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糖心纠缠在线阅读 - 第39章 (〃▽〃)

第39章 (〃▽〃)

        说是后台,其实就是书店的一个工作间,这个工作间有两扇门,前门和后门。傅灼此时就站在前门被前簇后拥地等待后场,沈书妤和方珏等人则刚从后门进入。

        两人甚至都没有碰面,但沈书妤远远地见到了傅灼。

        今天的傅灼穿着很正式,一身西装。

        往日里的他穿着都十分休闲,他身上衣服的颜色很少会超过三种,加上身材比例好,好像穿什么衣服都能显身材。但无论如何,都没有他穿西装的时候看起来精神。

        依旧是刺短的发,依旧是长直的双腿。从下往上看,精致的手工皮鞋,小脚的休闲西装裤露出半截脚踝看起来既正式又轻松,一米八七的他撑起一套西装来说完全不是问题,再加上常年锻炼出来的矫健肌肉,傅灼简直可以说是行走的衣架子。

        这样的傅灼,少了往日的吊儿郎当,眉宇间淡淡的疏远看起来让人难以接近。沈书妤想起在她面前的傅灼,他永远是一脸的讨好。

        随着主持人的倒数,傅灼在工作人员的提示下勾起唇角微笑,这样他整个人看起来才柔和不少。

        方珏已经激动地要晕厥了,拉着沈书妤的手话都说不顺,“小书啊,我,你,这太神奇了吧!”

        谁能想到傅灼学长就是三无?

        可转眼一想也觉得只有傅灼学长最名实相副。

        沈书妤没有说话,因为她的目光一直在傅灼身上。

        他从工作人员手中接过了话筒,修长的五指张开包裹住话筒再收紧,五指关节根根分明。就是这双手,曾经霸道地握过沈书妤的手。

        沈书妤下意识将自己的手轻握成拳,再渐渐地松开。她都怀疑自己跟傅灼之间那些烂谷子的事情到底是真还是自己想象出来的。

        几乎是傅灼一到台上,底下就响起了剧烈的掌声。

        于晓峰走过来对沈书妤和方珏说:“快跟我来,现在混到第一排的粉丝里去就可以了,等会儿工作人员会安排有序地进行签名。”

        沈书妤的脚底像是灌了铅似的根本就不知道怎么走路,还是方珏拖着她到第一排的粉丝区里。

        台上是主持人和傅灼两个人。

        傅灼人高马大的,几乎比那个穿了高跟鞋的女主持人高出一个脑袋有余。

        沈书妤的耳边都是粉丝们的讨论声:

        “天呐,三无真的好帅啊。”

        “那么帅我完全可以当他的颜粉啊!颜值太能打了,完全可以考虑往演艺圈发展啊。”

        “幸好今天我来了,谢天谢地我来了。”

        “嘘,快听大大要讲话了。”

        ……

        沈书妤几乎就站在傅灼的正对面,她不知自己这个黄金的位置被多少人羡慕,都是托了于晓光的福。

        于晓光任务完成,高兴地朝一旁的兄弟做了个ok的手势。傅爷吩咐的事情,他算是圆满完成了。

        虽然现在是白天,但台上开着灯。柔和的灯光打在傅灼的脸上,让他看起来几乎是零瑕疵。但沈书妤清楚的是,他的皮肤是真的很好。今天的他甚至没有化一点妆,但他五官立体好看像是被鬼斧神刀雕琢。

        主持人对傅灼说:“能谈谈你当初创作《福星阿才》的契机吗?”

        傅灼认真听完后拿起话筒道:“这个契机其实我以前在作话里其实说过,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

        几乎是傅灼话刚说完,底下就有粉丝在尖叫:“记得!”

        空间不大的地方,粉丝的尖叫声尤其刺耳。

        傅灼顺势看了过去,朝对方淡淡勾唇一笑。

        那个粉丝被傅灼一看后捂着自己的小心脏,要不要那么帅啊喂!

