的原因。他忍不住一笑。

        出了站之后想进去就难了,沈书妤走在前面找卫生间,听到后面的傅灼在笑就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傅灼立马投降,顺便按住她的肩膀,说:“卫生间就在你的右手边,别走过头了。”

        “我看到了。”沈书妤逞强地说。

        傅灼也不拆穿她,“嗯,这条路近一点。”

        哪有什么近不近的,明明就是她没有看到卫生间的标志。

        沈书妤进卫生间后还是忍不住给气笑了,她也不知道这会儿自己突然在气些什么,或许真如别人说的那样,因为大姨妈而导致心情阴晴不定?

        很快搞定一切的沈书妤洗完手从卫生间出来后,傅灼便问她:“肚子有不舒服吗?”

        都是成年人了,什么不懂。

        沈书妤也不再扭捏,摇摇头。

        可刚说完肚子没有不舒服不久,也就前后相差十分钟的功夫,沈书妤就痛经了。

        痛经是一种什么感受?像是有一手在自己的肚子里撕扯。

        那会儿沈书妤还坐在往家里赶的公交车上,她痛地脸都发白了。

        傅灼就坐在沈书妤的身侧,见她这副样子,还不到站点傅灼便喊着让司机停车。

        公家车停站是有要求的,怎能轻易叫停。可傅灼这个人高马大的年轻人,吼着声让停车的时候司机也是吓得二话不说就停了车。

        车刚停稳,众人只见这个高大的男人一把抱着他身边的女孩下了车。

        傅灼身上背着一个女士背包,手里还提着个袋子,可他像是不知道什么叫累似的,轻而易举的就能抱起沈书妤。

        他刚才眼尖看到了一家药店,喊司机停车就是想去药店给沈书妤买止疼药。

        沈书妤是真的疼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她的手紧紧地抓着傅灼的衣襟,平日里在他面前张牙舞爪的样子也收起,眼下全然是一副柔弱的模样。

        傅灼看着心疼,一边抱着她往药店走,一边哄着:“乖啊,给你买药吃了就好。”

        疼得厉害,沈书妤的意识也是清晰的,她咬着牙对傅灼说:“放我……下来。”

        他怎么可能会放。

        他把她捧在自己的手心都怕化了,怎么舍得她疼成这样。

        买药倒是容易。

        只是药店的人员见傅灼抱着人进来的时候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一问才知道是痛经,便笑着给拿了一颗布洛芬胶囊。

        沈书妤也是囧得厉害,她又痛,又感觉自己见不得人了,索性就把自己埋在他的怀里。

        其实一路上,她能清楚听到他心脏的跳动声,扑通扑通。强而有力,又让人觉得有足够的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