        三无的帅气不负众望,即便是一个路人甲都要承认,他是真的很有男人味。

        其实那个契机沈书妤也记得。

        三无在作话里说过,他创作《福星阿才》的初衷是因为寂寞。他说过,他的母亲去世的那段时间他希望有个人能够帮他分担哪怕一点点的伤心和落寞,但是当时他的父亲工作繁忙,身边没有任何值得信赖的人。他陪着母亲度过化疗的时间,甚至见证了母亲的自杀。

        那段时间他过得既痛苦又灰暗,“福星”就是三无在那个时候想象出来的一只狗。它是一只能够帮人解决所有烦恼的狗,所以才会被叫做福星。主人公阿才在某种程度上有些三无的映射,但后期的创作里基本上不再夹杂太多私人产物。

        很显然是主持人并没有做好准备工作。

        傅灼似乎也并不在意,只是说:“当时的初衷很简单,只是现在看来又有另外一番感慨。我没有想过《福星阿才》会受到那么热烈的追捧,很感谢那么多粉丝的支持,谢谢你们。”

        在傅灼鞠躬说完谢谢之后,底下又是一轮尖叫声。

        方珏凑热闹不嫌事大,也跟着乱喊,吵得沈书妤脑袋里嗡嗡直响。

        然而台上好几轮问题采访过后,底下的沈书妤还是不敢抬头看几乎是近在咫尺的傅灼。

        她看到了他的皮鞋,英伦风的皮鞋被擦得发光发亮,亦如今天耀眼的他。

        采访中间让傅灼动手在纸板上描画《福星阿才》的全家福。傅灼将话筒递给工作人员,再接过纸笔直接当着所有人的面开始创作,最后落款。

        《福星阿才》里面的人物形象傅灼画过不下千遍万遍,他甚至完全不需要打草稿,只需要一只马克笔就能流畅地将所有人物一一呈现。

        这笔迹和画风不是三无又是谁?

        本来底下还有粉丝表示眼前这个人不过是个傀儡,这个世界上哪有人那么完美的?长得帅就算了,声音还那么好听,声音好听就算了,居然还真的能够靠才华创作漫画。但现在,在亲眼见证台上的三无创作后,所有人的眼里都是崇拜。包裹沈书妤。

        这也是沈书妤第一次见傅灼在自己的面前画画。

        她记得自己曾经还说过他那双大手去工地上搬砖还差不多,可是在亲眼看到他描画下《福星阿才》里面的所有人物之后,沈书妤感觉自己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她一直对他有偏见,却忘了学校橱窗里还展示着他代表学校获得一等奖的山水画作品。那副作品至今还在她的手机相册里保存,只不过她没有再翻阅。

        最后主持人问傅灼:“那么您在沣州市举办签售会是否有具体的意义?”

        傅灼闻言目视前方,微微颔首,刚好可以看到底下的沈书妤,他笑着说:“我是为了一个人,因为和她打了个赌。”

        “能透露是什么赌约吗?”主持人一脸八卦地问。

        不仅是主持人八卦,全场几乎都在屏息等着三无的答案,可沈书妤的心跳却突然加快。

        沈书妤自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赌约。

        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明明在场那么多人,但这件事情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那种只有两个人知道秘密的感觉,竟让她觉得有些自得。她甚至有点骄傲,自己知道他不为人知的那一面。

        傅灼拿着话筒,用他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道:“不好意思,那是我和她之间的秘密。”

        沈书妤这才缓缓抬头,一抬头就撞上了傅灼的眼。那一瞬间,她的目光闪躲,心情像是坐了一趟冲向云霄的过山车。

        傅灼胆子大,旁若无人地朝沈书妤扬了一下眉。但因为角度的原因,前排的粉丝们一个个捂住脸又是惊声尖叫。

        沈书妤也把脑袋低下去了。

        她脸好像发烧了。

        一旁的方珏几乎把沈书妤的手都抓疼了,她低着声在沈书妤耳边激动地说:“学长看得是你吧!我打赌绝对是你!”

        沈书妤更不敢抬头。

        她的心好乱好乱。

        眼前的傅灼根本不是她认识的那个人,他看来一派正直,西装笔挺,简直就是她心目中的理想男生。但她又明白私底下的他是多么的无赖又玩世不恭。

        这样看似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居然都是她认识的那一个人。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

        没多久采访结束,开始准备签售。

        工作人员引着傅灼在位置上坐下,另外一边又引导着书店内的粉丝排好队。此时书店外的粉丝已经排出去几百米长的队伍,若不是人亲眼所见根本不相信这是事实。

        巧合的是,沈书妤被安排第一个上台接受签名。

        主持人在台上说:“请各位粉丝有序排队,不要拥挤,不要推嚷,这样我们争取让所有人都可以拿到签名。”

        傅灼是学美术出生,还能写得一手好字,这一点作为三无粉丝的沈书妤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因为早期的很多旁白都是傅灼手写的。

        沈书妤根本不敢第一个上场,连忙跟方珏换了一个位置。方珏那叫一个高兴,说:“那我去打头阵啊。”

        话说完,方珏抱着沈书妤送的那本漫画书就上台了。沈书妤紧随方珏身后,到底是因为有方珏作伴她才敢上台,否则可能当场逃走。可就这样溜走沈书妤又不甘心,“讨厌”傅灼是一回事,但她喜欢三无却是真真切切的事情。

        傅灼甚至都没有问方珏的名字,直接给了to签,问:“想要我写点什么?”

        方珏臭不要脸地说:“能写希望我变成宇宙无敌超级美少女然后找到白马王子吗?”

        傅灼闻言半捂着额摇了摇头,方珏脸一红,说:“我开玩笑的啦,学长你随便写就好了。”

        傅灼最后还是写下了方珏刚才说的那句话,并签上了自己的笔名和日期。

        很快轮到了沈书妤。

        沈书妤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走到傅灼面前的,她手上的漫画书已经被工作人员拿过来翻开第一页推到了傅灼的面前。

        傅灼虽然坐着,但因为个子高的原因,也没有比站着的沈书妤矮多少。这也就是傅灼第一次仰头看沈书妤,他朝她勾唇,笑着问:“想让我写点什么?”

        沈书妤莫名有点紧张,她将自己的双手紧握,说:“您随便写点吧。”

        “您”字都用上了?

        傅灼心底在笑。

        “那可随便不得。”傅灼明显是在拖延时间。

        他巴不得现在多看她几眼,今天恐怕要忙到很晚。

        后面的粉丝看不到三无和沈书妤的互动,因为沈书妤阻挡了别人的视线。这样倒是让傅灼更加大胆一些,他用笔在沈书妤的书上画了一只熊,又抬头看她:“想好了吗?”

        沈书妤脸微微红着,说:“那您就写:万事如意,心想事成吧。”

        傅灼闻言点点头,一边利落地写下这几个字,一边说:“这也是我的愿望。”

        他意有所指。

        签完之后傅灼将漫画书递给沈书妤,却在她伸手接的时候故意不放,他起身,朝她伸手道:“谢谢你的喜欢。”

        说罢根本不给沈书妤反抗的机会就一把抱住了她。

        站在前面等沈书妤的方珏急得想重新回台上却被保安拦住,“不是,刚才我都没有拥抱呢!”

        保安朝方珏遗憾地摇了摇头。

        这个拥抱只有沈书妤有,除了沈书妤以外,后面所有上台的粉丝都被以时间不足为借口而拒绝。

        这个拥抱结实而又温暖,明显是那个霸道又无赖的傅灼。可沈书妤却没有拒绝,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拒绝。

        沈书妤甚至连自己是怎么下台的都不知道。

        这一切给她的感觉都太不真实,一直到最后她看到他写的那个to签。他的字迹遒劲有力、磅礴大气,亦如他这个人。沈书妤知道的,这就是三无的字迹。

        她看到最后的落款:

        是三无也是你的傅灼。

        2020.01.12